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纸条事件
蓝灵溪月2018-06-06 12:343,700

  夕阳,金色的光束,射透了宽大的玻璃窗,落在黑板、课桌和地面上,把教室渲染得暖洋洋的。

  一男一女,好似矗立在金色麦田中的两个稻草人,岿然不动……。

  “哒,哒哒,哒哒哒……。”

  突然出现的代云鹏,嘴里发出机关枪的扫射声。

  似乎只是吓走了麦地里觅食的小鸟,稻草人依然屹立不倒。

  “喂!哥们!傻愣着干啥?下楼玩儿球去,我都等你,老长时间了!咋还不走呢?”

  大声嚷嚷的代云鹏,窜进了课桌的行道,站到袁明与孟月的中间……。

  这时,袁明目光如炬,瞪视着对面的孟月。似仇人见了面,分外眼红。

  孟月也不甘示弱,昂首、挺胸、抬头,似革命者奔赴刑场,无所畏惧。

  “你们这是怎么了?为啥事儿杠上了?又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了?”代云鹏百思不得其解地问他们。

  他用手在袁明眼前晃了晃,袁明毫无感觉,目光依旧,丝毫未动。他又到孟月面前摇手,试图干扰视线,似乎也没起作用。

  “你拿着球,到楼下玩去。你老娘找我们问话,我去去就来!”袁明打破了僵局,先发了话。

  他的眼睛仍然盯视着孟月,没有一丝一毫的离开:“哎,是不是,你在老高那儿,告我的黑状了!”

  “你以为,你是谁呀!黑社会老大!有多少丰功伟绩,值得我,去老师那儿炫耀!”孟月问心无愧的理直气壮地答道。

  她心里也在纳闷,每回袁明犯事,高老师都是只叫他一个人。这次怎么叫他们两人一起去呢?

  “到底咋回事?去了,不就知道了!走啊!别在这儿展示你的大眼睛,有本事,去老师那儿放放电。或许,老高被电击中,会放你一马呢!。”

  孟月说着轻蔑地一笑,摆了摆头,第一个走出了教室。代云鹏推着袁明在后面跟了出来……。

  “兄弟,前途未卜啊!小心为妙!我妈那人儿,吃软不吃硬。在她面前服个软儿,兴许事情就过去了!”

  代云鹏向袁明面授对付自己母亲的招数。袁明像吃了个定心丸,不再忐忑不安。

  随后,他又贴近袁明的耳朵,说了句:“你放心!我在外边,见机行事,救你的!”

  孟月来到老师办公室的门外,她举起右手,再三犹豫是否要敲门。

  她望着鬼鬼祟祟的两个男生。转念一想,先给自己壮壮胆再说,就喊了一声:

  “报告!” ……

  “进来!怎么就你一个人?袁明呢?他来了没有?”高爱玲抬头看见,只有孟月一个人站在门口。马上向她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他,他来了!跟在后边呢!我去叫他!”孟月听老师这么问。她急忙转身去找袁明。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看来事情真的和自己有关。会是什么呢?非得把我俩叫到一块才说呢?

  “袁明!老师叫你呢!快走!你敢做敢当,有个男子汉样!好不好?我都舍命陪君子了!你怕啥?”

  孟月一见袁明畏畏缩缩的劲儿,气不打一处来。她推了一把挡道的代云鹏,扯着袁明进了门。

  “我都不知什么事儿?该怎么担当吗?你别把自己当棵葱,不是谁都拿你来炝锅!我不领情啊!”

  袁明嘟嘟囔囔的一脸迷惑地随着孟月进了办公室。他们俩人并排站在了高爱玲的面前……。

  坐在办公桌前,若有所思地望着自己的两个学生。高爱玲没有说话,而是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们。

  高爱玲的异常举动,弄得袁明和孟月都一头雾水。他们感觉站也不是,坐又不敢,手脚不知往哪放?

  “袁明,你多高?”过了好一阵,高爱玲扶了扶眼镜,提出了一个让袁明意想不到的问题。

  “嗯,噶,一米八零。你问这干嘛?”

  老师提出的问题,让袁明一时摸不着头脑。他摸摸自己的后脑勺,磕里磕巴地回答出来。

  “哦,好!长成大小伙子了!孟月你呢?”高爱玲点了点头,她对这个答案非常满意,她又问道。

  “我,我是一米六三,老师!”孟月低着头答道。她脸的胀得通红,拽着衣角拼命撕扯了几下。

  “看着还挺般配的吗?你们是不是互相感觉也很顺眼呐?不仅搂搂抱抱,还书信传情!谁先主动的?快说!”

  高爱玲越说越激动,她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喷”地拍了一下桌子。她恼羞成怒地责问他们。

  “老师,您误会了!昨天,她被门撞晕了,我不去扶的话,她直接躺倒在地了。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跟搂搂抱抱不沾边!同学们可都看着呢!借我十个胆儿,我也不敢呐!”

  袁明一听,迫不及待地接着老师的话茬解释道。他心里特明白,他跟这事儿一点关系都没有。连忙把自己择干净。

  “还有,我可没写过情书嗷!我觉得写信怪麻烦的,有什么事,直接说好了!那样还来的痛快!”

  袁明见高爱玲一脸怀疑的样子,他又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统。他想证明自己对情书不感冒,更不会去写了。

  “不写!不代表你没收到过啊!这就有一封你未曾接到的情书。你想不想知道里面的内容啊?”

