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真真假假
蓝灵溪月2018-05-24 22:273,471

  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两个大男孩,走进教学楼,相跟着上了三层,踏着上课的铃声冲入各自的教室……。

  “哎呦喂!这是谁呀?进门,使恁大劲儿干嘛?没长眼啊?把人挤个好歹的,赔得起吗?”

  随着上课铃声的骤然响起。“喷”的一声,教室后门被重重地撞开……。

  正在后门放笤帚,猝不及防的孟月,被夹在了门和墙之间。她怒气冲冲地喊道。

  她的脑门磕碰到了墙壁上,迅速隆起一个又大又圆的红包:“唉呀妈呀!疼死我了!谁干的?”

  痛不欲生的孟月,哀嚎了一声。

  她一转脸,看见袁明最后一个跑进来,正走向自己的座位……。

  铃声刚停。女生的叫声,随即响起,全班同学都转过头来,齐刷刷地朝后门方向望过来……。

  袁明也跟着同学们的视线瞧了过去。只见孟月一手捂着头,一手撑着门后的墙,恶狠狠盯着自己。

  惊得他嘴巴大张,拿着书包的手,停在那里,整个人石化了一样,不知所措……。

  孟月情不自禁地想:怎么又是这家伙?我遇见他,是巧合?还是我逃不开的宿命?老天知我心,才这样安排好的吗?

  “袁明!你咋回事?把人家碰了,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吗?呃!我头晕眼花,站不住了,扶我……!”

  孟月说着,支着墙的手放了下来,两腿弯曲,身体慢慢瘫软下去,马上就要倒向一边的样子。

  见此状况,袁明眨眨眼,将手上的书包,往课桌上一丢。

  他三两步跨到孟月面前,一手抓住孟月的胳膊。侧身,另只手揽住了孟月的腰。

  “你感觉怎么样了?要紧吗?你别吓我!上次的账,没还清呢!咋又来啊?这下,我一辈子怕是还不清了啊!”

  袁明哭丧着脸,把自己心里想的,一股脑地全都说了出来。他看孟月昏迷不醒的样子,六神无主。

  众目睽睽之下,孟月就势一歪头投入袁明的怀里,假装晕了过去。她感到呼吸不畅,心跳加速,脸上火烧火燎的……。

  “啊哦!好啊!”“英雄救美啊!”“直接抱回家,得了!”“給他们一大哄,哎嗨哟!”…

  有几个男同学,跑过来看热闹。更多的,在座位上大呼小叫起来。女孩们都窃窃私语……。

  “快!把我弄到座位上去!一会儿,老师来了!”孟月移开遮着脸的手,冲着袁明眨了眨眼,快速地说道。

  教室里吵吵嚷嚷地乱成一锅粥。孟月一听动静不对。她再也不敢装下去,老师真来了,肯定穿帮。

  袁明见孟月还能说话,眼睛也可以动。他心里明白了,这丫头又在使坏搞怪了!一切都是假的。

  他不能戳穿她的鬼把戏。为了不让同学们看出破绽,只能将戏演下去。还要逼真可信。

  “孟月,孟月啊!你有什么想不开的?撞墙自尽啊!你还没有留下遗言呢?你怎么能走啊?”

  袁明可劲儿摇晃着怀里的孟月,大哭小叫地喊着。他憋胀红了脸,眼泪在眼眶里转悠着……。

  “哎!秦越,你过来!孟月昏迷不醒!你不是会紧急援救吗?給她做人工呼吸!看还能救活不?”

  袁明一抬头,看见扎在人堆里的同桌,他急忙叫了过来。他准备将孟月放到地上,进行施救。

  孟月听见袁明的话,心里“咯噔”一下!不行,绝对不能让秦越靠近自己。那她就会彻底崩溃的!

  她慢慢微睁双眼,再次挪开了挡住脸的手。她看见秦越已经站在面前,晃来晃去的了……。

  “我这是在哪里?怎么这么多人?我不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又回到人间了?我不相信啊!”

  孟月说着,给袁明一个大死鱼眼,暗暗找着袁明的胳膊,神不知鬼不觉地揪住狠狠地掐了一下。身体一挺,站立了起来。

  她朝着身旁的秦越,嫣然一笑,手扶短发,轻幽幽地说:“我没什么事了?你可回去歇菜了!”

  这时,疼得袁明,龇牙咧嘴地没敢喊出声。他失信央央地跟在孟月和秦越的后面,回到座位……。

  他一坐下,右手举起拳头来,在孟月的背后比划来,比划去。他心想着,此仇不报非君子!

  “嘭!嘭,嘭!”

  黑板擦敲击桌子的声音,在乱哄哄的教室里显得格外响亮……。

  脸色白净,金丝边眼镜,顶着蘑菇头的高爱玲老师,站在了讲台上……。

  剪裁合适的浅蓝色,翻尖领的短袖衬衣,勾勒出弧形腰俏,恰到好处。上下同宽的藏蓝色西装筒裤,中线熨得特直。像飞机的起降跑道。纯牛皮的黑色浅面中跟鞋,亮得晃瞎人的眼。

  “我在办公室就听见,我们班吵闹声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们如此兴奋,早读都没法上了?”

