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危急时刻
拽佛2018-08-19 23:402,164

  万里碧空,竟被几只巨大凶兽盘踞,宛如遮天蔽日,黑云压顶。

  远处,还有许多参差不齐的凶妖,古木间,陆地上,全部都在虎视眈眈。只怕穷奇一族高手,尽皆在此。

  “蠚狰老匹夫,你是不是嫌你们穷奇一族活得不耐烦了,竟敢来我朱雀族撒野。”夭厌鹑冲出护山大阵,睥睨环视一圈,一声断喝,将天上的云都震散。

  “厌鹑小儿,猎杀我族人的事,是不是你干的?”穷奇族长蠚狰,铿锵金音穿云破雾,说着他化出人型,怒气冲天道:“不用问,肯定是你干的,今日你必须给本座一个说法,否则本座踏平你凤梧山,灭了你朱雀一族。”

  夭厌鹑一脸面无表情,心念却是很活络:“这么拙劣的理由,蠚狰觊觎我族已久,恐怕唱这一出空城计,目的是想拿我族开刀。”

  他脸上却没露出任何变化,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样:“猎杀你族人?此事本尊不知。哼,你好大的口气,就凭你,也想灭吾族,你还不配。”说着夭厌鹑也是霸气侧露,举手投足间充满威压。

  “哼,凭本座一族想灭了你朱雀一族,的确不太可能,再怎么说,你朱雀也是四大部族之一。不过,如果没有一定把握,本座也不敢贸然前来,一族不行,那要是不只一族呢?”蠚狰也是针锋相对,威势滔天。

  夭厌鹑眉头一皱,目光偷偷向周围打量,四下逡巡。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踏空而来,人未至,却是先闻其爽朗笑声:“哈哈,厌鹑族长,别来无恙啊?”

  人影晃了几晃,就到了近前,现出一黑袍男子,摘下头帽,一头银丝长发,面白无须。他的气息流转,给人一种阴冷之感。

  “异灵族。”朱雀族长大惊,瞳孔里闪过不可置信,和骇然。

  “看来族长果然好记性,还没有忘记我族。想当年,你朱雀作为四大部族,何其威风,你朱雀先祖,率领大军,杀得我们,那是丢盔卸甲,只有狼狈如鼠的躲藏。”异灵族男子眼里闪过仇恨,眼神凌厉,仿佛回忆起当年的战争。

  接着说道:“言归正传,吾乃灵使,你可以称呼吾虚麋使者。当然,吾可以给你族一次机会,只要你投靠我们,吾可以保你全族安然无恙。”

  虚麋使者说着,笑吟吟盯着夭厌鹑:“机会只有一次,我劝族长考虑清楚后再回答我。”

  一旁蠚狰也是笑里藏刀,他才不怕夭厌鹑不就范,当初他也是被迫下水,虽如此,获得的好处却是不少。

  夭厌鹑眼里闪过杀机,今天的事只怕无法善了,不过他倒并不害怕。

  朱雀族许多长老高手,也都腾空而起,飞到夭厌鹑身边,齐齐喊道:“族长。”

  夭厌鹑摆摆手,示意他们先不要妄动,说道:“虚麋使者能否容我与族人们商量下,再来回复使者。”

  “可以,本使给你一柱香的时间。”虚麋使者说完,给蠚狰一个眼色,再次踏空而去。

  蠚狰看了眼虚麋使者去的方向,也是向那边飞去。两人在一块山涯上停下,蠚狰说道:“使者,你为什么还要给他时间考虑,不如让属下带人,直接踏平他凤梧山。你就不怕他耍花招。”

  虚麋使者微笑道:“此地已被你我的人团团围住,他夭厌鹑已是瓮中之鳖,量他也耍不出什么花样。你别急,这大穰森林,以后你就是这里的王,这里你说了算。”使者说着过来拍拍蠚狰肩膀。

  ……

  朱雀神宫,一干长老高手,全汇聚在此,商量着对策。

  朱雀族长却是将陆凡,金婉钥,夭菁叫到了寝宫。他眉宇之间难掩愁绪,对着金婉钥道:“金姑娘,老夫有一件事,想拜托给姑娘,还请姑娘应允。”

  金婉钥也知道,朱雀族恐怕正面临危难时刻,于是爽快答应道:“族长有什么事,你请说,只要婉钥能够办到,绝不会推迟。”

  夭厌鹑有些不舍的看着夭菁,眼眶有些红润,说道:“麻烦姑娘你以后替我照顾一下菁儿,待会我会送你们离开。不过,在此离开之前,我愿送姑娘一场造化,能不能成那就完全看姑娘自己了。这场造化就是我之前所说的我族先祖的传承,原本非我族人,吾是绝不允许被外人继承的。我只希望你能看在此恩上,庇佑菁儿安全。”

  夭菁听到父亲的话,早已是哭得泪雨梨花,她扯着夭厌鹑的衣袖,嘴里带着哭腔,重复道:“爹爹,孩儿不走,孩儿要留下来,陪爹爹一起。”

  金婉钥看了看夭菁,本有些犹豫,可也知道,只有带她走才是最好的办法,于是点头答应道:“族长你放心,我会把菁儿当成妹妹一样看待。”

  夭厌鹑欣慰的点点头,又蹲下来,用手摸着夭菁的头道:“菁儿听话,跟姐姐走,你放心爹会没事的,很快爹会去找你的,而你只不过是暂时的离开。还有,你要学会随遇而安的生活。”

  接着,夭厌鹑又看向陆凡道:“陆少侠,你储物袋里是不是装着一件火属性的法宝?你将它取出来。”

  陆凡诧异,难道它能看穿自己的储物袋不成,火属性法宝,想来想去,他也只有一件九幽心灯,跟火挂边。

  见陆凡有些犹豫,夭厌鹑接着说道:“陆少侠,老夫不是看上了你的宝物,是想送你一件东西。”

  他这么说,陆凡也知道,自己有什么宝物能被人家看上的,当即将宝灯取了出来。

  九幽心灯黑幽而古朴,只可惜没有火焰。夭厌鹑仔细端详了一遍,他能感觉出这件法宝的不凡,不过他也没有要贪墨的意思。

  只见,他用手握着宝灯,提到胸前,他闭上眼睛片刻,再睁开时,有一团火焰从他的嘴里吐出,落在灯芯上,立刻将它点燃。

  陆凡震惊,他看出来了,这不是普通的火焰,当这团火焰离开夭厌鹑的身上时,连他身上的气势都弱了许多,这对于他来说就有些贵重了。

  陆凡赶紧说道:“族长,小子无德无能,不能收你如此贵重的礼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禄梵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