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喜极而泣
蓝灵溪月2018-05-20 21:373,714

  秋天披着五色缤纷的彩衣,步履匆匆地离开了黄土高原,不经意间撒落了无数颗,可以孕育生命的种子。冬天的大地如获至宝,敞开自己博大胸襟收藏了起来。待到春天,破土而出……。<p>  “齐叔,你在哪儿?齐叔!黑灯瞎火的,你在那里干什么呢?你不嫌冷吗?”<p>  林婉贞怎么也没想到。齐叔一个人,坐在牛棚里。吧嗒吧嗒地抽着老旱烟,望着老黄牛反刍。<p>  “林大夫,俄等着你们的回话咧!不管最后咋个样!俄都准备好咧!俄惹下的事情,俄自己担!”<p>  老黄牛的嘴,不停咀嚼着,一张一合,无论酸甜苦辣都统统咽了下去……。<p>  随着烟袋锅火光的闪动,齐叔的黑脸堂,一明一暗地切换着。他想着娃儿无论如何都要生下来。<p>  “走吧!怪冷的,回屋去!让养军跟你说说,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我们已经想好该怎么做了!”<p>  林婉贞捧着手哈哈气,转身大踏步地走进了屋里。齐宝根也相跟着来了,他怯生生地望着他们。<p>  “来,齐叔,别紧张!坐下来了!我和婉贞的意思,认下你这个亲戚了!咱们一定齐心和力啊!”<p>  袁养军拍拍炕沿,示意齐叔坐下说话。他笑盈盈地说出,令齐叔满意的最终答案。<p>  “袁干部!林大夫!你们好人啊!俄替娃儿磕头咧!俄来生当牛做马,也要报答你们的大恩大德!”<p>  齐宝根双膝再次跪地,“嘭,嘭”地磕了两个头。他泪流满面地发自肺腑的喊了出来。<p>  “快起来!齐叔!你言重了,行的礼也太重了!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发生这一切,袖手旁观呐!”<p>  费好大的劲儿,林婉贞才将齐叔扶起来。她心里想着,应该帮助齐叔这么实诚的人。<p>  “过两天呢!齐叔,把你闺女接回来。咱们一起去组织办办手续。娃儿生了!我们养也名正言顺!”<p>  袁养军叮嘱喜极而泣的齐叔。他非常欣赏地望着自己妻子的所作所为,这才是贤良淑德的样子。<p>  在林婉贞看来,收养一个孩子,似乎是那么不可思议。但是,她居然心甘情愿地接受了。<p>  “嗯,没嘛哒!俄照你的话去办!你们两口子,可救了俄咧!谢谢,谢谢咧!俄就不打扰咧!”<p>  齐宝根用袖管擦掉眼泪,对着他们夫妻深深地鞠几个躬,他后退到门口,转身出去了……。<p>  “嘀……哒……嘀嘀哒……”<p>  熄灯号声,在静默夜空中回荡……。<p>  被打断了思绪的林婉贞,怅然地吸了一口气,又深深地吐了出来。她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p>  她摸了摸身旁,儿子的脸颊:“今天就说到这儿!咱们该回家了,你爸爸要着急了!明儿!”<p>  “别啊!妈妈,我还有问题呢?”<p>  这是了解事情真相的绝好机会,袁明怎么能错过呢?他虽然站起身,但是,还是握住妈妈的手。<p>  “你还没说,那娃娃是谁的呢?”<p>  袁明发现妈妈说的往事,缺了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男主角呢?始作俑者在哪里?<p>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齐叔给干校领导汇报的时候,我也在现场。”她边走边说。<p>  “那天晚上,他和你爸爸找到他闺女的时候。只女子一个人躺在玉米地里,没见任何其他的人。没法找到孩子他爹!”<p>  林婉贞耸了耸肩膀,眉头紧锁。她也想知道孩子到底是谁的?<p>  “那你和爸爸就不怕流言蜚语?恶意中伤之类的事情发生?”<p>  袁明很好奇,父母抱着怎样的信念,让他们坚持到现在的?<p>  “我知道!为这孩子,我们也受了不少委屈。我还埋怨过你父亲。”<p>  “但,你父亲说: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爬也要爬到底!我无话可说!”<p>  林婉贞为了当年的诺言,付出太多太多,她怎么能給儿子,说得清,道得明呢?<p>  “好了!到家了,事情就是这样!你不要胡思乱想了!赶紧洗洗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p>  看见自家的客厅,亮着灯。林婉贞快走了两步,拿出钥匙开了防盗门,反身将袁明拽进了屋。<p>  母子俩跨进玄关,见袁养军和齐宝根坐在客厅沙发上,情绪激动地说着什么,并未注意到他们。<p>  “嘭……”的关门声,两个男人一起,都宁头望了过来……。<p>  “婉贞,你们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这小子还在发酒疯呢?我来教训教训他!”<p>  袁养军拉长着脸,怒目圆睁。他腾地一下,站起来。<p>  他不由分说,三步并做两步,跨到了母子俩面前。他伸手去搂袁明,却被林婉贞挡了回去……。<p>  “没有了!我们只是在葡萄架下,聊了聊天。你别老教训教训的!对儿子耐心点,好不好?”<p>  林婉贞抓住丈夫的那只手,半推半就地将他摁回到沙发上。她真是纳闷,他们父子间怎么了?<p>  她转头朝着袁明和蔼地说:“快去洗一洗,马上睡觉,不能再耽搁了!明天上学该没精神了!”<p>  袁明冲进了卫生间,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他与父亲长得那么相像。怎么就不像亲父子呢?