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少年陆凡
拽佛2018-04-17 13:123,265

  天蒙蒙亮,陆凡就醒了。

  稍微洗漱一番,便拿着墙角边的铜戈走出了简陋的帐篷。

  站在帐篷门口伸了个懒腰,看了一眼天际边浮现的一抹鱼肚白。

  闭目凝神享受了片刻的安宁,随即睁开眼帘舞动起手上的长戈。

  长戈虽长却在少年手中如臂驱使。

  一袭青衣,朴素干净,老成的衣色平白将少年衬托的虚长几岁。

  陆凡的腰杆如标枪一般挺得笔直,脸庞上的神色一丝不苟,动作很沉稳,捏着长戈的双手并未用多大力,身子甚至都没多大摆动,只凭着手腕的转动,那长戈便如臂使指,莜来乎去。

  少年直至炼到出汗才回到帐篷,脱下衣服用毛巾查了查身体才穿上战袍。

  陆凡本是牧封王国西南大将军陆超之子,本该像其他富家子弟一样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三年前大将军西征失踪不知去向,皇帝得知后立刻派人寻找,始终了无音讯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陆家也因此没落,陆凡作为烈士之后不得不接替父亲。

  三年兵漄生活,陆凡带领陆家军征战南北,赢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陆家军从最初对这样的小屁孩领导不屑到最后无一不信服。

  因为小陆将军带领他们三年来从无一败绩,创造了一个奇迹,不得不说小将军比起大将军更加的出色。

  这次皇帝派陆凡镇守边疆,看似是为了防止杜洛王国入侵,其实是怕陆凡功高盖主变相削弱他的权力。

  陆凡也乐得离开政治中心,带着一班子士兵打出一片天下,心安理得地做逍遥将军。。

  牧封王国是个地处比较偏僻的王国。

  牧封王国是一个叫牧封的强者建立的,王国也因此以他的名字命名。

  王国位处天擎大陆以南的南州。

  南州这块地方一向是天气极适合作物生长,也适合人类居住,要不是这里靠近瀚海又和蛮族接壤,这里还要更加繁华些。

  南都城就是南州的首府,这里也是牧封王国八大城池中最为繁华热闹的城市,当然杜洛王国的国都安都城除外。

  南都城的繁华虽然客气说是来自四方百姓的建设,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这离不开南都城长官陆超的功劳。

  要不是陆将军带兵打退蛮族和其他王国的一次次骚扰,又哪有现在的繁荣呢?

  陆超的将军地位全因他的功勋卓著,年轻那会就功劳赫赫了,就连现任陛下登基也是有很大因素来自因为他拥兵力鼎。

  刚刚晨练完毕出来的陆凡,看着迎面走过来的同穿铠甲的大汉问道:“威叔,你此刻不应是在监视杜洛王国,怎么回来了,可有什么发现?”

  刘威说道,“回来有两件事,一件事我们得到些消息,杜洛王国十来年的励精图治,实力又有所恢复,最近又出了一个志向高远的李建将军,我觉得我们迟早要与其一战,如果不趁早出手,以我们现在的处境,我怕到时我们不是对手。”

  陆凡沉吟片刻道,“此事不急,等我奏报陛下以后再做计较,那第二件事呢?”

  “哦,第二件就是听说有关万玄真人……”

  “进来再说。”陆凡赶紧打断。

  军中大事都能在帐篷前谈论,可这第二件事却要进去说,看得出必定秘密非常。

  帐篷内,分主坐好。

  “将军,属下听说巨像古庙遗迹似乎就在蛮荒山脉外围一片古老树林的深处?只要找到巨像古庙并通过考验就能得到万玄真人的传承”刘威非常小心谨慎地说道。

  “消息可靠吗?”陆凡激动道,陆凡脱口后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眼睛左右看看,这才低声问道,“威叔你是听谁说的,知道消息的来源吗?”

  刘威是陆超以前的手下副将,也多亏了他陆凡才能坐稳他的将军之位。

  “消息来源到是无从得知,只是前些日子我们抓到的杜洛国那批奸细,从他们口中撬出李建将军得到这个消息准备进军蛮荒山脉。”

  “你是说那批奸细,我看这件事可信度不高,可能是他们听说了我在打听万玄真人的遗迹,以此好让我们放松警惕,威叔你下去让士兵们加强警戒。”陆凡思考了下说道。

  刘威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好我这就下去让士兵们加强警戒。”

