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诡异死尸(修)
一只糯米2018-07-24 22:503,279

  我们被关进来的罪名是妖僧同党,因为那个彪形大汉说他亲眼见我跟他十四岁的漂亮女儿套近乎,企图迷晕她对她不轨,只是正巧被他发现后才匆忙逃走,清禾是我三哥,那自然便是来接应我的同党。于是我们两个因此还差点被大刑伺候,只是后来县令老爷看我俩大概实在是身无分文可以贿赂,而且除了清禾那破破烂烂的画摊,衙役们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证明我们怀有妖术的证据,这才十分嫌弃的将我们给放了出去。

  经此一劫,我自觉已经和清禾正式上升难兄难弟。出去大牢的时候,已是差不多晚上亥时了,因为快要宵禁的原因,此时长街上几乎已经不见什么行人。

  我摸摸自己被冷风吹得骤起的鸡皮疙瘩,委屈巴巴的问:“咱们今晚住哪啊?”

  清禾则是道:“你问我?”

  “……算了当我没问。”想到他今天不过就赚了一两银子还全都赔给了我,现在也是一只穷鬼,便不由颇觉倒霉的叹息一声。

  他自是懒得理我,只是目光细细梭巡着方圆几里内偶尔可见一点灯光的店铺。可惜这周围要么就是花街柳巷,要么就是按摩推拿大保健,我早就看过一遍了,没有一家是可以住人的铺子。

  正思索着今晚是不是得找个破庙鬼宅什么的待一晚了,只见身后身影突地一顿,之后便迅速的从我眼帘处一闪而过。

  思索了好一会儿,才下意识连忙抬脚追过去。我简直要被这个倒霉蛋气死,跑路提前说一声能死吗,能死吗?

  于是一路尾随他的黑影拐到城郊的一条小路,本以为这里荆棘丛生,已经再无路可走,不料他竟极熟悉般直直便要窜进路旁那一片迷雾林里去。我连忙将他一扯:“你做什么?那片迷雾林里遍布瘴气,进去了可别想活着出来。”

  “迷雾林?”他闻言,果然顿住。

  我恨恨道:“对啊!里面全是瘴气,小心进去之后瞬间嗝屁!”

  他再度被我的粗鲁用词嫌弃到,皱着眉看我一眼,不说话了。

  我只好挑了个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问他:“你方才在追谁?”

  我也不是傻子,经过刚才一番追逐,早已看清他其实是追着一个身影而去,只是不知这大晚上的他追踪别人干嘛。

  清禾沉默一会儿,才说道:“方才那人,正是今日在街市上被你吓跑的那位秦小姐。”

  “是她?她怎么会这么晚了出现在这里?”说完,倒是自己先暧昧一笑:“我知道了,那有可能是私会情人?闺阁千金爱上落魄书生,却遭家中反对,于是小姐不顾一切决意要与书生私奔,约好三更之时在此相见……”

  清禾嘴角一抽:“话本子看太多了吧你。”

  我嘿嘿嘿的耸耸肩,又见他竟然抱起臂靠坐在旁边的老槐树下假寐,不由抬头看了看周围晦暗的天色,“你该不会打算就在这里等着吧?”

  “不然呢?”他睁开眼挑挑眉问我,“你不是想知道那位小姐为何会夜半三更出现在郊外吗?等着吧,最多一个时辰,准出来。”

  我自然不怎么相信他的话,但鉴于我一没金银二没珠宝,除非肯去卖色,否则怎么都不可能找到一家客栈会免费大晚上收留我。所以只好借了他身后背篓里装着的画板墨水什么的,也坐在离他不太远的一颗小槐树底下无聊的开始画画。

  夜深雾浓,头顶槐叶随着冷风微微摇曳,发出哗啦啦的空旷怪声。时间到了快丑时之时,果真一阵轻轻地脚步声传来,我们屏息听着女子轻软的绣鞋踩在枯叶上发出微微咯吱的响声。只是似乎除了脚步声,还有一种奇怪的类似什么物体被拖拉的声音。清禾与我对视一眼,便先行闪身出去将人一把拦了下来。

  女子显然猝不及防,娇弱的身躯蓦地惊呼一声:“呀——,救命……唔!”刚出口已经被清禾迅速掩住了嘴,那张脸,可不正是白日里娇滴滴的秦小姐。

  我见已经没啥危险事了,方才施施然从树后蹭了过来。

  秦小姐正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俩瞧,而在她身后,原来是拉了个大麻袋,因为自身体力有限,所以才只好在地下拖着。

  我冲她笑眯眯挥挥手:“咦,好久不见,又是你呀,三嫂。”

  话刚说完,便被清禾又极具威胁性的瞪了一眼。

  我连忙见好就收:“好啦好啦,办正事。先说好,我松开你你不要叫啊。”

  秦小姐唔唔的点点头,不料刚等清禾松开手,就一个扫风腿袭来,清禾不防,立即向后一躲,那秦小姐得以挣脱开来。倒也毫不犹豫,大麻袋也不要了,撒开腿就赶紧跑,一边跑还一边喊:“非礼了,有人非礼啊!救命啊!”

