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见血封喉
拽佛2018-04-17 16:132,267

  两日过去了,车队迅速的在官道上行驶。

  照这样的速度应该再有两日就可到达南都城。

  ……

  又是一个漆黑的夜晚,暮色降临,香儿扶着小姐下了马车。

  一群男子瞬间围了上来,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不怀好意的淫笑。

  “你们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们,小姐可是薛家的亲戚,你们要是敢动一下,薛家绝不会绕过你们。”香儿对着这些人大声呵斥,想用威势镇住他们。

  “小丫头你猜我们想干什么?”

  “平日看你对我们吆五喝六的,老子早就想把你压在身下了。”

  “薛家?薛家他就算再强也是天高皇帝远,想拿薛家吓唬我,我看你还嫰了点!”

  领头的男子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随即所有人都放肆的大笑起来。

  这些人肆无忌惮的目光在香儿和小姐身上来回穿梭,好像在他们面前的人儿早已赤身裸体。

  “只要你们乖乖听话好好的伺候我们,让我们舒服了,我们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哦。”中年男子说完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香儿脸色一白,将小姐护在身后,虚弱的吼道:“我拦着他们,小姐你快跑!”

  小姐脸色比香儿还白,小腿都在打颤。

  那边风老暴跳如雷,赶紧跳下马车向小姐那边冲去,边冲嘴里边喊道:

  “住手,畜生!”

  风老还没冲进人群,就被一脚踹的倒飞而回。

  砰地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只怕是骨头都折了好几跟。

  很快,“撕!”衣裳被撕碎的声音。

  “啊,不要,求求你放过我们!”

  这要搁在以前,陆凡哪能见如此情景,早就冲上去将这些人大卸八块了。

  自从经历过一次死亡之后,陆凡不知不觉心性上都有所改变。

  “虽然不太想多管闲事,但她们若死了那谁带我去南都城啊!”陆凡不满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嘭嘭嘭”落地的声音响起。

  一群人刚准备扑上去,就被一股大力从后拉着,扔了出去。

  把人都清理开了,陆凡这才向躺在地上的两人看去。

  只这一小会,香儿衣裳背后失去了一大片,露出了雪白的后背。

  小姐被香儿压在下面,只失去了两只袖子,露出两条粉嫩的胳膊。

  陆凡双眼一眯,在地上用脚一提,散落在四周的一把长剑飞驰而起,陆凡右手一把抓住剑柄,朝刚站起来的领头中年男子直刺而去。

  剑未至,一股寒气直冲大脑,中年男子僵在原地,好像一股气势已将他锁定,不得动弹,男子瞬间脸色煞白,冷汗直冒。

  突然一支冷箭,后发先制,嗖的一身扎进陆凡后背,贱出一朵血花。

  陆凡瞬间吃痛,赶紧咬牙一挺化解了箭羽带来的一股冲击力。

  中年男子借机摆脱陆凡的气势,转身向后逃去。

  陆凡那能就此让他给逃了。

  手中长剑猛地掷了出去,长剑犹如离弦之箭狠狠地穿过男子的喉咙,将他定死在地上。

  陆凡反手拔出背后的羽箭,伸出舌头舔了舔箭头的热血,眼中散发出一抹兴奋。

  看都不看向后一抛,刚刚射箭的男子也被一箭洞穿喉咙,仰面倒了下去。

  从陆凡动手开始到连杀两人,也不过就几个呼吸的时间,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并不是他们反应迟钝,而是谁也没想到,路上捡来的小叫花子如此厉害,瞬间击杀了他们当中最厉害的两人。

  这个他们都没注意过的小叫化,会成为他们的变数。

  陆凡走到中年男子尸体前,拔出长剑,双指并指在剑身的血迹上缓缓一抹,然后再把血迹抹在了唇角。

  当陆凡转过身,他们看到了什么,只见陆凡满嘴是血,对着他们狞笑,露出满口森森白牙,额头青经暴凸,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们,好像饥饿的狼盯着猎物。

  这几个月来,陆凡一直生活在压抑当中,他需要宣泄,他就好像一个火药桶一点就炸。

  “大家不要怕,他只有一个人,而且我猜他肯定伤得不轻,他现在只是强弩之末,我们大家一起上,杀了他为老大报仇!”其中一个男子对着吓坏的众人喊道。

  “对啊,他受伤了,而且只有一个人!”众人马上就明白过来。

  捡起武器,剩下的人将陆凡围了起来,默契的同时发动攻击,蜂拥而上。

  陆凡渴望来一场见血封喉的杀戮。

  许久之后,陆凡才悠悠醒转过来。

  只见那剩下的二十来人,全都倒在了血泊中,如果细看这些人全身上下除开脖子上有一道剑痕,鲜血汩汩直流,其他地方没有任何伤痕。

  说起来陆凡还是将军那会,也上战场杀过不少人,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兴奋,嗜血疯狂!

  陆凡镇镇的看着那些尸体,想到了过去很多!

  香儿和小姐以及风老看着全身是血的少年,有心想要过去看看他的伤势,但又害怕少年还沉浸在杀戮中,误杀了自己等人。

  想了很久。

  自古善恶分两边,所谓的善恶无非都是在别人眼中的定义。

  父亲为国为民到了最后还不是成为了牺牲品。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终于少年转过身回到三人身边。

  香儿为陆凡包扎好伤口,三人简单收拾了一下,将最值钱的一些东西搬到了第一架马车上,留下了那些比较没这么值钱的东西。

  也不知将会便宜了谁!

  马车继续向南都城驶去,只是陆凡这次也跟着坐到了车内,留下风老一人在外驾车。

  车内两人先前还有些畏惧陆凡,慢慢的通过香儿找到话题闲聊了起来。

  通过闲聊陆凡也得知他们来之北沧城,自陆凡“战死”后,无人能够抵抗李建的肖勇,北沧城很快就失守了。

  兵荒马乱的逃亡之中,这家的老爷和夫人都死了。

  小姐遣散了所有的下人,打算去投奔在南都城的亲戚。

  据香儿所说小姐的姑姑当年嫁入了南都城的四大家族之一的薛家。

  他们此行正是打算去投奔薛家,为保此行安全特地招来的这些侍者。

  马车刚走一会儿,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出现在刚才交战的地方。

  前首马的一个疤脸汉子看了看一地的尸体,对后面的人说到:

  “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禄梵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禄梵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