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是乞丐
拽佛2018-04-17 13:192,558

  自男子救下陆凡并授以功法那一日起,陆凡就在山洞内打坐苦修。

  陆凡很庆幸自己还能活下来,陆超常与陆凡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陆凡打心眼里都感激自己的第一位老师。

  只是自己现在实力太低,陆凡现在一心变强,也是想在将来再见见自己的老师。

  “三个月了,不知道南都城的那些家伙有没有想我!”陆凡嘴角扯起一抹幅度,怎么看都有些冷,山洞内的温度都好像下降了好几度。

  陆凡终于离开了山洞,一来他已经离开南都城三个月了,其次他还要亲手去了结一些事情。

  三个月前的那晚依稀历历在目目,如今早已今非昔比,他陆凡不再是三个月前的陆凡,至少在面对那些家伙,自保是绰绰有余。

  这么久了,陆凡倒是根本没感觉到时间的流逝,都说修炼无岁月,山中一甲子,果然如此。

  三个月了,也不知若兰现在怎么样了。

  陆凡脑海浮现出一个身穿黄衣,腰间用水蓝丝软烟罗系成一个淡雅的蝴蝶结,墨色的秀发上轻轻挽起斜插着一支薇灵簪的少女。

  月色娇娇,花团锦簇,花好月圆:“陆凡哥哥,将来你娶我做我的驸马好不好。”

  ……

  “这是哪啊……”陆凡眺望远方的官道。

  两排高大的白杨树像一排战士一样矗立在官道两边,待辩明方向大步向南都城走去。

  刚走没多远,陆凡的耳朵动了动,朝身后望去,那边有些动静传来。

  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待片刻,一列车队远远地印入陆凡眼帘。

  往路旁闪了闪,陆凡注视着过来的车队。

  这车队一共有三辆马车,马车旁还有一些身配刀剑的侍者,骑着一匹匹高头大马,正朝这边呼啸而来。

  站在路边的陆凡显然引起了那些侍者的注意,他能感觉到好些道目光警惕地朝自己望来。

  但陆凡神色从容,并未有任何反应。只是静静地站着。

  迎面而来的第一匹马上,一个中年人冲陆凡大吼:

  “小叫花快闪开,别挡着道!”

  陆凡眉头一皱,也不想多事。又往后退了几步。

  免得吃到灰尘。

  致那晚之后,陆凡在心境上就发生了一些变化。

  几匹马从面前呼啸而过,紧接着。车队也迤逦走过。

  陆凡看的仔细,这三辆马车中,正中间的那一辆车轱辘压在地上留下的痕迹比较深,应该是栽了些什么贵重的物品。

  最后面的一辆马车从身旁驰过时,还带了一股淡淡的香气,那车窗中,有一双明亮的眸子,与陆凡在半空中相触了一下。

  这一辆马车内,装的分明是女眷。

  待车队驰过,陆凡脸色阴沉下来。

  他发现那车队中竟分出一人。折返方向朝自己冲了过来。

  而这个人,正是刚才冲自己大吼的中年人。

  中年人面上有些不耐烦,开口道:

  “小叫花,算你运气好,我家小姐心地善良,说此地荒郊野外,恐有盗匪野兽出没,让我们带你一程。”

  中年人说完,弯腰伸手一探,便提住了陆凡的衣领,陆凡本想反抗,却很快忍住了。

  人家态度固然不好,但没有恶意,反正自己本来也是准备追着他们去南都城,如此做法,倒正合了陆凡的心意。

  中年人提起陆凡,将他横放在马背上,双脚拍打着马腹,口中驾地一声,调转马头朝车队追了过去。

  陆凡被颠得七荤八素,追上车队中年把陆凡往地上一扔,陆凡顺势坐在地上。

  那第一辆马车上,赶车的老车夫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拍了拍旁边对陆凡说道:

  “赶紧上来!”。

  车队不再停留,直奔南都而去。

  陆凡诧异地看了这老者一眼,老者平稳的驾驭马车,从始至终都没看过陆凡一眼。

  风老八风不动,眼皮子低垂着,脸上皱纹纵横交错,看起来行将就木,察觉到陆凡的目光,他随手拿起身边的酒壶递给陆凡。

  “谢谢老先生。”陆凡接过喝了一口,一口辛辣只刺喉咙:

  “好酒!”。

  前头几匹高头大马上的侍者哈哈大笑起来,有人道:

  “风老,你怎地给他喝这种烈酒,你的酒,哥几个都不敢染指啊。”

  陆凡只感觉喉咙中似有火烧,暗暗咋舌。

  他不是没喝过酒,但象这种烈酒却是第一次喝。

  “还是还给您吧。”陆凡再次猛灌一口,又把酒递了回去。

  那风老接过也猛灌一口,枯老的脸面上似有容光焕发,驾起车来越发得心应手。

  夜色降临后,车队停了下来,在荒野中找了个地方生火做饭,这一群人大概有三十多个,都是老手,各司其职,很快便饭香阵阵。

  不多时,第三辆马车中也有人走下。

  陆凡扭头望去,只见下来的是两个女子,两个年轻的女子,大约都只有双十年华,其中一个做丫鬟打扮,眼波流转,甚是妩媚,正搀扶着另外一人。

  被搀扶的这个应该就是那中年人口中说的小姐了。

  这位小姐长的倒也是小家碧玉,身材婀娜,论容貌,虽算不上倾国倾城,却也是个美人,尤其是那一身紫色衣衫的打扮,更显得玲珑精致。

  正看着的时候,那丫鬟突然冲陆凡一瞪双眼,娇叱道: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语气虽然凶巴巴的,也是在训斥陆凡,可她的话却仿佛意有所指。

  周围那些目光赶紧收了回去。

  陆凡干咳一声,撇开了目光。

  “香儿!”小姐低声说了一句。

  那丫鬟香儿满是不乐意地嘟哝一声,扶着小姐走到一旁小憩。

  片刻后,终于开饭!没人叫陆凡,陆凡也不好意思过去。

  那边小姐显然是看到了陆凡,低声对香儿说了一句,后者点点头,去盛了些饭菜走到他面前递给他:

  “小叫花,吃点东西吧。”

  陆凡没有拒绝,伸手接过道了声谢。

  陆凡眉头皱了皱:“你唤我什么?”

  他早在白天的时候就奇怪了,那个中年人好像这样称呼过自己一声,不过当时没听懂,现在香儿竟也这般称呼。

  “小叫花呀,难道你不是?”香儿抿嘴微笑,眼弯如月。

  陆凡总算是听懂了,这是说,自己是乞丐?

  低头瞅了瞅,陆凡吓了一跳。自己这一身衣衫破烂不堪,上面满是灰尘污渍,寒酸至极。

  香儿笑的更开心了,从怀里摸出一个小铜镜来,递到陆凡面前,道:

  “你且看看自己的样子,哪点不象小叫花了。”

  把眼一撇,陆凡倒吸一口气,这到忘了自己这三个月来还穿着出征之前的衣服,山洞里也没镜子,自己都忘记打扮了。

  香儿笑着收回了铜镜,吐气如兰地问道:

  “小叫花你从哪里来?怎么一个人走在荒郊野外。”

  陆凡没好气道:

  “一路乞讨至此,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真可怜!”香儿哀叹一声,有心想帮陆凡拍拍身上的灰尘,却又不想污了自己的手,只能皱着眉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禄梵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禄梵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