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风云变幻
蓝灵溪月2018-06-22 08:463,577

  夏日清晨,天刚麻麻亮。一束光迫不及待地挤进了大花布帘遮挡的窗口,投在了孟月红扑扑的睡脸上,眼皮惺忪遮盖的瞳仁,已经感受到明亮的逼进……。

  孟月侧过脸去,躲避着那束光,她想再睡一会,但是,脑子里不停闪现袁明的身影,睡意全消。

  她轻翘睫毛,望着对面床上睡着的姐姐。她想不明白,姐姐的魅力有那么强大吗?居然让一个桀骜不驯的懒公子哥,痛改前非,翻然悔悟,早起锻炼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孟月何不将计就计呢?你-袁明再有三十六计、七十二般变化,等着瞧,将来也是我-孟月的囊中之物。

  我-孟月这辈子不把你-袁明拿下,收为自己的人,誓不甘休。她想到这儿,不禁“噗嗤”笑出了声。

  她跃身而起下了床,开始梳洗打扮起来。她望了望圆镜中,自己粉嫩的小脸,蹙眉眯眼,食指点下颚,抿嘴侧脸做羞嗒嗒样。

  她美美地想,如此花容月貌的黄花大闺女,袁明怎么能不爱呢?

  她从娇俏一笑逐渐到无声大笑,腰肢乱颤,眉眼揪到一块堆,嘴快裂到耳朵根,面部五官得到最大程度的释放。

  “小月,你醒了?你冲谁笑呢?开心啥?”

  孟玉睡眼朦胧见妹妹拿着镜子,肩膀抖动,动作夸张地傻笑。她不解地问。

  她纳了闷,妹妹大清早的不睡觉,是什么事让她乐成这样?

  自从那个叫袁明的男孩儿,入了妹妹的法眼,妹妹就变得神神叨叨的了。一会儿为他哭,一会儿为他笑,一会儿闹着为他去上吊。真是让人受不了。

  “哎!姐,你喜欢哪种类型的男孩儿?给我说说呗!”

  孟月听见姐姐的问话,手腕一抖,镜子“咚”的一声跌落在书桌上,她连忙双手抓住,将镜面朝下扣住。她单刀直入地反问。

  她急切想知道姐姐心目中的男朋友,是怎样的?

  “我?我没想过!估么着老天肯定为我准备了,那么一个人儿,来爱我!我也爱他!可遇不可求吧!”孟玉眉头微蹙,忧心忡忡地说道。

  为了准备高考,她已经心力交瘁,哪里还有时间想,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事?

  “姐,你同意给袁明做模特了?你对袁明印象咋样啊?我们俩儿的感觉是不是一样的?”孟月努起嘴,斜眯着眼,瞟了瞟姐姐,不无嫉妒地问道。

  孟月动起了小心思,如果姐姐只是当模特,对袁明没有别的意思。那正和她的意,说不定,在她死缠烂打追求袁明的道路上,姐姐可以助她一臂之力呢!

  “嗯哼,我还不是为了你!非要人家送你回家,人家不愿意!你总不能,死皮赖脸地生拉硬拽强迫人家吧!我只好牺牲自己的形象和时间喽!来实现我家这个情窦初开美少女的心愿了!”孟玉坐起身,讪笑着说道。

  “我啊!对袁明不了解,更猜不透他的心思。谈不上印象好与坏,兴许是我跟不上他的节奏吧!我们是不和拍儿的两种人,只能做普通朋友,泛泛之交了!”孟玉怜惜地望着着妹妹,理智地说。

  “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喜欢他!说不清,道不明!横的,竖的,哪儿哪儿都爱!姐,你到时候,要帮我,把这条小尾巴鱼捞上来哦!”

  孟月胳膊撑着书桌,双手支着下巴颏,眼睛鼓得遛遛圆,视线攀上房顶的一角。浮想联翩地央求着姐姐。

  “看你,还没咋地呢!就以身相许了!我的傻妹妹,你这叫剃头挑子一头热。别临了,空欢喜一场。怨天怨地怨姐姐没提醒你哦!”孟玉说着走过去,爱怜地抚摸了一下妹妹的头。

  孟月嘟噜着嘴,宁身拉住姐姐的手,撒开了娇:“姐,我的好姐姐,你一定要帮我,配合我哦!”

  “好吧!需要姐姐的时候,言语一声!姐姐一定肝脑涂地,在所不辞!早日,让你的阴谋得逞!”

  孟玉窃笑一下,说着拿起梳子到门外,三下五除二麻利地将长发束成马尾辫。她拿着盆到厨房水池快速地洗漱了一下,穿上白球鞋出了门。

  “姐,我今天也去跑步,咱们在大操场不见不散啊!”孟玉快到院门时,孟月追上来喊道。

  “哦!你麻溜的啊!”孟玉大声应承着消失在大门外……。

  ——

  “嘭,嘭,……嘭”……“……哒嘀”敲窗声像是和起床号约好了似的,同时响起,带着音律打着节拍……。

  再大的声响,也不影响袁明的睡意。他双眼紧闭,耳朵抽动了两下,皱了皱眉头,侧翻个身继续睡去。

  昨天,他与孟月的约定,已经被忘到九霄云外了……。

  “起床了!大懒虫!快起来!还做春秋大梦呢?嘭,嘭……。”

  孟月见屋里的袁明老也不搭理自己,急得在窗外直跳脚。她没好气地骂道,又鼓劲敲了几下窗棱子。

  她心里说话,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答应,袁明这个大懒蛋。为了叫他起床,害得自己啥也干不成,在窗外傻站着,干着急,没办法。

  “明儿,袁明!窗户外边有人说话,是找你的吗?快起来!看看啊!”林婉贞推了一把儿子的肩膀,柔柔地说了一声。

  她顺手揭开亚麻色窗帘,笑盈盈地望着一身白色运动装打扮的孟月:“小孟,叫我们家袁明锻炼啊!你等会儿,他就来了!”

