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相约晨练
蓝灵溪月2018-08-03 18:223,654

  “嗯个,嗯乖,……。”

  放声干嚎了两下的高爱玲,没有落下一滴眼泪。她真想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但,她无论如何也“吧啦”不出泪水来。

  她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自己有个这么大的问题儿子,她却一无所知。还舔着脸教育人家的孩子,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出来。

  但是,儿子怎么办呢?放任他自由地发展下去,不就成了无法医治的相思病了?将来是怎样结局?她想都不敢想。

  “我带你去卫生院看看,止止血,拿点药吃。不能老这个样子下去了!我实在是受不起这罪了!”

  高爱玲一手摁着儿子的宽额头,一手挽住一只胳膊,迫使儿子跟随她的脚步,快速离开了办公室。

  “我不用去!我拿凉水拍拍脑门儿,就不流了!去医院,一会儿打针,一会儿吃药,怪麻烦的!”

  仰面朝天的代云鹏,鼻孔向上挺着,两支纸卷塞子似大葱杆撅撅地冲着天上。

  他脚底下踉踉跄跄地从孟月旁边擦身而过。他看见了袁明,想故意放慢速度……。

  他哼哼唧唧的挣扎地朝着兄弟挤眉弄眼,发着求救信号。

  哥们,快救我啊!把我从水深火热当中捞出来吧!

  袁明将头微低,视线直扫墙根,假意什么也没看见。他刚从虎口脱险出来,不能因为兄弟义气,再次置身于危险境地。

  小老弟,虎毒不食子!你懂的!

  他感觉一阵风从身边掠过,母子俩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袁明!你等等我!别跑那么快!你听我解释吗!”孟月试图拦住打算匆匆离去的袁明。

  孟月小跑着超过了他,撑开双臂挡在了走廊的中间……。

  袁明抱着篮球,低着头,蹭到过道的左边。孟月跟随他堵在了那边。袁明又闪身跑到右边。孟月也急忙奔了过来截住他:

  “不是…我,我…没干!我,不会…!”

  孟月上气不接下气地想说明什么,她没有找到合适的词来表达。好像她在强词夺理。

  她着实纳闷,她把那张纸条,的确塞进袁明手里,怎么会落到老师那里呢?

  袁明冷冰冰地斜瞄了一眼孟月。他心里嘀咕了一句,超越你还不是小菜一碟。

  他运用篮球场上的过人技术,左闪身右突破,瞬间,他到了孟月的身后……。

  “那是,我姐姐的意思,她喜欢……”

  孟月直起腰杆,急中生智地呐喊了一声。她不想,因为一张小小的纸条,与袁明结成冤家对头。

  “咚,咚”的脚步声消失了。孟月转过身去,望着空空如也的走廊。她伤心欲绝,眼泪扑簌簌流了下来。

  她无处申辩,无处讲理,郁闷得只有哭了!她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简直就是冤大头一个!

  “呜,呜……,这个坏家伙!狗东西一个!怎么不听人家说话吗?自以为是的烂同学!气死我了!”

  孟月放开嗓门,哭了个稀里哗啦。她一边嘴里骂咧咧一边用手抹着眼泪,向过道的端头走去……。

  “哎呀!谁呀?跟个木头桩子似的,矗得真是地方啊!非把我撞个头破血流,才甘心啊!”

  孟月自顾自地放声大哭,刚走到楼梯口的拐角处,一头扎在袁明的背上。她心中欢喜若狂,嘴头子上却一点都不饶人。

  “你,你刚才说什么了?再说一遍,行吗?我怕弄拧巴了,误会你!我也想听听你要解释什么?”

  转过身的袁明,双手扶住孟月的肩膀,深邃的眼眸逼视着两眼泪汪汪的孟月,缓声缓语地问道。

  孟月通身一激灵,抬手赶紧摸去眼里的泪花。她又一次清晰地看见黑色瞳仁中的星光,她沦陷在其中,不能自拔。

  “我现在不想说了!你又不惜的听,我还婆婆妈妈的罗里吧嗦干什么?放开我!让我回家!好狗还不挡道呢!你拦着我,想干什么呀?”

  孟月即希望沉沦,在那墨色星空的瞳眸之中。又怕迷醉太深,无法脱身,失去理智,越陷越深。

  她噘起嘴,侧过脸,眼睛不再去看袁明,赌气地说道。

  她的两支胳膊朝外一翻,抡掉了袁明的两只手臂。猫腰向楼梯冲去……。

  “孟月!你别走,好吗?我知道纸条,不是你给老师的。我想知道到底咋回事儿?咱们俩说说呗!”

  袁明彻底回心转意了,低声下气地央求道。他用力一把拽住孟月的一个手腕,要将她撤了回来……。

  没料到,孟月一个趔趄,差点四脚朝天地摔倒,袁明急忙撂下篮球,空出手来,挽住她的后腰。

  她再一次顺势倒在了袁明的怀里。她不再犹豫,睁大双眼仰望着那片静墨的星空,心已向往。

  “孟月,你别这样,好吗?你浑身上下带着刺儿,跟个小刺猬似的!连你的眼光都扎到我了!”

  两人视线的碰撞,像被戳中要害似的袁明,觉得心、肝、脾、肺、肾,似乎都在颤抖。

  他像扔掉烫手的山芋一样,把孟月甩到了旁边的墙壁上……。

  “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只要,你别把我当成动物。我,可是活生生,花容月貌的人类!”

