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9 缘浅或源深
木月央2018-06-02 15:365,468

  维娜的离开让炫霏心里有种莫名的孤单。身边少了这个叽叽喳喳的人还真是怪冷清的。不过自从嘉浩住院后、维娜做出选择后一惊很少在听见她话痨一般的说个不停了。

  车开过雨欣的店铺。店里是关着门的。雨欣不知道去了哪里。

  过节后的一切仿佛都失去了色彩。是因为为此生活上色的人都纷纷的分开没有聚在一起的关系吧。

  恍然间一想,今天已经是九月的最后一天了,明天是十月一了。现在的整天的气温都在15℃ - 23℃,已经明显的感觉到气温的变化。街道上面的人有穿单层棉麻面料的短套装、T恤衫、薄牛仔衫裤。还有的人估计是会跟晚下班,特意拿了夹衣、风衣、薄毛衣等保暖衣服。

  炫霏站在山顶上。风从脸颊、脖子、手掌的缝隙划过已经有凉凉的感觉。

  “又是类似那样的天气。”炫霏突兀的说出了一句。山上面只有他自己,话音落后让他觉得山上面更为冷清。有点灰心呢。不想在等她了。心里有一件重重的东西轻微向下滑了下,它身上有一个长长的尖钩,钩在心房上面,只要向下轻轻滑一下就会深深地痛一下。炫霏捂着心脏的位置。

  上午就这样在山上度过。

  不想下山,也不饿。公司里面的项目也快要结束了,剩下的已经不需要他继续留在这里。今后应该是没有时间在来到这里了吧。炫霏自己心里想着。

  继续坐在山上的那一块石头上面,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低下头,闭上眼睛,自己自言自语“这一生注定无缘吧。你也是嘉浩说过的天使对吧,在我伤心的时候来到这里,化解了心里的寒冷。谢谢你。”

  低下头后可以更加清晰的闻见地上的草香味。昏昏欲睡。

  在抬起头的时候太阳已经偏下倾斜了好大一块。炫霏慢慢失落的背影也消失在了山下。

  绿色的草地渐渐变为黄色。

  嘉浩打电话给炫霏。炫霏正坐在上海的办公室里面。

  “炫霏,跟你说一件大事。咳咳。”嘉浩特意清了下嗓子接着说“这周六聚在料理店。”

  “就这事!”炫霏不明白就这点事嘉浩还买什么关子。

  “什么叫做,就这件事情。你已经很久没有出来跟我们聚过了好吗。你现在越来越像孤家寡人方面发展了。”

  “我才不要去当电灯。”

  “雨欣也去。我想在那天里跟美儿求婚。所以。你必须到场。”

  “呦,这是得去。”

  两个人在笑声里挂断电话。

  周六的中午。四个人先后来到店里坐下来。

  周六中午的店里人不算很多,一般星期日的时候人最多。

  “点来现在还好吗?”炫霏问雨欣。

  “嗯。很好呢。”

  嘉浩走过来。坐在美儿身边,神神秘秘的笑着。看来美儿对着一切还是不太知晓,但是除了嘉浩其他的两个人都明白。

  “炫霏,你跟我来一趟。”嘉浩把炫霏叫到了门口。

  在走到门口时嘉浩从兜里拿出手动作的时候带出来了一个东西,掉在地上。在嘉浩后面走得炫霏直接捡起,炫霏没有讲话,当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一会儿,会有人过来送一束鲜花,你帮我你过来。”嘉浩嘱咐到炫霏。炫霏点点头,看见嘉浩回到座位。背过身去打开盒子坏笑着。

  花店送来一大束玫瑰。

  嘉浩看见炫霏拿着花走过来向兜里摸去。一位是错觉。摸了三遍。确实是不在兜里。嘉浩回忆着,确实是自己出来的时候把戒指从抽屉里面拿出来放在上衣的兜里了啊。怎么会不见了呢。

  正在嘉浩想着的时候,炫霏给了雨欣一个眼神,让雨欣配合自己演出戏。雨欣微笑了一下,表示配合。

  炫霏把花直接递到雨欣的面前,雨欣接过鲜花。

  炫霏说“可以让我为你带上戒指吗?”

