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即时就医
蓝灵溪月2018-07-11 23:433,485

  “哒…哒…哒”清脆的脚步声,有条不紊地踏击着学校三楼走廊的地面,略带回音……。

  早读时间快到了。过道里已没有同学走动,只有值周的孟月弯着腰扫着地。

  “不许动!举起手来!交抢不杀!”

  低沉而又缓慢的男性嗓音,从孟月身后传来。同时,有个硬物抵住了她的后腰。

  孟月稍稍直立起身,并没有交出手中的笤帚。她想看看到底是谁,吃了豹子胆,竟敢跑到教学楼里来打家劫舍。

  她偷偷侧脸瞄了一眼身后,黑色的雨衣下面,只见挽得高高的裤管和一双穿着凉鞋的大脚。

  她的心不由自主地扑通扑通狂跳不止。他是要财、要色、还是要命呢?不管怎样,先来一招再说。

  “我没有枪,送你个笤帚,接住喽!”

  假意举起双手的孟月,抡起笤帚直奔雨衣人的脑袋,重重地击打下去。

  雨衣人用手臂一扛,身子不由自主靠在了墙上。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嘴巴和下颌……。

  “什么人?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打劫本姑娘!还不快快从实招来!”孟月将笤帚疙瘩一横,抵住那人胸口。

  “别!女侠!手下留情!自己人!自己人!你不放过坏人,也别冤枉了好人!”

  孟月听这话音,十分耳熟。她猛然抬手揭开雨衣人的帽檐,袁明那张英气而又棱角分明的脸显露出来,惊慌地望着她。

  “哏,我当哪个好人呢?原来是既不会杀人,又不会放火的超级暖心男,袁公子!”孟月说着不屑地放下了笤帚。

  “我不想怎么着你!只是,跟你闹着玩的!没想到,你还当真了!出手如此凶狠,我毫无防备!”

  袁明掀掉帽子,脱下雨衣,冲着孟月窃窃地一笑。

  “你没毛病吧!都多大了,还玩小孩子的鬼把戏。刚才冒雨晨跑,雨水都灌到脑子里啦!我看你是无药可救了!”

  孟月斜眉瞪眼,翘起小嘴,连连挖苦着袁明。她没敢承认,刚才那会儿,她确实被吓到了。

  “哎呦!你还别说,我的脑袋确实有一点发沉!我去坐位上,倒一倒,看能流出多少水来?”袁明借坡下驴,就势拎着雨衣向教室走去。

  “哎!你真的没事吧?刚刚,害得我和姐姐为你担心了一阵呢!你倒好,还有心思开玩笑!”

  孟月相跟着袁明进了教室,她嘴里嘟嘟囔囔说着埋怨的话。

  “你看!没问题!吃嘛嘛香,干啥啥棒!那点雨,对我来说是小意思!纯属小儿科啦!”

  袁明说着用手拍拍胸脯,“嘭嘭”直响。他似乎发出了豪言壮语,任何困难都不怕的样子。

  孟月一下子觉得耳朵根烧烧的,羞切切地摇摇头。她心里笑话着自己,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替“古人”担忧了。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

  上了两节课的同学们,哪儿也去不了,只能在教室里放松放松……。

  “呆子!秦越…!我…感觉特…冷,你帮我…把雨衣…披上,暖和…点……。”袁明上牙打着下牙,哆嗦着嘴唇说道。他面色潮红,浑身发抖。

  “袁明!你怎么了?啊呀!你烫得厉害!你发烧了!”秦越从窗扇上取来雨衣,搭在袁明身上。

  他顺便用手背抵了一下袁明的脑门,随后比着自己额头,感觉袁明的温度偏高。

  “我…没事儿,就是有点…冷!啊…切,啊切……”袁明话还没说完,连连打了几个喷气。

  他的动作幅度太大,带着桌子直晃悠,惊动了前座的代云霞:

  “袁明,你法啥怪呢?教室里穿雨衣,你头上的天花板漏了吗?多此一举!”

  她宁头看出袁明的脸色不对,惨白中透着绯红,乌紫的嘴唇瑟瑟颤抖,眼皮耷拉,目光游离不定……。

  “袁明!你有点不对劲啊!看你那难受样,快去卫生院看看!我帮你去请假!”

  代云霞看见秦越也冲她点点头,表示赞同的意思:“嗯,袁明的确发烧了。我扶他去医院!”

  “我可不想…去,那地方…让人…闻风丧胆,没…病也折腾出…病了来!”

  袁明双手环抱,头埋了进去,趴在桌子上,死活不肯起身。

  “快起来啦!别逞能了!哪有生病不看的道理!秦越,你拽他起来,先下楼!我去去!随后赶上!”代云霞说着雷厉风行地奔出了教室。

  秦越架着袁明刚站起来,与从清洁区回来的孟月,碰了个正当面。孟月不解地问:“你们是去哪儿?”

  “医院!袁明发开高烧了!一起去!”秦越见孟月胳膊上带着红袖箍,觉得她应该义不容辞,跟随前往。

  袁明的脑袋蔫扁扁搭在秦越的肩上,两眼无神地望着孟月。再没有先前生龙活虎的劲儿了。

  孟月惊讶得嘴型撅成了O型:“生病了?铁汉最终被小雨点给击败了!赶紧的,别耽搁了!”

