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周琴其人(修)
一只糯米2018-08-03 18:212,424

  凤阳的记忆就是到这里戛然而止。

  从天机镜中出来后,周围的一切终于回归正轨。邢风见我眼神微有变化,不由挑起眉头疑惑的盯着我,又瞥见清禾手中拿着的天机镜,便是脸色一变,然后当即决定先下手为强来制住我。

  我正站在那儿一边为凤阳的故事伤感,一边思索着该如何去消除凤阳的执念。一个不防,差点被邢风抓住,幸好清禾眼疾手快拉了我一把,我这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连忙退了两步躲到清禾身后。

  清禾静静看我一眼:“……”

  我干笑两声,小声问他:“既然你都有昆仑镜了,那画妖笔你带了没?”

  看着清禾点点头,我不由嘴角一抽,还真有啊。这不由让我更加猜测起他的身份来。

  不过眼下先对付了邢风才是重点。我于是低声跟清禾说道:“我去引开邢风,你先帮凤阳化去执念,完事再来帮我。”

  清禾斟酌了一会儿,才道:“那你小心,让秦雅和你一块吧。”

  “额,还是别了。真不是我小瞧他,你让他去基本就是让我带个累赘……”

  话未说完,便被阿雅从脑后敲了一个爆栗:“喂,别小看人。”说罢,拉着我便往外跑。

  邢风见状,又哪里肯放过好不容易失了大半灵力的我。于是不过跑出山洞外几步,便被他堵住去路,一把捏住了脖子,疼得我直咳嗽。

  于是只好一边去掰他的手,一边转移他注意力:“喂,邢风。好歹咱们昆仑山一同修行过,不要这么无情吧。你看,你之前有次被女君大人罚去面壁的时候,我还给你送过白玉露呢。”

  邢风却只是冷笑一声:“你还好意思提,我被罚去面壁,还不是你去告的状。行了,少给我说这些有的没的,等我收拾了你,再去收拾那两个凡人。”

  还好还好,看来邢风还不知道清禾的身份。我不由一边挣扎,一边心里暗暗祈祷清禾能动作快点。而阿雅在一旁见我挣扎的吃力,大概是想到了自己之前说过的别小看人之类的话,于是咬咬牙,竟是一把向邢风扑了过去。

  邢风一个不防,被他扑倒在地。两人顿时肌肤相亲,手脚紧扣,简直羞耻的惨不忍睹。我在一旁忍不住啧了出声,还好阿雅此时是女儿身,不然岂不是更加惨不忍睹。而此时阿雅想必还没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哪里不当,只是锁住了邢风的手脚就冲着我一声大喊:“跑呀——”

  我连忙点点头就往山洞里跑,跑到一半,便听见洞外阿雅惨叫一声。但此时再回去查看显然已不太可能,于是只好加快步伐跑到清禾身边去。

  清禾好歹是个作画卖艺的,此时,一幅画卷已被他画好了大半,只见那画卷上青山秀水、桃花满院,半开的门扉内,一身布衣荆钗的凤羽正蹲在桃树下浆洗着衣服,脸上是雀跃而满足的笑容。而在不远处的堂屋内,只见还冒着热气的饭菜正摆在桌上,凤羽一边洗衣一边看着门外,显然在等着谁的归来。微风轻拂,有几瓣桃花缓缓飘落到少女身上,正与她的白衣十分相得益彰。

  在邢风甩开了阿雅追进来的时候,清禾已经快速将最后几笔画完。然后画笔一挥,整个画卷便顿时栩栩如生了起来。

  画中的凤羽看见邢风,便站了起来,开心的叫道:“哥哥!”

  这一声哥哥很快唤醒了凤阳的意识。之前被邢风占据了主导的身体被苏醒的凤阳又抢了回来,凤阳显然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踉跄了几步,才往前走去:“阿羽,是你吗?阿羽。”

  凤羽只是笑着,朝凤阳招招手:“哥哥,快回来吃饭了。阿羽都等哥哥好久了。”

  凤阳便急的连忙去握妹妹的手,想要看看她到底怎么样了。而此时,他并没发现自己已经从周琴的身体里走了出来,整个身体呈透明状,很快走进了画卷之中。等我们再看时,只见画卷之中兄妹二人已在堂屋相对而坐,凤羽正盛了一碗饭递给凤阳。凤阳微笑着目不转睛的看着妹妹,想来是生怕一眨眼这就是个梦。

  可惜人生本就是真真假假,虚虚幻幻。对凤阳来说,此刻又何尝不算是真实呢?画妖笔虽能幻化幻境,但这幻境也是由凤阳心中的执念所画。只是我没想到,他杀了那么多人来为妹妹报仇,但内心最想要的却不过是能再跟妹妹一起吃顿饭。

  看着这画卷,实在忍不住让人唏嘘。

  但不管怎样,总算是解决一桩大麻烦。没了凤阳相助的邢风,也便无法再栖身在周琴体内,而被迫现了原形。清禾便看准时机,迅速拿出一幅大大的卷轴,然后用画妖笔将它的画像描绘了下来。之后念动咒语,画笔一挥,便将欲找机会逃跑的邢风给利落的收入了卷轴中。

  看着画中的邢风还瞪着眼睛一脸怒气的样子,我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还真是已有好久没见过他吃瘪的样子了。

  看着清禾收好卷轴,重新放回到身后的背篓中。我这才想起阿雅还在外面,也不知她怎么样了。脚才刚踏起一步,却听见身后突然传来两声咳嗽声。

  往后一看,竟是晕厥过去的周琴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只见他虚弱的扶着地站起身,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清禾:“唉?那只凶兽呢?竟敢把小爷打晕,小爷还没跟他算账呢。”说着,竟是踉踉跄跄就要往外走去。

  呃。我跟清禾看着眼前这个画风突变的美男,相对而视,皆是一脸懵逼。

  这情况看起来有些一言难尽。

  但我还是连忙拉住了他:“邢风我们已经解决了,喏,被收在这里了。”我指指清禾背后的大画轴,向他解释道。

  “收在哪里?画里?”周琴惊讶道。

  我点点头:“嗯,它被封印到昆仑图中,除非昆仑图被毁,或者封印解除,否则是出不来的。”

  周琴似懂非懂,抱拳表示:“……厉害厉害厉害。”

  我不由又被他的话给噎了一下。

  “阿……阿雅?”我试探着叫了叫他。

  果然只见周琴‘嗯?’了一声,回过头来:“叫小爷干嘛?”

  我这才明白过来,大概是因为凤阳的执念被化解之后,阿雅便得以回到了自己原本的身体里。于是现在的周琴便变回了‘阿雅’。可看着他那副纨绔公子的模样,我一时实在接受不了这落差,所以说气质实在是一个人很重要的东西。

  我叹口气,想起初见到周琴时那一刻的心动,便不忍再看。于是默默递过去一块镜子。

  阿雅接过去,对镜一照,便是一声嚎叫:“小爷的盛世美颜终于又回来了!”说着,便激动的去摸自己的身体和脸,显然一时半会还无法自拔。

  我和清禾不由齐齐翻个白眼。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尾声(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昆仑图之幻兽十二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