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无中生有
蓝灵溪月2018-07-07 20:253,513

  “哎!我说胖子儿!是不是,吃得太多了?把心眼子给夯实住了。一大早就鬼哭狼嚎的!你不怕,会有猎人来,一箭穿心。把你定在树上,让你没法出声?”

  一见到代云鹏,袁明伸手搂了一把他的后脑勺儿,不怀好意的恶声恶气地奚落着他。

  “我,我昨天才学的,本地都这么叫人儿!带着秦腔式的曲里拐弯音,那味儿,实在是带劲儿!”

  代云鹏没有理会袁明的话儿,他还沉浸在自我陶醉当中。他的手翻来覆去地打着节拍,嘴里含含糊糊地找着韵调。

  “嘿,你练成了调,也别到我家这儿显摆。看趋势,我们一大家子人都快被你整出精神错乱了!”

  袁明厉声喝道,发泄出内心堆积的不满。他“呯”地一下子握住了,代云鹏不停来回划动的手腕。

  “咦”了一声,代云鹏挑起眉,撑起眼,呼出一声。他才注意到袁明的神色有点不对火儿。

  “姨什么姨,回家找你姨去!我说的话,你听进去没有啊!再发出奇葩的响声,以后就别来找我,一起上学了!”

  袁明松开了代云鹏的那只手,又在他的鼻子上点了点。他失去耐心地大声警告。

  “那不行!我好不容易寻觅来志同道合的兄弟,不能就这么轻而易举地丢喽儿!你说,怎么办吧?”

  这会儿,袁明右手食指顶着旋转的篮球向前跑了起来。代云鹏跺了跺脚,追上去,朝他讨要办法……。

  “那,你听好了!我想了个法子。你敲三下窗棱子为准,学三声非人类的呼叫为号,我就知道了!”

  抱起掉在地上又弹起的篮球,袁明原地站定,等代云鹏跟上来,他说出了一个主意。

  “什么呀?什么是非人类的叫法儿?我整不明白,你给解释解释呗!”代云鹏懵懂无知地问道。

  “你得承认,你的脑子锈掉了,好不啦?这就是说,让你学着牛、马、羊,鸡、鸭、鹅,猫、狗、猪,……等等。凡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家禽家畜类,只要能发出声音都包括在内。”

  喘了一口气,袁明趁兴而发地接着说:“猛兽类的就不要模仿了,容易招来杀身之祸。一次同样的叫三声,暗号确定你的身份,我就来接应了。怎么样?懂了吗?”

  袁明那个累啊!简直了,没法说。他觉得给脑子不开窍的人,指点迷津实在是劳心劳肺啊!

  “哦……!我明白了!这么个非人类啊!我用非人类语言说话,你能听懂?那,你也是非人类喽!”

  恍然大悟地一声叹息的代云鹏,像如梦方醒似的,借词花式搅和着袁明的兴致。

  “嘿……!你小子,给你个杆,你顺着爬得满快啊!小心摔个大马趴!你这是欠揍?还是找抽呢?”

  本来兴致勃勃的袁明,被代云鹏挑唆得牙根直洋洋。他把在手指上飞转的篮球,一巴掌拍到了代云鹏的身上。

  “逗你玩儿!当小弟的逗弄一下大哥,还挺好玩儿的!”代云鹏边说边躲闪地跑进了学校大门。

  袁明捡起地上的球,不慌不忙地拍运着跟了上来……。

  ——

  “好啊!袁明!你没参加早间劳动。我准备罚你!”

  孟月拦住了袁明的去路,她要行驶小组长的权利了。

  “罚就罚呗!谁怕谁啊!我丑话说在头里,罚了我,那就不送你回家了。二者必取其一,你自己看着办吧!”

  袁明趾高气昂,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迎接孟月的挑战。

  “哦,……”孟月好像被袁明掐住了“七寸”,僵硬地立在那儿了。她一时想不出该如何应对了。

  袁明见孟月反应迟钝。他立即行动,躲闪过孟月,想从走廊墙根蹭过去,尽快进入教室。

  “哎!我正想问你呢!我姐说了啥?你就同意送我回家了?”孟月用笤帚再次挡住了袁明的去路,她好奇地问。

  “切!你不是你姐的“护花使者”吗?连“花”咋想的都不知道,你咋护的?快一边儿歇着去,让我过去!”

  二话不说,强行闯关的袁明,想从笤帚疙瘩上,跨过去。他不想跟孟月纠缠下去了。

  “别动!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乖乖地老实交代,不然本组长罚得你,体无完肤,哭爹叫娘!”

  孟月将笤帚反转拿着,端在手里,当枪使,扫把头直冲着袁明开了呛。

  她想逼着袁明说出事情的真相来……。

  “来啊!女游击队长!看你能把我怎么着?我惨不忍睹,你兴高采烈!不能够啊?你这“花”没人护了,岂不是很惨!你好好想想吧!”

  袁明特别自信,他戳中了孟月的软肋。他不怕孟月出招,哪怕招招见血,他也应付自如。

  “哎呀!袁明,你就告诉我呗!我知道的事情,也可以告知你啊!咱们礼尚往来,互通有无吗!”

