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初识真相
蓝灵溪月2018-04-24 15:573,648

  袁明向前走了十几米,转过身倒着走了几步,望了望孟月和秦越。那两人好像还在说着什么,没有要走的意思。他心想,秦越读书真的读成呆子了,连个姑娘都搞不定,真是没救了!白叫他“二师兄”了,他还真的不如《西游记》里的“二师兄”。“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看来,他还是修行不够!他只能自个儿救自个儿了!这种事情别人是帮不上忙的,只会越帮越‘忙’。

  袁明想起了姐姐早晨说的话,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宁身甩开步伐。大步流星地走进了家门。

  “姐,你咋没关大门呢?都收拾好了吗?我帮你吗?”袁明看着客厅里七七八八的东西。

  袁娟见袁明满头大汗地跑回来,先拿凉桶到了一杯水递给弟弟,接着把正要放书包的弟弟,拉到她原来的房间里,指着军用的单人床,三屉书桌和书架说:“这是原来房间固定有的,就这样摆放,你看行吗?只要把你的东西,搬过来就能住了。”

  袁明满心欢喜,终于有自己的房间,他笑容满面地对姐姐说:“行,咋样都行啊!只要是自己的房间,什么都好!谢谢了,老姐”袁娟用手擦了擦弟弟额头上的汗珠,给弟弟眨眨眼说:“去,把你的东西都搬过来。哦,对了,还有一个画架,我看最好放在窗前比较合适!”

  袁明迅速将自己个人物品全部搬了过来,那个画架放在窗旁,画纸上是他临摹的雷峰头像……。

  这时,袁英“呼呼”喘着气进了门,边搁放书包边问袁娟:“姐,有啥事没?我来干……!”

  袁娟奇怪地看着袁英说:“你咋赶回来了?你不是还要补课吗?这点事,我和袁明就能搞定。不是耽误你的时间了吗!高考复习这么紧张的!”

  袁英侧身走进自己的房间,接着袁娟的话说:“耽误不了多少!再说了,我唯一的姐姐要出嫁了,我还不没帮上什么!耽误点时间算什么呢!”

  袁娟手里拿着干净床单,跟着袁英也进了房间说:“袁明搬了房间。我把他原来的床铺上单子。齐爷爷要来参加婚礼,就睡这个床。他就不用去招待所住了。”袁娟说着把原来的床单三下五除二撤了下来。和袁英一起铺上了新的。

  忽然,袁娟抬起右手“啪”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想起了什么?急忙将袁英和袁明叫到一起:“看我这记性,光想着自己了,把你们哥俩給忘了。我带你们去理个发,捣置捣置,争取呀!我的两个弟弟帅过新郎!”袁娟说着握紧拳头,举到胸前,信心满满的样子。

  袁明听了这话,心里一乐!他眯着眼睛抿嘴笑着说:“你自己明天也要弄漂亮点噢!把新郎官迷倒,省得日后移情别恋!”

  袁娟装作不高兴,嘟起嘴巴瞧着袁明:“你也太小瞧,你老姐了吧!我早就把他牢牢攥在手心里了,他想跑是跑不掉的!”袁娟边说边将五个手指头张开又从新收拢,做了个像一把抓住什么东西似的动作。

  袁明觉得姐姐较真的样子好可爱。他左嘴角微微翘起坏笑着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呢!”

  袁娟一听这话,装作气急败坏地说:“万一,他要是真的有了二心,那我就把他整个人大卸八块,剁吧剁吧喂狗吃!”袁娟双手上下翻飞了几下,再一捧起随后甩掉,一串连贯动作,她一气呵成。

  袁娟抬头看见两个弟弟,眼睛瞪得圆圆地瞅着她。她自己感觉哪里不对?又轻描淡写地说道:“当然,违法乱纪的事儿,你们老姐是不会做的。老姐心里有数,是我的跑不掉,不是我的也抓不回来!”

  袁英一言不发地看着姐弟二人。他从小都已经习惯了姐姐和弟弟之间相互斗乐,他享受在其中。

  “哎呀呀,看我光顾着说话了,忘了正事了。咱们先拿一部分东西去新房,然后,去服务社的理发室。”袁娟说着招呼着弟弟们拿着东西出了门,去了她的新房……。

  他们走到住宅区最北边新盖的一栋单元楼,直接上了三楼。袁娟腾出一只手拿出钥匙,打开了右边的房门。三个人把东西往客厅一放,马不停蹄地直奔服务社,走进了理发室……。

  袁娟见理发室里没有什么人。对面整墙的大镜子明晃晃地照过来,也映着前面黑皮背转式理发椅上的客人。

  两位身穿白色短袖西服领的中年师傅,手拿剪刀和梳子在客人的头上有条不紊地忙碌着。门边的白色长条凳上空无一人。天花板上镶着的吊扇自顾自可劲地转着……。

  “孟师傅,李师傅,你们都在呢!”袁娟給二位师傅打着招呼,她示意身后的两个弟弟坐到凳子上去。师傅们听了话音,不约而同地宁脸朝门口瞧了一眼,然后又冲对方相视一笑。

  “娟子姑娘来了!保镖护驾,太得势了!”孟师傅见袁家兄弟的一前一后进了门,笑着说道。

  “孟叔!别逗了!还保镖呢!我哪儿称得起啊!”袁娟向前跨了两步,站在吊扇下面,吹着凉风又说:“小女子明儿就要嫁为人妇了,这姑娘恐怕是做不成了!今儿来贵店有一事相求。”袁娟说着举起手来撸了撸被风吹散的短发,瞅着镜子里的兄弟俩说: “二位叔叔,手艺了得!我把我家的俩帅小伙交给你们了。用你们的高超技艺,让他们帅上加帅!”

