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神魂颠倒
蓝灵溪月2018-08-05 11:093,318

  “妈啊!我不行!我就是不要……。”

  袁明的话只说了个开头,便倒吸一口凉气,两个黑眼珠向上翻了翻,直挺挺地昏倒在地……。

  “明儿!袁明!妈说话,你听得到?”

  林婉贞放下注射器,伤心地喊着儿子,并在他的面颊上拍了两下,见儿子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她将大拇指掐住儿子鼻沟的人中穴,使劲地顶推了几次……。

  “呃!”袁明的脖颈向前挺动了一下,深吸一口气。他紧闭的眼皮下,眼珠不停地来回蠕动。

  “明儿!你醒醒!快醒醒啊!你不要吓妈妈好不好?你不能倒下,妈妈可受不起啊!儿子!”

  林婉贞看了一眼袁明,视乎将醒未醒的样子。她抱起儿子晃了晃,还是没有动静。她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妈!我…还没怎么的呢?你就哭得这么惊天动地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别摇我,我头晕!”

  微微睁开眼睛的袁明,他仰头望着妈妈泪眼婆娑的脸庞,浅浅地歉意一笑,轻声慢语地说道。

  他自从记事以来,再也没有被母亲这样紧紧地拥抱过。他感到一股暖意袭遍全身,幸福满满。

  “嗯,儿子!来,我扶你躺到床上去!然后,我去找大夫,把肌肉注射改成静脉输液好了!”

  林婉贞一只手抓住袁明的胳膊,另一只手撑住他的后脖颈子,猛一用力,使他顺势坐了起来。

  袁明欠身一轱辘爬起来,就着旁边的床位,双脚互交踢掉鞋子,侧身躺了下去。他感到浑身瘫软,疲惫不堪。

  林婉贞用胳膊摸了一下,脸上未干的眼泪。她撑开被子,给儿子盖好。正要转身离去……。

  “妈妈!你不用去求大夫了!那一针,我是逃不掉了,扎在哪里都是一样的!长痛不如短痛!”

  袁明拽住妈妈的一只手,有气无力地说着话。

  “来吧!妈妈!你就像蚊子一样,开口“叮”我一下吧!是吸我的血,还是吐“毒液”!我都咬紧牙关挺住!绝不给老袁家丢脸!”

  袁明主动提出接受治疗。他拿定主意,不让妈妈为他打针吃药而操心费神了。

  “好哎!这才是我的乖儿子!这么芝麻大点的事,还能难住我们家袁明不成!那是不可能的!”

  林婉贞边说着边重新举起了带有棕色药液的注射器,右手食指和无名指夹住针管,大拇指用力一推活塞,针头喷出弧形的液线,散落在空中,排出了管中的气体……。

  袁明见母亲左手拿着两只沾了消毒液的棉签,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他只好爬转过身去,解开裤腰,露出了臀部的一角……。

  林婉贞将棉签点置在儿子现出的肌肤上,快速地以两公分为半径由里到外,转着圈消毒两遍。

  袁明感到一丝凉意从右屁股的边角,悄无声息地扩散开来,攀援上升至头顶,匍匐下行到脚底,左右开工包抄了小肚子。

  林婉贞左手食指和大拇指捂成园圈,撑住消毒过的皮肤,紧绷而平滑。右手似甩飞镖一样将注射器的针头置于圈儿的中心,快速又敏捷地扎进了“靶心”……。

  “啊!……哎……呦!哎……哟喂!……”

  随着袁明撕心裂肺的惨叫,他的胳膊和腿一下子直直地向外展开,眉毛眼睛却挤到了一块。

  他的嘴裂得老大老大,半天没有合拢的意思。似乎扎在他屁股上的不是颗针,而是一把锋利的尖刀。

  “不会吧!有那么疼吗?太夸张了吧!别的病人都说,我打针不痛啊?这是怎么的了?”

  袁明的反映如此强烈,出乎林婉贞的意料之外。她怀疑地看了一下针管,没有什么异样。

  她开始疑惑,难不成自己三十多年的注射技术退化了。不然,儿子怎么会这样痛苦难耐?

  右手慢慢地推注着药液的林婉贞,左手持着一根棉签,在针头周围的皮肤上轻轻划动按摩,以减轻疼痛感。

  袁明因紧张而绷紧的屁股,在林婉贞的精心呵护下,逐渐的慢慢地放松了下来……。

  林婉贞注推完药液,用棉签压住针头旁的皮肤,迅猛地拔出了注射器,收拾好治疗盘。

  她见袁明摊开四肢趴在床上,闭着双眼,半张着嘴巴,浑浑欲睡的样子。她便给儿子盖上被子,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哦!疼死我了!可怜的屁股!我让你们受罪受乍了!对不起嗷!我再也不……。”

  袁明嘴里嘟嘟哝哝着,眼皮沉重得再也无法抬起来,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

  “哎!喂喂!快醒醒!他烧的好烫啊!嘴巴干裂起皮了,咱们给他喝水喂药吧!你扶着他!”

