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梦醒时分
蓝灵溪月2018-04-28 13:513,589

  云水苍茫的天穹,倾泻下硕大的雨滴,砸向山峦起伏的大地。布衣褴褛的少年郎,身背书篓,步履蹒跚,跌跌滑滑地攀爬在陡峭山崖……。<p>  他抹掉脸上的泥水,看清前方的不远处,巅峰之上,有一颗在暴风骤雨中剧烈摇摆的小树。他奋力向前,手抓草根,脚踏石窝,……三米、二米、一米。他伸出手去抓那颗小树……。<p>  “呲啦…………啪”<p>  袁明看见那树就在眼前,他伸出了手,全力以赴想握住……雨水打湿了他的眼睛,他的视线模糊,朦朦胧胧……。<p>  他失手了,身子向后一倾,滑落下去……,风从耳边掠过……,心在向下坠……身体落了下去……。<p>  他听见了衣服被挂烂的声音……他听见了,他被重重地摔在地上的声音。他想爬起来,全身瘫软,疼痛难忍,行动困难……。<p>  他大汗淋漓,痛楚地睁开双眼,一缕阳光射在他的额角……。<p>  袁明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他忽然想起了,这是过去姐姐的房间。现在是他的了。<p>  袁明身心疲惫。梦里无休无止地攀爬,他使尽浑身力气,山顶总是那么可望不可即!他太累了!<p>  他侧过身,头压在臂弯里,想再美美地睡上一觉。他却看见妈妈靠着书桌,无声无息地望着他。<p>  “老妈,今天是星期天。好不容易“起床号”歇菜了。你就别搅和了,行不行!让我多睡一会哦!”袁明翻个身,脸朝向另一边,用毛巾被蒙住了头。<p>  他心里明白了,刚才那些声音是母亲拉窗帘发出的。弄湿他眼睛的不是雨水,而是母亲的泪水。<p>  “老妈,老妈叫我,我有那么老吗?今天,你姐姐结婚!都这时候了,你可不要掉链子啊!”林婉贞嘟囔着走出房间。昨晚,她和女儿聊到半夜,得知袁明已答应,暂不问袁英的事,才安心了。<p>  “那小子,咋还不起来!一会儿客人们都来了!成何体统?我去把他整起来!”袁养军看见妻子一个人出来,知道小儿子又想睡懒觉了。看来不教训一下这小子怕是不行了!他起身行动了。<p>  袁娟刚巧从里间屋出来,她撑开双臂拦在父亲面前,給母亲使了个眼色说:“爸,爸,对付毛头小子,就不劳您大架了。小女子愿请令前往!大喜的日子,稍安勿躁!稍安勿躁!”<p>  袁娟扶着父亲坐到沙发上,这才向母亲说道:“妈,你去弄早点,一会儿,袁英接来齐爷爷,咱们就开饭!”<p>  袁娟轻手轻脚地走进袁明的房间,轻轻敲了一下他的脊背……。<p>  “小妈,你咋又来了,烦不烦呐!”袁明想:母亲又回来了,睡眠的损失是补不回来了!<p>  “明儿,你还不起床!小妈,我可要揍你了!”袁娟用手捏着鼻子,学着母亲的口吻说道。<p>  袁明一听话音不对,翻了个身。他睡眼朦胧地看见,袁娟穿着艳红色短袖金丝绒旗袍站在床前。<p>  他猛地睁开眼睛,又被袁娟衣襟上的绣金凤凰闪得睁不开了……!他用手捂住双眼,好像失明了。<p>  “哎呀!这是谁啊?靓瞎了我的双眼。老姐啊!不要搞得太美了!让我有点羡慕嫉妒恨新郎了!”<p>  袁娟手背挡着嘴,咯咯地笑着:“你也不要太夸张啊!不就是一件旗袍吗!看,好看吧!程姨特意给我做的。很合适吧!适合我吧!”<p>  袁娟说着,在原地转了个圈。一手叉腰,另一只手做兰花指样向前伸,指着袁明说道:“你!不可怠慢!快快给我起床来!有惊喜候着你呢!”<p>  袁明猛然坐起,右手举到头,在同侧发迹处四指并拢,行个礼说:“是,得令!”袁娟将一身套短袖正装放下,走出门去……。<p>  这时,袁英搀着一位身穿土布立领对襟长衫的庄稼汉,走进了大门。袁养军立即起身迎接,两人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默默无言地看着对方。千言万语竟在不言中。<p>  “坐,坐,快坐啊!老袁,你也让齐叔坐下说话啊!”林婉贞端着碗筷走进客厅,招呼着客人。<p>  “叔,你还好吧!家里边一切都好?”袁养军把齐叔让到沙发上,看着老人的眼睛关切地问道。<p>  “好,好!啥都好着咧!”齐叔操着一口地地道道的秦腔回应着,黝黑的脸堂泛起一么红晕,粗糙的大手再次攥住袁养军的手……。嘴半张着,唇颤颤巍巍地欲言又止……。他低下头,像个知道犯错,羞愧难当的孩子……。袁养军看着面容苍老,头发花白的齐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p>  “老袁,快招呼齐叔吃饭呐!不是,今天还要办喜事的吗!”林婉贞摆好餐桌上的饭菜,催促地说道。袁养军一下回过神来,他一手扶齐叔,一手抻掌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与他同时坐上椅子。<p>  “哎,姐,爸不是说,他自己是孤儿吗?