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雨夜遇马贼
拽佛2018-04-17 13:212,248

  陆凡身上的血迹已干涸。

  风老脱下自己的黑布麻衣让陆凡穿上,之前的衣服肯定是不能再穿了。

  夜里赶路,车里的人都疲惫了。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咚咚的马蹄声和车轮碾过官道的声音,节奏而富有韵律,偶有几只虫鸣的声音。

  闲聊之余,陆凡知道了小姐姓姜,陆凡只是简单的告诉她们自己姓陆,说自己也是逃难过来的,在山里遇到了野兽才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也不知道她们相信陆凡的话没有。

  陆凡随手撩起车窗的车帘,向外看去,道路边的树木飞快的倒退着。

  车内两女看着车窗边的少年,微风吹起他的杂乱长发,两女眼里有光芒闪过,黑夜里两女小脸红仆仆的。

  一声闷雷由远而近的压低下来,闪电像是要劈开天地的利剑。

  “咔,咔”,闪电交织,很快有雨水滴落下来,开始还很小,后来雨打芭蕉的声音哗哗的连成一片。

  雷霆阵阵,闪电划过苍穹,照亮夜空,映照在陆凡的眼睛里,在他的眼眸留下痕迹。

  击中木头,变成了冲天之焰,雨夜随着火焰的肆虐而沸腾。

  马车在雨夜里疾驰,风老撩起马车的车帘对着车内三人说道:

  “小姐,陆公子,雨太大了,我们得先找个地方避雨,等雨停了再走。”

  马车穿梭在雨夜地里,路过低矮的坑洼,溅起一片泥泞。

  转过一个弯道,突然前面出现了一大片黑影,风老立刻拉紧疆绳。

  “驭!”马车停得突然,车内两女惯性像前撞去。

  陆凡常座马车,对于惯性这种事情早就习以为常了,瞬间就止住前倾的身体。

  眼看香儿就要撞在车门壁上,这要是撞上就算不头破血流,肯定也少不了要起一个大包,一只大手挡在了额前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手额接触的瞬间,小香儿触电般的弹开,小脸一下红到了耳根子。

  陆凡抽回手掌,看了看香儿问道:

  “你没事吧?”

  香儿顺话答道:

  “我没事。”陆凡又向小姐看去。

  “我也没事。”小姐同样说道。

  陆凡见两女都没什么事,撩起车帘向风老问道:

  “风老,发生什么事了?”。

  风老用手指了指前方说道:

  “前面有一群人拦住了我们的路,不知是什么人,恐怕来着不善。”

  风老压低喉咙说道:

  “陆公子,待会老奴要是有什么不测,麻烦公子代我照看小姐和香儿,我知道公子本领高强,但是公子你受了伤……”。

  风老话才出口,帘后的小姐和香儿一听,齐齐变色,着急的出声打断风老:

  “风老您……”。

  风老赶紧出手制止了:

  “小姐你先让老奴把话说完!”

  “老爷当年对我有救命之恩,无论如何我都要报答他当年的恩情,只可惜老爷和夫人被奸人所害,小姐您是老爷唯一的血脉,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活着到达南都城,还有,这一路上你要多听陆公子的话。”

  风老接着又看着陆凡道:

  “公子待会我会想办法拖住他们,你带着小姐和香儿赶紧跑!”

  陆凡听着风老像是要托孤给自己的交代遗嘱,不由的眉头一皱。

  风老见陆凡皱眉头,莫来由的感到一股失望。

  转过来一想,陆凡与他们非亲非故的,要不是小姐的善良愿载他一成,他们恐怕早在之前就已经死了,估计这会儿尸体都凉了。

  小姐和香儿也看到了陆凡皱眉。

  “风老我不允许你那样做,现在我只有你和香儿两个亲人了,我不想再看见有人为了我死去,要死一起死,我只恨自己是个女儿身!”小姐一脸自责的说道。

  陆凡见她们越说越悲伤,哪能让她们再说下去,再说下去陆凡怕自己都会被她们感动的眼泪哗哗。

  “我们先看看情况再说,还不知道那群人是干什么的,也许只是路过的,我先过去问问。”陆凡说着就要跳下马车。

  风老赶紧拉住陆凡,用手指了指前方道:

  “他们过来了!”

  陆凡顺着风老的手看去,那群人全部骑在马背上,只有首马的人身披一件蓑衣,其他人都被大雨淋成了落汤鸡。

  虽然被大雨淋成了落汤鸡,可他们的队形没有丝毫慌乱和变化。

  陆凡看他们过来了,也懒得下车过去了,回到车辙边挨着风老坐好,等待他们的到来。

  这伙人大概有三十来人,当他们过来到跟前,陆凡才看清马首的男子,脸上有一道疤从额头穿过左眼直达耳根部,疤痕外凸,让男子平添了几分煞气。

  杀气铺面而来,果然来着不善,陆凡眼中有冷芒闪过。

  “不好,是马贼,不应该啊,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风老说道,他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说给陆凡听。

  陆凡听得此话,向这些人的马上看去,每个人都佩戴了一把马贼常用的弯刀,果然是马贼。

  只是据说马贼只在蛮荒山脉一带活动,而他们的老巢也在靠近蛮荒山脉的外围。

  对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马贼头子,也就是那个脸上带疤的男子,命令众人将马车给围了起来,然后才冷冷的看了过来。

  这时从马脸男子身边走出一个身材猥琐,相貌丑陋的矮小男,骑着高头大马俯视着马车上的陆凡和风老。

  “嗯,哼……”,猥琐男子清了清嗓子,有用手提了提喉咙,然后才对着马车用尖细的声音喊道:

  “此山是我开,次树是我载,要想从此过,留下……”。

  话还没说完就给马贼头子一巴掌盖在后脑勺上,猥琐男一个趔趄,差点从马上摔下来。

  “老大,你打我干啥?”

  心想难道我说错话了,也没有啊以前每次出场我都是这么说的,老大都没打我啊,难道是这套说辞不流行了,还是老大换口味了……。

  “你整那么多虚的干啥,没看见下这么大的雨啊,让他们把钱财留下,然后滚蛋!”

  “是,老大说的是,老大不愧是英明神武、运筹帷幄、执掌天下、指点江山……”猥琐男本想借机拍自己老大一通马屁。

  就瞧见老大的手又抬了起来,赶紧闭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禄梵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禄梵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