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牢狱之灾(待修)
一只糯米2018-08-01 14:243,808

  但我万万没想到,就在我们当天晚上正商量怎么把美男是凶手这个事实给有理有据的摆出来的时候,阿雅突然表情像吃了一个苍蝇似的艰难的问我们:“你们还记得我说过,其实我是个男人吧?”

  我和清禾都随意的点点头,表示已经习惯她一个大姑娘常常说出这样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之后继续商讨对策:“我们先这样,再这样,嗯嗯不对,这样会让他起疑心的……”

  话没说完,阿雅又丢出一个重磅炸弹:“其实,我就是周琴。”说完,又还嫌不够似的,强调道,“就是上午你待在人家跟前发了半天花痴的那个周公子,周琴。”

  我俩又点点头,继续商讨:“对对,这样可以。然后我们再那个啥,之后你就上,我跟你后面……。”

  “停,凭什么我先上你跟我后面?这个不行。”清禾立马挑着眉反驳道。

  我想想:“那行吧,咱俩一起上。”

  阿雅在一旁恶狠狠的瞪着我们,显然因为自己被无视而感受到了极度侮辱:“你们两个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话?”

  “不好意思,没有。”

  “……”

  阿雅对我们两个很无语,于是她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终于好不容易平缓情绪,说道:“如果你们不信,那么晚上就随我一起去看看。”

  至于看啥,其实我们都不知道。因为在阿雅说出这句话之后,当天晚上就容不得我俩拒绝的揪着我们一路出了门。说起阿雅,她真的是个十分奇怪的人。在被她揪着不知道去往何地的路上,我不由得想起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情形。

  这还得说回到半个多月前我为了寻找小玲珑刚来到漆吴县的时候,漆吴县的地理位置大概在望丘大陆的南部,也就是南丘国。因为常年阴雨连绵,不见日光,所以这里的水运十分发达,也算是一个十分富庶的鱼米之乡了。但是就在如此富庶的漆吴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种对于邪术的恐慌渐渐蔓延开来。

  据说是因为不知在几个月前,漆吴县突然出现了几个陌生僧人,人们本来并不十分在意,却不料这几个僧人并不是普通的和尚,而是身怀邪术的妖僧。这几个妖僧会使一种让人不自觉晕倒的迷药,然后这些晕过去的人就会神志丧失,被他们这个那个各种不可描述。而当他们这种邪术终于被人发觉时,城中已有十几人中招,那几个妖僧一看势头不对便赶紧逃之夭夭了。当然这还不算,如果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那也不会闹出后来的事,重点是这几个妖僧逃走后,似乎学精明了,又化妆成一群无家可归的乞丐开始在别的城镇中施行邪术,搞的大家人心惶惶,到最后只要是看到陌生的外来人都要谨慎的盘问一番才成。

  好吧,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表示,我,三界内也算是大名鼎鼎的白泽神兽葵姬,竟然也被这场邪术风波波及了。就在我刚来到漆吴县的第一天,估计应该有很多人曾看到那一幕——漆吴县那条沸反盈天的长街上,一个约莫十四五岁年纪,梳着两条小辫子的青衣少女被一个彪形大汉一路追赶,一边追还一边大喊:“站住!抓住这个妖女!”

  “死丫头有本事别跑,看老子不打断你的腿!”

  可我又不傻,他叫我站住我就站住,叫我别跑我就别跑啊。况且我发誓真的没有偷吃他的包子好吗,那人家中明明摆着我的塑像,就说明这些本来就是供奉给我的。如今我不过是现出真身取走了几个,至于满大街追着砍么?还要叫人家妖女!所以说凡人啊,啧啧,可真是虚伪又小气。

  正当我郁闷的想着要不要变幻出几颗长生不老丹或者大蟠桃来解决一下当前的难题时,恍然只见旁边正有个店主摆开摊子做生意,便也顾不得其他了,连忙就势便往那摊子下一钻,又非常上道的伸手就递给他一个我方才抱在怀里自己都舍不得吃的大包子,算是报酬。

  哪想到一口气才松下不久,便只听那店主清冷的声音道:“出来!”

  如此自私-冷漠-寡淡-无情,自是清禾无疑了。只是此时我还不认识他,不由愣了一下,没料到还有这种不识趣的家伙,不就是借他摊位一躲么?眼看着那大汉已经快找到近前来,我于是干脆装没听到,更加往里缩了缩。

  清禾的脸色却更黑了,直盯着我紧紧抱在他腿间的手盯了好一会儿,然后竟然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提了他的画摊就走。

  “喂!你你……!”只是他这么一提,便强行挣开了我的两只手,空地上徒留我光秃秃的蹲在那儿,一身红衣煞是显眼。

  果然那大汉立马眼尖的看到我,举着刀就奔过来:“还想跑!”

  我一见,连忙七魂吓掉了三魄,我这都遇见的什么人啊啊啊啊!

