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医院疗伤
蓝灵溪月2018-04-20 16:203,468

  出了小铁门,是一条笔直的水泥马路,两旁高大的梧桐树郁郁葱葱。向前走十几米,有一座三层小楼被斑驳的树叶遮挡着,静静地伫立在路的尽头。<p>  袁明的手托着孟月的一支胳膊,慢慢向前挪动步子,他斜睨了孟月一眼。心想:这丫头是怎么了?像霜打的茄子似的。刚才的张狂劲到哪儿去了?话不说,头也不抬,没法看清她的脸。不知道,她想什么呢?<p>  孟月故意躲避着袁明的视线,她脸上的红纭还没有退去,心还在加速跳动着。从始至终都没敢抬头看他一眼。发梢挡着她的脸,也遮住了她害羞的面庞。袁明掌心的热度从她的臂膀传到身体里,烧得她不由自主地面红心跳。<p>  “咱们到了,进去吧!”袁明先将孟月搀上台阶,他们走进了镶有“卫生院”三个白色大字门头的双开棕红色木框玻璃门里。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呛得他们鼻子发酸,眼泪差点下来。袁明知道这是消毒水味,是医院特有的。孟月急忙用手挡住鼻子,才稍稍缓过气来。<p>  门厅里光线暗淡,他们在进门的地方站了一会。才看清楚——门厅不大。左边有一张棕色长条靠背木椅,右边是离地面一米五左右高的白色木台子上有两个小窗口,一个是关着的,另一个发出幽幽的黄光。正对面不远的地方,是通往二层的楼梯。<p>  “你坐好,我去找我妈。” 袁明让孟月先坐在长条椅上,自己转身拐进楼梯旁边的过道里……。<p>  袁明找见“治疗室”的门牌就停了下来。门是虚掩着的,有布帘挡着,看不见里面有没有人。袁明伸手敲了两下门,“咚、咚”……。<p>  “谁呀?进来!”随着声音,布帘被掀开,一个大盖有二十七八岁样子的女护士站在袁明面前。她中等个头,穿着白大褂,短发齐过耳根,没戴帽子,不大的眼睛盯着袁明。<p>  “你是谁呀?你找谁?”她连续的问话让袁明不知道该任何回答。袁明向帘子里张望了一下,好像里面再没有人了。<p>  “林护士长,她在吗?”袁明答非所问地说,瞧了一眼女护士。<p>  “她没在,她下班了,有事吗?”女护士说着话,她的眼睛迅速地由上到下打量着袁明。<p>  “哦……,我是她……儿子。我……有个同学摔伤了,想……治疗一下伤口。”袁明被她瞅得有点发慌,他想表达自己的意思,又觉得找不到准确的词语。<p>  “在哪呢?叫过来吧!我来处理一下好了!”女护士这么快就答应下来。袁明喜出望外,他迅速转身去大厅接来孟月。<p>  袁明引着孟月进了治疗室坐下。那护士已经拿出来了治疗液和消毒药水放在桌子上。她看了看孟月的伤口,没有马上用药。而是对旁边的袁明说:“去,挂个号,拿过来。”<p>  “嗯!”袁明答应了一声,他向孟月用手示意一下——别动,拧身去了大厅。<p>  大厅里光线依然昏暗,只是在大门口的一边,两个穿白大褂的妇女,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那儿。<p>  袁明没有在意她们的存在,直奔那个发着黄光的小窗口。他把脸凑,近往里面看了一下说道:“给我挂个号!”<p>  “叫啥?是军人?还是家属?”带点沙哑的女人嗓音从里面传出了。<p>  “是家属!”袁明很少到卫生院来,一般有个病什么的,都是妈妈取了药拿回家。<p>  “谁家的家属?说出军人的姓名?”那声音继续问着。<p>  袁明靠近窗口向里面望了望,一位穿着白大褂短卷发的中年妇女,在窗下桌子前正襟危坐,拿着一只圆珠笔准备在大本子记录着什么……。<p>  “我爸袁养军。我妈林婉贞,就是这儿的林护士长。”袁明看见,那只圆珠笔并没有写字的意思,而是被撇在大本子上。紧接着,带有雀斑的胖脸凑近了窗口,贴近了他。<p>  “你是林婉贞的儿子,是老大还是老二呀?”她说话的声音放缓和了,细声细气地问道。她的眉毛向下弯,嘴角向上翘,眼睛笑成了一条缝。<p>  “是老二,袁明。”袁明的心激灵了一下答道。他没想到,那女人会有这么大的反应。<p>  “哦……。”她的嘴型变成了圆的。坐回到椅子上,开始了记录……。<p>  “好像不是这个,是那个老大。”<p>  “嗯嗯,那个是单眼皮,皮肤能黑些。”<p>  “那个不是她亲生的?”<p>  “嗯,不是她亲生的!”……<p>  袁明隐隐约约听到大门边上的那两个妇女在议论。他仿佛感觉到背后有一种灼烧感。他想知道那些话是否跟自己有关。他迅速转过头去。却看见那两女人,若无其事地脸朝向门外,隔着玻璃看风景……。<p>  “给你,号票!”中年妇女递出一张号码小票,落在了窗口里面的台子上,她同时也意味深长地望着袁明,好像有话要对他说,张开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p>  袁明站在小窗口前,望着那张小纸片。