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再次交锋
蓝灵溪月2018-04-23 20:524,173

  “嘀哒……嘀……哒嘀……”清晨的起床号声,像起动了空军大院的活动按钮似的。晨光中,马路上出现了零零星星地跑步的大人孩子,在学院的足球场上,队列整齐的军人迎着朝阳在操练着,有的跑步、有的练军姿、有的走正步……。

  这里远离市区,周围被农田和树木包围着,学院中绿色植被覆盖,产生的负离子含量超高。早起的人们都积极出来运动运动,像生怕对不起这好空气似的。

  “袁明,袁明,起床了!不然要迟到了!”袁娟喊着弟弟,她弯腰伸手拍打一下袁明的肩膀。

  “你把昨天那身衣服换了!穿这个白体恤衫。”她把另一只手上拿着的干净衣服放在座椅上。

  “快点!吃早饭的时候,我还有话要说呢!”袁娟这次,直接一只手拉着袁明的胳膊,另一只托住袁明的头,把他从床上揍起来。

  袁明不情愿地坐起来,双手来回前后使劲挠了挠头说:“老姐啊,知道你是属花喜鹊的,你应该在外面树上待着,你怎么老在我耳朵边上叽叽喳喳叫个没完呢!”袁明说着又想躺下去,被袁娟一把捞住。

  “就知道,你要来这一招。不灵了!快下床!”袁娟拉着弟弟的一只胳膊,迫使他的两条腿下了地。 “你就不知道跟哥哥学学,人家晨练回来,又在学习了。”袁娟说着走出了房间。

  袁明迷迷糊糊地听到,姐姐提起哥哥袁英就马上清醒了。袁明伸个懒腰,打了个哈气,揉了揉眼睛,看着背朝着他,坐在书桌前读书的袁英。

  他心想,旁人的“别人家的孩子”,最起码生活在别人的家里。而他的“别人家的孩子”却在自己房间里,还朝夕相处,同吃同住,这榜样的作用也太强大了!他无法接收这样的事实。他要千方百计地摆脱。他绝不按照“别人家的孩子”活法去活着,他要按照自己的方式去选择生活轨迹。

  袁明想着就立马行动。急忙穿好衣服,快速洗漱完毕,坐在方木餐桌前……。

  袁娟看全家人都到齐了。她笑莹莹地说:“我呢,明天要结婚了。我就要离开这个家了。”袁娟歪头瞅了瞅弟弟们,接着说:“过去,咱们家的早餐呢,妈妈负责熬稀饭弄小菜,我负责到食堂打馒头、油条、包子。明天以后呢,虽说,我婚后还在一个院住着,偶然打个早点是可以的。我可不敢保证天天如此了。所以,我希望你们之中有一可以继承咱们家的光荣传统,发扬光大下去。”

  袁明低着头,谁也不看。他闷头喝着稀饭,咬着半个馒头。袁英见袁明不吭气,自告奋勇地说:“我来吧!以后的早点、中餐的饭菜,都由我打回来好了!”袁英说完,加快了吃饭速度,他想和弟弟像过去一样一起走。

  袁娟听了,高兴地接过大弟弟的话:“那我就把这个伟大而艰巨的革命任务交給你了,你可不要辜负我的委托噢!”她再看看袁明,她察觉袁明今天特别沉默寡言,不同于往日言语激烈。

  袁明吃完最后一口饭,放下筷子准备要走。林婉贞啥话也没说,赶紧剥了个鸡蛋放在儿子碗里。

  “哎……哎!袁明,先别走,我有话说!”袁娟看出餐桌上的气氛不对,她打破沉闷说道。

  “袁明,下午放学就别贪玩了。回家帮姐把东西搬到新房,顺便把我那个房间腾出来,給你用!记住了啊!这可是給你的福利噢!”袁娟说着看了一眼袁英,她希望兄弟俩一起去上学。

  袁明“哦”了一声,算是答应了姐姐。他狼吞虎咽地吞下鸡蛋,感觉如鲠在喉,他急忙起身从暖瓶里倒了些水,吹了吹喝下去。他抬手在自己胸口猛拍了几下,深吸了一口气,把剩下的水喝完。

  他觉得呼吸顺畅了,才进房间拿起书包,头也不回地上学去了……。

  袁娟凭直觉,知道袁明身上一定发生什么事了。她不敢妄加猜测。她看了一眼身旁的母亲,妈妈也意味深长地望着她……。

  “袁英,你到学校,注意一下弟弟有没有什么事情。如果有啥事,回来说一声,别胡来啊!”