  孟月思量了一会儿,权衡利弊,她只有服了软。她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打开了撒娇的模式。

  强攻是不行了,只有智取才是正道。

  “哎哟哟!糟糕!我尽做梦来着,没早起看日出。今儿个,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吧!要不就是千年的铁树开了花!”

  袁明重来没有见过,孟月娇滴滴的样子。她那拿腔拿调地忸怩作态,着实把袁明下了一跳。

  “本姑娘就想娇气妩媚一回,怎么了?这跟太阳和铁树都撤不上关系。我这一套,你不吃也得吃,吃也得吃,你必须吃!”

  孟月一面霸气地说着。一面她寻思着,听说男的都喜欢娇柔的女子。怎么到袁明这就不灵了呢!

  “好了!行了!假女子矫揉造作起来,煞是令人毛骨悚然!我也不想受这个罪了!告诉你吧!孟玉答应做模特了。我就同意送你回家了!”

  袁明说着浑身嘚瑟了一下,从头顶到大脚趾哪儿哪儿的都不得劲儿。他不想看孟月再假装表演下去,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是这样啊!还是姐姐对我好!你要好好画嗷,把我姐画得美美的才行!”

  孟月惊喜地甜滋滋一笑。知道她心意的,只有姐姐一人。在袁明面前不能暴露出来,她用扫把头儿指着袁明发号施令。

  “那,作为交换条件。你能告诉我,孟玉喜欢什么样的人?”袁明马上跟进,急切地接过话题说。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袁明觉得是了解孟玉的大好机会,他不能随随便便地丧失掉。

  “嘀铃铃……”声突然响起……。

  张着嘴巴,撑着舌头,孟月还未发出音来,就被耳边的上课铃声镇住了。她瞠目结舌地执愣在那里了。

  她忽然意识到,她也不太了解姐姐的真正喜好。她想不出,该说什么。她被骤然响起的铃声挽救了。

  袁明等了好一会儿,见铃声结束了,孟月也没有说出个一、二、三来 。他气急败坏地奔进了教室……。

  跟在袁明的后边,孟月放下笤帚,回到了座位上……。

  孟月脑子里努力回想着,与姐姐在一起的生活场景。她发现姐姐并没有特别喜欢和厌恶的东西。

  哦,对了,她猛然想起来了,姐姐平日喜欢晨练,对赖床不起的人是深恶痛绝,不能容忍的。

  这个发现让她心喜不已。她不由自主地一笑,宁过身去,想马上告诉迫切等待的袁明。

  令她没想到的是,袁明居然枕着一只胳膊在睡觉?袁明的右手臂正好就支在自己左肩旁边……。

  美梦的搅扰,袁明醒的太早,再加上刚才又兴奋过度。

  他屁股一挨着凳子,全身一放轻松,脑子就不太听使唤了,紧跟着眼皮上上下下地打起架来。

  他再也支撑不住自己沉重的身体,他撑着手臂托着头,趴到课桌上迷糊了过去……。

  孟月不想搅扰袁明的白日梦,顺势从草稿本上撕下个纸条,快速写了几个字,塞进了他的右手掌里,自己起身去收家庭作业了……。

  孟月万万没想到,她的一举一动没有逃过一个人的眼睛,那就是同桌代云霞。

  早读的铃声过后,代云霞才看见袁明和孟月一前一后地相跟着进来。

  代云霞感觉有点蹊跷,往日里很少交集的两个人,这两天怎么走得这么近乎了。是不是发生了她不知道的事情?

  她天马行空地正琢磨,眼睛的余光无意识地捕捉到了孟月的所作所为。孟月的起身离去,让她抓住了整治袁明的机会。

  她稍稍转过身,看见那张纸条并没有被袁明发现,攥到手心里。而是随着纸张的弹性,差一点蹦出了袁明的指掌之间。

  她伸出手去,掐住纸条的一个小角,轻轻地就势揪了出来,捏进她自己手里。

  她转回身,悄悄打开那张条子。“喜欢早起的人”几个字,映入她的眼帘……。

  她欣喜若狂地想,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她有了这个铁一般的证据,告他们个早恋的罪名,只怕是袁明和孟月,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一下早自习,代云霞紧抓着纸条,急匆匆地离开了教室。她悄没声地推开了老师办公室的门……。

  ——

  下午,课后大扫除刚刚结束。袁明和孟月拿起书包正准备回家……。

  秦越神色慌张地跑过来叫住了他们:“快去!高老师叫你们,到她办公室一趟。有事情要问你们?”

  “哎!哥们,知道嘛事儿吗?我们今天没有搞啥大事情啊?无缘无故又要搜事儿了!”袁明向秦越打探着消息。

  他满脸冤屈地瞅了一眼孟月,想问她……。

  “不知道!好像事情挺严重的。老高摆着阶级斗争脸,你们可要小心!”秦越接过了话茬。

  秦越说完,头也不回地跑出了教室。留下了呆若木鸡似的俩人儿,立在课桌中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