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姐姐出嫁
蓝灵溪月2018-04-30 23:303,479

  袁明打开防盗门,像水库泄洪开了闸,人如朝水般呼啦一下子,将客厅挤得满满当当。个个都吵嚷着,大呼小叫的。袁养军和林婉贞、齐宝根都坐在沙发上,向客人们点头微笑打着招呼。餐桌和茶几上放着果盘,花生、瓜子、糖……。

  袁明和袁英似古代传说中的两个门神,一边一个站在有红喜字房门的两旁。他们不苟言笑,冷冷地看着被人推到他们面前的代云辉,像仇人见了面,随时准备血战到底的架势。

  袁明觉得刚才,只是开来个头,高潮部分还没有到来,不能就随随便便就结束了。他上前一步,对因兴奋过头而满面红光的代云辉问道:“脸红什么?”

  代云辉错愕地盯着袁明。他想这小舅子,太厉害了!给了红包还不放过他。今天不把这戏唱完,是娶不上媳妇了?不管怎样,无论如何要把老婆接回家!他豁出去了,见招拆招,绝不含糊!

  “精神焕发!”代云辉挺直身,手捧花。

  “咋又黄了”袁明没放过他,继续逼问。

  “防晒涂的油!”袁明没想到姐夫会改了台词儿,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么说,你是要娶我姐的人了!”

  代云辉向前跨一步,分别給两小舅子递了红包,并抱拳拱手作揖说道:“正是在下,二位弟弟,初到袁家,多多包涵!”

  袁英也拱手还了个礼:“免礼,免礼,为表达你的诚意,给我姐姐唱首歌!这要求不过分吧?”

  代云辉听了这话,差点没哭出来。袁英够意思!专戳软肋啊!对他来说,唱歌比开飞机难多了!总不能在这儿唱首军歌吧!跟婚礼也不搭调啊!他瞅着对面门上的红喜字,他真想一头撞上去,破门而入!

  娟儿啊!娶你咋这么难呢!不仅文武双全,还要能歌善舞!娟儿,快給我力量吧!救救我啊!

  他忽然想起袁娟平时最爱哼的歌。于是,他镇定地用手背擦掉脑门儿上的汗,拉松领带结,攥紧花束,清了清嗓子:“那我就唱一首,别嫌难听啊!啃,吭,咔……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为什么这样红?

  (哎) 红得好像,红得好像燃烧的火,

  它象征着纯洁的友谊和爱情。

  花儿为什么这样鲜?为什么这样鲜?

  (哎) 鲜得使人,鲜得使人不忍离去,

  它是用了青春的鲜血来浇灌。”

  大家听到歌声,都慢慢安静下来……。高亢的男中音在空中回荡,后尾的颤音震得窗户棱子嗡嗡直响。林婉贞看着女婿为了娶到自己的女儿,这么卖力,好像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她会心一笑。

  代云辉特别抒情地唱着,仿佛看见了娇艳欲滴的红花。他被自己的歌声感动了,热泪盈眶……。

  这时,代云鹏替哥哥着急,他心想:还磨叽什么呢?赶紧的,趁热打铁啊!他急中生智,窝着手放在嘴边喊道:“为了古兰丹姆!阿米尔,冲!”

  袁明听见叫声,不动声色地将门悄悄地推开一条缝,转身躲闪到一边……。

  像是听到起跑的发令枪声,代云辉铆足了劲向门搥过去。“喷”地一声门被重重地撞开,“啊呀!”,他倒在了屋里床边的地上,痛苦地叫了一声……。

  袁娟顶着带有喜字的大红绸布盖头。身子靠着妈妈給做的,红色的百子千孙被和龙凤呈祥被。像只鹌鹑一样,蜷缩在铺着花团锦簇图案单子的床上。她没看着代云辉的狼狈样。

  代云辉顺势跪着爬到床边,抱住了袁娟,泪流满面地说:“谢天谢地,终于见到你了,我的娟儿”

  袁明拿着秤杆,捡起地上的捧花,一起交给了代云辉。忍俊不禁地说:“不要这样么!痛哭流涕的。万里长征才迈出了第一步。艰苦卓绝的日子还在后头呢!”他向姐夫挤了挤眼又说:“赶快給我姐献花啊!秤杆掀盖头才能称心如意啊!”

  代云辉破涕为笑,急忙把捧花递到袁娟手里。他站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颤颤巍巍地挑起了红盖头,放进了旁边的喜盆里。紧接着,扶起袁娟,捧起她的脸,美美地幸福的亲吻了一口……。

  “让着点!让着点!”袁明喊着,盖过叫好和起哄的声音。大家分出一条路……。

  林婉贞端着一碗涡了荷包蛋的面条,走到女儿女婿面前。她递过一双筷子:“你们互相,喂对方吃完,预祝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她微笑着,看着两位新人笨拙地不自然的吃完那碗面…。

  “谢谢妈妈,您辛苦了!”“我刚才听见喷里喷咚的,你没事吧!”袁娟把碗筷递给妈妈。低头看见了代云辉裤管上沾的灰尘。

  “我为了你,做什么,我都是心甘情愿的!”代云辉拍了拍裤子,低头想找到鞋子,给她穿上。

  “娟儿,你的鞋子呢!没有?怎么下地走路啊?还要给爸妈行礼!大家都帮忙找找新娘的鞋子。”

  最后一句,他高声地对所有接亲的人喊道。他着急地原地转着圈……。翻找了一阵,还是没有见到鞋的踪影。

  “姐夫,你再跪下亲亲我姐的脚,鞋子自然会跑出来,奖赏你的!”袁明站在门口,笑着喊道。

  “袁明,你别胡闹了!快把鞋子交出来,看以后我怎么收拾你!”袁娟急得在床上直跳脚,头上的花饰随之乱颤,精质装容的脸也变了型。这时,她拿袁明没办法!

