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次交锋
蓝灵溪月2018-04-20 09:444,356

  人总是在接近幸福时倍感幸福, 在幸福进行时却患得患失——张爱玲

  1988年 北方的夏

  小满节气刚过,太阳似火球挂在瓦蓝瓦蓝的天空中轰轰烈烈地烧着。似乎要把刚披上绿装的白鹿原,置于烈焰当中,烤得外焦里嫩,还原回该有的黄色才算善罢甘休。

  在这炽烈烧烤之下,最不在意的是把白鹿原从中间劈成南北两半,奔流不息的霸河了。 在依着白鹿原南坡傍着灞河河岸的空军高等学府子弟学校的高中部教室里。

  袁明望着窗外热气蒸腾的操场上,升起一层薄薄的水雾,缓缓向上运行着……。他眯缝着一双大眼睛,浓密的眉毛纠在了一起。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像被蒸透了一样,嗓子眼儿里干得直冒烟。“咕咚咕咚……”,他拿起课桌上印有雷峰头像的茶缸猛灌了一些凉开水,一股清凉在身体里由上而下蔓延开来,眉头也跟着慢慢舒展了。他心里盼望着,太阳快点下山。

  忙碌了整整一天的太阳,将地面的水气已经吸得差不多了,才依依不舍地向西撤去。好像还是不甘心就这样潇潇洒洒地走,用长长的、炙热的尾焰编制成一匹金色纱幔披在青山绿水之间……。

  “嘀铃铃……”声打破了校园一天最后的平静。同学们背起书包三三两两地向外走。袁明也急忙收拾好书包,拿起篮球迫不及待地跑出了教室。他要占领有利场地,用新篮球一试身手。

  夕阳掩映下,砖瓦结构的四层教学楼大门厅奔出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少年,上身短袖海魂衫下穿蓝军裤,脚蹬解放鞋,斜肩挎着印有红色“为人民服务”字样的绿色书包,他手里抱着崭新的篮球特别引人注目。

  “袁明,等我们一下……!”听见同学在叫他,“快点……!”他头也不回地喊答道。话音未落,他已经到了教学楼后的操场。热气还未消散,操场上没有几个同学,两个篮球场和两个排球场,几乎都空着,无人占领。

  篮球架下,他摘下书包扔在水泥地上,双手交替拍运着球,跑进了有点树阴的那个篮球场。

  紧跟在他身后的同学们,也急忙撇下书包,停在球场的白色界线外,五个人一字型排开,叉着清一色大裆蓝军裤的腿,望着球场里如斑马一样欢蹦乱跳的袁明。其中个子最大的同学迫不及待地嚷嚷着:“袁明,我们一起玩呗!”

  “让我考虑考虑嗷!”袁明慢条斯理地答道。脸上露出了他特有的笑容,左唇角略微翘起来,自鸣得意的样子。

  他随即一个转身向前跨了三大步到了篮板下,腾空跃起投篮。球脱离了袁明的手,撞击了一下篮板,在篮框上缘转了半圈掉进了筐中。

  “哦噢,好……”同伴们的叫好声让大个子有些着急了,喊道:“好吧,你有个好姐夫,我们服了,还不行吗?”袁明得意洋洋地看了看那帮跃跃欲试的同学们。

  “不服行吗?我姐夫多厉害呀!飞行员!我要啥就给我买啥,我要篮球就给我买了,你有吗你?”一边说着一边手里运着球,看都不看一眼他们。

  “没有,没有!”大个子同学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袁明转身站定说道:“好吧,瞅瞅你们可怜兮兮的样。上了吧,咱们仨对仨嗷。不许犯规,不行耍赖啊!”说着,球已经传到了大个子同学的手里……。

  袁明从小到大没有太多的烦心事,他的吃喝穿戴从来就不缺。学习成绩中等不上不下的,他认为刚刚好。至于这个篮球,在同学那儿,他嘴上说的轻松,其实为了得到它,可动了袁明的不少心思。

  在小学不大起眼的他,上了初中后,就像春雨浇过的小麦苗,蹭蹭地往上窜个子,一下子成了男生之中最显眼的那个。在班委的鼓动下,他进了年级的篮球队,开起了,他从来都没想过的篮球生涯。

  他着了魔一样练球技,吃饭、睡觉、上课满脑子都是篮球。让他最不开心的,是团队训练的时候,才能摸着篮球,平日里根本见都见不到。

  他琢磨着自己得买个篮球,随时随地都能玩,想怎么练投射技术都行,不受任何限制。那该多好啊!