从里面射出淡黄色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和身上,很柔和、很温暖。<p>  恍惚间……<p>  他感觉快要被温柔的光融化了,脸、身体以至于心都有一种无以言表的燥热。他本能地举起一只手去遮住那灯光,才发现根本无法抵挡。——不,我要离开这儿,不能坐以待毙……。<p>  袁明想要逃离,这让他倍感无形压力的地方。他迅速抓起小票,闪身奔进了治疗室。<p>  袁明将小票扔在了治疗桌上。看到孟月的两个膝盖都涂上了药水,贴上了俩朵小红花似的。“好了吗?”他关切地看了看孟月问道。孟月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膝盖,没有答话。<p>  “好了,可以回去了。就是这两天,伤口不要沾水!”那护士接过袁明的话,“天热,伤口不能捂着,我给她涂的红药水,如果不结痂呢,就来换换药。”她转身看到了桌上的号票。再次把目光聚焦在袁明身上,似乎要从他那里发现什么似的。<p>  “谢谢大夫,谢谢您,再见!”袁明感觉浑身不自在,连忙道别。他一把拽起孟月快步走出了治疗室。孟月被袁明连拉带托地走得跌跌撞撞的……。<p>  他们来到门厅,那里聚集了五六个穿白大褂的男男女女,其中就有刚才挂号的中年妇女。人人像是正在谈重要事情,但是视线都不约而同地跟随着他们的走动而移动着……。<p>  袁明强行驾着孟月穿过了看不见的封锁线。出了大厅的门,下了台阶,来到了马路上。他长长地输了一口气。<p>  他想着,那些人都是冲着他来的?为什么呢?是妈妈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还是有秘密……?他决定回家,无论如何也要个问清楚才行。不然,他每次来卫生院都是这种待遇,他可受了不了。<p>  “喂,喂!袁明,我腿疼,走不快!你是怎么了?把我像托东西似的托出来?”孟月吃惊袁明的粗暴行为,她又恢复了她的本来面目,气急败坏地喊道。<p>  袁明一脸严肃地看了看孟月,他什么也没说,转身向家的方向走去。<p>  “哎,哎……!袁明,你别想走啊!你今儿不把我送回家,咱们没完!看我不找到你家去!赔我的一切损失!”孟月一把拽住袁明的衣襟,不肯撒手。<p>  袁明觉得走不是,不走也不是,他的脸一下拉了下来,像是要掉在地上。他手叉着腰,无可奈何地瞪着孟月。孟月被袁明的表情惊呆了。袁明这是怎么了?跟愤怒的斑马似的。<p>  “不会吧!袁明,让你去挂个号,又没叫你去取药。你是不是自己偷偷取了药,吃了呀?怎么一下子变成这个样子了,像是吃错了药一样。”孟月尴尬地不知说什么好了。<p>  “你说吧,想怎么招吧!”袁明眼睛瞪得大大的盯住孟月,咬牙切齿地说。<p>  “我不想咋招啊!你呢,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把我送回家,你就算完成任务了!”孟月说着话,望着旁边的树梢,躲闪着袁明的眼睛。她怕自己再一次被迷惑了。<p>  “好吧!不过我先申明,只到你家门口,我可不进去哦!”袁明答应了,他不想再浪费时间,他想尽快回家。<p>  “ 好啊,可以啊!那……你看天都快黑了。我走路太慢,为了你能早点回家呢,你可不可以背我啊?”孟月鼓起自己最后一点勇气说。她捂了一下嘴,窃窃地看着袁明。她心想袁明该不会答应吧?<p>  “哎,哎,哎!丫头,你是谁呀?得寸进尺了吧!凭什么?欺人太甚啊!”袁明真的被激怒了,他扯了扯衣襟,想摆脱孟月,又怕用力过猛再伤到她。<p>  “就凭你欺负我了!就凭你的篮球砸伤了我的腿,走不了路了!”孟月据理力争地喊道。她盯着袁明,她的脸不知不觉地发烫了起来,呼吸也不顺畅了。<p>  袁明看着被孟月拉扯变形的衣襟。他不想再与孟月为这种小事纠缠下去,他想回家,解决他认为天大的事情。他只好妥协了。<p>  “那好吧!看在你伤腿的份儿上,就这一次哦!甭想再坑我!”袁明伸手拉回衣襟,转身下蹲,做好了准备动作。<p>  “那个,篮球,我帮你拿着。”孟月接过篮球,把书包向一边歪了歪,跨上袁明的脊背。<p>  袁明背上孟月,两手护着孟月的腿。他的两腿还没有站直,向前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迅速跨出了一大步,才站稳了。“丫头,你可不轻啊!”<p>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比我重的有的是,只是你没砸着吧了。”孟月嘴上不饶人,心里却乐开了花。她手指向前方:“为了世界和平,前进!”<p>  袁明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才踏准节奏,迈开步伐,向孟月家的方向走去……。

继续阅读:第三章 盛情邀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