从哪儿弄了个老头,土得掉渣!还给我们当爷爷!”袁明洗漱完毕,转到厨房帮姐姐端馒头包子,不经意间说了这么一句。<p>  “快别瞎说!爸听见又该不高兴了。齐爷爷可是爸的救命恩人!你刚才的话啊,噍吧噍吧,咽到肚里,最好消化掉!”袁娟听见弟弟说这话,竖着食指比划在唇前,警告式地说道。<p>  袁明想着把话咽下去是啥滋味。他顺手拿起一个包子,张开嘴大大铆劲地咬了一口,夸张起伏地咀嚼几下,伸直脖子吞咽下去。剩下的包子放进盘里,跟着姐姐的身后进了客厅……。<p>  那盘包子被袁明毕恭毕敬端上了餐桌。大家眼睛齐刷刷都盯着,那个被咬了多半的包子……。<p>  “咱们家,长辈没有动筷子之前,晚背是不能先吃的,这是规矩,懂吗?”袁养军咬着后槽牙,目光冷冷盯着餐桌狠狠地说。一场疾风暴雨就要来临,餐桌上温馨祥和的气氛将一去不复返。<p>  这时,林婉贞轻轻用脚碰了一下丈夫的鞋子,微笑着望着他的眼睛,慢慢摇了摇自己的头,和风细雨地说:“大伙儿,都就餐吧!今天是个好日子,一会儿还要办喜事!”她轻描淡写地化解了……。<p>  女人是水做的吗?每次父亲这块钢遇见母亲这汪水,融合其中,化得无影无踪了!可真是应了,“一物降一物”,父亲的硬汉骨风,在母亲的温柔水乡,被吹得烟消云散了……。袁明想着吃完饭……。<p>  袁娟拿着条蓝白相间色的领带,跟着袁明进了房门。她准备给袁明系上……。<p>  “姐,我不扎这个!又不是我结婚!脖子勒得慌!不好受!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啊!我看更像惊吓,好不好!”袁明一点没看上这洋玩意,他觉得跟扎红领巾效果差不多。<p>  袁娟不甘心,她硬生生往袁明的脖子上套,劝说着:“不勒,不勒。你姐夫和袁英都系了一条。你也得有一条啊!<p>  袁明抓住领带仔细看了一下,耸了耸肩膀:“这颜色也太……那个什么了吧!有别的色儿没?”<p>  “这个颜色怎么了?你姐夫今天是主角,我給他戴条大红的。袁英是条黄色的。蓝的就给你!这个色儿很配你!戴今天一天,配合一下么!”袁娟说着嘟起嘴,把领带套到袁明的白衬衣领上。<p>  “你啊!生在福中不知福,有人管你吃,管你喝的。你还有意见!像爸一样,孤儿一个,没人管没人问,你就好过了!”袁娟一手使劲将领带结向上推,另一手拼命往下拉,咬牙切齿地说。<p>  袁明被勒得差点没了气,他抓住姐姐的双手:“啊!姐,姐,你温柔点!女人不是都要柔顺的吗?姐夫是咋看上你这女汉子的?他喜欢受虐是吗?我可不愿意啊!我受不了!”<p>  袁娟扒开袁明的手,拽着他只耳朵说:“我出嫁了。你在家要老实点,别惹爸妈生气,听见没!”<p>  “我哪里不听话了!他们要找事,我也没办法!我就不能按自己的想法活着!我很难受啊!”<p>  袁明拉了一下领带节,抻直脖子长输了一口气。袁娟又点着他的鼻头说:“孝顺!才有好日子过!”<p>  “知道了,我的好姐姐!新郎马上就要到了!你是不是该去化化妆?你想横眉冷对千夫指吗?”<p>  袁明一提醒,倒是说中了袁娟的要害,她吐吐舌头,扮个鬼脸急忙走出了房门……。<p>  “噼呖啪啦……噼呖啪啦……”<p>  鞭炮齐鸣,人声鼎沸,由远及近,以新郎代云辉为首的一干人马,已经杀到了楼门口……。<p>  “嘭,嘭,嘭”三下敲门声过后。门外嘈杂声稍稍安静下来。里面的人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大门。<p>  “娘子!娘子!相公来接你了啊!”门外随着一声带有京腔的叫喊,哄笑一片。门里人面面相觑。<p>  “天王盖地虎”袁明不知道怎么的想起这句暗语,他用手拘成喇叭型,扯着嗓子冲着门外喊道。<p>  袁养军一下子坐不住了。这是“威虎山”啊!外边可不是“杨子荣”。他腾地站起来,想制止儿子。<p>  林婉贞一把将他拉住,示意他坐下,看看儿子要唱的是哪一出戏!<p>  代云辉站在门外,捂住门把手,不知道该不该回答?急得一脑门子汗,脸涨得通红,手足无措……。<p>  他身后挤出个人来,将他拨拢到一边。他弟弟代云鹏来解围了:“宝塔镇河妖”。<p>  让袁明没想到,竟然有人替姐夫答暗号。他想看看到底是谁在回应。他拉开木门。只见个头不高,长相与姐夫有几分相像,穿白色体恤的大男孩,站在铁栅栏门前,冲他挤眉弄眼。<p>  “此山是我开,此门是我关,要想进此门,留下买路财!”袁明毫不相让,步步紧逼地接着喊道。<p>  代云鹏抓过来兄长,勾着手向他示意红包拿来。代云辉连忙手插进西装裤兜,掏出红纸折成的小信封,递给了弟弟。代云鹏没有马上传出去,而是在手上拍了拍,眨巴眨巴眼睛:“我给你留下!”<p>  “你来我不拒!”袁明说着伸手通过铁栅栏,一把抢过红包。随即打开了防盗门。众人一拥而入……。

继续阅读:第八章 姐姐出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