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影带风波
蓝灵溪月2018-04-26 21:463,467

  夕阳收起最后一缕光束。将硕大的天空舞台交给了星星和月亮来唱主角。它们不畏惧流云的遮挡,轮番上演着精彩的剧目。它们竭尽全力诠释自己的角色,让每一次演出都没有遗憾。

  “袁明,你知道吗?我是喜欢白天的太阳呢?还是夜晚的星星和月亮?”袁娟带着弟弟再次来到新房。她刚进门向弟弟提了这个问题。

  袁明放下东西,抬手挠了挠头说:“老姐,我还真不好说。太阳更像你的性格!你喜欢太阳!”

  袁娟瞠目结舌地看着弟弟说:“我一手把你带大,你咋不了解你老姐呢!你过来,跟我来!”袁娟说着,拉着弟弟来到里面房间的阳台上。她手指着天空中的月亮说:“我啊!比起孤独的太阳,我更喜欢夜晚明月。因为它有星星陪伴啊!”

  “老姐,我知道了,你就喜欢后边跟着一大帮人,有我们还不够。现在把我姐夫也加进来。众星捧月似的!是不?”袁明做了一个双手向上捧的动作,嘻嘻哈哈笑着。

  袁娟抬手点了点袁明的脑门:“小屁孩,你懂什么?人到了一定年龄,都希望有个说心里话的人来陪。到时候,你也不例外!”

  这时,星光和灯光交相辉映,烘托出和平年代特有的宁静……。

  “哎!姐,那里是不是孟叔的家啊?”袁明发现新大陆似的喊道。他指着楼下,不远处路灯下的院子,向袁娟问道。

  “就是啊!那儿过去是老煤厂,已经废弃了。现在大家都用罐装气了,不烧煤了。”

  袁娟指着院子里的那片平房说:“孟叔一家住在,过去煤厂的宿舍里,就当照看院子了”

  “哎,我可听说,你跟他们家二姑娘是同班同学耶?”袁娟侧脸,眉毛一扬瞧着袁明问道。

  “哦!你说那丫头啊!就像朵带刺的玫瑰,谁敢惹她啊!看着都扎眼睛,受不了!”袁明说着,好像真的被刺扎了似的,眨巴着眼睛。他把手举在半空中,好像鲜血淋漓似的,嘴发出“嘶嘶”声。

  “哈,哈……,少来了!袁明,有那么夸张吗?好像人家把你扎得遍体鳞伤似的!”袁娟取笑说。

  “真的!姐,过去不知道。现在高中,一个班了,我可是领教够了,她张牙舞爪的劲儿了!”

  袁娟听了弟弟的话,笑得合不拢嘴:“我说袁明,那你喜欢啥样的呀?”

  袁明认真思考了一会儿,严肃地说:“我喜欢那种温柔似水的,和蔼可亲的,美得像画中人!”

  “你是说,比妈妈还柔还水还美的女人,我看呀!按你的标准,恐怕很难找到!”袁娟看到了弟弟眼中的星光。袁明仿佛正在欣赏一副画一样:“姐,别担心,我已经有目标了……。”

  “嘭”……大门的一声响,打断了他们的对话。紧接着听见有人走进屋的“咔,哒”声……。

  袁娟出来一看,代云辉推着一辆崭新的红色女式自行车,在客厅里东张西望……。

  “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你啊!是不是把娶媳妇这事給忘了吧!”袁娟用责备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赌气地说道。

  代云辉把自行车推到客厅墙角支好,转身对袁娟说:“我的终身大事,那咋能忘呢!这不买了一辆自行车,你喜欢的那种样式。明天,我车接车送你啊!”代云辉说着,走过来,勾着食指刮了一下袁娟的鼻头。

  “哎……,姐夫,刚一进门就腻歪上了,我这个小舅子来了!视察监督工作,你不知道了吧!”

  袁明这时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代云辉着实被吓了一大跳,他两手叉腰,眼睛瞪着袁明说:“你小子,咋在这儿呢?来了,不好好干活。还藏起来!”

  袁明看着姐夫这个架势,有些怯场了,“我,工作不监督了!活也不干了!我撤,还不行吗?姐姐,姐夫,拜拜了您那!”他说着向大门跑去……。

  代云辉眼快手急,一把捞住袁明的一只胳膊,把他拽到跟前说:“你小子,想跑?有好事等着你!”

  代云辉说着从地上提起一个纸箱子,放在客厅的餐桌上,边打开边说:“我战友从广州,弄了台录像机,还有最新的录影带。我安装调试一下,你看看效果任何?我来干活收拾!很快就搞定!”