  “爸,我想要个篮球。”他先向家中当权的掌控者父亲袁养军提出了,在他自己看来并非无理的要求,来解决囊中羞涩的问题。

  袁养军有点吃惊地看了看小儿子,不置可否:“你去问问你妈妈,看她怎么说?”政委袁养军,管理着学院一个系中几个大队的干部、学员思想政治工作。他认为儿子的小爱好,不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

  袁明信心百倍地对卫生院护士长的母亲林婉贞说了心愿,却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不行,马上考高中了,耽误学业怎么办?”态度如此坚决,让袁明拿妈妈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只有另想办法了。

  袁明跑去找在院招待所客房部工作的姐姐袁娟,“等你考上高中!”袁娟不容弟弟辩驳,十分强硬地说。袁明这下没招了,他只好静下心来学习、复习,迎接中考……。

  袁明进入高中一个学期了,袁娟以各种各样的借口搪塞着弟弟,让他的愿望始终无法实现。袁明急得抓耳挠腮的。

  他见到向姐姐求婚成功的代云辉说:“姐夫,你想顺顺溜溜地娶到我姐呢…。你就要讨好讨好我,这个小舅子吧!”袁明故意压低说话声音:“别怪我,到时候,在我姐面前说你的不是哦!”

  代云辉心跟明镜似的。要娶媳妇怎么能不把小舅子们安抚好呢!他是看着这俩小舅子长大的,对他们了如指掌。老大袁英,他心中有数,一般不会有什么弯弯道道的。

  老二袁明就不好说了,从小聪明伶俐,不按常理办事,时不时整点儿妖蛾子出来,到时候真不好收场。

  “你说吧!怎么个讨好法?”代云辉把头偏向袁明,侧耳倾听,做好了迎接最艰巨挑战的准备。

  袁明故作神秘地耳语了一句:“給我买个篮球吧!那我就会放你一马的。”代云辉心中暗自窃喜。

  “哦……,我以为是什么呢?没问题,我这就给你买。”代云辉如释重负地答应了。袁明得到了篮球,同时也意想不到地拥有了在篮球场上的掌控权和话语权,他认为要篮球是十分正确的决策。

  太阳好像已经支撑不住疲惫的身躯,无可奈何地摔到西边地平线以下去了。只留下淡淡的金色余辉撒在云朵与树梢之间……。

  突然——

  “啊哟……!”女生发出的惊叫声响在操场上空。球场上拼抢的同学,听到声音都愣了一下,停下了动作,一起向声音发出的方向望过去。

  应声倒下的女生,双膝跪地两手趴在水泥地上。白底小粉花连衣裙像撑开的伞落在地面上,齐耳短发遮住了她的脸。

  “你们干嘛吗?不好好往篮筐里投,砸我的腿干什么?”听到这带有哭腔的喊叫声,同学们都懵住了。

  袁明用海魂衫的短衣袖擦了擦头上的汗。他心想:坏了,怎么就碰倒人家女孩了呢?我先把人扶起来,再道个歉。

  袁明急忙跑过去,边说:“对不起”边伸出右手准备拉那女孩儿起来。

  女孩儿仰起头怒目圆睁地盯着他,短发向后一落,露出整个因气愤五官有点错位的脸。

  “你……,我以为是谁呢?孟月啊!”四目相对,两条视线交织在一起,一个充满怒火,一个深感意外,不约而同地都愣在那儿了。

  “孟月,啥时间剪的头发呀?我没认出来你。”袁明先打破了僵局。他认出是同班同学,心里悬着的石头也就落了地。

  孟月没好气地说:“你还好意思说,我到这儿来站一下,就遭此劫难,都是你们干的好事!还不赶快扶本姑娘起来啊!”

  袁明一脸无辜“凭什么说是我呢?那么多人都在呢!”