  高爱玲边说着边整理讲桌上,刚拿来的作业本。她一分为二,给了第一排最近的两个同学,示意他们分发下去……。

  “老师,孟月的头撞到墙上了!”

  “不是,她的头被后门夹扁了!”

  “她刚才死了一会儿!又活过来了!”

  “那是阎王爷不收她!……”

  同学们七嘴八舌地互相补充着,想说清楚些什么。但是,这种掐了头,去了尾的说法,让高爱玲听得一头雾水。

  “孟月,你还好吗?你能站起来自己说一下情况吗?要不要去卫生院看看,脑子出没出问题?”

  “噌”地一下,孟月从座位上蹦了起来,她的脸气得,红一阵,白一阵:“老师,我很好!没事!”

  她眼睛瞪着黑板上方的“好好学习 天天向上”几个大红方块字。她嘴唇紧紧抿着,再不做声了。

  她身后的袁明,笑得快要岔了气。没想到吧!你,孟月也有今天这一槽,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吧!

  “孟月,你真的没事?那就好!以后,你自己干什么都要小心为妙!中午,回家好好休息一下!”

  高爱玲见孟月只是脸色有点不太好,并没有其他问题,就安慰了她一下。示意她坐下来……。

  “今天的早读事件,我要批评大家了!首先,同学发生意外的时候,班干部要起带头作用!”

  “班长出来查看伤情,需到医院,及时送去。同时,通知老师或校方。学习委员维持秩序,让同学们安静,继续学习。”

  她边说边走下了讲台:“咱们都是高二的学生!不是初二,更不是小学二年级。该有自律能力了!”

  “其次呢!你们的叙述能力有待提高。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全没有。语法里的主、畏、宾、定、壮、补都没用上。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说法。只能让听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是吗?”

  她越说越兴奋:“最后,我要提醒大家,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们既要注意健康又要保证安全!”

  这时,下课铃声刚好响起。高老师来到孟月面前,聊开她的刘海,认真仔细地察看,她脑门上的红包。

  “这包可不小,去卫生院看一下,取点药!哎呀!这周是你们小组打扫卫生,你还可以吗?”

  高爱玲看见孟月衬衣的短袖上,挂着“值周生”的红布箍,关切地说。

  孟月感觉老师的话特别暖心。她看着老师眼镜里硕大的眼睛,也没那么别扭了。

  “没关系的!我们还有那么多组员,我好好安排一下。值周的事,就放心吧!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妈,还有我呢!我可以帮她啊!你就别操心了!”孟月旁边坐着的代云霞,微笑地抢着说道。

  “就是啊!还有我们家云霞呢!做你的左膀右臂。一方困难,八方支援吗!我相信你能干好的!”

  高爱玲抓过姑娘们的手,一面并排握住一面用力拍了两下。她露出信任的微笑,转身走出来教室……。

  “哎!你給老高吃了什么迷魂药了?对你好得,不要不要的了,我可要拉仇恨了!我可从来没见过啊!”

  袁明在后面,把刚才那一幕看在眼里,他不敢相信高老师还会这一套。她对自己却是另一副嘴脸。

  “这个,你就不知道吧!高老师是重女轻男的主儿!她认为女孩要富养,男孩需穷活。”

  “从态度上,首先区别对待。你看看他们家云霞和云鹏的待遇就略知一二了!她的穿衣打扮能看出来是富养的成功范例!”

  孟月得意洋洋地评说着,她对高老师及代家,深入了解到的精髓部分。“重男轻女”在代家是行不通的。

  “就是啊!我在家里最吃香了。我爸惯着,我妈宠着!娇生惯养,就是本公主的生活日常。”

  代云霞也不无得意地帮着腔。她宁头偷偷瞄了袁明一眼。她多么希望,袁明能够注意到她的存在……。

  “红包,我已经收下了!印在脑门上了!来而不往非礼也!都是你的功劳。”

  “作为回敬之礼。分些红利给你。替我值日一天,不许偷懒啊!”

  孟月将值周用的标志性物件红袖箍,撇到身后毫无防备的袁明面前。她用极其强硬的口吻发号施令。

  “凭什么?红包,不是我给的!你自己从墙壁那里抢来的!我不要你的分红!你留着受用吧!”

  袁明又扔了回去,不服气孟月的安排。

  “好啊!刚才老师问情况,我没有出卖你。现在,我想说出真相了。走,到高老师那儿!看她怎么罚你!”

  孟月说着站起身了,准备拽着袁明去找老师。她心里门儿清,袁明知道没好果子吃,绝对不会去。

  “那……!值一天啊!下不为例!我以后参加劳动,也不要带这个。有点像居委会老大妈……!”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秘密协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