第2章 杀不了人的剑法,就不是好剑法
边城刀2018-04-16 16:473,211

  1

  一个人对抗几十把刀是不理智的,幸好我所在的位置靠窗边。我从窗户跳到了大街上。

  他们人数众多,不能一下子挤上来,只能一个接一个。

  只要他们分散,我就有机会。

  我刚落地站稳,刀疤脸就冲了上来。夹着刀光的人影,在黑暗中,格外的凶猛。如果你被大型凶犬扑咬过,你就会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就像在走在路上,突然从草丛里扑出一只老虎,你甚至来不及反应。

  这个人脑子虽然处在愤怒中,出刀倒是不慢。

  人到刀到,刀到人到。漆黑的夜,愤怒的人,冰冷的刀。

  我躲过了第一刀,接下来还有第二刀。

  这一刀比上一刀更快!

  这一刀比上一刀杀心更重!

  该结束了。

  他的刀很快,但我对自己的拔刀速度也很有信心。

  酒家内的刀客在往外冲。但他们晚了,看到的只有晕倒在地上的刀疤脸。应该还有我远去的背影。

  2

  只是,事情似乎没有结束。

  我跳窗的时候,看到了阿江和那个女人。他们似乎已经不太清醒,被绑了绳子,拖在人群后面。

  兄弟,你可真不让人省心啊!

  要命的是,我肩膀的刀伤开始发作了,隐隐作痛,左半边身体都使不上力气。

  那刀疤脸毕竟还是两把刷子的。

  我只好从本来就短了一截的衣服撕下布条,层层裹紧后,才感觉有一点力气。

  接下来,我决定去找一找阿江。

  我学过一点面相,他不是早死的人。

  而且我收了他一袋银子,我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这个时候大街上早就没人了,野猫和野狗倒是不少,月光和灯笼照都不亮这条长街,昏昏暗暗,烟雾迷蒙。

  大半个晚上,我独自在冷静的大街上寻找着那些拿刀的人。后来我才发现这是一个很愚蠢的举动,因为我能找到的,除了夜猫外,只有路边交配的野狗了。

  逛了一圈,我发现自己又回到事发的酒家。

  酒家还是在同样的位置,招牌还是那块招牌。不过,它已经不是我之前看到的那一个酒家了。

  眼前的酒家完全是新的,之前破碎的桌椅被崭新的楠木桌代替,撞碎的窗户完好如初,地板干净得仿佛被人洗过十遍以上,灯火还在角落飘飘摇摇。

  看起来唯一的异常就是这里很静,死一般的寂静。

  心该不会有人在暗处袭击吧!我心里有些发凉。

  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正确的。

  在我背对角落的一刹那,后背突然就凉起了疙瘩。

  不用回头,我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看不到暗中的敌人是谁,也不知道那人使的是什么武器,几乎是源于本能赌一把,偏了一偏身体。

  就是差了这么一寸,我活了下来。

  在那一瞬间,我甚至能感觉到冰冷的锋芒紧贴着肌肤滑过去,再过来一分,那锋芒就要洞穿我的肋骨了。

  我转身,只看到一个黑暗的人影隐藏在角落里。只有一个淡淡的影子,就连兵器也都没有反射任何光芒。

  虽然看不到他的兵器,但我能肯定那绝对是剑。

  只有剑才能发出那样危险的寒气,也只有剑才有那样锐利的锋芒。

  我说:朋友,好剑法!

  他却说:杀不了人的剑法绝不是好的剑法。

  我说:那也要看对手是谁,不是吗?

  他说:无论对手是谁,杀不了人就不是好的剑法,不行就是不行,没有借口。

  我说:也许你说得对,但剑法本来就不是用来杀人。

  他说:我的剑法本来就是为了杀人而存在的,杀不了人就没有意义。我今天杀不了你,日后你也必定死在我的剑下。

  我说:我们互不相识,没有杀父之仇,也没有夺妻之恨,你何必一定要我死?

