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明争暗斗
蓝灵溪月2018-08-05 11:423,640

  夏季的天空,如同三岁小孩的脸儿。说哭就是雨,说笑就晴空万里。变幻莫测,反复无常。

  天公如此不作美,一场暴风骤雨即将来临。出师不利的袁明,从热情高涨一下子跌入冰凉低谷。他说不清,道不明,五味杂陈的滋味在心头。

  他再也不容小觑这个同姓异根的兄长了,看似沉默寡言,毫无激情的外表,私下里不知隐藏着怎样的一颗心?

  袁英也看出一些苗头。虽然,袁明身边有一个古灵精怪的孟月。但是,明眼人一估摸就清楚,袁明一门心思专注于孟玉。

  这分明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花花公子的做派。袁英实在是无法容忍。

  袁明听孟月提议比赛跑步,他心中暗自窃喜。“飞毛腿”是他绰号,他的短跑速度不是一般人所能及的。他在赛道上的优越感没有什么人能盖的。

  “比就比!谁怕谁?”……

  他仰着脸鼻孔冲着天,眼睛斜眯着瞟了一眼袁英,豪气冲天地大喊了一声,他逞强势想压倒对方。

  袁英不在乎弟弟的轻蔑一瞥。他心里笑到,小屁孩儿,笨狗咋个狼狗试,能唬住谁呀?

  我-袁英岂能让你个未成年所左右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输赢还未见分晓,就张狂成这样了?

  兄弟俩儿,各自站在百米线的跑道上,踮脚展腿,跃跃欲试。他们不畏恶劣的天气,誓比高低。

  姊妹俩儿,冲出了起跑线,向他们直奔而来。孟玉身姿轻盈,略胜一筹……。

  “快!赶快点!加快速度!……”

  袁明见孟月被落下一大截,他着急地叫道。他侧转身伸出右手,脚下小步踮行着,随时准备接伞起跑。

  袁英沉着冷静地站在百米横线上,看孟玉超过了妹妹。他偷着乐了,这段距离足够他赶超袁明。

  他们先后接住了姐妹二人递过来的雨伞。两兄弟像马驹子撒着欢儿,飞奔而去。他们不分前后到达终点……。

  “这种比赛不显实力。你考试后,咱们赛投篮怎么样?”袁明觉得跑个平局,很不服气。他再次发出了挑战。

  “好啊!可以啊!怎么样都行!”眼睛的余光睨了睨弟弟,袁英不加思索的痛快地答应下来。

  袁英嘴角提了提,露出久违的微笑。他匪夷所思,弟弟这是要干嘛?难道是想证明,他个小毛孩儿,势不可挡。连这个哥哥都不是他的对手?

  自古以来,兵来将挡,水来土屯!你-袁明尽管放马过来,我-袁英接招便是!

  天空中,黄豆般大的雨点子,说时迟,那时快,劈头盖脸的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

  “嘭”地一声,袁明兴奋地撑开手中的折叠伞,快几步跨到孟家姊妹俩面前,举伞为她们遮风挡雨。

  他仿佛春风拂面,悠然自得地翘起左嘴角,划出一道流畅的弧线。他喜不自胜。

  孟月和姐姐被雨点打得不知所措,袁明的及时到来,让她们免受风吹雨打之苦。

  她冲着袁明会心一笑:“我们就喜欢知冷知热的男孩儿,给人好温暖的感觉!是不?姐!”

  “唔,哦,就是的……。”

  孟玉的胳膊被妹妹生拉硬拽地挽住,暗示她赶紧应承下来。她仰头瞄了瞄袁明,含糊其辞地唯唯诺诺的符合。

  她眼前晃动着袁明喘息起伏的衣襟儿,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向她慢慢逼近……。

  “孟玉,你们用这伞。我和袁明共一把好了!”袁英说着挤了进来,他手中的那把伞硬揣到孟玉怀里。

  “谢谢啊!我正愁仨人儿在一块,挤得慌呢!”孟玉向袁英十分感激地道了声谢。她从袁明和孟月中间抽身出来。

  接过伞的孟玉,她连忙打开并把妹妹拉了过来。她似乎从束缚中解脱出来,挽着妹妹的手臂,轻快地向前走去……。

  “你,你搅和什么?这有你什么事?”

  袁明见两姐妹已经走远,他突然一拳将袁英击出了伞外,满腔怒火地吼道。

  袁明怒目圆睁,眼底射出一道寒气逼人的凶光。他好不容易得到接近孟玉的机会,却让这个不知谁家的外来户搅黄了。

  “我,我没干啥呀?只给把伞而已!你咋这激动呢?你不愿意,我来举,好了!”袁英跑回伞下,伸手一把抓住伞杆说道。

  他没想到,袁明的反应如此激烈,袁明的冰冷目光,如同利剑,直戳他的心窝。使他躲闪不急。

  “是一把伞的事么?还“而已”呢!别给我玩文绉绉的这一套!你说,你是不是也想追求孟玉来着?”

  袁明一下子道出袁英内心深处最不为人知的秘密。袁英瞪大双眼,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乳臭未干的同胞兄弟,他毫不躲闪。

  “孟玉是我同学!只要她还不是别人的女朋友,我就有权力追求。你也可以公平竞争,我没意见!”

