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剑魂显威
伯爵2019-05-31 17:242,301

  “好棒!”

  宁纤雪抬手召回长剑,想要将手中的鹰弩还给秦安。

  “小姐,快带秦公子走!”

  就在这时,一旁对阵朴刀男子的钱老突然大喝出声。

  而几乎是钱老刚喊出声,秦安就感觉到一道非常恐怖的杀机将自己锁定,他没有丝毫的懈怠和迟疑,刹那间召回长剑横在身前,同时抽调剑魂之力注入剑身。

  嗡!

  似乎是承受不住剑魂的力量,乌金铁长剑发出颤颤巍巍的哀鸣。

  与此同时,秦安的额前渗出大量的汗珠,此时强行动用镇魂的力量,等同于过分透支体内消耗。

  先前与四位晋升武士不久的双刀武者交手,他也动过使用镇魂的念头,但后来见四人交手经验拙笨,适才敢掠杀入阵。

  而此刻,面临境界丝毫不亚于那夜黑衣人的朴刀男子的浓烈杀机,他不敢再有丝毫的托大,瞬间抽调剑魂之力,同时太虚步伺机准备。

  “滚开,老奴才!”

  朴刀男子的五感六识一直注意着秦安,对于秦安横剑格挡之势充满了鄙视,抬手一记重击迫退钱老,转身朝着秦安爆撞过去。

  秦安不仅杀了自己新收的几个弟子不说,还破坏了他们抓捕宁纤雪的计划,这个时候他满脑子都是对秦安的恨意,甚至忘记了雇佣者“抓不成杀之”的叮嘱,带着满腔怒火,顷刻撞至秦安身前。

  他要杀了这个小杂碎,因为无论是四个弟子还是此次抓捕计划,对他而言都是一笔巨额财富。

  而就是因为秦安,他的发财大业毁于一旦。

  “去死吧!”

  朴刀男子暴喝一声,全力一拳砸向秦安的心室。

  “呃?”

  可当拳头砸过去时,他只感觉砸在了缥缈虚空中,而那个本来站在这里的小子,只剩下一道残影随风而逝。

  朴刀男子正错愕时惊觉身侧有黑影闪过,不做多想,当下一拳轰了过去,肆虐的真元撕破虚空,轰击过去又是一道残影。

  这个时候他突然意识到,那个看似平淡无奇的小子可能身怀某种高超身法时,于是不再乱动,屏气凝神感受周身的动静。

  仅仅凝神片刻,就察觉到身后有一丝异动,朴刀男子没有丝毫犹豫,当即转身一拳爆轰过去。

  “找死!”

  看到秦安竟然携剑暴劈过来,朴刀男子不屑的笑了笑,他修炼的武技是一套肉身法门,虽然没有远距离攻伐之效,但肉身却是无比坚硬。

  他丝毫不觉得,秦安手中那一柄凡铁乌金打造的破剑能伤到自己,当下朴刀一横,迎了上去。

  然而,当秦安身形戛然而止的一刻,他的瞳孔猛然放大。

  因为他清晰的感受到了乌金铁内蕴的力量在疯狂暴涨,那种力量绝不是武徒境界所有。

  他终于明白了一点,秦安看似是打算跟他硬碰硬,实则是把控有效距离释放武技。

  “霸剑,九重浪!”

  当秦安口中吐出这几个字之时,乌金铁长剑终于承受不住,裂纹顷刻遍布剑身。

  “簌簌簌……”

  九道真气剑浪接连轰出,一道比一道强劲,当最后一道脱离剑身时,乌金铁长剑“嘭”的碎裂,完成了它最后的使命。

  这套霸剑诀是他前世修炼过的一门地阶武技,虽然厚重笨拙,释放缓慢,但却无往而不利,放眼整个九州大陆,这都是一门顶尖武技,当然他初次释放只能是小九重,距离完整的九重浪还很遥远。

  再一个修炼武技本来就需要不断磨合,像他这样未经磨合靠着一丝镇魂之力和前世的经验催动,能达到这等声威,已经算非常不错了。

  而之所以选择这套攻伐霸道的武技,就是因为辨出了朴刀男子的肉身法门,一般的武技对其毫无影响。

  “轰!”

  一道道真气剑浪爆轰在朴刀上,第八重时朴刀男子终于扛不住,朴刀脱手震飞,第九重浪劈在了他慌乱探出的臂膀上。

  只听“噗”的一声,一抹鲜红中带着污秽的血箭自朴刀男子臂膀飙射而出,朴刀男子看着碎裂一地的剑片,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小杂碎!”

  当朴刀男子想要拼着重伤诛杀秦安时,直接被尾随而至的钱老轰飞出去。

  看一眼护在秦安身前的老奴才,朴刀男子不甘心的退走,若是手臂没受伤,再战数百回合他一定能打赢,但此刻却再无机会了。

  同样的,即便受伤,钱老也留不住他,所以,钱老并没有多做徒劳之功。

  看着朴刀男子败走,秦安只感觉气府一阵倒腾,接着踉踉跄跄朝后摔去。

  “秦安!”

  一道窈窕身影掠过,接住了快要坠地的秦安。

  在意识模糊前,秦安感觉自己靠在了软绵绵的躯体上,某个地方鼓鼓的靠着很是舒服,接着两眼一黑,再无任何意识。

  “钱老,你快帮他看看伤的的重不重?”

  钱老闻言蹲下身来,搭着秦安一只手注入真元,一番探查下来,却是叹息一声,满脸凝重:“是气府之伤!”

  “什么?”宁纤雪的心猛地颤了一下,气府之伤相当于大道之伤,关乎武者的未来,“那……严重吗?”

  “虽然没有崩灭,但已经有了明显裂纹,想要修复,很难很难!”

  “咦?他的丹田内有股神秘力量,很强大!”

  钱老震惊出声,但转瞬就不再诧异了,若是没有点倚仗,以秦安的修为又怎么能伤到朴刀男子。

  宁纤雪只在乎秦安的气府状况,对什么神秘力量没有丝毫兴趣:“钱老,秦安是为了救咱们才受的伤,能不能求爹想想办法?”

  “这个恐怕是有心无力,毕竟气府之伤不容小觑,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大家族,不达到武士修为根本不会放任自己的晚辈外出冒险,尤其是天赋异禀之人,会更加注重气府的保护。”

  “真的就没有一点法子吗?”宁纤雪有些不甘心。

  “爹那里不是有几枚养护气府的玄丹吗?难道也不管用?”

  “恐怕不管用,养护是养护,但无法修复,只能是让老爷出面,去找皇室那位丹宗前辈,看看能不能想到良策,再者就是离开雷渊国,到俗世之外去找隐世的丹道高人,眼下也只有这两个法子!”

  “啊?”

  宁纤雪长大了嘴巴,她是前不久突破武士境界的,感觉家里对她放松了看管,立马就偷偷跑了出来,直到此时才想清楚缘由。

继续阅读:第018章 情窦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丹师剑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