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小试牛刀
伯爵2019-05-31 17:242,150

  直到韩玥出声,众人才将目光转到那个看着并不起眼的仆役身上,这个年纪,竟然能炼制出七品药散?<p>  在场的所有侍女,包括阮秋实和张钧二人,皆是一脸狐疑之色,不敢相信这是真的。<p>  这可是七品萆荔散啊,阮秋实作为岐城公认的第一丹师,也不过是在年近六十时勉强炼制过七品药散,当然炼制的只是一些普通药散,并不像萆荔散这么复杂。<p>  至于萆荔散,以现有的药方基础,阮秋实也最多炼制出六品上佳,而七品,对他来说还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是一个寄了希望却未能实现的想法。<p>  “玥儿小姐不会是信不过我们几个老东西吧,你放心,炼丹公会最基本的一条准则,就是不对外泄露任何一位顾客的机密。”震惊之余,张钧看着韩玥笑道。<p>  在他想来,这七品萆荔散一定是韩家请来的某位大师炼制的,韩玥是害怕将韩家拥有七品萆荔散药方一事泄露出去,适才拉了一个仆役出来做挡箭牌,毕竟怀璧其罪,不得不小心谨慎。<p>  “不是的,我真的没有骗你们,这萆荔散的确是秦安炼制的!”韩玥见两位大师不信,一张俏脸涨的发红,但还是极力解释着。<p>  同时她也在奇怪一点,小安子炼制的药散真有这么重要?<p>  “当真是他?”<p>  “嗯。”<p>  韩玥重重点头:“玥儿愿以人格担保!”<p>  见张钧还要追问,一旁的阮秋实咳嗽一声,然后看向秦安:“秦小友,能否借一步说话?”<p>  四大炼药世家的子女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炼丹公会观摩学习,这其中,韩玥给阮秋实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所以当韩玥说出人格担保这样的话,他便不再怀疑。<p>  秦安看一眼身旁的韩玥,并未第一时间做出回应。<p>  “玥儿小姐也一起来。”<p>  阮秋实自然明白秦安的意思,当即开口说道。<p>  “秦小友,现在没有外人,老朽这里有一个不情之请。”来到后厅,阮秋实开门见山道。<p>  “阮老请说。”<p>  “就是想请秦小友当面炼制一次萆荔散,当然,择取药材时我们会回避,你看如何?”<p>  阮秋实其实也不想提这样的要求,但奈何事关重大,总公会指明了要征集各地的萆荔散,一旦发现改良药方立刻重金收购,否则他也不会搭着老脸开口。<p>  “既然是阮老开口,那晚辈答应。”<p>  秦安恭敬说道,以他为人一世的眼光,又如何看不出阮秋实有难处,这要是换了别人他可以视而不见,但面对阮老是真的做不到。<p>  一行人又移步到炼丹房,张钧将里面的学徒全部打发出去,为秦安营造一个保密安静的氛围。<p>  到了择取药材的时候,阮秋实和张钧果然退出回避,秦安飞快地拣好药材,然后让韩玥叫二人进来。<p>  等阮秋实和张钧再次走进炼丹房,就见秦安将其中一口丹炉下的火焰揽旺,接着便开始抛入药材。<p>  当看到秦安称也不称就将药材丢入丹炉,张钧脸色不禁变了变,这不是胡闹吗?<p>  要知道,炼制药液和药散对药材量的要求非常严格,多少就是多少,尤其是炼制丹药,差一毫一厘,都有可能影响最后的凝丹,轻则改变药性,重则炸炉。<p>  而眼前这位青年,好像并不知道这严重后果似的,抛入药材极其随意,看着根本不像是能炼制出七品萆荔散的大师。<p>  想罢,张钧对阮秋实投去了疑惑的目光,却看到了令他诧异的一幕,此刻他的老友,正专心的盯着秦安的每一步动作,一张老脸上写满了震惊。<p>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那种手法?<p>  可既然是传说,又怎么可能有人做得到?作为一个几十年的老丹师,张钧自然也听过那个传说,那几乎是所有丹师一生的追求。<p>  但看到老友的反应,张钧心里有些不自信了。<p>  难道眼前这个看着像是刚刚经过成人礼的青年,真的掌握了那种近乎于传说的超高手法。<p>  据说,一个真正拥有超高造诣的炼丹大师,的确能够做到不靠称斤过两来确定药材量,并且不差分毫。<p>  当然这仅仅只是一个传说,因为他至今没有听闻过哪个丹师做得到,放眼整个雷渊帝国,就连皇家供奉的那位丹宗前辈,恐怕也做不到这般信手拈来吧。<p>  称在心中。<p>  这对每一位丹师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境界,他不相信眼前这么一个毛头小子能做到。<p>  但当秦安开始轻轻摇晃丹炉时,张钧的瞳孔猛地收缩,那一刻,他开始相信老友的判断了。<p>  摇炉控火!<p>  这是武士境界以下的丹师毕生追求的境界,虽然他现在早已突破武士境界,已经能够做到真元控火,但眼前的青年,依然做到了他曾经没能做到的事。<p>  没有人能比他更懂摇炉控火的真正含义,那代表着眼前的青年对火焰掌控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程度,恐怖到令人发指。<p>  张钧突然觉得,自己这一把年纪是白活了。<p>  一个十六七岁的青年,不仅可以做到摇炉控火,甚至还触摸到了传说中的手法。这两样随便挑出一样来,都让他羞愧以对啊。<p>  然而震惊并未到此结束,只见寻常丹师一刻钟才能炼制好的药散,在青年手中不到半刻钟便炼制完毕。<p>  当一包崭新的质地更加均匀的药散呈现在眼前时,阮、张二老已经无法用语言去形容青年的天赋了,似乎天赋异禀用在其身上也不过是如此而已吧。<p>  “阮老,鉴药吧。”<p>  秦安重重呼了一口气,长达半刻钟的高度集中,对于现在的他属实消耗不轻。<p>  “看来得加紧修炼才是,最起码得突破到武士才能抵得上如此消耗!”<p>  秦安看一眼这具只有武徒四重的身躯,不禁为前世脸红起来,十六岁成人礼,天赋好一点的恐怕早就突破武士了,即便天赋中等,也至少能到武徒七八重,自己这个武徒四重,还真有点没法评论啊。

继续阅读:第006章 高级徽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丹师剑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