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永如新生
拽佛2018-04-17 13:282,292

  此正值深秋,夜已带寒气。

  见王圣离开,一戒和尚转目向陆凡看去,对着站在陆凡身边的熊涛和陈翔喊道。

  “你们两个把他们给我带上来!”说完也不去管他们是否照做,自顾自的关上了窗户。

  熊涛和陈翔刚走到陆凡身边,还没来得及打量,就被刚刚王圣的气势所吸引。

  感受到那如龙的气势,熊涛和陈翔大气都不敢出,尤其是刚才王圣看向陆凡的时候,他们像是被老虎盯着的兔子,这目光好在只看了他们一眼。

  熊涛听到邋遢和尚对自己两人的吩咐,当时就是大怒,小爷我马贼老大当得好好的,自从离开了蛮荒山脉,遇到了陆凡这个煞星,爷气就没顺过。

  气愤的像陆凡瞪去,这一瞪熊涛乐了。哈哈大笑起来。

  陈翔见这家伙刚刚还义愤填膺,看了地上的人就笑出了声来,心想这老哥怕是有病吧!

  “陆凡啊陆凡?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看来是老天都帮我啊!你惹谁不好,偏去惹这种高手,看来比我的眼力劲还差!”

  熊涛绕着陆凡走了一圈一扫先前的不快。

  “怎么?老哥你认识这人?”陈翔疑惑。

  “既然老哥认识,我们快把他们带上去吧!”说着就要去抱一旁的牧若兰。

  “你干什么,他可是我的敌人,我可不能救他,让他这样死了最好!”熊涛阻止陈翔道。

  “哦,老哥你也看到了那位和尚前辈与那位气势如龙的人对话,他们可能是同样的人,我们不照做只怕……”

  熊涛想起刚才那家伙轻松的擒住自己,并把自己给扔了出来,眉头一皱。

  “我们本来也没什么深仇大恨,算了,算你小子命大,老子就当一会好人。”说着就向陆凡走去。

  陈翔跑到牧若兰身边,用手探了探她的鼻息。

  “她死了!”熊涛连忙也探了探陆凡“还好,这小子还活着!”

  “老哥,那位前辈不会怪罪我们吧!”

  “额,应该不会吧?人又不是我们杀的!”

  两人心中忐忑,背着两人来到一戒房间,将两人放在地上,就退到了一边。

  一戒先是看了看牧若兰,随后摇了摇头,接着又看了看陆凡,对着一旁的熊涛道。

  “将他放到床上去!”

  熊涛只好照做,把人放到床上,熊涛这才四下打量,早已不见了那青衣女子。

  一戒和尚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葫芦瓶,从里面倒出一粒黄渗渗的丹药给陆凡服下。

  服下丹药大概几分钟,陆凡原本昏迷的双眼突然颤了颤,眼皮打架似的抖动。

  陆凡的意识慢慢回到体内,想起了之前反生的事。

  “若兰……”嘴里喊道,眼睛一下睁了开来。

  打量了一下四周,突然陆凡爬起身,一下扑到了牧若兰身上,抚摸着她已冰冷的脸颊。

  突然陆凡站起身,回头对着一戒和尚跪下说道,“大师求你救救她!”

  “你节哀吧。”一戒走上来,看看牧若兰,摇摇头。熊涛和陈翔,都是摇摇头,没有人残忍地说出。

  可是他们的心中都知道。牧若兰已死,无法再活!

  陆凡见众人神色,一脸失望,陆凡也知道这不能怪他们。

  “我要救她!”陆凡抱着牧若兰的尸身,放声狂吼。

  “节哀吧,施主。”一戒和尚走上来,拍了拍陆凡的肩膀。

  “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她,是我太弱了,没能保护好她。”陆凡摆摆手,仿佛魂不附体,好像对大家说,又好像自言自语,“我会为你报仇的……”

  陆凡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抱起若兰出了品花楼走向北方,越走越远。

  直到他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一戒和尚才悄悄跟了上去。

  熊涛本也想跟上去,想想还是算了。

  陆凡出现在一座山上,这山顶是一片平原,满山的蒲公英飞舞。

  陆凡向前走去,牧若兰被装在了一口棺材里面,棺材由檀香木打造,尺七尺七寸。

  前面一颗需两人合抱的大槐树出现在眼前,陆凡穿过花海,很快开始挖掘起来。

  不多时槐树旁边多了一座新坟!爱妻牧若兰之墓。

  虽然到最后陆凡都没有娶她,但在心里她早已是自己的妻子。

  陆凡在坟前坐下,掏出一壶酒,两个酒杯。

  陆凡边喝边说起他俩的往事来。

  不要每次失去才知道后悔!我还没有给你承若,每次总是让你等待和担心,是你恩赐了我一个灼目的世界,是你温暖了我的心,令我不再生活在冷漠孤寂之中,你不是常问我,想我的母亲吗?我每天都在黑夜中想她,是你令我不在生活在披星戴月的黑暗中,这次是你走了,来世我们定做夫妻,我会谨记你的庇护,你将永如新生!

  说道最后陆凡躺在地上哭了起来。对,你永如新生!陆凡哭着哭着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一戒和尚在远处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最后悄悄的离去了。

  本来还怕他想不开,最后到是听道了一段感人的故事!

  品花楼中歌舞升平,只见楼中舞女起舞,这些舞女的手持古筝,手指划过古筝,发出叮铃叮铃的脆响,旁边还有一位青衣女子手持一把古琴,一翘首,一顿足,都伴随着音律。

  一边翩翩起舞,一边还能用手弹奏美妙的曲子,令人啧啧称奇。

  只见青衣女子琴音四起,奏响了舞姬之生命舞曲,她戴着羽毛制成的面具,仿若癫狂舞动自己的身体。

  青衣女子名叫沈江雪,是品花楼的头牌,也是南都城的四大美女之一。

  南都城有四大美女分别是,牧若兰公主、丞相之女魏香香、薛府的薛宝儿和品花楼的沈江雪。

  只是陆凡从未见过罢了!

  陆凡不知何时回到了品花楼。

  若是以前,陆凡定要好好看看,不过此刻,这些在他眼中,仿佛什么都没看见,他的瞳孔里,到现在还只有那个身影,没错,那个黄衣的女子。

  楼阁两侧,则有许多张案几,许多仪容不凡的人席地而坐,饮酒作乐,有的欣赏歌舞,有的则是调戏着身边的姑娘,好不快活。

  陆凡跟一戒和尚坐在一起。熊涛还是和那陈翔在一起。

  突然一声大吼,“一戒,好你个大骗子,拿命来!”

  一把短剑直刺向一戒的后脑袋。

  吓的一戒刚喝的酒全吐在了陆凡的脸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禄梵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禄梵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