  “等一下!我也要去!”代云霞追出教学楼,赶上了孟月他们仨人儿,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地喊道。

  “我看就不用劳您大驾了!这是去医院又不是上战场,人越多越好,能打个大胜战!你就歇着吧!”

  孟月一边说着一边给袁明和秦越遮挡上雨衣。她瞅了瞅,站在屋檐下不知去留的代云霞。

  “我都请好假了!不去,是不是说不过去啊!我也跟你们一道,好吗!”代云霞嘟起嘴,央求道。

  “你所做的一切,我们感激涕零!反正班主任是你妈,你不去,她又不会把你怎么样?”

  “再说,下着雨,多不方便呐!就不用你代大小姐亲自前往了!累坏了你的娇贵之躯,怎么办呢?好了!待会儿见!”

  孟月撑开雨伞,冲着若有所思的代云霞,挥了挥手。她帮衬着两位男同学,向卫生院走去……。

  “你干嘛不让她去?刚才,她的兴致可高了!是她积极主动去请假的!这不太让她扫兴了吗?”

  秦越望了一眼,孟月温怒的脸。他百思不得其解地问道。

  “说的是啊!她太会来事了!有时候,热情过头了,反而会坏事!医院,还是让她少去为妙!”

  孟月一提起代云霞,心中就有些丝丝不快。她再次想起了纸条的事情,至今让她耿耿于怀。

  ——

  三个人进了卫生院的大门,孟月安顿秦越和袁明坐在长椅上,自己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治疗室…。

  “林阿姨!你们家袁明生病了!我们把他送到您这儿来!快来看看!该怎么办?”孟月一见到林婉贞,着急地说道。

  “哦?在哪儿呢?快带我去吧!我就知道,早晨,淋着雨回来,就没什么好事!”林婉贞泱泱不快地说道。

  她跟着孟月跑进了大厅,和秦越一起扶着袁明进了急诊室的房门。她见儿子像霜打过的玉米杆,蔫了吧吧地毫无生气。她心疼不已。

  “林护士长!这是……?”曾大夫抬眼见林婉贞扶着个大小伙子进来,赶紧打了个招呼并问道。

  “啊,我儿子!袁明,早上淋雨受凉了,到您这儿瞧瞧!”林婉贞将袁明摁在坐位上,急切地答着话。

  “哦?那先把体温计给他夹上,我给病人开了药,再给他就诊!”

  曾大夫说着递给林婉贞一只温度计。她接过来熟练地甩了甩,看了一眼合适的刻度,塞在了袁明的腋下。

  袁明面无表情地任凭母亲,在他身上操作。他的脑子一片混沌,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小孟,小秦,谢谢你们送袁明过来!这边有我呢!你们可以放心回去上课了,别耽误你们学习!”

  这时,林婉贞想起了门外,袁明的两个同学。她认为不能因此事,耽搁了别人家孩子的功课。

  “那好!林阿姨,我们就去上课了!回头,我把袁明的书包,整理好送来!再见!阿姨!”

  孟月把袁明交到他妈妈手里,特别安心。她给秦越使了个眼色,“没什么事,咱们该撤了!”两人齐齐向林婉贞摇了摇手,道了别,向大门厅走去……。

  “林护士长,三十九度三,你儿子需要查一下血和尿。这是化验单,赶快去!”

  曾大夫给袁明测了血压,听了心肺情况。最后,用压舌板,抵住袁明的舌头,看他的咽喉部是否发炎。

  “曾大夫,孩子他……?”林婉贞捏着单据的手,微微抖动。她惴惴不安地语言又止。

  “问题不大!血压和心肺功能都还正常,只是扁桃体红肿发炎了!等化验结果出来,我来开药!”曾大夫发出磁性的男中音安慰道。

  林婉贞陪着儿子逐项检查,耐心地坐在长条椅上等待结果。她望着儿子无精打采的脸,不由得怜惜起来……。

  “妈!我不打针!我宁可多吃些药,也不在屁股上打针!太疼了!我招架不住啊!”

  林婉贞拿着针管准备给袁明注射退烧药时,袁明一下子从观察床上蹦了起来……。

  “明儿!吃药没有打针效果快!打一针柴胡,先退了烧,再吃药,慢慢调理!”

  林婉贞抓住儿子的一只胳膊,将他拖到床边,柔声轻语地好言相劝。

  “妈!我一打针坐骨神经痛,从小就惧怕!我有心理障碍!我多喝水,我多吃药,就是不要打针!” 袁明在有三张床位的观察室里,上蹿下跳,左突右闪,躲避着母亲。

  “你都是大小伙子了!还怕小小的针头不成?我打的不疼,顶多算是蚊子叮了一下!不信你来试一试,好了!”

  “那得多大的蚊子啊!那针,不是打在我的屁股上,而是扎在我的心上!让我痛苦不堪啊!妈妈!”

  母子二人你来我往,唇枪舌战,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斗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