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他们来了
边城刀2018-04-16 16:533,280

  1

  这个地方的村民和其他地方的一样,早上起来得格外地早。鸡一,就有烟火升起,有人赶着一群羊往村外的山坡去喂食。

  本来我是很困的,但我一直没有睡着。因为旁边的老刀把子打着比猪还要响的呼噜,偏偏他睡得比猪还要死。

  天一亮,我就再也没有办法躺下去了。

  我起来的时候,妻子闻氏已经熬好了一锅白粥。

  她端过来一碗稀粥,说:少侠,来喝碗粥吧!

  闻氏并不是一个难看的女人,她的年龄也正好。可能因为是村长妻子的原因,她的皮肤看起来没有其他农妇那么黑,她的腰身也刚刚好。如果用果实形容她的话,那就是夏天的葡萄,恰好熟透了。

  不过,她现在身上穿的衣服有点勾人犯罪的意味。一件很软很薄的衣服,似乎遮不住前凹后凸的身材,并且紧紧贴在那种有热度的肉体上。她并不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会念念不忘的美女,但有一张姣好的脸。

  闻氏又喊了一声:粥,少侠。

  我说:好,谢谢。

  我感到脸上有些火辣辣的,接过那碗热粥,赶紧坐下,不敢再去看她。

  她忽然“嗤”地笑了。我只好把头埋得更低,只希望她不要再看到我的脸。猛的喝了一口粥,却不料滚烫的粥差点没把我烫成猪头。

  闻氏靠过来,问:烫着没有?

  下意识里的男子气概作祟,我摆了摆手,说,没有。

  事实上我已经被烫的说几乎要不出话来,但我不想被她看出来,就像一个小孩子不会承认哭了一样。

  也许,每一个男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

  闻氏说:对了,昨天熬的凉茶还有,我拿来给你,喝点凉茶就没事了。

  说着,她去拿来了凉茶。

  那是一种很冰凉的凉茶,很冰凉的意思就是,刚入喉咙,立刻就让你有一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我不知道闻氏是不是没事可以做,在我吃早餐的这段时间内,她一直坐在我对面。

  闻氏笑着说:我想你的年纪只是二十出头吧。

  我说:刚二十三。

  闻氏又问:你为什么会想做一个刀客呢?我听人说做一个刀客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我说:就是因为危险,所以才选择做一个刀客。

  说到刀客,我感觉到浑身都很放松,毕竟是我擅长的领域,也不是一个会让人脸红的话题。

  闻氏看起来像是懂了,又好像不懂,过了一会又说:我听老稳他们说,你从小就在外边流浪?

  我说:可以这么说。

  闻氏问:你家里父母都不管你吗?

  我无言以对。她可能是真的太闲了。

  其实父母一直都是我不愿面对的话题,他们的年纪已经日益苍老,他们的生活虽然不至于挨饿,也没有动乱,但是寂寞如影随形。孤独的家,孤独的老人。但我没有办法,我不想呆在家里,去陪伴他们,临走的时候,我能感受他们的孤独,而那个时候我只能选择走得更快一些。

  2

  幸好这时候老刀起床了,闻氏忙着去端早餐给老刀。

  出于一个刀客对待对决战前的良好素养,我决定去看一看附近的地形,和老刀打了一声招呼,提起刀准备出去。

  闻氏忽然又对我说:你不懂的路吧?我给你带路。

  我下意识地拒绝了:不用了,我就随便看一看。

  不知道为什么,闻氏的眼神总给我一种暧昧的感觉,可能是我太久没有遇到过女人,产生了错觉。

  乡村的早晨比城里要冷,雾水在缓缓升起的阳光中缓缓散去,不时有村民抗着锄头走出村口,应该是去地里劳作。

  虽然这个时候是早上,阳光正好,雾水也正在散去,但好像这里的每一寸空气都弥漫着阴霾,我看到的那些出去耕作的村民的脸上都隐隐写着不安和担忧。整个村庄仿佛已经沉寂在一种无声的恐惧中。

  这些村民带着没有希望的脸从我身边走过,没有人停下来,没有人打招呼,就连村民与村民之间,也很少打招呼,更没有笑容。

  村子门口正对的是一片平缓的山坡,山村就在山坡下,两棵高大的杨树正对村门,站在门口,能看到杨树下有几个村民在锄地。

  登上山坡,走到杨树旁,再往前看,又是一片山坡,连绵着另一片山坡。往后望去,村子后方,也是一片连绵的山脉。

  也就是说,这个村子恰好坐落在一个盆谷底部,四周都是山,而且只有脚下这片山坡是一个斜坡。只要有人把村门口的山坡封住,这里的人无疑成了瓮中之鳖。

  沿着山顶走了一圈,根本找不到第二条进村的路,也没有出去的可能。像剑一般陡峭的石壁,除了长有一双翅膀,不然我还真的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从这里进出。

