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美男周琴(修)
一只糯米2018-07-24 22:491,791

  穷奇。中国传说中抑善扬恶的恶神,它的大小如牛、外形像虎、披有刺猬的毛皮、长有翅膀,穷奇的叫声像狗,靠吃人为生。据说穷奇经常飞到打架的现场,将有理的一方鼻子咬掉;如果有人犯下恶行,穷奇会捕捉野兽送给他,并且鼓励他多做坏事。

  ——《山海经》有载

  我站在火刑架上被众人围观的时候,阿雅和清禾还在吵架。这两个没良心的,完全没顾及得到我已经就剩一把火就可以灰飞烟灭了。

  我听见他们一个人在说:“上次是我救的,这次轮你了。”

  另一个说:“喂喂喂,讲不讲道理,我现在可是个弱女子。”

  之前那个立马又回:“弱女子?你脸呢?”

  如果可以,我真想把我脚上这双穿了好几天没洗的鞋子一人一只扔他们脸上,奈何我被人绑得牢牢的,挣扎半天发现实在无法实现。而旁边围观的众人里,领头的村长见他俩还没吵出个结论,于是摸着两绺小胡子想了想,下令:“烧吧。”

  我的脸立刻变得像比便秘了还要难看。

  “秦雅、陆清禾,你们两个还不给我滚过来的话,以后谁也别想吃烧鸡饭了!!”

  于是大概是我这河东狮吼的一声喊实在太撕心裂肺了,他们两个对视一眼,总算瞬间异口同声达成共识:“一起救!”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清禾一个跃起三步并作两步就往我脚下的柴火堆边赶,而阿雅则是负责拦住村长他们,对他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村长,您一定要相信我,葵姬姑娘真的是冤枉的,罪魁祸首另有其人!您可千万别轻信了他人的撺掇!”说着,她眼斜了斜,瞥了一眼不远处那个正优雅站着的年轻人。

  村长顺着她的目光也看了一眼,但仅仅是一眼就立刻收回了目光,清咳两声,沉了脸严肃道:“秦雅,你可别不知好歹。老夫的决定关周公子什么事,你再为这个妖女说情,就连你也一块……!”他大概是想恐吓阿雅要连他也一块烧了。只是话还没说完,便见他旁边的保正默默的朝他努了努嘴。

  此时,清禾已经眼疾手快的把我从火刑架上解了下来,然后一手拉着我就要跑。于是我俩前脚刚迈起后脚就严厉的被村长叫了回来。抬回刚迈出的一只脚,我呵呵呵的干笑了笑,然后转头看了清禾一眼,没想到这家伙被发现之后便索性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全都跟我无关的样子。

  果然是靠不住的家伙!

  索性是偷跑不了了,于是我只好小心翼翼的蹭到村长跟前,试图向他解释:“关于您说的什么妖女啊、秘术杀人啊那些事,小女子实在是太冤枉了。您想想啊,莹莹姑娘跟我素不相识,我为什么要杀她呢?况且这位周公子他不过是捡到了我的一个荷包,那也无法证明当时我就在现场吧。我虽是外地人初来乍到,但村长如果因为指证的人是县令之子的身份而有失偏颇的话,这传出去只怕对村长您的名声也不太好呀。”

  我看他瞬间气的吹胡子瞪眼,连忙又道:“但是,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您给我半个月的时间,我一定会向村长您查清凶手到底是谁,可好?”

  村长闻言,似乎还真犹豫了一下。我想他大概也还有点良心发现,知道我的确是被人生生冤枉的。然后只见村长又把目光放在了那个芝兰玉树般站着的年轻人身上,那年轻人被他看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回过头来。只见他一张脸俊美无俦,眼神清亮明朗,他走过来的时候梨花在他身上纷纷落下,真是好一副美男落花图。真的,要不是这个人刚刚还作证差点要烧死我,我想我一定会忍不住对他比星星眼的。记得以前小玲珑常对我说,昆仑山终年凄凉寂寞,葵姬大人真的应该去一次人间看看,人间常常繁华喧闹,又有各色美男美女十分养眼,少不得就能碰见一个两个的来几段孽缘……阿不,呸呸,是金玉良缘。只是没想到,我来人间已半月有余,碰见的男子不是阿雅这样男不男女不女的,就是清禾这样毒舌刻薄到无与伦比的。如眼前周琴这样的,我真的是平生仅见。

  然后,这个我平生仅见的美男就开口了,声音一如我想象般的好听:“葵姬姑娘知道凶手是谁?”

  他定定盯住我,眼神很复杂,不知在想些什么。不过说起凶手,我倒是一下子从对美男的花痴中清醒了过来,侧头一看,果然见阿雅和清禾都极其鄙视的白了我一眼。我咳咳两声,学着人间姑娘说话的声调道:“凶手是谁,想必公子心里最清楚吧。”

  美男看我半晌,最后终于嘴角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那就七日为期吧,届时若葵姬姑娘找不到你所谓的真凶,可就得认赌服输了。”

  七日就七日,谁怕谁啊。我想,凶手是谁真是再明显不过了。于是我跟他说:“好。”

  就这样,我来到人间的第十六天零五个时辰,就将自己逼到了美男的刀尖上。

继续阅读:第二章:牢狱之灾(待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昆仑图之幻兽十二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