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出谋划策
蓝灵溪月2018-07-23 14:353,347

  “哦!我没意思!我一点意思都没有!别介,小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我哪儿哪儿都不好!不直呼,你开闸放水吧!”

  袁明说着抬手捶捶脑门,他懊恼地发着牢骚。他真没想到,不知怎么就触碰了,孟月脆弱的神经,刺激得孟月泪如泉涌。

  “我!我就…为了你!发…一次洪…水,把你包围…起来!甭想着有人…救得了你!我要把你淹没!”

  泣不成声的孟月,将她的一门心思道了出来。她捂着脸的双手,悄悄裂了一条小缝,偷窥着袁明的一举一动。

  “哎呀呀!我说,小姑奶奶!哦不,小祖奶奶!我上辈子欠你的了吗?你为啥老冲着我来呢?”

  袁明捶胸顿足地仰天长啸一声。他想不通自己有何德何能?让孟月如此执着穷追猛打,锲而不舍!

  “可能上一辈,我拖欠你的太多,这辈子我得赶紧还上。不然,我咋就看你那么顺眼,想和你在一起呢!”

  孟月止住了抽泣,柔声细语地慢慢道来。她两三下摸掉眼泪,双手把住了袁明的一只胳膊,痴迷而带有渴望的眼神盯着袁明。

  “可惜嘞!你来得太晚了!像歌里唱的:

  “你到我身边带着微笑,带来了我的烦恼,我的心中早已有个她,哦她比你先到…

  她…温柔又可爱,她…美丽又大方……

  直到有一天,你心中有个他,你会了解我的感觉,爱要真诚不能分享…

  哦对你说声抱歉!我,对你说声抱歉!”

  袁明的视线从天花板移到孟月的脸上,他怀着深深的歉意唱了《迟到》,表达他此时此刻的心情。

  “她,那她!怎样的她?是我姐吗?”

  “嗖”地缩回了双手的孟月,满腔羞愤地带着哭腔质问着袁明,她的脸由面红耳赤变成了惨如白纸。

  袁明望着孟月红一阵,白一阵,泪痕未干的脸庞。他不知所措地眨巴眨巴眼睛,迟疑了片刻,喉结上下颤了一下,未出声。

  他不忍心说出心中的爱恋,来伤害眼前这个用情太深的姑娘……。

  “明儿,是你吗?你醒过来了?我怎么听见了你的歌声?云鹏,他说看看你!我带他过来见你!”

  清爽明快的嗓音,渐行渐近,林婉贞领着代云鹏已经移步走进了观察室……。

  吧望着袁明答复的孟月,听见身后的话语声,她的心“咯噔”一下,她失望地宁脸,瞅了一眼门口。。

  她再清楚不过了,以袁明的脾气,是万万不会在旁人面前,说出自己的心事,她今天就别指望得到答案了。

  孟月腾身而起,一手拎起书包,一手挡着脸,从刚进来的俩人中间,蹭了过去。临出门前,向屋里摆摆手:“阿姨!我该回家了!再见啦!”

  “袁明!你欺负人家小孟了?她好像哭过!她一放学就来看你!怎么的?反而被你弄哭了!”

  林婉贞边责备着儿子,边把水杯递给他。她见床头柜上的书包,知道八九不离十是孟月送来的。

  “我,我没有!我哪敢欺负她啊?每次,都是她折腾我来着!可能,我这两天昏迷不醒,把她吓坏了吧!一见我醒来,她就泪奔不止了!”

  举起杯子喝水的袁明,将杯底冲着母亲,他不想让母亲察觉,他躲避并隐藏了太多的实情。

  “哦!那就好!小孟可是个好姑娘,有空就来看护你!还送来了书包!你要欺负她,我可不饶你!”

  点了点儿子的脑门,林婉贞忙不谍地数落着他。

  “你量一下体温,如果正常了!就让云鹏陪你回家!你姐在家做好吃的呢!”

  林婉贞说着示意袁明坐起来,并且递给他一只体温计。

  “喂!哥们!我都两天没见你!今儿才从嫂子那儿知道,你进了医院!留下观察了!咋样啊?”

  代云鹏凑近床前,看着袁明抬起胳膊将温度计夹在了腋下。他皱起眉头,认真并关切地问道。

  “你都看见了!人好好的,没啥大问题!哎,你还别说,我一看见你,还真的有些饿了!”

  袁明虽略显憔悴却不失英气的脸上,挂着一丝自讽的笑容。他嘲弄似的说自己。

  “三十六度七,体温正常了!明儿,你先回家。我去办办手续,下班了,我回去!”

  熟练读着刻度的林婉贞,放心地向儿子发号施令。她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可以落地了!

  “是!一切行动听指挥!妈妈辛苦了!”

  袁明一听可以回家了,高兴地朝母亲行了个礼,干脆地答道。

  “好!老大!咱们策马扬鞭,向家进发!”

