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冲突初现
蓝灵溪月2018-05-10 12:483,480

  进了镶有“招待所”字样的雕花刻龙牌坊门,由红砖、琉璃瓦盖的平房围成四方跨院出现在眼前。

  他们四人沿着蜿蜒曲折的枝叶繁茂葡萄藤回廊向前走,听着喧哗吵闹声,寻见了有红色木框玻璃双开门的餐厅。

  袁明一挑塑管门帘跨进了门。婚礼在进行中,袁娟拿着音响话筒,在背景墙贴着大红喜的台子上,滔滔不绝地说着……。

  七八张餐桌几乎坐满了人。四五个凉菜已经摆在上面。只有进门左边靠墙角的桌子,还有几个空位。

  孟月进门一眼就看见那些空座。她拉着姐姐坐在,可以看见主台的靠墙椅子上。

  代云鹏抢先两步紧挨着孟月坐下。他就势拽着袁明也落了座。他这才看见自己的姐姐代云霞,就坐在袁明的旁边。

  代云霞万万没想到,她居然坐在袁英和袁明的中间,一个帅哥,一个俊男,无不让她心中狂喜。

  袁明没有心思听姐姐说些什么,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孟玉身上。他想坐到她的另一边,却发现袁英已在那里了。

  他脑子一片混沌。他实在是想不通,这是事先安排好的,还是巧合?

  “……虽然,我们一起长大。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别人以为这就是能孕育出爱情。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其实,我不这么认为。从小到大,我都没有非他不嫁的念头。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无论怎样千变万化地放飞自我。后面总是有一双眼睛在欣赏着我。”袁娟激动万分地说着:

  “我不需要在他面前装模作样。心情好时,化妆打扮。差的时候,邋里邋遢。他总能找出闪光点来夸我!”袁娟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她满脸胀红,眼泪打湿了眼眶……。

  “人,这辈子,遇见总能欣赏、包容、将就你的人,不易!于是,我就把自己打包送给了他!”

  “哗……”掌声和叫好声连成一片……。

  袁娟将代云辉拉上台子,他们分别拿起一杯红酒:“今天,感谢你们来见证我们的爱情。我们喝了这交杯酒,但愿我们的情和爱能够天长地久!”

  一对新人互相碰了杯,相互交挽手臂,含情脉脉的视线交织在一起。他们都喝了一小口酒……。

  袁娟感觉不对劲儿,红酒中甜带辣,一股冲劲直捣鼻腔,鼻涕、眼泪抑制不住往下流。她看对面的代云辉也是声泪俱下。

  坏了,这酒肯定有问题,不能再喝了。

  她急中生智,想出了解救的办法……。

  袁娟忽然举起拳头,捶向代云辉的胸口,声嘶力竭地喊道:“我一想到上了你的“贼船”,以后再也下不来了。我就很难过!想哭!呜……啊……!让我出去哭会儿……。”

  袁娟右手举着杯子,挡住已经花里胡哨的脸。左手拉着狼狈不堪的代云辉,向大门冲过去……。

  他们跑到大门口时,袁娟抬头偷瞄了一眼,坐在墙角里,支着下巴神情凝重的袁明。

  不会是袁明倒的鬼?他今天怎么没有像往常,左嘴角扬起,自鸣得意的笑容了。

  两位新人的突然消失,搞得喜宴中的人们都猝不及防,议论纷纷……。

  这时服务员穿梭般上齐了热菜,他们还是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直到酒水打开,倒上饮料,喧哗声才慢慢平息了……。

  袁养军见女儿女婿落荒而逃地跑出餐厅。心里打着小鼓,不知道他们又是唱的哪一出戏啊?

  他镇定自若地端起酒杯,举到旁边的亲家公代君语面前:“来,来,咱们庆祝一下,这对小对冤家终于成了亲!当年,我许诺把女儿,给你做儿媳妇,今天终于实现了!”

  代君语兴兴然地举起了一杯酒,碰了一下:“是啊!想当初,在马棚里的一句玩笑话,现在成了现实!”

  林婉贞看着两个发小,将酒一饮而尽。她也举杯冲着身边的高爱玲说:“这回,我女儿可是真的进了代家的门。今后,还要请你这个婆婆,多多关照啊!”

  高爱玲一面拿着酒杯,一面扶了一下眼镜,笑容满面地说:“娶你女儿做媳妇,我是很愿意的。当初,我还有点担心,他们俩互相之间看不上,那可怎么办呢?这下我就放心了!”

  林婉贞主动跟亲家母碰了杯,一仰头喝干了酒:“不用担心!你的儿子,要才华有才华,要模样有模样。一般人家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女婿人选!我女儿再怎么傻,也不会错过你儿子的!”

  高爱玲哈哈一乐,也把酒喝了下去:“亲家母说笑了。咱们两家是世交,结为亲家,可以说是亲上加亲了!”

  “是呀!恭喜,恭喜啊!你们两家结为连理,实现了多年的夙愿,值得庆贺啊!”同一桌上的孟德才端起一杯酒,接过话茬说道。他与一旁的代君语碰了杯,仰勃先干为敬。

  林婉贞笑着对孟德才和程景娥两口子举起杯来:“这次我们要特别感谢,你们二位的大力帮忙。尤其是她程姨,给我女儿做了那么漂亮、合适的旗袍!为表达我的谢意,敬你们一杯!”