  不过现在的问题不是安排他们如何逃跑,而是怎样保全他们。如果要他们逃跑的话,我有理由相信他们就算是死也不会逃的。

  毕竟这是他们世世代代留下的财产,也许这在别人眼里一文不值,但他们的根已深深扎在这里。脚下每一寸土地都已烙下他们世世代代的印记。

  清凉的风迎面吹来,我找了一块石头坐下,在最热烈的光线下,思考着烧人脑筋的难题。

  3

  忽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这场仗,不好打啊。

  我转身一看,发现老刀不知道什么什么时候也上来了。他的眉头拧在了一起,眼睛眯成一条线。不知道是因为阳光太强烈,还是因为问题太过于困难。

  我说:不好打,也得打。

  老刀说:嗯,没有回头路了。希望他们不会太强。

  他把目光移到远方,一只脚蹬在石头上,一只脚撑起剩下的重量,一只手握住刀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问他:怎么了,你怕了?

  老刀转头看着我,说:我不怕死,但我怕疼。做刀客的第一天开始,我已经不知道怕死是什么感觉了。

  我笑了,说:你放心,如果你落在他们手里了,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免得你遭受那些非人的折磨。

  老刀也哈哈大笑着说:好,如果你落入他们手中了,我也会给你一个痛快的。

  我说:一言为定。记得出手快一点,我也怕痛。

  老刀哈哈大笑,说:一言为定。不过,现在说这种话是不是有点不吉利。

  我说:老刀,省省吧,刀客还信这东西。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什么时候死又不是我们说了算。

  老刀说:说是这样说,但总应该要去争取一下吧。

  我说:不,上天其实早已为我们选好了日子,我们所做一切只不过是为了证明不是那个日子,到头来呢,谁也不知道自己对了没有,其实那没多大意义。

  老刀说:我真的看不懂你啊,你平时不爱说话,孤独得像那些拿不动刀的老刀客;有时候说话又一套一套的,究竟哪个才是真的你呀?

  我说:两个都是真的我。

  老刀摇摇头,说:那可拉倒吧!

  缓了缓,他又说:别搞这些不吉利的东西了。

  我笑了,说:放心吧老刀,该有的信心我还是应该有的,我知道一个刀客最重要的是什么。

  老刀也笑了,说:你说的没错,但你应该去找一把好一点的刀。

  我手里的刀是一把很普通的刀,随便给几钱银子街道上的打铁铺都可以买到的那种。

  我说:重要的不是刀,是人。

  老刀笑了,说:小刀啊,几年不见,你的境界都这么高了,我是比不上了。

  我说:能听得懂的人,境界又怎么会低呢。

  老刀摇摇头:听得懂,不一定能做的到。

  不得不承认,有很多事情属于能听得懂,做不到。如果在以前,我不相信他是这种人。但看到老刀把子的刀后,我知道他大概已经属于这一列人了。

  我们一起沿着村子四周又走了一圈,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绝不能让这些马贼进到村子里,我们不可能在村子里面伏击他们。

  这里的地形已经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天时地利人和,已失其二。

  我们不可能正面与一百多号人硬刚,那无疑是拿鸡蛋去碰石头,准确点说,是撞石头。

  4

  中午,村长家里聚集了好几个人。

  除了大荣,老稳,闻氏,刘叔,还有两个中年汉子,以及一个白发老人。

  他们坐在客厅里,每个人脸上的表情看上去都充满了担忧,满桌的饭菜也没有人动,甚至筷子都摆得整整齐齐,没有动过一下。

  闻氏一看到我们,微笑着过来招呼:两位可算回来了,来,赶紧来吃饭吧。

  一个我不认识的汉子也站起来招呼:两位大侠,来,坐坐!

  我和老刀坐下,闻氏进了厨房。

  没有人说话,老刀没有那个意思,我也不打算开口。看起来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遇到这种事,不需要你主动问,等一会儿他们就会说的。

  果不其然,才过没多久,一个汉子靠了过来,用几乎是哀求的语气说:大侠,你们可得帮帮我们啊!

  老稳接着说:刀哥,小刀,他们要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刀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刀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