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恶兽穷奇(修)
一只糯米2018-07-24 23:002,827

  自凤羽死后,景色便瞬间由秋入冬,方才还枫叶遍红的景色一下子变得飘雪百里。

  为了不至于在这幻境中被冻死,我们只好去凤阳家的柜子里翻出几件冬衣穿。等穿好了再出来时,茫茫白色中,只见一个背着箱笼的身影踽踽而行。

  凤阳终于回来了。

  我们先是一喜,继而便是忍不住的担忧。因为凤阳眼底弥漫着的那种喜悦,实在让人不忍心看到他等会要面对的场面。只见凤阳步伐轻快的推开木门,然后一边走一边喊道:“阿羽,阿羽,哥哥回来了!你知道吗?哥哥今年运气特别好,题目全都是我会的,监考的陈公还说……”

  他的声音在他推开凤羽居室的房门时戛然而止,满是灰尘的房间让他愣在那儿,好一会儿才转身又走向厨房,之后是柴房、茶室、堂屋……,但统统都不见凤羽的身影。整个家中,像很久已没人居住。

  凤阳这才慌了神,一边四处大声叫着凤羽的名字,一边敲响隔壁大牛家的门。

  “谁啊谁啊,敲敲敲,死人了还是怎么着啊?”刘翠骂骂咧咧的,好半天才开了门。见是凤阳,不由哟了一声,然后抱着胳臂倚在门扉上,娇笑道,“原来是凤阳啊,有什么事吗?”

  凤阳也顾不得什么了,急急的问道:“你见到阿羽了吗?她不在家。去哪了你知道吗?”

  “她……”刘翠刚要说出口,又不由顿了顿,“她啊,那个,她……”总不能直接说她人已经死了吧。对着这么个美男子,她倒实在是说不出口。

  正犹疑着,身后却有人推开她,直接说道:“凤羽死了。”竟是几个月不见的大牛,此时他显然腿已经养好了,只是走路还是看得出有些瘸,大概是留下病根了。

  “死了?什么死了?你说阿羽吗,怎么可能,大牛你别开玩笑了。我走的时候阿羽她还好好的……”话说到一半,便渐渐没声了。因为凤阳看到大牛眼神中淡淡的平静和悲伤,他不是开玩笑。

  “我带你去看看她吧。”大牛说着,越过凤阳便往外走去。

  身后的刘翠闻言,不由大大翻个白眼:“去吧去吧,有本事去了就别回来,没良心的臭男人!”

  凤羽的坟茔设在村外的一座山后,是大牛拖着瘸腿给敛的尸,立的碑。因为当时腿受伤,大牛根本不知道凤羽的遭遇,等知道凤羽竟被活活烧死之后,已是愧疚的不知道在心里骂了自己多少次了。

  凤阳跟在大牛身后,看着那座长出了一层野草的坟茔,那上面用工工整整的字刻着:凤羽之墓。凤阳摇摇头:“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的!阿羽不会死!”他口中喃喃着,痛苦的皱起眉头,显然无法相信不过分别数月,妹妹就这样死去了。

  他踉踉跄跄走到碑前,然后十分用力的把墓碑拔起扔到一旁,疯了似的两手挖着坟茔上的土,声音沙哑的似哭又似笑:“这才不是阿羽,我的阿羽怎么可能会死,她说了会等哥哥回来的。她那么懂事,那么好,她才十六岁,怎么可能就会死了。不可能,不可能的,大牛你在骗我,骗我的对不对……”

  大牛看着凤阳这般癫狂模样,不由鼻头一酸,再也忍不住的伸手制住他,低声道:“凤阳,凤羽她死了,真的死了,你就让她安息吧!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也不愿意相信,但是,但是凤羽她……”说到这里,竟是猛地哽咽,一个大男人竟然落下泪来。哭到伤心处,不由以手捶腿,大骂着自己道,“都怪我!都怪我这条腿!什么时候伤不好,偏偏在凤羽出事的时候伤了。如果我那天没有听我娘的话待在家里,而是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或许……或许凤羽就不会死了!都怪我,怪我这个废人啊!”

  凤阳听到大牛的话,似乎这才稍微冷静下来,他一把握住大牛捶着自己腿的手:“出事?你快说凤羽到底出了什么事?”