  刘威匆匆走了出去,陆凡此时脸上露出了一丝失望,但很快他就望着一处目光坚定了下来。

  晚上兵士们刚吃过晚饭,不知是不是将要下雨了天空乌沉,月亮也躲进了乌云里,不知哪来的一阵风刮过帐篷,猎猎作响。

  “有敌袭,”不知是谁一声大喊划破长空,接着“啊”的一声没了动静,突然“啊”“啊”“铿”、“锵”“嘭嘭”“当、当”兵器撞击的声音夹杂着杀戮死亡的声音此起彼伏。

  远处马嘶、马蹄践踏着大地的声音传进陆凡耳中,刚涌上来的一点睡意一下就清醒了。

  陆凡赶紧走出帐篷去查看发生了什么,还没走出帐篷就见刘威带着几个将士闯了进来。

  “威叔发生了什么事?”陆凡赶紧问道。

  “将军不好了,不知怎的让那几个奸细逃了出来,他们先是放火烧了我们的粮仓,刚才过来还看见他们到处在放火,还有我们的士兵好像被下药了,叶将军前去追杀那些奸细了,将军您快逃吧,再晚恐怕是来不急了。”

  刘威和众将士焦急的看着陆凡,这种时候能逃一个是一个吧,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众将士心想。

  刘威还想再说什么,陆凡一口打断了他。

  “不行,要死一起死,我从小就失去了母亲,现在父亲又失踪,即使现在逃得一时将来又有何颜面去见爹娘,我也不愿做逃兵,早在我心里已经把你们看成了是我的亲人,说什么我也不能放弃我的亲人独自活命。”

  说着陆凡走到了主座前,拔出了挂在那里的一把配剑,这把剑是陆超的配剑。

  长剑出鞘寒气逼人,陆凡手握长剑睥睨前方“迎战!”

  众将士看着如此威势的小将军,仿佛看到了大将军不禁眼圈一红

  说是迟那时快,马蹄声一下就到了帐篷外,帐篷一下从中间四分五裂露出了中间刚拔剑准备冲出去的众人。

  原来是用八匹马拉倒了帐篷。

  一群战马将众人团团围住,正前方的骑兵自动分开一条道路。

  李建骑着一匹骏马走在中间,来到众人面前俯视着众人,最后定在陆凡身上。

  “你就是陆凡陆超之后,果真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我今天可以不杀你只要你归顺于我,说不定还能封你个副将军做做,不然这就是你的下场。”

  一个人头被抛飞了过来,定睛一看正是前去追杀那些奸细的叶将军。

  从刘威他们过来到现在说起来也不过就几个呼吸的时间,叶将军就被杀了还被割下头颅,几乎是没有任何抵抗,想到这刘威及众将士都不禁呼吸一紧。

  “想让我归顺你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一个副将你给的筹码有点低,你要是能考虑给个大点的官,我到是可以考虑考虑。”陆凡说着小心的朝李建靠拢过去。

  “哦,官位大小那的看你为我们杜洛王国所做的贡献,让我想一下有没适合你的位置。”

  陆凡看机会来了一剑向李建胸口刺去,机会只有一次陆凡想做到一击必杀。

  正在马上一走神的李建看一把剑直刺而来,赶忙拔出挂在马背上的剑一档,陆凡的剑被这一档也偏离了方向,只在李建手臂上划出一道一寸多深的口子。

  见机会已失,陆凡顺剑向右边一人劈去,那人可没李建反应这么快,瞬间从马上跌落下来。

  “小兔崽子本想给你一次机会,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杀了他。”李建看了一下自己手臂上的伤口,沉口喊道。

  听到命令周围的士兵蜂拥而上。

  ……

  碌碌人生,千年追寻,一眼千年。

  “想我魔帝修至巅峰,无所不能,三派怕我,八宗惧我。我已把无极子说的能救你的《无极玄天功》修成,可为什么还是不能使你醒来,难道真的只有上界才能使你苏醒,馨儿等我,等我把该做的做完就带你去上界……”

  一个白发的中年男子柔情的抚摸着面前的水晶棺低声说道。

  水晶棺尺七尺三寸,通体水晶打造晶莹剔透,里面躺着一位美丽的女子,五官精致,宛如玉雕冰塑、似梦似幻、娇艳绝伦、冰清玉洁、有如画中仙子,她长发披散,栩栩如生,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样。

  男子深情的看了女子许久,才不舍的转身,身后棺材已不见踪迹,也不知被他收去了哪里,男子走出山洞看了一眼方向,向南方飞去。

  “前面好像就是蛮荒山脉,没想到这么偏僻的地方还有几个王国。”男子喃喃自语。

  “嗯,看来前面刚发生过一场战争!”只见前面战场上遗留下满地尸体,血腥气味扑鼻,男子看起来没有任何不适,反而很享受。

  当男子飞过脚下这片战场,“嗯,不对!”男子有又飞了回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禄梵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禄梵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