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鸠占鹊壳(修)
一只糯米2018-08-03 18:212,999

  说起这个,秦小姐显然又有些跳脚:“本来不是死人的,还有一口气,我想带她去医馆来着。被你们这么一耽搁,只怕不死也死了。”

  我不由嘿了一声:“这么说还怨我们了?”

  秦小姐道:“懒得和你们争论,还不赶快放开小爷,这女的小爷可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拉出来的,现在死了你们不负责谁负责。”

  看她这会儿说话眼也不眨的模样,应是没说谎。可我实在是看不惯她这幅唯我独尊的样子,因此不由嫌弃道:“看你好歹也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怎么说话这般粗鲁,怪不得年纪这么大了还没嫁出去,死花痴!”

  秦小姐一听,却立马瞪眼了:“你说谁死花痴呢,丑女人!小爷可是货真价实的纯爷们,再敢说小爷是娘们小爷就剁了你!”

  “你?你是爷们?”我不屑的把她从胸看到腿,又从腿看到胸,最后给了她一个白眼。

  秦小姐气急,不由脱口而出骂道:“还不是怪这个柔柔弱弱的壳子,小爷要不是没得挑了,才不会如此委屈自己呢!”

  一旁的清禾很快抓住重点:“你说什么壳子?”

  秦小姐也愣了愣,好像才意识到自己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但可惜她被我下了真言咒,此时想后悔也是没法了,便只能咬咬唇,说道:“算了,小爷也不怕告诉你们,只是待会儿别吓得屁滚尿流就是。咳,你们知道这世间生人,人人体内皆有三魂七魄,方能得活吧?”

  “所以?”

  “这具壳子,本不是我原来的身体。小爷原本那可是个货真价实的爷们,长得不说貌比潘安宋玉,但好歹也是一虏获万千少女芳心的帅气公子哥,再加上家中有些富余钱财,时不时的也能去花街柳巷转转,欣赏下温香软玉,日子真是……”

  清禾道:“别废话。”

  “……好吧。”他叹口气,终于收回那无比怀念的神情,正襟危坐道,“其实说起来,小爷我本也是个十分风流潇洒的公子哥,不料有一日我从花满楼里出来,刚回到家就觉得身体不对劲,头疼欲裂得像是有人要把我整个人撕扯开再重组一样。而且我的耳边嗡嗡直响,像不断有风声刮过的那种,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漆黑的地方,没有任何光,但我能听见声音,脚步声、丫鬟的笑声、说话声,甚至还有我最讨厌的府里那只大黄的叫声,我就使劲的喊,想喊他们过来,问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喊的嗓子都哑了就是没人理我,直到后来我听见了自己的声音。很奇怪,那种感觉。就是你听得见你自己的声音,但是却不是从你的嗓子里发出来的。

  然后再后来,我喊累了,就睡着了,睡醒了再接着喊,喊累了再继续睡,就这样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所在的空间在震动,还有什么东西移动的声音,震动了很久很久后,终于有一丝光透了进来。我就顺着那丝光走啊走,走到尽头的时候我就索性一闭眼跳了下去。”

  这故事有点意思,我和清禾听得都入迷了。所以过了好半晌,我们才发现他怎么不讲了。

  秦小姐舔舔嘴唇:“渴。”

  清禾立马动作快速的递过去一个水囊,简单粗暴:“喝。”嗯,我默默放下了我才刚刚抬起的右手。

  秦小姐又道:“没手。”

  我这才想起锁魂绳还无形的绑缚着她,于是立马一个咒法便给她解开了绳子。秦小姐甩甩胳膊,这才勾了勾唇角,喝了口水继续给我们讲。

  “我跳了下去之后才发现,其实我就站在离城郊不远的一条街上,而我之前待的地方竟然是一只塞着木塞的深颈花瓶。先不说为什么我那么大一人能装花瓶里,我当时只有一个感觉就是特别饿,所以我就想去看看街上有没有什么吃的。可是我跟人家说话,没有一个人理我,后来我还碰见了我的一个酒肉朋友,他当时骑着马,我就去拦,但他好像也没看到我似的,直冲冲的就撞着我过去了。

  我当时就以为啊,这下肯定要死了,但是奇怪的是我还好端端的。这时候我就发现自己和别人的不一样了,于是我就去拿了旁边小贩的一条丝巾,然后他一看,就张大了嘴喊有妖怪,救命。然后我就赶紧跑了。”

  “那再然后呢?”