  我见状,连忙手中五指一紧,便只见虚空中那姑娘似被绑住一般,再动弹不得。又想到,既然人家都喊非礼了,不非礼两下好像很不够意思啊。于是将娇滴滴的秦小姐拉过来,伸手使劲捏了捏那滑如凝脂的脸蛋,捏完了,便不由感叹,年轻真好。说起来我在昆仑山时也日日汲取晨露精华来研制雪肤膏,不料毕竟是活了几千岁了,终究是比不得人间十五六岁的小姑娘。

  清禾见她被制,竟也丝毫不意外,转身就往一旁被秦小姐丢下的麻袋旁走。我也奇怪的看向那个大麻袋,这一看,便不由愣了一下。原来那个本就没系紧的麻袋此时被清禾一拨弄,便露出了里面有些奇怪的东西——一团头发。

  不,不对,不是一团头发,那头发底下若隐若现的分明是一张苍白的脸。清禾我俩不由皆是吃惊,他索性蹲下身去要去探那人鼻息,秦小姐连忙叫了一声想要阻止他,但清禾却已经快一步的伸了手指过去。然后顿了一顿,又拨开那张脸上脏乱的头发,一看之下,却是惊呆了。

  “你杀了她?”

  “我杀她?喂,你不要随便冤枉小爷好吗!”

  “深更半夜的,一个闺阁千金拖着一具尸体……既不是抛尸,那不知是要做什么?”

  “对啊,你这么晚来城郊,不是抛尸谁信啊。”我依依不舍的再度捏捏她的脸,附和着清禾问道。

  谁知秦小姐一听这话,竟不由傲娇的冷笑一声:“哼,抛尸?睁大你的狗眼看看,小爷是在救人好吗?还有,又是你这个丑女人,小爷每次碰见你就倒霉,快把你的咸猪手从小爷脸上移开!”

  我瞬间石化当场,如果不是因为对自己的辨识能力十分自信,我想我真的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一口一个小爷自称的粗鲁女子就是白天那个娇滴滴的秦小姐。王八蛋……不气,不气,不生气。我微笑安慰自己,更加用力捏住她脸:“看来姑娘果真还记得我啊,那姑娘深夜来此做什么,到底说-不-说-啊。”

  她猛然被我捏得生疼,不由痛的大叫出来:“喂,松手松手松手!说说说,小爷说还不行吗?”

  我哼一声,这才松开手,盯着她道:“说吧。”

  她刚要开口,我又突然想起什么,于是两手在她眉心一点,才放心的道:“这是真言咒,是本仙……呃,本姑娘从一个江湖术士那里学到的秘术。哼,你要是想撒谎,它可是会折磨的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闻言,她不由冷然看我一眼,似乎在斟酌我话里的真假。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我其实……有梦游症。一到晚上就爱到处溜达,其实你们现在看到的我,不是真实的我,是梦游中的我。梦游中的我醒来是不记得任何事的……”说到这儿,她轻轻皱皱眉头,似乎在思考,“这么打比方吧,现在的我虽然认识你们,但明天再见到其实我还是不认识你们,就算你们给我打招呼我也还是不认识你们,所以万一你们明天又见到我感觉好像不认识你们,可千万别奇怪,因为真实的我的确是不认识你们。嗯,就是这样,你懂的吧?”

  我看看她:“哦。”

  又看看她的额头,“不疼么,青筋都快爆出来了。”

  秦小姐脸瞬间就僵了,大概没想到被我一眼戳穿。索性戳穿就戳穿了,于是立即破功的抚着额头龇牙咧嘴的揉了好一会儿,才瞪着我不怎么情愿的道:“算小爷着了你的道。你们知道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妖僧案吧?”

  “当然知道。”我和清禾不约而同对视一眼,又不约而同散开。大概是都想到了白天因此入狱这件羞耻的事。

  还好秦小姐并没注意到我俩的反应,只是继续说道:“其实我在追查这个案子的幕后凶手。”

  “幕后凶手,你的意思是凶手另有其人?”

  “当然,邪术之说那只是个幌子,传言而已,也就是骗骗那些愚昧的村民罢了。”

  “那你找到真正的凶手了吗?”

  “没……”刚说了一个字,便只见她又开始疼的皱眉头。姑娘抿抿唇,估计心里应该不知道怎么骂我呢。

  “凶手其实我真的还没找到,现在只是怀疑而已。”

  清禾在旁边思索半晌,听见她这么说,便不由抱着臂问道:“那这么说来,刚刚你去这迷雾林做什么?而且还从里面拉出个死人来?”

继续阅读:第四章:鸠占鹊壳(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昆仑图之幻兽十二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