  袁明没想到,这么时髦的电子产品,姐夫也能搞到。他简直高兴坏了。他跟姐夫一起把录像机与二十寸彩电连接在一起,随手拿了一合录影带,插进了机子,捣鼓了一阵,终于出图像了……。

  “银噌楼,美梦其楼藏

  娄雷风桑,风桑剖米缸

  红岑累,美梦要给多方冈

  早齐齐梦万总森爱

  楼催银茫茫……”

  整个单元房里充满了粤语的歌声。袁娟和代云辉踏着音乐的节拍,在房间里来回穿梭,忙碌着,布置他们的新房。袁明完全被电视里的画面吸引住了,他蜷缩在沙发里,沉浸在故事的情节中……。

  突然——

  “哎呀!好啊……,代云辉,你不想活了!大晚上的,弄个闹鬼的片子給我弟弟看!吓得人半死,还睡不睡觉了?”袁娟忙的差不多了,无意中瞟了一眼电视,正看见人鬼相杀的场面,她被吓得一秃噜,尖喊尖叫地嚷嚷道。

  这时,代云辉也才注意到电视上放的画面。他想:不是爱情片吗?怎么成了鬼片了呢?

  他迅速跑过去,从后面,用手捂住袁娟的嘴说:“别喊,别喊啊!让别人听见,多不好!以为咱们还没结婚,就开始吵架了呢!”

  他随后指挥袁明说道: “袁明,你把录影带拿出来,看叫啥名儿?我战友说的都是爱情片,啥时候变成闹鬼的了?”

  袁明不愿意了,指着一合录影带说:“这合是《红高粱》,放的好像是《倩女幽魂》。还有一会就看完了,怎么了吗?”

  代云辉这会儿松开了手,走到沙发跟前对袁明说:“快!你别看了,你姐害怕了,把你吓个好歹的!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姐夫,我姐害怕,又代表不了我!再说了,她是属老鼠的,我是属豹子的。不在一个级别,那能比吗?电视里的东西都是唬人的,我有豹子的“胆儿”,能被唬住吗?”

  袁明站起来,扶着姐夫的肩说:“一会儿,就一会儿,让我看完了。咱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袁娟一听袁明说这话,把代云辉拽过来说:“你呀,以后做事情要注意了!不能擅自做主了!这不是危害少年儿童吗?”代云辉还没回过神来,愣愣地望着袁娟。

  袁明却把话接来过去:“谁是“少年儿童”了?越说越小了。人家明年就是成年人了,好不好!在你眼里,我好像永远长不大似的!”袁明说完,若无其事地看着电视……。

  袁娟恶狠狠地,撦着代云辉进了房间,她举起拳头在代云辉的胸脯上猛烈捶打:“都怪你!都怪你!好好的,看什么录像吗?这下好了,看在眼里拔不出来了吧!”

  代云辉知道自己犯了重大的错误,不知道怎么挽救了?他双手攥住袁娟的两个手腕,把她顶在后面墙上,在她的脸上到处胡乱地亲着,还喃喃地嘟囔着:“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惩罚我吧!我知道错了!以后,你的弟弟还是你来管教!我没法管……!”

  袁明看完了录像,是准备告辞来的,却撞上这种场景,他非常吃惊地揉了揉眼睛。

  “姐姐,姐夫,你们在干嘛?姐夫,你这是在给我姐“壮胆”吗?”袁明很奇怪的错愕地望着他俩。

  袁娟羞得背过身,双手捂着脸。代云辉也脸红脖子粗,手脚不知道往哪里放,“嘿嘿”地干笑着。

  袁明赶紧打着圆场说:“有啥不好意思的?马上要结婚的俩人。就是以后干这种事情呢!一定要特别小心哦!千万别让“少年儿童”“发现”了!”

  代云辉抬手挠了挠头,不知道咋回答。袁娟用力使劲地跺着脚……。

  “姐姐,姐夫,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你们继续,继续!”袁明转身关上房门出去了……。

  袁娟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拉开门说:“袁明,等一下!我今天必须回娘家住!咱们一起走!”

  代云辉在袁娟身后随声附和道:“对对对,我今天也必须回婆家去!我们也一起!”

  “姐夫,你也分娘家和婆家的?”袁明听了代云辉的话问道,他一脸呆懵地想:这是娶?还是嫁?

  “咳,嗯……,我们结婚了以后呢!你姐就是家里的老大,一切都以她的红色标准为革命基础!我以后就跟随她了!”代云辉说着,冲着袁娟使了个眼色,讨好式地笑着。

  袁娟羞涩得看都不敢看他一眼,拿了瓶酒,推着自行车就往外走……。

  “姐,你拿这红葡萄酒干嘛?婚宴上,你们招待所餐厅没给准备酒吗?”袁明接过姐姐手中的酒瓶子问道。

  “酒,倒是准备了,都是白的。又冲又辣的,没法喝!这个是准备喝交杯酒用的。”袁娟说着把自行车交给了身后,锁了门赶上来的代云辉,她当了个“甩手掌柜”。

  “姐夫,你不会是用自行车,把我姐娶回家了吧?”袁明跟姐夫打趣地问道。

  代云辉与袁明肩并肩走着:“嗯哼,古时候有八抬大轿接新娘。咱们是新社会,不讲究那一套。接新娘总要有个交通工具吧!我就买辆自行车,准备接你姐姐。好在,她也不计较,是吧?娟儿!”

  袁娟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只是伸出一只胳膊很坚定地挎住他的臂膀。袁明看见了,也伸出手,抓住姐姐的另一个胳膊挎在自己的臂弯里。三个人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继续阅读:第七章 梦醒时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