……<p>  “婉贞啊!给你说个好消息。袁英体检通过了,他如果高考文化课过关,就可以上航校,当飞行员了。”<p>  这时,袁养军眉开眼笑地望着妻子,乐淘淘地说着话,像吃了开心果一样。<p>  他与刚才简直是判若两人,脸比书翻得还快。林婉贞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p>  她很不情愿地想,他可是在说一个旁人之子,怎么能那么高兴呐?对自己亲生的儿子,那态度是恨铁不成钢吗?<p>  “哦,是吗?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呢?那好啊!齐叔,养军,咱们可要庆贺一下!”<p>  她眼一眯,两嘴角翘起,挤出来一脸笑容,接着丈夫的话,有点夸张地大声说。<p>  “袁干部!林大夫!大恩不言谢!俄没啥说的咧!你们受俄,老汉一拜!俄来生来世报道你们!”<p>  齐宝根早已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绪,老泪纵横,黑红的脸憋成了黑紫色。他说着就势跪在地上……。<p>  “齐叔!使不得!贵贱使不得啊!这样,我们会折寿的。再说,孩子们都在家呢!影响多不好!”<p>  齐宝根正要磕头,腰还没弯下去。袁养军一把捞住他的胳膊,把他搀扶起来,坐到沙发上。<p>  “我们只是供养他而已!这种先天的身体条件,是遗传基因决定的。这是没办法感谢我们的!”<p>  林婉贞再也不忍心,接受齐叔的跪拜了。她望着齐叔花白的头发,赶紧解释其中的道理。<p>  “就是,就是啊!在这方面,婉贞,比我懂得多!身体条件是怎么努力都努力不来的!”<p>  袁养军害怕齐叔再有所行动,他已经招架不住了。他连忙随声附和妻子的话。<p>  齐宝根似乎听懂了他们的意思,他那满是皱纹,还挂着泪水的脸,笑开了花……。<p>  十几年来,他第一次笑得那么舒心,畅快,无拘无束。像小孩子吃了糖果,甜到心底的笑容。<p>  “我们打算等高考结束,下了招生通知。你就把娃儿接回去。该到了,让他认亲妈的时候了!”<p>  袁养军压低嗓音,拂在齐叔的耳朵边,小声地说。林婉贞听着丈夫的话,诚恳地向齐叔点了点头……。<p>  “诶!诶……!俄早就盼着咧!俄可怜的女子,头发也开始发白咧!她终于盼到这一天咧!”<p>  齐宝根的眼泪再次涌出来,他用双手挡住了脸,想抹去泪水。好像不太起作用,反而越流越多了。<p>  “齐叔,给!都是好事情,应该高兴才对啊!我们希望看你笑!开怀大笑才是!走到今天多不易!”<p>  林婉贞递给齐叔一条毛巾。她希望齐叔擦去过去所有的悲伤,不再为生活的艰难而哭泣。<p>  “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夜已深了!孩子们都睡了,咱们也该休息了。明天,我和婉贞,都请假在家,陪你一天。齐叔,你看好不好呀!”<p>  袁养军揉揉眼睛,打着哈气。他对齐叔和妻子说道。<p>  “好!俄啥都听你的!一切行动听指挥么!十几年来,俄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咧!都是托你们的福咧!”<p>  齐宝根说着拿着擦干眼泪的毛巾,高高兴兴地进了卫生间……。<p>  “袁养军!我对你有意见!咱们回里屋说去!”<p>  愤怒压抑太久了,林婉贞瞪着的眼眶,有点微微颤动。她紧抿双唇,瑟瑟抖动。她扯着丈夫进了屋,顺手“啪嗒”关上门……。<p>  “老婆,好老婆!不要这个样子嘛!我犯什么错了?你这样动作粗暴的对待我!”<p>  睡意朦胧的袁养军,被妻子连拉带拽地倒卧在床上。他嘴里嘟囔着,脑子反而有点清醒了。<p>  “你先别睡着!你说,我们的亲生儿子,到底怎么招你惹你了?张口就骂!抬手就要打!还不如外面捡来孩子!真格的,不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p>  气愤之极的林婉贞,扽着丈夫的耳朵,愣是把他从床上整起来。没好气地问着话。<p>  “婉贞,好我的老婆耶!你不了解自己的儿子吗?那皮实劲儿,能跟捡来的稳重孩子比吗?”<p>  袁养军一听妻子提起儿子,头脑立马清醒了。他坐直身板,“偏偏”地拍着大腿,无奈地说道。<p>  “就说今天,要不是他姐夫反应快!好家伙,他一个人能把整个婚宴搅黄咯!你信不信?”<p>  在酒席宴上,袁养军没有专注吃饭喝酒。他像是上了战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观察着各种“敌情”……。<p>  “咱们家,得要有个让他“怕”的人!你一味的柔情似水,他就会蹬鼻子上脸。赶明个,他上房揭瓦都有可能!那不是成了,悟空大闹天宫了!”<p>  袁养军为了让妻子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把《西游记》里的人物都搬出来了。他趁热打铁地紧接着说。<p>  “最后,不是玉皇大帝请出如来佛祖制服了悟空。”<p>  “咱们家,用不着那么兴师动众的。只要我,偶尔出来唱唱红脸,吓唬吓唬就得!”<p>  “你以为我,真的下得了手?我只是雷声大,雨点小罢了!”<p>  袁养军滔滔不绝地说着,他用尽最后的一点力气,掏出了肺腑之言。<p>  他头一歪,倒在床上,便呼呼睡去。把一脸呆懵的林婉贞晾在那儿了……。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不畏流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