  美儿感叹着“哇。”然后小声的拍着手。

  嘉浩脸从惊吓后的白色转为铁青色。

  “这个东西我看着面熟。”嘉浩直接拿过戒指盒,拔出里面的戒指拿过美儿的手直接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面。

  “还我。”又拿过花,摆着了美儿的面前。一时的信息量太过于庞大,美儿愣在那里。

  美儿看看嘉浩的脸,回过神说“你还没问我愿不愿意呢。”

  嘉浩拍了下额头“气昏了。气昏了。”再一看美儿的手接着说“这都已经戴上了。”

  炫霏和雨欣在那笑的捂着肚子。

  雨欣说:“从新来,从新来。”

  嘉浩无奈的看着那两个人“我本来想的挺浪漫的事情,本想给一个惊喜,结果给我弄了一个惊吓,着你们两个给我弄得……。”嘉浩彻底无语。

  嘉浩从新拿起戒指,庄重的对美儿说“我发誓。婚礼绝对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炫霏她们三个人忍不住的笑出声音来。嘉浩自己也跟着笑出来,然后做出一个保持安静的手势。接着说:“你愿意跟我一起走下去吗?Iloveyou。”

  美儿以前等着这句话似乎等了好久,但从嘉浩出事后这句话仿佛在自己心里觉得不在重要,那个时候的自己想着只要可以嘉浩好好地、可以一直这样的看着他就已经很满足了。其实事实上这句话现在说出来连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心还是会经历一场地动山摇般的感动。

  嘉浩看着出了神的美儿叫了声美儿的名字,美儿回过神点点头说“愿意,还是很感动。”

  嘉浩微笑着,为美儿带上那颗耀眼的钻戒。

  四个人一起举杯“庆祝你俩修成正果。”雨欣边举着酒杯,边说着。

  “我选择这里,是因为我觉得这里对于我们四个来说意义非凡。”嘉浩干完杯中酒说道。

  确实在这里承载了他们四个太多的回忆和记录了他们太多来到这里不同时间的心情。

  时间划过四个人的笑脸,转眼间已经是冬天。

  白雪覆盖住山上面枯萎的野草。到了银装素裹的季节了。

  炫霏喝着手中的热咖啡看着外面,他还是会时不时的想起那些年前遇见的她。这样的天气不知道她会不会到山上去看雪景。看雪蔓延的覆盖每一个山坡,也掩盖着自己曾经经过的足迹。她会不会在自己经过后走着自己曾经经过的路,会不会在自己下山后不见得一刹那她从自己身边擦过走向山,会不会和他一样俯视着底下的县城寻找着自己。

  想着这些,炫霏放下手中的杯子,走下楼,打着车。不顾雪天路面的雪滑依然开向了那座山。他听见自己心中不甘心的呐喊,坚持了这么久,难道真的就要让它无声的让它凋零。

  行驶了四个小时的路程来到了这里。已经是中午。雪停下来,太阳出来后山上的雪开始不均匀的滑着,雪薄的地方可以看见又枯草漏出来。

  站在山上面看一看见有从平房的烟囱里冒出来的青烟,在雪的衬托下像极了一副水墨画。但是山上面依然是炫霏一个人。

  压抑在心里一直的呼喊声音终于冲破嗓子喊了出来,一声呐喊“啊。”回到在山谷里面,它的爆发仿佛在树枝上的雪都被震荡的向下颤,鸟从树上面飞起来。炫霏看着它们飞去的方向。

  “在山下面就听见你喊了。大白天的喊什么。”雨欣穿着笨拙的棉服,她穿的很厚所以看着很笨拙。

  “你中午不在家里吃饭,跑到这里干嘛?”炫霏看见雨欣有点意外。

  “冬季我家里吃饭比较早,正好下雪空气好上山顶来转转。”雨欣解释道。

  这次的山上终于不再是炫霏自己一个人。不在那样寂寞。

  “你为什么上这座山上来?你是听见我声音来的吗?”