  心平气和地说了这番话的袁英,不再惊慌失措。他大胆地承认心里的想法,并接受了现实的存在。

  “你到这世上来,就是诚心跟我作对的吗?你追谁不好?偏偏跟我争!你不知道你自己是什么人?你就是个……。”

  袁明泄愤的话语,噶然而止。他横眉立目,咬着后槽牙,“嘣,嘣”直响,也没有道出:“野种”两个字。

  他想不通,为什么爸爸、妈妈、姐姐、姐夫……凡是知道袁英身世的人,都不遗余力地保护着这个来历不明的人。

  袁明举头望苍天,他想问老天爷为什么如此不公。一个非亲非故的人,搅扰他不得安生。却见黑色的伞顶,遮住视线。

  他猛然双手紧握住伞把,来回使劲摇晃了起来。他硬生生从袁英手中夺过雨伞,摔在墨色的跑道上……。

  “我,我要把你的保护伞撇得远远儿的,让你亮相于光天化日之下,暴露你的真实身份,路人皆知!”

  伞像一叶扁舟随风飘荡,飞出几米开外,翻转着做了一个环形绕圈,服服帖帖地仰躺在地面上……。

  袁明追跑过去,脚踏伞布,拼命地跺了几脚,恨恨地说道。

  “野种!”两个字,在他的胸腔里,到处乱撞,好像一颗炸弹,随时随地爆裂开来,燃烧起火……。

  倾盆大雨,不遗余力地喷泻而下,浇向袁明,他浑身上下湿得体无完肤。他不再犹豫,冲进暴风雨中,踏上回家的路……。

  袁英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无法理解袁明到底是怎么了?竟做出如此令人错愕的举动。

  等他反应过来,捡起地上的雨伞,去追赶袁明时,袁明已经消失在雨雾当中……。

  “袁明!袁明,他这是怎么了?……”

  走在半路上的孟家姊妹,看见雨地里狂奔的袁明,试图叫住他。似乎不太起作用,袁明充耳不闻地依旧在雨中跑着……。

  “哐噹”……

  袁家大门被重重地撞开,巨大的声响,惊得袁养军夫妇目瞪口呆。落汤鸡似的袁明站在门厅里……。

  林婉贞从椅子上弹起来,拽着袁明冲进卫生间,她取下毛巾递给了袁明。她拿来暖壶准备好了温水。

  大雨开始下的时候,她就在门口焦躁不安的等待两个儿子归来。左等右等不见人影,她干脆索性留着门,上了饭菜和丈夫一起吃早点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第一个出现的是,带了伞却被淋得浇湿的袁明。

  她不无心疼地唏嘘着:“伞呢?伞哪里去了?怎么回事?会淋成这样?”

  “妈,你就别问了!你去拿干净衣裤来,让我换上。吃了饭,我还要上学呢!”

  袁明将唠唠叨叨的母亲推出了卫生间。他想耳根清净地一个人待会儿。第一次晨炼是这样的结局,他是怎么也意料不到的。

  他憧憬着,和孟玉并肩前行,聊聊彼此的喜好,增进一下相互之间的了解。这些场景全都没有出现。

  他一心怨恨袁英那小子,从中插了一杠子,把他的美好愿景,搅了个支离破碎。让他心酸不已。

  袁明迅速地擦洗完毕,换了身衣服,坐上了餐桌……。

  这时,袁英跨进了大门,他虽然拿着伞,全身上下也湿露露的。林婉贞又是一统忙碌,帮袁英收拾干净。

  “你们有雨具,还是被天气给打败了?这要是两军对垒,还未交手,你们已溃不成军了!”

  袁养军坐在餐桌前,看着两个儿子湿不琉球,走马灯似的先后出现,他不满地发了话。

  “我没有照顾好弟弟!但凡我跑快点,赶上来,他也不至于淋着雨回家!都是我的错!”

  袁英喝了口稀饭,接着父亲的话茬说道。他谦卑的态度,看不出他错在哪里?

  “这是哪跟哪儿?是我自愿的!我发扬无产阶级先人后己的精神,把伞主动让给了兄长!我不怨别人!”

  镇定自若地扒了一口饭的袁明,眨巴一眼袁英,他向父亲解释道。

  他心里泛着嘀咕,这人真能装,总有一天,让你装不下去。

  “你们兄弟俩儿,要搞好团结!古人云:人心齐,太山移!困难来了,怎么克服?人就是要团结一心,才能所向睥睨!”

  袁养军说着左看看袁英,右望望袁明。他似乎看出这哥俩儿貌合神离。

  “好了!都什么时间了?还争分夺秒,上你的政治课!孩子们该上学了!不然要迟到了!”林婉贞在一旁,嗔怪地望了望丈夫,打断了他的话题。

  “哝,今天就一把伞,你们俩儿共用吧!”林婉贞将刚才那把伞拿在手里,用商量的口吻对两个儿子说。

  “妈,我记得咱们家还有军用雨衣,不能老搁着,你现在拿出来,刚好派上用场。物尽其用么!”

  袁明打心眼里不愿意,再与袁英有什么瓜葛了。更不想跟他共享任何东西。

  他灵机一动想起了父亲发的雨衣来,那家伙又厚又沉,质量特好。就是黑古拉基的,不够时尚。

  林婉贞听儿子这么一说,也想起来。她把伞递给了袁英,让他先去上学。自己宁身去找雨衣。

  “这雨衣,遮风挡雨的刚合适,很有安全感!”袁明背上书包,穿上雨衣。

  “拜拜!”向父母招招手,走出了家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