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跪求拯救
蓝灵溪月2018-05-16 21:573,465

  “哇……啊……俄可怜的娃耶!你咋这么命苦呢!你这后半辈子,可咋过啊?”

  齐宝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嚎啕大哭起来。泪水稀里哗啦地流下来,很快打湿了他的前衣襟……。

  林婉贞见齐叔如此伤心,也跟着抽泣起来……。

  她可以想象,齐叔一个单身男人,含辛茹苦把闺女,好不容易拉扯大。

  正是花开艳丽之时,却遭此横祸,犹如晴天霹雳,让人实在无法接受!

  “现在,你闺女在哪儿?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她了?”

  袁养军揉了一下眼睛,把夺眶而出的眼泪抹去,向齐叔问道。

  齐宝根像是没听见。他抽动着肩膀,哭得像个孩子一样,尽情挥洒泪水……。

  他想把多年来,无处述说的,痛苦、悲伤、委屈…,让他难受的一切。都痛痛快快地发泄出来。

  袁养军起身扶着桌子挪到齐叔那边,和他一起坐在一张长条凳上。

  他轻轻拍了拍齐叔的肩膀:“哭吧!过后,你心里兴许能好受些!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够,想哭就哭出来的!”

  “俄这是遭啥罪啊?俄想着,娃养大咧!奏嫁人咧!俄的日子奏好过多咧!”

  “谁知道?会发生这事情么!”

  “俄没法活人咧!俺娃也没法嫁出去咧!这可咋办?袁干部,你说该咋办?”

  齐宝根哽咽着,向袁养军提出了一大串,他无法解决的问题。

  “我现在想知道,你闺女在哪里?她还安全吗?当务之急!无论如何她要活着!不能再有意外了!”

  袁养军用力按着齐宝根的肩膀,让他慢慢平息下来,冷静地回答问题。

  “她在她姨家,学织土布呢!她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了!她姨说,赶紧想办法,藏是藏不住咧!”

  齐宝根不再哽咽,平心静气地说了这番话。

  “上一次,去县医院!那时,孩子还小,完全可以不要的呀!”

  林婉贞回想起过去发生的事,有些纳闷地问道。

  “都怪俄!鬼迷了心窍咧!那会儿,想着,没有怀就罢咧!如果有了,就想办法生下来!就是俺娃嫁不了人,也能有个依靠么!”

  齐宝根边说边摇头,他后悔当初一念之差,直到现在无法收场了。

  “俄把事情想的太简单咧!俺娃这样子,十里八村的都知道!”

  “她姨说,没出嫁的女子,生个娃,会让人笑话!娃又咋养活?再让那坏人掠了去!就得不偿失,鸡飞蛋打咧!都怪俄!都怪俄啊!”

  齐宝根说到这儿,眼泪再次流下来。他右手握紧拳头,在自己的胸口上,很很捶打了几下。

  “齐叔,哭,解决不了问题,赶紧想想办法啊!见天的就要生了,要么去医院,你看怎么样?”

  林婉贞站起身,探过头去,望着齐叔的眼睛,非常认真地说。

  “林大夫,大夫!那也是一条命!当初,俺婆姨就是为生娃,丢了性命。俺娃能活下来,是她妈用命换来的!大夫!”

  齐宝根越说越激动,他胀红着脸,太阳穴上的青筋,一鼓一鼓的,像是要炸裂开来……。

  “那,你说怎么办?左不行,右也不对!这事情,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

  林婉贞说着将桌上的空碗,罗列到一起,准备放到盆里去洗。

  “都是俄的私心作祟!俄想留下娃儿!又不知道,咋生下来?咋养活?今天,俄想求求你们!”齐宝根拦住林婉贞的去路。

  他后退了俩步,“扑通”跪在夫妻二人面前。不由分说,非常虔诚地双手铺地,磕了个头……。

  一直没有插话的袁养军,看到齐叔的一举一动,他惊诧得不知任何是好了。他想去叫他起来。

  “齐叔,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吗!行如此大礼!我们哪里受得起呀?快起来!起来呀!”

  林婉贞也被齐叔的异常举动,惊吓得不轻。她把碗重新放回桌上,走过去,弯腰要扶齐叔……。

  “林大夫!袁干部!俄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刚才代干部,要和你们攀亲家。”

  “俄就明白咧!你们俩的为人处世咧!俄看你们都是真诚善良的人,俄也想跟你们成个亲戚!”齐叔跪在地上,直起腰来,央求地说道。

  “亲戚?怎么可能呢?我们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两家人啊!我们既不沾亲又不带故呢?不可能!”

  林婉贞去搀齐叔的手,停在半空中,一脸茫然地望着齐叔,提出了她的质疑。

  “齐叔,你说下去,怎么个攀亲法?你快起来,给我们说道说道啊!”

  袁养军右手竖起食指,挡在嘴唇前,示意妻子不要插话。他想听听齐叔解释。

  “俄想了这些天咧!俺女子让你们带走,到那边把娃生咧!不管男娃还是女娃,你们留下来,就当俺们过继的!随你家的姓,起名字!”