  他说:之前是没有,现在有了。你没有和我结怨,却和我的剑结了仇。日后不是你死在我剑下,就是我死在你刀下。

  说完,他忽然消失了。

  他消失得实在是太突然了,我来不及准备。我走过去,发现有一条地道就在他刚才立身的地方。地道漆黑得让人害怕。

  我没有选择追下去。

  也许我该追下去的,问一问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问一问他为什么要在这里伏击我。

  但在那种环境下,我根本没有把握再接他一剑。刚才那一剑能躲过去,已实属有神仙保佑。

  另外,我有一种预感,很快我就会见到这个人。也许再见面的时候,就真的只能有一个人站着了。

  其实我明白他最后一句话的意思:一个剑客的自信心决不允许被挑战,就好比一个刀客,心里绝不该有魔障。

  墙角的烛火依旧飘摇,外面似乎刮起了大风的声音。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阴谋在酝酿着。

  很快,我就离开了酒家。

  再耗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除了能看出这里被人修整过外,至于是谁能那样的能力,为什么要怎样做,只有做的人才知道。

  3

  我决定去找一个人。

  别人都叫他万事通,熟悉他的人都叫他老狗。

  他曾经在我的村子里生活过一段时间。我的刀法也是经他点拨才练的,虽然他很快就离开了,但我一直把他当作老师看待。

  我已经有两年多没见过他了,不知道他现在在何方。在我记忆中,老狗一直都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特别的好酒,特别的好色,特别的胆小,特别的聪明,还有知道的事情也特别多。

  你只需要给几两银子他,他就很开心了。如果你请他喝点酒,或者去一下青楼,那么你想知道的事情,大多可以问到。

  他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换一个地方。在普通老百姓眼里,老狗好吃懒做,无儿无女,贪色好酒,绝对不是他们欢迎的那一类人。

  要找他,只有去那种有好酒,有美女的地方。

  4

  刀客要有梦想。

  这是一个落魄的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的刀客跟我说的。

  比较讽刺的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没有梦想了。

  其实,如果有一个人告诉你人生要有梦想的时候,往往这个人已经失去了他的梦想。

  但我很佩服这个人,他有一身俊俏的功夫,明明可以在晚上蒙着脸打劫几个贪官,或者做一回江洋大盗,也不至于饿得快要死了,比路边的乞丐还要惨,但他没有那样做。

  他说,刀客就是刀客,不是劫匪,不是盗贼,也不是杀手,宁愿饿死,也不能放弃刀客的原则。

  是的,我表示同意。

  刀客不是侠客,也不是杀手。刀客拿钱杀人,但又比杀手多了一点原则。

  三年前我请了他一顿酒饭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我想,他现在不是饿死了,就是在某个地方,拿钱杀人。

  5

  最后一次见到老狗,是在白盐城。天亮之后,我就赶往那儿去,希望能在那找到一些消息。

  白盐城是幽州的大城,腹脏部位,经济繁荣,无论是女人还是美酒,都是一些小城不能比拟的。

  然而我用了二十多天的时间转遍白盐城,寻遍烟花柳巷,发现根本就没有人看到这么一号人。

  我问那老字号买酒的老板。老板摇头:没见过这人。

  问那市井游民,他们说:不晓得你找哪个。

  我找到了两年前与他相遇的那间小店,却不料店都已不在了。

  (六)

  更要命的是,好久没有做生意,阿江给的那袋银子也见底了。江湖不只是刀光剑影,刀客也是要吃饭的。

  身上还有几钱银子,反正都是要用完了,干脆去换顿酒喝一喝,结果却发现只能去路边摊换一小壶劣酒。

  也罢,聊胜于无。

  为了有喝酒的氛围,我找了一家没住人的屋顶爬上去,一边喝酒一边思索,下一步该怎么走。

  如果世上有一种人,三天不沾酒,七天看不到女人就会死,老狗绝对就是这种人。

  可是,幽州也实在太大了,若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找,腿走断都未必找得到。

  没有线索,没有银子,在城里每呆一天都是一种煎熬。

  刀客也是要过生活的,只不过我属于快要饿死的那一个。

  我尽量使自己看起来龙精虎猛一点,不要表现得很泄气,病恹恹的,有人的时候,还刻意把眼神凝聚起来,想象着像两把刀。

  至少,不能损坏了一个刀客的形象。

  听人说,这里的县太爷有良田三百亩,豪宅数座,管着三条花柳巷、赌场数座。有好几次路过他家门口的时候,我差点就进去“借”钱了,但每次握住刀柄的时候,我又止住了脚步。

  刀柄上的麻绳提醒我是一名刀客,不是强盗,不是盗贼,也不是什么义盗。

  面对漫天暗淡的星星,喝完剩下的半壶米酒,我决定明天就出城去。离开这里。到了野外,总不会饿死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刀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刀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