  “说实在的我真没想到喊的人是你。因为这座山最为平缓。”雨欣说着指指旁边的几座山。

  雨欣说完后炫霏再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这么久竟然没有观察过这座山和周围的山。

  “你会经常来到着了吗?”炫霏问着这个眼前对地形熟悉的雨欣。

  雨欣摇摇头,说:“只是偶尔会上来散散心。”

  炫霏点点头,两个人一起沉默的看着山下。

  炫霏讲着故事般的说出心中在自己看来已经是心结的故事。

  炫霏的语气有些低沉,他说:“站在这座山上面浮现在眼前的永远是那一年的秋季。”

  炫霏停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凉气从鼻子里面吸进,凉凉的,顺着呼吸道到达肺里,这种凉意从肺里又转换进心里,空气中夹杂着阳光融化雪之后的湿润。柔软了干冷的寒意。这会让炫霏在讲这个在自己心里几近于列为悲伤结局的故事的时候心里好受一点,不至于生硬的干冷像刀割硬生生的划在心房上,痛得滴血。

  雨欣看见炫霏的喉咙上下的用力翻了一下,是他哽咽着说不出话吗?要有多难启齿?雨欣想着。她看见炫霏再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带着特别的心情。

  雨欣忍不住问:“是犯了什么错了吗?这件事情要让你不顾这样的天气和路面过来赎罪。是东窗事发了?”雨欣疑惑的看着炫霏。

  “是错吗?还是傻?又不是错。”炫霏自问自答,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说出来你帮我理一理吧。我已经分不清了。那年我还小,跟爸爸来到了这里做项目。自己跑到了山上面……特别孤单的望着山下,我记得那会在山正前面有一户院子。当然看见的也只是后院,在后院子里面有一对嬉戏打闹的姐弟俩,姐姐跑着,弟弟追着。我就坐在山上面望着她们,中午,她们的妈妈带着围裙出来招手喊她们回去吃午饭,他妈妈的表情和举止跟我妈妈的一模一样,当时我就想,哪怕自己没有那些心爱的玩具或者没有另一些小孩羡慕的住在市区里面的高档别墅我也想有妈妈。但是一切都已经回不来了。那天坐在这里,一坐就是一天,第二天依然如此,第三天也一样来到了山上面,但是这一天不同,我遇见了嘉浩口中说的上帝派下来陪我走出孤单的天使,她身上真的发着光,如此温暖。”

  炫霏的眼前浮现出那天的情景。他像旁观者一般的注视着发生在两个孩子身上的一切情节。眼神空洞、眨眼睛的速度也放慢了一些。

  炫霏回忆着接着说;“我其实小的时候很少吃糖的。但是那天她递给我一颗糖,从那以后我只要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吃一颗糖。不知道是因为吃糖的时候会想起她还是因为真的向他们所说的甜食会让人心情变好。反正吃完了就觉得心情没有那么坏了。呵呵……”炫霏自嘲的笑了一下。

  炫霏转头看了下雨欣的表情。雨欣正在挠着头想着什么。

  “我记得,我也曾经……来到山上遇见过一个孩子,但是他不会发光。”雨欣有些迟疑的说着,有点开玩笑的语气讲着那句话。

  炫霏听过以后却也没有觉得那个男孩是自己。雨欣努力回忆着,因为她听见炫霏所说的一切在自己的脑海中就像是昨夜做的梦一般晃过眼前。她觉得这一幕真实的发生过自己的身上,却又有点模糊。可能是因为这样的事情自己在电视的那个情节中看见过吧。

  “你会偶尔来到山上吗?”炫霏问雨欣。

  “嗯,有时写完作业的时候回来。但是不长期来。”