  袁娟冲着正要开门的袁英嚷了一句。“姐,你放心吧!”袁英答应了一声出门去了。

  “妈,是不是,有啥事啊?”袁娟看见母亲美丽的大眼睛里泪光盈盈,她心想一定发生事情了。

  “那小子,可能知道袁英的事了,昨天晚上逼问你妈来着。”袁养军一直在一旁察言观色,这时候,他该说话了。袁养军和林婉贞本来商量好了,过些日子,等袁英高考过后,准备告诉袁英,他自己的身世。让他们始料不及的是,袁明不知道从哪里听说,袁英不是他的亲哥哥。

  “我怕他知道袁英的事,会胡思乱想。”林婉贞擦了一下眼泪,抽泣地说道。袁娟这下明白了。

  “爸,妈,这个事就交给我了。我从小把他们带大,我最了解这两个弟弟了,我会跟他们解释清楚的。”袁娟信誓旦旦地保证,像当年爸妈把两个弟弟交给她看管一样。

  “好了,时间到了。收拾一下,上班了。今天还要忙活一整天呢!”袁娟抬起右手腕,看了一眼新蝴蝶表说道。袁养军和林婉贞起身进了他们的房间,换了军服。袁娟手脚麻利地收好碗筷,拿到厨房,洗干净摆放好。三个军人容光焕发地上班去了……。

  子弟学校之所以这么叫,就是说学院里教职员工的孩子都可以上的学校。它是十里八乡最好的学校了。环境优美,教师素质好,升学率高。只要愿意,十里八村的孩子也能上这个好学校。进入学院沿着最宽的梧桐大道一直向西走到头,就能看见到与马路同宽的铁栅栏门,那就是附属子校了。学校是由小学、初中部、高中部组成的。小学是南边地势比较低的,砖瓦平房围成“口”字型的操场。而北面地势稍高的四层教学楼就是初、高中部的所在地。

  袁明进了教学楼的门厅,三步并做两步跑跨上三楼,侧身闪进高二、二班教室的后门,飞快地坐到靠窗自己的座位上。他看见右前方的座位空着。 他心想,孟月还没来嘛?不对啊,书包在桌兜里呢!

  他想要问问正前方坐着的代云霞。他一抬头看见,孟月站在前两排座位收家庭作业。

  他拿出自己的作业本和书,翻了几页,找到作业的那一页,他愣住了。他想自己不会作该怎么办呢?他昨天老想着玩篮球了,根本没有好好听老师讲课。回家又太累了,躺床上就睡着了,没想起来写作业。

  他用胳膊肘搥了搥同桌秦越说:“呆子,把你作业看看,让我对对,看错了没!”秦越推了推眼镜,继续看着书,没有答他的话。

  袁明急了,边拍着秦越的胳膊边说:“书呆子,想造反啊!咱们还是不是哥们?”秦越侧过头看着袁明,手扶着他的宽边黑眶眼镜,慢悠悠地说:“哥们还是哥们,只是我的作业已经交了。没办法给你了!”

  袁明这下子真急了,手指点着秦越的头说:“哎!我说你噢,找媳妇不着急,交作业咋恁积极来!”

  “噢……!我知道了,说你呆吧你还真不呆,怪不得那么着急呢!你未来的媳妇在收作业呢!看我帮你把她“娶”回来!”袁明看见孟月拿着作业本回到座位上,他阴阳怪气地对秦越说道。