  袁英听了姐姐的话,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窃笑一下。袁明见姐姐说得这么夸张,冲着姐姐挤眉弄眼扮鬼脸。

  袁娟觉得自己说得还不够,又补充说道:“将门出虎子,我们袁家出帅男!你说是吧?孟叔!”

  孟德才听了袁娟的话,他抬眼看看镜中的兄弟俩。又想到自家的两个闺女,点了点头说:“羡慕啊!老天就是不公平,让我们孟家生俩丫头。要是换一个小子就好了。那我就心满意足了!”

  袁娟听了这句话,察觉自己无意中说到了孟叔的痛处。她赶紧转移话题:“你们孟家的两个女孩儿,长得如花似玉的,也很好啊!她们可是爹妈的小棉袄。我也是女儿啊!我就跟爸妈特贴心!”

  “孟叔,我的新房就在你家院子附近,我家窗户能看见你家院门儿。以后咱们可就是邻居了。请多多关照啊!”袁娟深深地输了口气,像过了一道难关似的。她心想差点坏了事……。

  “哪里哪里,咱们互相关照!你看,两小伙儿,谁先理发啊?”孟师傅说着,收了客人的钱,准备接活了。袁娟转身面向弟弟们使了个眼色说:“赶紧的!袁英,你先来,理完了,你好回家复习功课!”

  袁英连忙起身走镜子前面,坐到转椅里,低眉顺眼地等待理发……。

  这时,李师傅的活也忙完了。袁明手疾眼快地跑过去,“腾”一下坐了进转椅……。

  袁明安静下来,任由李师傅摆弄他的头发。他看见哥哥的刘海偏向右边,他就示意师傅,把他的头发都偏向左边。他不想发型都跟袁英整齐划一。

  他现在的穿衣打扮上也尽量错开,袁英穿蓝色的体恤,他就穿白色的。

  他从镜子里仔仔细细地观察袁英,脸色是没有他和姐姐的白净,暗白中透着一些黑红色。袁英的眼睛差别就更大了,单眼皮不说了,眼珠还偏小。他和姐姐可都是双眼皮大眼睛。

  袁英的五官虽然端正,但是,和爸妈都不太相像……。袁明心想,他是谁生的呢?是怎么就到了这个家的?难道是父亲真的移情别恋了……?

  “姐,我头发理好了。那,我先回去了。有啥事你只管说啊!”袁英擦干了理好、洗过的头发,

  他对着镜子,他用手顺了顺前额发梢:“孟师傅,谢谢了!再见!”袁英说着向所有人摇了摇手,出了门。

  “娟子啊!你这个弟弟老实稳重,是颗好苗子!”孟德才看着袁英潇洒的背影说道。

  “谁说不是呢!他从小就让人特省心!听话懂事,功课又好,从来不做出格的事!”袁娟站到门口,望着外面袁英的身影消失在晚霞里,意味深长地说……。

  袁娟见袁明也在洗头发了,掏出钱了给孟德才付了账说:“孟叔,李叔,明天我结婚,请你们来喝喜酒啊!务必要来噢!”“那是必须的!娟子的婚礼,哪能不去呢!”孟师傅接过钱放进收款箱,对袁娟笑咪咪地说道。

  袁明和姐姐跟二位师傅道了别。出了理发室,来到林荫道上……。

  “姐,你知道吗?我哥不是我的亲哥!”袁明急不可待地拉着姐姐问,他用迫切的眼光望着姐姐。

  袁娟一听弟弟的问话,她停在路中间,低下头想着:怪不得弟弟老半天不说话,原来是想这事呢!

  “袁明,你是咋知道的?谁告诉你的?不准瞎说啊!”袁娟双手拽住袁明的两只胳膊,抬头询问着弟弟。

  “妈妈,她亲口告诉我的,说哥不是她生的!难道不是嘛?”袁明激动地反问袁娟。

  “我知道袁英不是妈亲生的。我是看着他出生的,帮着妈,亲手把他带大的。这事不管你怎么想,既成事实,你要无条件接受。”袁娟想瞒天过海是不行了,只好承认了。她希望袁明面对现实。

  “我就是想知道,他是谁生的?是怎么来咱们家的?我从小就跟,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陌生人,生活在一起。当我知道这一切,我就觉得受不了了!你还让我继续这样下去,这怎么可能呢?”

  袁明越说越愤怒,他抓住袁娟的手臂用力摇晃着,眼睛充满了羞愤的火焰……。

  “好吧!你不接受也行。那你就忍耐一段时间。等高考结束,我马上告诉你一切。听姐一句话!耐心等待。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你相信姐姐!到时候,我会一五一十地原原本本的告诉你。好弟弟,我可是你的亲姐姐,就信我这一回!”袁娟抓住弟弟的手,恳求地说道。

  袁明虽然心里不愿意,但是,姐姐这样信誓旦旦地央求,他只好默许了……。

  “我有点饿了。咱们回家做吃的去。我还有好多东西没整理。你帮我贴囍字,挂彩纸吧!”袁娟说着,将袁明转个身,袁娟推着弟弟向家走去……。

继续阅读:第六章 影带风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