  一边拔腿就继续赶紧跑,一边却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清禾一眼。不由暗叹此人一身青衫隐隐,长得也是清雅俊秀,人品却如此堪忧。很好,本仙姬记住你了。

  因此在带着后面那彪形大汉逛了几圈街景之后,我就果断的偷溜了回来打算实施报复,毕竟我葵姬可一向不是个十分大方的神仙。

  但大概是恶人自有天收,待我回来好不容易又找到清禾的画摊时,才发现不是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好,而是他的摊位前足足围了好几圈人。我挤进去一看,只见他面前站着一个娇滴滴的小姐,正哭哭啼啼的和他吵架。我听了一会儿发现听不出门道,便向旁边路人打听,路人大妈十分八卦,见我问她便吧啦吧啦将事情讲给我听。

  我总结了一下,大概是如下这样:

  眼前这位秦小姐呢,是漆吴县里有名的花痴。这日上街,眼见街上多了这么个风度翩翩的画师,为了勾搭人家,小姐便要这画师给自己画像。可画像画完小姐却十分不满意,硬说画师所用的颜料太差,把自己给画丑了,这不,非得拽着这美男画师要回府去,用自家府中的颜料再画一幅呢。可这丝毫不解风情的画师呢,就非说自己只是照着真人画的,若小姐不满意,退还银两就是了,自己还要做生意。

  因此秦小姐哪能依呢。不由脸色一青,两手把嘴巴一捂就要梨花带雨起来:“先生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奴家的脸在先生眼中就是这样的?奴家知道先生不喜欢奴家,可是在先生眼中奴家就这么丑吗?嘤嘤嘤……”说着,还顺带跺了跺脚,含水的双眸简直委屈到极致。

  而眼见小姐哭得可怜兮兮的,画师却只是一皱眉,显然满脸的不耐烦,这次连拒绝也懒得拒绝了,直接便提了画摊就要走。

  这下娇滴滴的秦小姐便更加红了眼眶,掩嘴欲泣起来。要说这秦小姐虽然花痴,但其实本身长得也是很不错的,因此眼见美人泪眼婆娑的,边上围观群众也不乐意了,围了这摊子便不让他走。

  画师见索性走不了了,便只得坐在那儿任凭小姐一句句开始数落他:“先生为何不说话了,先生不说话是因为无话可说么?先生这是什么意思,果然现在是连话都不想和奴家说了么……”

  画师:“……”

  哈,到底是何人种下的因,便要承受何人结下的果。我听完不由觉得十分解气,拜谢了大妈后,便索性站在一边事不关己的看起热闹来。没成想这不看不打紧,一看我才发现这娇滴滴的小姐似乎有些不对劲,只见她用袖子挡住梨花带雨的脸的同时,那灵动的眼睛却是时不时的偷偷瞟向不远处围观的人群。

  我心中甚觉奇怪,便也顺着她的目光去瞧。只见人群中竟四处混杂着好几个神色各异的壮汉,而这几个壮汉的目标明显便是这位娇滴滴的小姐。只是此刻碍于围观的人数太多,并不太好动手,所以才暂且观察局势而已。

  呵,这就有意思了。看来这女人不简单呢。

  我刚打定主意要继续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转念又一想,就算这女人心怀不轨,那又关我什么事?谁让这倒霉画师自己作大死?俩字儿,活该。

  想到这里,便打算快步离开。可不料刚刚转身,便被人一把拉住:“你……留步!”

  原来他方才一眼瞥见是我,大概也是被这位秦小姐哭得不耐烦了,拉住我便蹙着眉难得低声的道:“做个交易吧。”说着,便往我手中塞下几块银光闪闪的石头,又道,“你帮我解决眼前的麻烦,这一两银子是给你的报酬,怎么样?”

  我伸手一看,只见手中正是闪着光的几块碎银,不由想到方才我拿了好几个蟠桃要给那大汉,大汉却扔了蟠桃就大骂我是骗子。看来只是方法不对?凡人还是烦。

  于是想了想,便毫不客气的将银两收下,朝清禾微微一笑:“帮忙啊,那你可别后悔。”

  说完,我便酝酿好情绪,一把扑向他:“三哥——!”

  小姐擦眼泪的手顿时僵住,看向我。

  我继续哭得稀里哗啦:“你怎么在这儿啊三哥,你把嫂子带哪去了?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们啊?你明明知道咱们家穷,娶不起媳妇,好歹讨了个嫂子,不是说好了三兄弟共妻的吗?你不能因为喜欢嫂子就不顾咱家里情况了啊!呜呜三哥!”

  清禾的身体明显直直的僵硬了一下,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我。

  我心中暗爽,叫你刚才见死不救!

  于是也不理他,无辜的揉了揉通红的眼睛,看向一旁的秦小姐。片刻之后,眼睛猛地放出亮光来,“咦,三哥,这位小姐是?啊我知道了……难道你这么快便又找了个嫂子回来吗?太好了,大哥和二哥这下肯定不会怪你了!那咱们快回家吧嫂子!”

  那秦小姐闻言果然立马变了脸色,立即甩开我要去拉她的手,看看我,又看看他,这下连男色也不能吸引她了,口齿不清就连忙骂道:“你你……你少套近乎了,谁是你嫂子!还共妻,共你个头啊!”

  说罢,竟是立刻就掉头风也似的跑走了,速度之快简直令人群中那几个壮汉反应都来不及。

  这厢清禾看着我得意洋洋明显一副还不快谢我的脸,只好脸色铁青的向我一拱手:“今日多谢姑娘了。”那多谢二字,被他咬得也是很重了。

  我耸耸肩,嬉笑:“不谢!”

  于是抬脚便也要走,不料胳膊又被人拉住。我以为又是清禾那厮,正想说话,一回头便看见彪形大汉正喘着气骂道:“臭丫头,总算抓住你了!”

  你说后来,唉,后来我就被送进了漆吴县大牢。悲催的是,因为上一秒我还说清禾与我是兄妹,所以自然他也被送进来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诡异死尸(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昆仑图之幻兽十二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