  “袁明,你的作业呢!什么时候交啊?”孟月侧拧着头,瞄了一眼袁明,面无表情地说道。

  “等一下下!您呢,先把我同桌,你秦越哥哥的作业本,还回来给我。让我对对题,省得将来作业发下来,满本子尽是叉叉。”袁明说着,举起双手在胸前交叉笔画了个大大的叉型。

  “你想的美呢!。你写了就拿出了,你没写别想找借口,还美其名曰的说对题!想窃取别人的劳动成果吧。丢人啊!都丢你姥姥家去了!”孟月头也不回,步步紧逼地说道。

  袁明见孟月寸步不让的样子,没有给他本子的意思。他眼盯着天花板,撇着嘴说道:“切!我还以为女游击队长来了,来的却是个女小组长。厉害啊!”他忽然想起昨天的篮球事件,接茬说道:

  “同样为了革命的伟大事业,抛头颅,撒热血。膝盖都磨得开了花!”袁明说着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惹得周围的同学都宁过脸来看着他。

  他借机抬起右胳膊扒住同桌秦越的肩膀说道:“再厉害也没用!昨儿个,某人还欠了一首歌没唱。今儿个,冲着我们秦越唱《妹妹找哥泪花流》吧!他可是哥哥的最佳人选呐!你说是不是?”袁明的右眼朝着秦越眨了眨。秦越的脸猛得一下红到脖子根,他连忙用书挡住自己的头……。

  这时,上课的铃声响了,“嘀铃铃……。”一个扎着马尾辫的低胖女生,走上前面的讲台,开始领读英语。

  袁明急了,用右手笔画成“枪”的样子,抵住孟月的后背:“缴枪不杀!快把武器交出来!”

  孟月不想看着袁明这么胡闹下去,把作业本从腋下塞到袁明的课桌上。旁边的代云霞看见了,很奇怪地问她:“谁唱歌啊?什么哥哥呀?怎么回事儿?”孟月赶紧解释道:“没什么,还不是想抄作业,使的阴招呗!咱们甭理他!”孟月的心情坏到了极点。上了一天的课都没理袁明。

  下午放学的时候,袁明动作缓慢地把书本和文具盒揣进书包。他想看看孟月的伤势怎样了?好点没?但是,他心里明白,早上为了作业本的事得罪了孟月,跟她搭上话不太那么容易了。

  于是,他和秦越一起站起来,手搭着秦越的肩膀说:“哎,我呢,知道你对孟月的心思。这会儿,有个和她有关的美差交给你,你干不干?”

  秦越眼睛瞄着前面走着的孟月,手扶了一下眼镜,慢条斯理地说:“什么事?我还要回家写作业!”

  “这下又要说你书呆子了吧。给你一个和孟月单独相处的机会,你不要啊!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袁明说着,侧脸朝秦越瞅了一下,正好秦越也在回望他。袁明透过厚厚的镜片看出秦越眼中的惊喜。“那,你不行呢,我就去了噢!”袁明为了让秦越尽快答应,用了激将法。

  “那好吧!”秦越像受到惊吓似的,连忙答应下来。袁明用搭肩膀的手拍了拍他:“哎……。师兄,这就对了!我去叫她!”

  袁明追上已经出了校门,走在梧桐大道上的孟月。他轻轻拍了一下孟月的后背,站在那儿等秦越赶上来……。

  孟月一宁头,看见了袁明,眼睛瞪圆了,愤怒地说:“咋的?又是你,阴魂不散啊!这会儿,没作业要收!”袁明眼睛望着走过来的秦越说:“我说,女游击队长,你的腿咋样了?需要换药不?我給你找了个秦哥哥,陪你去呗!”孟月一听,那个气呀,更不打一处来。“什么情哥哥,情哥哥的,我不需要谁来献殷勤!我……!”孟月刚要发火。秦越有点不好意思地站到跟前,笑眯眯地望着她。

  她心里一下子明白了,此“秦哥哥”而非彼“情哥哥”。她脸上挤出笑模样,冲着秦越干干地咳了两声:“呵,呵,不用换药了。我的腿已经好了。我今天穿的长裤,你们看不见。”

  “好啊!我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不换药可以啊!那就让我们的二师兄送你回家如何?”袁明不等孟月回答,盯住秦越说:“师兄,这任务就交给你了。你要不辱使命啊!我今天还有事,那就先告辞了。”袁明说着向前走了两步,他把书包向背后一抡,撇下他们俩,挥挥手说:“拜!拜!”……。

继续阅读:第五章 初识真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