  “来看风景吗?”炫霏接着问。

  雨欣摇摇头,说:“不是啊,我来这是因为我和美儿没有作业的时候会上来玩,一般都是她爱来到这里。一般情况下她不在家就是来到这里呆着,有时一上来就能看见她,然后我们两个在一起回去。”

  “还有谁会长期来这里玩你记得吗?”炫霏的心情开始变得复杂。

  “太多了。一般这里的孩子在假期的时候都会来到这里玩啊,上树,抓小鸟啊什么的。”雨欣讲述的事实却把炫霏的思想打乱,将他一只抱有的希望打散。

  炫霏听过雨欣的话后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就像是大海中的一个白色折纸小船,在这茫茫的大海中竟是如此渺小。小船顺着水流不知道飘向了什么方向。渐渐地被海上的一层层青纱般的雾所笼罩,随着小船越走越远,五期越来越重,看不见小船的一点踪影。

  “我记得她的样子,可是我不知道她的名字。”炫霏用疲惫略带有些沧桑的感觉说着这句话。

  “你还好吗?”雨欣发现炫霏的神情有些不对。

  “没事,习惯了。”

  “要不。试着放下吧?”雨欣试探是问着炫霏。

  炫霏低下头,没有回答,很安静很安静。连呼吸都很轻。像是雪后形成的雕塑。

  不经意间炫霏抬起向下看的眼睛的时候发现睫毛上面落了一片雪花。离眼睛太近,晃得周围模糊,泛着白光。所有的等待和坚持在泛着白光下变得都成为虚幻,然后像那片雪一样一点点融化点。眨眼间可以感觉到它带来凉和湿的触感,然后小小的水珠被带到了下睫毛上,被眼睛里忍不住留下来滚烫的泪珠侵蚀,融为一体。点在地上的雪上面,摔得粉碎。没有声音、但是在雪的衬托下可以看见眼泪留下来微小的痕迹。这个痕迹里面记录了炫霏坚持这么久的辛酸和过往。着算是为此事画上的句号吧。

  炫霏轻轻抬起头。又下起雪了。雪渐渐地大了起来,雨欣看见伤心的炫霏皱起眉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他,就只好保持沉默来静静的陪着他来“看雪”。

  不知不觉中,雪掩盖了炫霏那一滴眼泪的痕迹。也像是掩盖住了“她”所有来过的痕迹,然后消失的一点都不见。就像梦一场,就像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里、来到过这里、未曾和自己见过面。

  “真的有些累了。”炫霏突兀的说出了一句。

  “那就歇歇吧。”雨欣很轻的声音对炫霏说。

  以前的一个不经意的旧事雨欣根本记不清了。和美儿在一起时是因为有些事情太过于刻骨铭心。

  就像是在炫霏不经意间的遇见她后,她的举动在心里被触动。美儿和雨欣的童年友情也是一样的。有着很多回忆的事情和忘记不了的事情,也是因为当时的事和景、人物发生对心里的触动,所以在日后想起来富有了某段故事能够保鲜的魔力,让想起来时犹如昨日、历历在目、刻骨铭心、难以抹去。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发小情和童年的特别之处吧。

  是上辈子积攒的缘分不够吧。其实只差几句话而已,他们就会认出对方。明明对面不相识。这就是事实,他们闹剧般的错过了彼此。也彻头彻尾的让炫霏伤心了一回。

  可能会在今后的一个日子里面,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他们两个会在坐在一起,炫霏能不在意的笑着讲述这件事情,然后雨欣想起她曾经那时给过一个小男孩一根棒棒糖,事情宁味道的。让炫霏和雨欣两人一起回忆着那个秋天里发生的短暂的故事。然后两个人可笑又无奈的相视一笑,恍然大悟般的发现两个人竟然还有如此缘分。

  炫霏未娶,雨欣未嫁。如果炫霏和雨欣缘分真的够、真的幸运。他们会牵手一起走过无数个春夏秋冬,然后一起又走上那座山,坐下来回忆着,炫霏可以用玩笑的口吻在提起童年的这件事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忆童寻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忆童寻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