  说曹操,曹操到……

  说话间,袁娟挽着代云辉容光焕发地出现在餐厅。他们好像什么事情没有发生一样。兴致勃勃端着酒杯,开始给到场的父母、兄弟、亲戚、朋友……挨个敬酒。

  袁明对身边发生的一切,已无重知晓。他的眼神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距他不到一米远的孟玉那里。他脑子里翻江倒海地胡思乱想。

  她有没有可能答应做模特?她为什么不对我说话?她喜欢什么?拿什么可以接近她?……

  代云鹏发现袁明没动一下筷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直盯着那美女。忍不住一声叹息:“兔子吃窝边草,不着急一时半会的!哥们,放轻松点!吃饱喝足了,再行动也不迟呢!”

  他給自己和袁明各倒了一杯啤酒,咕咚咕咚先灌了下去。袁明跟着他抄起另一杯,喝了个底朝天。

  袁明看见袁英在给孟玉夹菜,孟玉对他浅浅地一笑,两个人低声嘀嘀咕咕地不知说了些什么?

  为什么是他?我的生活,怎么总是少不了他?他是谁?他在这个家里能明目张胆地招摇过市?

  袁明看也没看,抄起旁边放着的一瓶西凤酒,拧开盖子,倒了大半杯子,直着脖子灌了下去……。

  “云鹏,袁明这是咋的了?遇到啥伤心事了?”代云霞不明就里地问自己的弟弟。

  她本来想着,趁这次机会,好好跟袁明套套近乎。说出平常不敢说的话,增进一下同学间无产阶级革命感情。

  袁明又给自己倒了半杯白酒。他看着袁英和孟玉有说有笑的。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无名之火,蹭蹭地直往上窜,烧得满眼通红,气愤异常。

  这架势,可把代家姐弟吓得够呛。代云鹏一手压住那半杯白酒。代云霞赶紧夹了些菜放到袁明的碟子里……。

  “袁英,袁明,我们来給你们敬酒了!”袁娟走路轻飘飘地来到桌边。她心情大好,多喝了点。

  代云辉在她后面,一手拖着她的腰,生怕她有个闪失。一手举着酒杯,为她挡着敬的酒。

  袁英正跟孟玉交谈甚欢,一抬头看见姐姐红光满面地来到身边,他立刻站起身来,同时也拽起了孟玉。他与姐姐、姐夫碰了杯:“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袁娟刚要说点什么,却被袁英打断:“姐姐,这是我同学,还是同桌,孟玉。”

  袁娟醉眼有些朦胧,看得不是很真切:“吭,那我祝你们,学习进步,考上大学!”代云辉替她喝了那杯酒。

  “姐姐,姐夫,我先敬你们一杯,祝你们幸福啊!”袁明说着站起来,抄起桌上半杯白酒,不由分说抬头仰勃喝个一干二净。他又拿起酒瓶,向杯子里倒酒……。

  袁明的举动,让代云辉看出了异样。他扶袁娟,让袁英搀袁明向餐厅外走……。

  “嘣!啪……。”

  “你别碰我!你以为你是谁呀!你离我远点!你从哪里来回哪去!你走……!”袁明抽出被袁英抓着的胳膊。死命地把袁英推到,通客房走廊的墙壁上。

  他捉住袁英的前胸衣襟,怒吼着……。

  袁英双手抓住袁明的两个臂腕,使劲掰开他。袁英冷眼看着弟弟,只当他喝醉了酒。

  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喊声,让袁娟一下子醒了过来……。她赶紧把扭打在一起的兄弟俩分开。

  “袁明,袁明,你跟姐过来!”她拉扯着袁明,托进了她的值班室。将袁明摔倒在备用床上,关上了门。袁明试图再次爬起来,被她拼命压住……。

  “姐,姐,我心里难受!我憋屈啊!为什么是他?他是谁呀!”袁明扯下了领带,扔到一边。捶胸顿足地冲着姐姐嘶吼着。

  “我知道!我知道!好弟弟呀!你不能这样伤害自己啊!”袁娟抵压着袁明捶打他自己的双手,怜惜地看着弟弟,落下了伤心的泪水……。

  “姐姐,你要心疼我这个弟弟。你就说出那个弟弟是谁?是怎么来我家的?”袁明被汗水全部浸透,浑身燥热,他已无力挣扎,他声泪俱下地哀求着姐姐。

  “当年,那个阿姨来到咱们家,已经是大着肚子了。我只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袁娟摸着眼泪,她背过身去,不在看弟弟的眼睛。

  “那个女的,是谁?她生了,怎么不养呢?让他来祸害咱们家人?你知道,外边的人都怎么议论我们家的吗?是不是父亲干的好事?”袁明两眼瞪着天花板,双手握紧拳头用力捶打着床铺。

  “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袁娟捂着脸,起身拉开门,泣不成声地跑了出去……。

继续阅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