  代云鹏抓住袁明的书包,挥舞着包带,轮成了圈,似古人骑马扬鞭,前后脚磕碰着蹦蹦跳跳地跑了出去。

  “妈,你看他!又不是他住了院,他怎么跑那么快!把我撇这儿不管了!真是太不像话了吧!”

  袁明指了指转眼消失了代云鹏的背影。向母亲不无抱怨地调侃道。

  “好了!你和他都没长大,哪儿顾及那么多!你们都让父母操碎了心,能长大成人就好咯!路上小心!别贪玩啊!”

  林婉贞说着收拾好床铺,与儿子先后出了观察室,来到大门厅,两母子挥手道了别……。

  “嗨……!小老弟!你跑那么快干嘛?还不赶紧给你大哥护个驾!丫挺得,当甩手大爷来啦!”

  袁明紧赶慢辇,在梧桐树下追上了代云鹏。他摆起了当大哥的谱儿,呛了代云鹏一下子。

  “老大,我实在是受不了,医院那气味儿。上次,我鼻子出血,我使出了杀手锏,愣是走到半道儿,拐回家去啦!”

  怂了怂鼻子的代云鹏,张大嘴巴,阔了阔胸,做深呼吸状。他似乎长时间呼吸不畅,被憋闷坏了。

  “哦?那次,你的鼻子,说出血,就流了那么多!我和孟月都没反应过来,是咋回事呢?”

  听了代云鹏的一习话,袁明投过去疑问的目光。他想了解代云鹏的鼻子,出了什么问题?

  “我的鼻中隔偏曲了,稍微碰碰鼻子,就会哗哗地流血儿。最怕别人动我的鼻子了,我自己也特别小心!”

  代云鹏耍皮地嬉笑了一下,说出了其中的弯弯道道。他鼻子中隔长的不完美,他觉得很正常,没有什么奇怪的。

  “你追孟月那丫头,进展咋样了?她怎么有时间老往卫生院跑啊?你就没逮着机会接近她?”

  扒着代云鹏的肩膀,袁明抛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他希望代云鹏使出浑身解数,来降服孟月。

  “没机会啊!这不,今天一见我来,她拔腿就跑!连打个照面,说句话的时间,都不给哥们!”

  耸了耸肩膀的代云鹏,愁容满面,目光呆滞地望着前方某一处。他想象不出如何接近孟月。

  “傻了吧!制造机会啊!你个大活人,开动脑筋,想方设法,抓住一切有利时机,歼灭敌人呐!”

  袁明说着就做了个左手端枪,右手扣动扳机的动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瞄准射击……。

  “咚”…“咚”…“咚咚”……。嘴里发出子弹出膛的声音,袁明好像已经把目标击倒。他左唇角翘起,脸上挂着胜利者的微笑。

  “噗……,噗噗,……”装腔作势地射击完毕,袁明夸张地吹了吹,他想象中冒了烟的枪管。

  “老大,你都不用开枪射击,姑娘们一见到,你这一身的俊气皮囊,就壮烈牺牲一大片了。”

  “哪像我,长得这么憋把!每次见面,孟月连正眼,瞧都不瞧我一下。就更别说,谈情说爱了!”

  愁眉不展的代云鹏,将袁明从上到下,自左到右扫描了个遍。他心里好生羡慕袁明。他想只要有袁明的个头,孟月也不至于忽视他的存在。

  “喂!小兄弟!你还信这个呢?再好的皮囊可能一时招惹人。但是,有趣的灵魂才能体现个人魅力!你要发挥妙趣横生的个性,来俘获孟月桀骜不驯的心!”

  袁明措辞委婉地鼓励着代云鹏。他若有所思地上上下下打量着小兄弟,那眼神好像要扼杀他脑海中,不切合实际的所有想法。

  “嘭……嘭……嘭……”……

  敲了三下自家的防盗门,袁明躲到了代云鹏的后面,他借小兄弟的宽厚身躯,做挡箭牌,跟姐姐玩起了捉迷藏。

  “云鹏,怎么就你一个人?你不是去看袁明了吗?他怎么样?我正做些吃的,一会儿给他送去!”

  袁娟边问着话边推开了防盗门,代云鹏避让不急,一个趔趄跌倒在袁明的身上,俩人来了个叠罗汉,“哎呦”之声不绝于耳。

  “袁明,调皮鬼!藏什么藏?你就是躲到天边,我也毫不费力把你找到!还不快进屋!有好事等着你们呢!”

  跨出楼道的袁娟,站在两个弟弟中间。她满面笑容说完话,一手一个拉着俩大男孩进了门……。

  “周天,院儿礼堂放电影《英雄本色》,我们弄了十张票,请两家人一起去欣赏!你们说好不好?”

  袁娟迫不及待指着餐桌上,一字排开的电影票,她激动地征求两小伙的意见。

  “好事啊!我在医院待得太久了,人都要生锈了!刚好!看看电影,换换脑子,振奋振奋精神!”

  拍着巴掌叫好的袁明,急忙弯腰将最排头的两张电影票,撕下来攥在手里:“这两张,就是我俩儿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