  高爱玲嗓音尖厉地说着话。手拿纸条在空中来回挥了两下。她眉毛宁成了疙瘩,眼镜里的眼睛红红地似冒着火儿。

  “我,我吗?还有人给我送情书!我自个儿有那么优秀吗?我怎么不知道呢?那写信的人一定眼瞎啊!”

  听了老师的话,袁明指着自己的鼻子,撑起眉毛,眼瞪若铜铃。他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

  他心里说,谁?一天到晚吃饱了,没事干,闲的发慌,搞事情!把他牵扯进去,这真是浑身长满嘴,也说不清了。

  ““情人眼里出西施”,你自以为不是!但是,钟情于你的人,把你看成“西施”,那你自然就是“西施”了。你说呢?孟月?”

  高爱玲嘴角向一侧提了提不无讽刺地说道。她翻了袁明一个白眼,懒得再与袁明磨牙。她转脸朝着孟月,直逼过去问道。

  “老师,“喜欢早起的人”这句话,不能算是给情人说的。”孟月看到了那张纸条,想起了里面的内容。

  “我只是想提醒,袁明要勤快点,要早睡早起,别好吃懒做的。做个老师、家长、同学眼里的好孩子。“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吗!没别的意思。”

  孟月嘴里说着话,眼睛悄悄地睨了睨旁边的袁明。

  眼望着天花板,脸色铁青铁青的袁明,嘴唇哆嗦着张了张,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心说的话,“早起的虫儿被鸟吃!”。

  “诡辩!这么优越的环境,不好好学习。成天尽整些乌七八糟的事!你们将来怎么在社会上安身立命?你们想过没有啊?”

  高爱玲又一次掌击了一下办公桌,摇了摇她的蘑菇头,挂着一脸讥讽的苦笑。她根本不相信孟月说的话。

  “嘭,嘭,嘭……”的敲门声,打断了高爱玲准备长篇大论批评教育的开始语。

  “谁?请进!”高爱玲气恼地尖喊了声。

  她侧脸宁神等待,房门一直不有被推开,她只好自己跑过去,拉开了虚掩着的大门……。

  “妈,我忘了带钥匙了。”代云鹏瓮声瓮气的说话声传过来。看见了儿子,让高爱玲感到十分诧异。

  “你姐呢?她应该在家啊?不行,找你哥也行啊!好,你等一会儿,我办完事,咱们一起走!”

  高爱玲嗔怪地望着儿子说道。出乎她的预料,儿子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她想好的一切教育程序,被搅得毫无头绪了。

  “你们认识到错误了吗?现在,这个时候,你们谈恋爱,为时过早。你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学习上,才是你们的首要任务!……”

  转过身来的高爱玲,踱步来到学生面前,严肃地把她事先想好的话说完。

  袁明听见代云鹏的声音,他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哥们,终于来救他了。他笑咪咪地站直了身体。

  旁边的孟月,看见了他的表情,想着他们肯定有什么猫腻。也学袁明的样子,站得笔直。

  “妈,快!快呀!我流鼻血了,赶紧给我擦擦!……”代云鹏仰着头,手捏着鼻子,快跑了进了办公室。

  “你,你怎么搞的?为什么老流鼻血?什么时候开始的?一点征兆都没有,无缘无故的乱流!来,我给你擦啊!”

  高爱玲慌手慌脚地拿出卷卫生纸,“刺啦,刺啦”拽下两大片来,一把捂在了儿子的脸上。她烦恼地抱怨道。

  “我,我是在幼儿园毕业的时候。见不到,我未来的媳妇了。一想到她,我就哗哗地流鼻血儿!”

  代云鹏抓过纸自己摸了摸鼻子,给妈妈解释道。他偷偷冲着袁明眨了眨巴眼睛,带着一脸胜利者的微笑。他来救兄弟了。

  “啊?你是怎么搞的?那时候,你才多大啊?还是个儿童,就谈朋友了?你是不是成熟太早了!”

  高爱玲听了儿子的话,犹如当头挨了一闷棍。她心烦意燥地想,儿子这么早熟,自己咋不知道呢?

  “妈,我打小儿,不在你身边儿。我多可怜呐!我只好找个女孩陪我,安慰安慰我受伤的心灵儿。”

  “谁知,那丫头太贴心了!关心我,爱护我,我就有点上道儿!下定决心,非她不娶了!”

  代云鹏说着悲惨兮兮地望了一眼母亲,憋红了的眼睛挤出两滴泪水。张着嘴准备抽泣起来。

  “怎承儿想,托儿所一毕业,就各奔东西了!我再也见不到日思夜想的姑娘了,鼻血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代云鹏边说边用剩下的纸,迅速搓成两支小棒插进鼻孔里。然后,他双手捂住胖脸,大声地呜咽。

  高爱玲见伤透了心的儿子哭了,她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想跟着大哭一场。

  她刚要挥洒泪水的时候,却看见袁明和孟月两人,面带惊讶,眼睛直勾勾地望着这边。

  她大声说:“你们还愣着干嘛?赶紧回家去!今天的事就到这儿。以后,不许向任何人提起,我儿子说的话,听见了没有?”

  孟月乖巧地点点头。袁明的两脚后跟“啪”地相互一碰,抬手行了礼:“是!耶斯麦登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