  “再然后我就发现原来自己是成了以前人家常说的孤魂野鬼,或者说是魑魅。我想了好久,最后觉得最有可能的原因大概就是我不小心饮酒太多把自己给醉死了,但很快后来我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我’发现我不但没死,还活的好好地,只是我的身体里已经住进了别的魑魅。我一开始一心想着怎么才能把我的身体抢回来,于是我就开始跟踪我的身体。然后我发现这个魑魅其实挺变态的,他总是会去一个叫做柳树村的地方,每次都在那里待很久,还用小爷英俊又善良的脸去欺骗那些村民,把他们迷昏之后再把他们拖进一个很黑的山洞里面,具体做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每次那些人被拖进去后就再没出现过。”

  “啊?”我惊呼一声,“我想起来了,好像那些失踪的人的确都是柳树村的村民。那难道他才是害死那些人的凶手?”

  秦小姐郑重点点头:“十有八九是他,但无奈小爷的脸长得太有欺骗性了,根本没人怀疑到他身上。而我也只是只魑魅,没法揭穿他,还差点被他发现。幸好后来我遇上了普罗寺的一个大师,他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帮我暂时寄身在了这具阴时生的少女身体上隐藏行迹。只是大师却因此被那魑魅记恨,从中作梗,这才有了妖僧邪术之说。”

  “原来是这样。”清禾沉思道,“那你……怎么称呼?”

  闻言,秦小姐不由脸别扭的红了红:“先叫我秦雅吧,小爷现在这个样子,直接被你们叫本名的话,以后就没法混了。”

  就这样,在知道了秦小姐——也就是阿雅的整个故事后,为了一雪前耻,我立刻十分坚定的要跟阿雅一起去把那个真正的凶手给捉出来。嗯……不过现在的问题是,那个麻袋里的姑娘怎么办?

  据阿雅说,这姑娘是她从那个黑漆漆的山洞里拖出来的,当时姑娘已经虚弱的就剩一口气了,她便也没时间细问,谁知道走到半路被我们拦下来耽搁了时间,这才害得姑娘命归黄泉。我和清禾相视一眼,不由老脸一红,不吭声了。

  阿雅哼了一声,然后蹲下身打开麻袋,开始仔细的检查姑娘的全身。虽然我严重怀疑他有没有趁机揩点油什么的,不过他倒是的确一幅认认真真验尸的样子,验完后他站起身掸掸衣服,奇道:“没有任何伤口。”

  绕着尸体转了一圈,又接着分析:“照理说,人这么快死亡应该是有致命伤存在才对,可她的尸身完好不似中毒,又没有任何伤口,这实在说不过去,难不成……。”他说到这里,忽然恍然大悟一般,“啊!难不成,那魑魅不是因为变态或者好色,而是吸了他们的精气?”

  清禾闻言,顿时微皱起眉头:“我也听说有的魑魅虽然能占据凡人的身体,但是时间久了的话也会排斥的,而且对自身也有伤害。要想真正拥有人的身体,就要修成形魅。但修成形魅耗时太久,说不定这魑魅为了快速成形,就用这些人的精气作为供养来修炼。”

  竟连魑魅和形魅之分都晓得,我不由啧啧两声,十分好奇:“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没想到我这一问,清禾却是脸色一动,竟然躲避了一下我的眼神,才道:“不过是幼时听祖母讲过的民间传说罢了。”

  我有点不信,但看他并没有打算再多做解释,便也懒得追问他,好歹现在姑娘的问题才是重点。于是我凑过去姑娘的尸身闻了闻,竟是有些熟悉的气息。难道这魑魅竟是我认识的?

  这样想着,却不敢说出来。在一个凡人和一个魑魅跟前,还是先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为好,免得也把我给当妖怪了。况且我来人间找小玲珑的事,昆仑山只怕还无一人发现,我可不想那么快就被女君大人给召回去。

  至此,三人似乎都没有什么好的主意。但又不能将这姑娘曝尸荒野,于是我们决定干脆先就地埋了,让她安息比较好。

继续阅读:第五章:小心秦雅(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昆仑图之幻兽十二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