  轻柔而甜美的女声,响在袁明的耳边。他的肩和背被人拖起来,身体靠在老护士的肩头……。

  甘甜而温润的水流,侵遍了似干涸土地的焦唇。他咕咚咕咚的如饥似渴地畅饮了一杯水。

  他努力挣扎着颤颤巍巍地抬起眼皮,朦胧中见一年轻女子手拿水杯,唇角轻挑,含笑相望。

  “孟玉!孟玉,是你吗?你来看我了?你说句话呀!你别不理我啊!好吗?……”

  袁明跃身坐起,不由分说,一把握住那姑娘捧着水杯的右手,放在胸前。他蹙着眉头,怅然若失地说。

  “啊呀!他这是怎么了嘛?脑子是不是烧糊涂了?把我当谁了?喂了药,还不退烧。给护士长说,就冷敷,物理降温!”

  惊恐万状的小护士,想抽出手来,转身离去。但是,袁明紧紧撰住,没有一点松开的意思。

  “你别听他的就是了!他这是高烧所致,神志不清了。我把杯子取出来,你就可以脱身了!”

  支在袁明身后的老护士,慢条斯理地说道。她的左手攥住杯子把,来回摇一摇,猛的一抽。杯子脱离了袁明的掌控,落入了她的手中。

  在这个当口,小护士就势甩掉袁明的双手,将自己的手缩了回来。她立刻站起,转身就要走……。

  “你,你不能走!撇下我一个人!我不让你,离开!我还有好多话没说呢!让我跟你一起去吧!”

  袁明两眼茫然地盯着前方,他轮番撑直两只胳膊去拘那小护士,嘴里发出一连串的呼喊声。

  “你快去叫护士长!这小牛犊子劲可大了!我就要支撑不住了!你去啊!要快点!”

  老护士的两只胳膊,紧紧抱住袁明的后腰。她互握在一起的两手,向后扯住了袁明,使得袁明无法起身。

  乱了阵脚的小护士,展闪腾挪地冲到门前:“嗯,我去找她!她的儿子,她来救治好了!”

  她刚一跨出门,与正好赶来的林婉贞,碰了个正着:“护士长,您儿子一定认错人了,冲着我,直叫别人的名字,也不知道叫的是谁?”

  “哦?是吗?你不要在意!他烧迷糊了!认不清好赖人。你要谅解噢!你去打盆水,拿我的毛巾过来。”

  快步走到床边的林婉贞,朝小护士抱歉地一笑,并且吩咐她,为儿子的冷敷做好一切准备。

  “谢谢你!阻止我儿子的鲁莽行为!你费心了!你去请大夫再开一剂退烧药,拿过来好吗?”

  林婉贞将儿子的手臂压了下去,她扶住儿子的肩膀,让他身后年长的护士抽身出来,不无感激地说道。

  “没什么?我这样做是应该的!护士长,我这就去找曾大夫,开处方!还需要别的吗?”

  老护士连忙把枕头放整端,将袁明的头躺上去。她望着烧得满脸通红的袁明,担心地问道。

  “接下来的时间,我来陪护他,我再观察一下,酌情而定。你快去快回!我等着你了!”

  林婉贞坐到床边,给儿子盖好被子。她边摸了一下儿子发烫的面颊边说道。

  “你不要走!等等我!我也要去!……”袁明双眼紧闭,头来来回回摇摆,轻喊着昏睡过去……。

  ——

  “嗯,我,我这是在哪儿?我还在医院?孟月,怎么是你一个人?你姐姐呢?没和你一起?”

  袁明睁眼看见观察室的天花板,这才意识到自己还躺着医院里。他的余光融进了孟月的剪影,他侧过脸去,喉结慢慢蠕动,发出轻柔的声响。

  “袁明,你终于醒了!你昏睡了两天一夜,可把我们大家伙着急坏了!怕你昏睡百年呢!”

  孟月正用棉签沾着杯中的温水,点润着袁明的双唇。她见袁明清醒过来,还跟她说着话。她激动得眉开眼笑。

  “我在你面前,不问问我好不好?怎么老惦记着我姐?她这两天到区里预考去了!还没回来!”

  孟月说着觉得特委屈,鼻子一酸,眼泪抑制不住夺眶而出,吧嗒吧嗒落了下来。

  “你啊,又哭又笑,满脸放炮!她不是高考了吗!我就是随便问问都不行啊!你哭啥呀!别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呢?”

  袁明一见孟月的眼泪,心里一下子变得软绵绵的。他意想不到,孟月这样的假小子,也会吧啦起泪水来了。

  “你,就是你!招惹我了!近在眼前的人儿,你为什么不管不问?远在天边的人儿,你却牵肠挂肚呢?你怎个意思?”

  孟月将杯子重重地蹲在桌子上,棉签顺手扔了进去。她双手捂着脸,嚎啕大哭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