  挨到冰凉的白墙,孟月猛然清醒过来,她的心也凉了一大节儿。她提高了一个八度,大声喊道。

  她心里明白了,她是自己一厢情愿,自作多情了。在袁明的心里,并没有她一丝半豪的位置。

  “你是人类?刚才那一嗓子,简直就是河东狮吼吗!干嘛!把自己搞得像庞然大物似的?就不能和风细雨地说话吗?”

  袁明好像收起了所有的耐心,他嘴角撇了撇,眯眼嘲笑地蹦出这么一句话来。他转身捡起球来,准备下楼去……。

  “好,好吧!不那样了,我改还不行吗?本姑娘柔声细语地说话,那你袁二公子可要洗耳恭听啊!”

  皱眉掉脸的孟月,满脸憋屈地瓮声瓮气地说道。让她没想到的,袁明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

  ““喜欢早起的人”是你姐的意思?到底咋回事吗?孟家二丫头,快快细细道来!我等不急了!”

  扑搠扑搠孟月的头顶,袁明好像在给自己的爱犬撸毛。他满意地笑着,偏了偏脑袋,示意孟月一起走。

  “早上,你问我姐喜欢啥样的人?我努力回想了一下,姐,她早起锻炼,特见不得睡懒觉的人。”

  努了努嘴的孟月,感到很委屈,眼泪在眼眶里转着圈,硬是没有流下来。她勉强顺溜地说着话。

  “我想告诉你来着!谁知,你在睡觉呢?我只好写了张纸条,揣到你手里。我不知道,咋到了老师那儿了?”

  “啪”地两手一击,孟月皱皱眉,耸耸肩,困惑不解地摇了摇头。她百思不得其解地提着疑问。

  “就当它自己咯,长腿跑去的呗!它成了,你给我的情书?证据确凿,毋庸置疑!真是笑掉大牙!”

  袁明无奈地摆了摆头,自嘲自讽地讪笑了一下说道。他怎么也想不到,谁跟他开这种玩笑?

  “袁明,你们咋才回家?见我妈没?”

  代云霞从学校的大铁栅栏门旁边闪了出来,她快步走过来,大老远儿的,她满面春风地打着招呼。

  “代云霞!……”孟月和袁明互相对望一眼,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他们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袁明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地方真是邪乎,说道说道谁还行。就是不能数落那人,想谁,谁就到!

  “陕西地方邪!只说不能噘,噘谁,谁就到!”

  “哎!你们叫我,干什么?”代云霞莫名其妙地望着他们俩。一起叫了她的名字,却不说什么事。

  “哦!我们准备写一封感谢信,比孟月给我的情书要长一点。谢谢你,让我们通过了血的洗礼,和血的教训!经受住了,久经考验!”

  袁明不加思索地啼哩哐啷的说了一统。他眼露凶光,后槽牙咬得“个吧”“个吧”响,没有出手伤人。

  他凶巴巴地想,要是个男的,早就打得他满地找牙了!好男不和女斗,日后,咱们走着瞧!

  “啊!高老师和她儿子,去卫生院了!你不知道吧!你弟弟,为了他童年的女朋友,得了超级相思病了。”

  孟月向袁明眨巴眨巴眼儿,幸灾乐祸地讽刺道。

  “一想起那女孩儿,鼻血直濆,止都止不住。他被拉到卫生院抢救呢!快去看看吧!晚了,怕是见不着了!”

  朝学校后门方向,扬了扬手的孟月,夸大其词地描述事态的严重性。搞得代云霞的情绪紧张起来。

  “是吗?那我得赶快去!还有这怪病呢?我都没听说过!我要叫上我爸、我哥一起过去。再见!”

  嘟嘟囔囔的代云霞,头也不回地招招手,撒腿向操场后面的小门奔过去……。

  “哎!孟月!你也太夸张了吧?哪有那么严重?把她吓出个好歹的!真是唬死人不偿命啊!哈……”

  惊讶地看着代云霞跑远,袁明忍不住笑弯了腰。他真没想到,孟月还会来这一手,整起人来一套一套的。

  “谁叫她,告黑状?就得让她吃吃苦头!看她还敢不敢,在她妈面前胡言乱语。我专制这种人!”

  孟月仰起头,眼睛瞟着代云霞远去的背影,恶狠狠地咬牙切齿的吐露出,自己心里想要说的话。

  “哎!我问你,早起锻炼不?还是睡到日上三竿啊?”

  袁明用试探的语气,询问孟月。他不等孟月回答,拍运着球,出了学校大门。

  “我才不像谋个人,睡到太阳晒屁股,是家常便饭吧!”孟月急跟其后,走上梧桐大道。

  “我,喜欢早晨的清新空气,日常是一定早起的。心情好的时候,去锻炼锻炼。不是每天都去吧!”

  孟月说着撑了撑胳膊,舒展了一下腰肢。她心里琢磨着,袁明这么问话,是不是有啥想法啊?

  “我想早起锻炼了!要做早起的鸟儿了!怎么样?能一起去?你来叫我好吗?”

  抱着球站定的袁明,认真地向孟月发出了邀请。他切生生地望着孟月,很怕孟月不同意。

  “好啊!我正愁没个伴儿呢!明早,我去找你。敲窗为号!咱们一起去大足球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