  “她……”大牛猛地打了自己一个巴掌,手紧紧的握成拳,“她是被人害死的!”

  于是大牛将凤羽曾告诉他的事全数讲给了凤阳听,从那夜被刘褚强占怀孕,到无意间撞破村长刘志的那桩命案,事无巨细,让凤阳恍然明白了妹妹到底因何而死。

  但话到最后,大牛不由叹口气,劝道:“但是我们无权无钱,根本斗不过那刘志……”大牛说得对,漆吴县商贾官府间关系复杂,再加上刘志与周县令之间的姻亲关系,县令老爷又如何会不护着他?

  凤阳气得一拳捶到了旁边的树上,整个手上顿时汩汩流出鲜血来,他却似乎完全感觉不到疼,肩膀低低的耸着,好一会儿,才哑声恨道:“大不了,我告御状去!”

  “使不得,凤阳,告御状又哪有那么容易。况且去一趟京都至少花费几个月,你这一路盘缠怎么办?”

  “我……!”凤阳越发恨起自己的无力来,不由想起之前去京都考试的盘缠都还是阿羽给人家洗衣绣花赚来的,现在银子早已花光,又哪里还有盘缠上路。

  两人正沉闷间,却突闻一个声音道:“凤公子,如不嫌弃,晚儿可为公子解忧。”说话的却是一个身着紫色掖领薄纱绣裙的女子,头顶梳着一个随云髻,余下一头黑发如瀑般泻在脑后。此时,女子漆黑的眼眸正定定看着凤阳。见他转过头来看向她,她便微微一福身:“小女子赵晚,赵祯明赵员外正是家父。”

  却原来,这赵晚虽其貌不扬,但却是个十分蕙质兰心的姑娘。父亲离奇惨死,她心中早已存疑,便暗中叫人去调查事情真相。只是从前的时代毕竟消息闭塞,再加上不能明目张胆的去查,于是直到凤羽死后半月,赵晚才知晓整个事jian来龙去脉。今日也是她事先安排好的人及时告知了她凤阳回来的消息,这才在此等候。而听了方才大牛所讲,便更加肯定自己所查非差,那杀死自己父亲的凶手正是柳树村村长刘志。

  凤阳迟疑道:“方才姑娘所说……”

  赵晚点点头,然后从身后丫鬟手中接过早已备好的银票,郑重道:“这是给公子去京都的盘缠,只恨晚儿不是男子,无法亲自为父报仇,只望公子这趟去京都能为我父和凤羽姑娘伸冤。晚儿感激不尽。”

  凤阳看着她递过来的厚厚一沓银票,却无端的有些犹豫。但最后终是下定了决心一般,从那厚厚的一沓上面拿出了几张,然后躬身向赵晚回了个礼:“这些已足够,凤阳感谢姑娘大义相助之恩,也定不会负姑娘所托。”

  得到他的承诺,赵晚这才莞尔笑了笑,带着丫鬟转身离去。大雪苍茫,很快她的身影便渐渐消失不见,而凤阳也匆匆回去要整理行装再度上路。只是三人都没有料到,刚才那一番对话,还有第四个人听到。他们前脚刚走,大牛的妻子刘翠便转身去了刘府的方向。

  周围景色飞速变幻,而我们再见到凤阳时,已是三日后的城郊破庙。站在冷风肆虐的破庙门口,却明显感觉到此地气氛不太对。等仔细看清楚了,才发现这小小的破庙,竟是前后左右以及屋顶上,整整埋伏了七八个人。

  却原来那刘志早知凤阳会是个祸患,便让刘翠注意着他的行踪。三日前刘翠果然告诉他,凤阳打算进京告状。刘志便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竟直接雇了杀手半路将凤阳拦截。

  七八个杀手围攻一个手无寸铁的书生,结果肯定是想当然的。想必赵晚肯定也没想到,自己的出手相助竟会使得凤阳直接命丧黄泉吧。

  我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手,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破庙中正沉浸在悲伤中的凤阳还没来得及抵抗就被杀手们扑过来乱刀砍死,昏黄的火光映着凤阳惨然的面庞,鲜红的血喷洒到洁白的地上,带着他不甘死去的执念,混杂成了一股醇香的味道,将不远处正觅食的邢风吸引了过来…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周琴其人(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昆仑图之幻兽十二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