  “哎,嗳……”窗内有人影晃动,孟月踮脚一看是袁明的妈妈林阿姨,孟月不好意思的尴尬地一笑。

  “儿子,快起来了!人家姑娘等你多时了,羞不羞啊!”林婉贞用力摇了摇袁明,温怒地呼唤着。

  “嗯,哦,哦,哎呀!槽糕!我怎么又睡过了!”袁明一轱辘爬起来,揉揉眼睛,自我抱怨了一句。

  他跑进卫生间,匆匆忙忙洗漱了一下。他套上白体恤衫,登上蓝运动裤,踢啦着球鞋就要出门……。

  “儿子,给,拿上雨伞,好像快下雨了!别淋着!”林婉贞一把拽住儿子,递过去一把伞说道。

  袁明摇摇头,把伞又塞还给妈妈:“哪有跑步还拿这个的,会让旁人笑掉大牙的!妈,你就别参乱了!”

  林婉贞跟着袁明出了大门,来到孟月面前,硬是将两把雨伞揣给了孟月:“小孟,你帮忙拿着!”

  孟月还没反应过来,是咋回事呢?她双手托伞,不知可否时。林婉贞头也不回地进了家门。

  “哎!我说,袁明!你跑步还带道具的?给你,妈妈的好宝贝儿,别冻着,别冷着,淋着了咋办?”

  孟月一股脑将伞都扔给袁明,用嘲弄的口吻讽刺着他。她降下嘴角,挑眉望着面红耳赤的袁明。

  羞愤的袁明,无可奈何地捧着“道具”。他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又没处躲,没处藏,他尬在当场。

  “这个就当接力棒了!咱们来跑接力赛好了!”袁明灵机一动,将一把伞抛向孟月。撂下一句话,也不管孟月同意不同意,他撒开腿跑了起来……。

  他心里那个难受啊!就别提了!第一次早起锻炼,就被母亲给搅和了,毁掉了他光辉高大的形象不说。弄得他,今后不知怎么样在孟月面前抬起头来。

  “亏你想的出,我不拿……?”孟月一句话还没说完,袁明已经跑出去老远了。她也甩开大步追了上去……。

  梧桐大道一直向东,尽头是一片开阔地。这里有标准的足球场,是喜欢晨练的人集中所在地。

  气喘吁吁的袁明出现在墨色跑道上,孟月急随其后,喘息未定:“你……你,这,是,追贼的节奏?跑得…忒快了吧。”

  铅色重云,速风乍起。绿茵场上的天空,似滚开锅的油,乌云翻腾不息,滚滚游动不止……。

  “看那儿,桃红衣服的是我姐!还有蓝色的那个是袁英哥!”孟月兴奋地举起了手,来回挥舞,欢快地喊道。

  突变的风云,惊着了袁明,他半张着嘴巴,极目远望,天地间惊涛骇浪式的变幻莫测。

  他心里对母亲的预测十分诧异,这天色分明是疾风暴雨的前奏……。

  粉红色的衣衫渐渐跃入袁明的眼帘,他的心也随之飘忽不定起来。摇曳摆动的马尾辫似跳跃音符奏出无声旋律,唱响了袁明心中的歌声。

  飒爽英姿的孟玉,气吸娇喘地来到他们面前。袁英也跟着跑了过来,象征性的“嗨”了一声,算是打了招呼。他寸步不离地紧随孟玉的左右,像个自告奋勇的护花使者。

  “小月,你们咋才来?不是早就出门了吗?”孟玉停下脚步,手支腰间。她微喘定吸地问道。

  “是啊!想笨鸟先飞来着!谁知,笨鸟被一只懒鸟耽搁了,差点来不了嘞!”孟月翻了一个死鱼眼给袁明,阴阳怪气地说。

  脸色阴沉的袁明,并没有搭理孟月的讥讽挖苦。而是目光凶狠地盯着袁英,随时准备战斗似的。

  “今天,就不跑了!大雨快来了!我们回去吧!”孟玉用手抚顺妹妹被风吹乱的短发,安慰似的说。

  “不怕!我们带了伞,有备无患,未雨绸缪了!趁雨没下之前,咱们来个接力赛吧!”孟月举起伞在空中摇了摇,筹划比赛。

  “姐!你与袁英哥一组。我和袁明搭对。短程共跑二百米,咱俩先起第一棒好了!”孟月不等大家同意,坚决果断地进行分组赛程。

  她将自己手里的那把伞递给了姐姐。同时,传过去一眼色。她想着,姐,好好配合一下哦!

  “袁明,把你的伞给我。你和袁英哥去一百米的线档上等着!”孟月转身抓过袁明的伞,指挥着男孩儿们。

  兄弟俩互望一眼,一脸的不服气。

  这时,运动场上已经空空如也,了无人迹。天空中云团稍时平静,风也跟着歇下来,似乎也要观战这场比赛。

  姊妹俩手拉着手,来到场地的起跑线上:

  “各就各位,预备,跑!……”

  孟月发出了号令。 两个女孩儿像离弦之箭,射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