  代云辉不顾一切地扑通一下跪在地上。他抱起袁娟的双脚,“叭!叭!”地在每个脚背上各亲了一口。当他放下时,碰到了床单。“咚……咚”两只红色高跟鞋,不知道从哪里不约而同地掉了出来。

  代云辉抓起鞋子套在袁娟的脚上。他没马上起来,而是卧下身去,看见单子里面,有一根床架横梁。鞋就放在梁上,床单一动,碰到鞋子,自然而然地掉了出来。

  他想:嘿,这小子,真能想的出来,放在这么诡异的地方,谁能发现啊!

  他出门时,拍拍袁明的头。“你啊!把聪明劲儿,用到学习上,早就考上清华和北大咯!”

  “不用你操心!管好你自己吧!快去给爸妈磕头去!”袁明躲闪着,看着姐姐、姐夫来到客厅。

  袁娟拉着代云辉的手,俩人“扑通”跪在,事先铺好的垫子上。面向着父母双亲……。

  “爸,妈,谢谢您们!养育了我!辛苦了!”袁娟边说着边团身下去,给父母磕了个响头。

  代云辉跟着袁娟也拜了下去:“谢谢您们!让我娶到这么好的媳妇!”他拿起茶几上的红色纸花,分别戴在岳父、岳母的胸前纽扣上。

  接着,他双手端起一杯茶,递到袁养军的手里,毕恭毕敬地说:“爸爸,今后我就您的儿子了,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我义不容辞,尽力而为!”

  袁养军端着茶,茗了一口,点了点头说:“我将女儿交给你,可不要辜负,我的托付啊!”

  “岳父!您请放心!娶到娟儿,是我的荣幸!”代云辉说着,再一次给袁养军磕了个响头。

  随后,代云辉又捧起一个茶杯,跪行一步,朝着林婉贞,谦卑地送了过去:“妈妈,我知道,娟儿是您的心头肉。您既然交给了我,我会尽心的呵护,疼爱她的!”

  “你们俩,今后要好好的、乖乖地过日子。互相包容!相互谦让!”林婉贞握着茶杯,哆哆嗦嗦地放到唇边。抑制不住眼泪,泼涑涑地滴落下来。她喝了口茶,放下杯子。背过身默默地擦掉眼泪。

  “妈,我们记住您的话了……。”袁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趴在妈妈的膝头,呜咽地抽泣起来。

  “岳母,娟儿交给我,您放心吧!”代云辉连连跪拜了几下,汗从他的脸颊上,流下来……。

  “呯,嗙,咚……”听到外面的炮声,袁娟擦干了眼泪,站起来。强挤笑容对父母说:“爸!妈!我该走了!你们不要想着我是心头肉。当我是一盆水,泼出去!就没那么心疼了!那咱们餐厅见!”

  林婉贞抚摸着袁娟的肩膀,依依不舍地摇了摇头。袁养军勾着手,向外扬了扬,低头不语。

  袁娟跑进里屋,补了补装。她指挥兄弟们拿上两床被子,喜盆,暖壶,痰盂……出了大门。

  代云辉早就骑在红色女式坤车上等着她了。袁娟从后面抱住代云辉的腰,坐到后座上,手一扬说:“出发!……”

  代云辉使劲蹬,没骑两下,车子几乎还在原地。他身后的袁娟却被甩了出去……。

  “哎,呦!……嘿,我说代云辉,你昨晚忘了,给车打气了吧?”袁娟反应迅速,跳了下来。没有摔坐到地上。

  她仔细看看后轮胎,像晒蔫了的香肠,软偏偏地贴在地上。

  她把代云辉从车上拉下来。她瞪起眼,手叉腰,正要发脾气。袁明端着喜盆,提着暖壶,出现在他们俩中间。

  “姐,你够可以啊!刚坐上去,车胎就別没气了。高级重量啊!”袁明左嘴角微微上翘着,居心叵测地笑着。

  “都怪你姐夫,买的小车太秀气了,罩不住骑两个大活人!”袁娟嘟着嘴,斜睨了一眼代云辉,没好气地说道。

  “要不,让我姐夫背你,去新房?”袁明意味深长地这么一说。

  袁娟心里全明白了。心想:又是这小家伙,捣的鬼,你在这等着我呢!我偏不中招。

  “那就不必了!我整好展示一下,穿旗袍的风采!”袁娟说着挽住代云辉,微微一笑:“夫君!车用不上了,咱们“走”着!”袁娟说着,給满脸失落的袁明做了个鬼脸。又招了招手:“你要跟上我们的步伐哦!调皮鬼!”

  风和日丽,艳红的金丝绒旗袍在阳光下闪动,渐行渐远……。

继续阅读:第九章 桥头相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