  他用双手撑住孟月的右手臂,孟月一使劲站直了双腿,连忙放下右臂,像是要撇清什么似的,用手背掸了掸裙摆上的浮土。

  “你,就是你,那篮球是你的吧!你就要负全责,知道吗?”孟月怒气未消,打算找袁明算账。

  “还同学呢?我在你前面坐,头发剪了几天了,天天在你面前晃悠,你就愣没认出来我,这同学算是白当了啊!”孟月越气愤越埋怨。说得袁明不好意思起来,顺手把旁边的篮球捡起来。

  这时,那大个子同学不识趣地跑过来问道:“袁明,还玩不?”“玩什么玩,要出人命了,知道不?”袁明气急败坏地喝道。同学们都灰溜溜地拾起书包回家去了。

  “你……你凶什么凶?”孟月有点不服气。“袁明,你卑鄙!你无耻!你用这种卑劣手段,让本姑娘给你下跪!”孟月越说越激动,她想把愤懑、怨恨、不满全都发泄到袁明身上。

  袁明本不想承认的,被孟月这么一统闹腾,他也恼羞成怒了,瞪大眼睛,连讽刺带挖苦地说:“凭什么说是我砸的。你有证据吗?再说了,这不年不节的,你这跪……我可受不起。我也没带红包啊!”

  “袁明,你—我……”孟月被袁明的话刺得张口结舌的,急得满脸通红,眼泪在眼眶打转。

  袁明看孟月快要哭了,有点过意不去,连忙说道:“你放学不回家,到这儿干嘛来了?”

  “我是来看……”孟月抬起头看到袁明的身后,盛开的粉红色合欢花,在夕阳金色余辉的映衬下,烁烁放光,像是给袁明的头顶带上了金粉色的光环。

  袁明的脸看起来更加立体,明眸皓齿,英气稚嫩。孟月心底暗暗慨叹:好阳光好帅气的脸,以前怎么没发现呐!

  孟月迟疑了片刻,连忙用手指向袁明后面的合欢树。“——来看它的。”

  袁明转身顺着孟月手指的方向望去。“树?树有什么好看的?”袁明感到莫名其妙。女孩的心思真是难以琢磨。

  “你看上面,金色的合欢花,我喜欢……”孟月的眼睛接住了,袁明投来的疑问目光。黝黑的瞳仁里似乎有星光在闪烁,深邃而迷人。

  “你闻,空气有淡淡的花香,甜甜的。”孟月微微闭上双眼,鼻孔向上吸了吸,仿佛沉醉在花海当中。脸庞泛起了羞涩的红纭。她想将这目光保存在自己的眼睛里,永远呵护着……。

  “傻丫头,就为这些,可把自己伤得不轻啊!让我看看你的腿,还有手”袁明没有和孟月一起陶醉,他觉得孟月很好笑,居然会在闷热干燥的夏日黄昏,来欣赏平常不能再平常的树和花。

  孟月这时才感觉到伤口隐隐作痛。“咝咝……啊!疼!”随着她说话,脸都揪在了一起。“都怪你,我都快血染操场了!”孟月打算就这样和袁明纠缠下去……。

  “你看,我的膝盖都刮出血花了,手上尽是跐的血丝。你说怎么办吧?你赔!你赔!”孟月摊开双手让袁明看个仔细。随着话音,满脸涨得通红,心也嘭嘭地加速跳起来。

  “血和肉,我可赔不起,你要想呢,就咬我两口,就当报仇雪恨了。”说着,袁明把自己的手臂举到孟月眼前,让她随意处置的样子。

  孟月看着他那张帅气而又无辜的脸,忍不住一下子噗嗤笑出了声儿,脸像绽放的桃花粉嫩娇艳。

  袁明看见孟月笑了,知道她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也随着她笑了,露出了整齐而洁白的牙齿。心想,这个姑娘还挺好哄的,笑起来咋那么好看呢!

  “你不咬,那就不要怪我咯!要不,带你去卫生院,让我妈给你消消毒,上上药什么的,也算我赔你了。”袁明征求意见似的望着孟月。他希望孟月马上同意,想了结今天这不愉快的事情,他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嗯,好吧!咱们从后门走,那近一些。”孟月怯生生地点点头同意了,她看出袁明眼中的焦灼,汗水再次打湿了,他的额头发梢。她有点不忍心了。

  孟月自顾自的向前走去,“哎呀!”腿疼又使她放慢脚步。

  “等一下,我扶你!”袁明连忙背上书包。一手扶着孟月一手夹着篮球,走向操场后面小铁栅栏门……。

继续阅读:第二章 医院疗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