  “你们也看见咧!俄家这情况,就是生了娃,俺女子也没法养活,我就更顾不过来咧!”

  “等娃长大成人咧!你们愿意就让他回来,认这个亲妈,那就再好不过咧!”

  齐宝根把他这段日子,所有想法,憋在肚里的话,一股脑都道了个干干净净。

  他起身,拍拍裤管上的灰尘。他长长地输了一口气,紧张地望着夫妻二人,有什么反应。

  “那可不行!在农场劳改期间,忽然弄出个娃来。旁人说三道四还是小事,组织上也不会同意!”

  林婉贞听了齐叔的这翻话,立即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她宁过头,看了看正在沉思的丈夫。

  要不是袁养军来劳改,现在说不定,他们已经有第二个孩子了。

  “齐叔啊!你好好想想,还有没有自家亲戚可以依靠的?养大孩子,还可以有其他方法,是不?”

  袁养军思考良久,终于开了口。他没有马上否定齐叔的意思。他想有没有更好的途径,解决问题。

  “那些,俄都想过咧!俄爹妈早亡。只有一妹子,那年,还给当官的掠跑了咧!解放以后,再没了音信。”

  “俄婆姨家,情况差不多,只有一个娃她姨了。她屋里可有三个男娃,他们都自顾不暇咧!俄再没有别的亲人咧!”

  齐宝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像犯了大错似的。他如数家珍地说出,跟自己沾边的亲戚。

  “齐叔,你先去帮咱们把炕烧好。婉贞呢,收拾收拾厨房。顺便我们也商量商量,这个事儿!”

  袁养军想跟妻子说出自己的想法。他看出齐叔太紧张了,为了避免尴尬,他让齐叔去干点活。

  齐宝根看也没看夫妻俩一眼,慌里慌张地从厨房后门跑出去,轻轻关上门,再也没敢进来……。

  “养军,你要不是到这里来,我早就怀上第二个了。,我们现在倒好,要养别人的孩子了!”

  林婉贞不容丈夫开口,先表明自己的态度。她一边干着活,一边悄悄地观察着丈夫的动静。

  “这不是,还没怀上吗?老天爷,哪天高兴了,咣当给咱们一个宝贝,我们都要双手接着,绝不含糊!”

  袁养军不紧不慢地说道。他冲着妻子忙碌的背影,会心地笑一笑。

  他们早就准备再要个孩子了,只是到现在没有结果。

  “现在当下,就要有个现成的宝贝,落下来!我们是接还是不接呢?婉贞!”

  袁养军的语气放的更加平缓。似乎真的在等着接宝贝似的。

  “哏!我看那,不是自己落下来的吧!是别人硬塞过来的!没见过像你这样的,是不是宝贝,就要往怀里揣!”

  林婉贞擦着桌子,斜睨了一眼丈夫,不无讽刺地大声夸张的说道。

  “孩子怎么不是宝贝?是上天给人类的礼物,我们应该毫不犹豫地接住,精心培养,成为有用的人才。”

  袁养军挺起腰板,坐直身体,仰头看着妻子姣好模样,笑容满面地慷慨诚词。

  “想当年,要不是私塾王先生和顾衣娘,把我和代君语,两个孤儿像宝贝一样,养大成人!哪里还有我们的今天!”

  袁养军一下子摁住了,妻子拿着抹布的手。拽着她坐在凳子上,回忆道。

  “好了!你的回忆录!我已经听了,不只十回也有八回了。还有新鲜内容吗?我洗耳恭听啊!”

  林婉贞看了一眼被丈夫紧紧握着的手,松不开。索性随他坐下,听听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耳朵都磨出茧子了!我就不提那年月,我是咋活过来的了。就说说现在,你能看见我,是不是有齐叔的功劳啊!”

  “如果,这次没齐叔舍命相救,你丈夫不是牺牲在战场上,而倒在马车下!”

  “我觉得啊,我应该做点什么,来报道我的救命恩人!”

  袁养军将妻子的双手捂住,看着她美丽的眼睛,缓缓地表明自己的心意。

  “你做什么都可以报恩啊!不一定要替他们养孩子呀!那是一个漫长的、艰难的、随时有意想不到事情发生的苦差事。”

  林婉贞看着丈夫的眼眸。她没有想到,丈夫有颗柔软善良到极致的心。

  “你还要做好思想准备。孩子养大了,可能有恩将仇报的事发生!你不在乎吗?”

  她把所有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统统一一说了出来。

  “我想过!以后,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但是,有了你在我身边!再苦再难再累,我都不怕!你答应我!我们一起克服一切困难,来拯救生命!”

  袁养军捧起妻子冰凉凉的双手,放在自己的唇边,用力地哈着气……。

  一股暖流,传遍了林婉贞的全身。她听着丈夫充满信心的话语,不再有任何迟疑。坚定地点点头……。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喜极而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