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大师的震惊
伯爵2019-05-31 17:242,166

  “好的,几位请稍等!”

  女子说完快步向后厅走去,岐城的炼药家族不在少数,而真正有名的又无非赵、常、沈、韩四大世家,虽说其中又以韩家略显式微,但炼药这一行本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韩家家主炼药天赋平平,可他的女儿年纪轻轻便是高级制药师,就连阮大师都亲口承认“此女子心性只要不夭必有作为”,她在炼丹公会前台侍奉多年,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

  不出一刻钟,女子便引着一位老者出来。

  看到这一幕,秦安突然正襟以视,来人虽然不是阮大师,但也不是昏晕无能之辈,这位老者姓张名钧,同样是公会的炼丹师,鉴药资历仅次于阮大师。

  “原来是韩家主,久等久等。”

  张钧看到韩士林后连忙拱手,炼丹公会和各炼药世家之间都有合作,他们不会参与任何的私人纷争,一切秉承来者皆是客。

  “客气了张大师,韩某今天是来叨扰大师的。”韩士林同样回礼道,张钧在岐城的威望,即便他身为一家之主也不敢小觑。

  “秦安。”回礼之后,韩士林冲身后喊了一句。

  “是。”

  秦安赶忙上前,将早已准好的药散置于台上,“请张大师帮忙鉴药。”

  “这是……萆荔散?”

  当包裹药散的纸张铺展开来,张钧神色猛地一怔,最近公会一直在回收萆荔液和萆荔散,他当然见怪不怪,但怪就怪在,眼前这一包质地也太均匀了,以致于他都有些神色恍惚。

  震惊之余,他用食指碾了一小撮递向舌尖,静静等待药效发作。

  时间一息一息流逝,秦安的呼吸也慢慢急促起来,就在这时,一只芊芊细手悄然攀到他的肩上,再回头时,就见韩玥正一个劲的冲自己使着眼色。

  两世为人,他如何看不懂,韩玥这是紧张过了头,在劝自己跑路呢。

  秦安微笑着摇了摇头,那一刻似乎感受到了心头有一股暖流在滑淌,很暖很暖,刚要开口一直低头试药的张钧突然出声:“这……这是七品萆荔散!”

  “什么?”

  韩士林诧异失声,他在丹药一途的确天赋平平,年近半百仍是高级制药师,但正如秦安所言,他的经验和眼力是不俗的,药渣他见过无数,当看到那一包药散后,就对唐元起了疑心,现在听到张钧亲口确认,情急问道:“当真是七品萆荔散?”

  “是的,张某鉴定的药种不下万千,这包萆荔散能在六十息内见效,的确在六品之上!”

  “七品……这!”韩士林诧异的看一眼秦安,脸色瞬间涨红,暴怒道:“唐元!”

  七品萆荔散,放眼整个岐城这都是闻所未闻的珍品,就连阮大师亲手炼制,也不过是六品上乘,毕竟想要炼制质地上乘的药液药散,那不单单是药方的问题,炼制手法和控火程度等都得达到超高水准,一想到差点因为唐元而得罪真正的潜力丹师,他就一阵惭愧,但再回神时,身后只有自己的女儿和秦安,哪里还有唐元的身影。

  “那个家伙呢?”韩士林怒气冲冲,他尊重丹师这个职业,但绝不纵容此等宵小行径。

  韩玥脸颊红彤彤的,美目在秦安身上扫了扫,低声道:“张大师说出七品时,他就溜了!”

  “混账东西!”韩士林怒气博发,“你放心秦安,此事我一定为你讨个公道。”说完便挥袖追了出去。

  “呃。”

  看着怒极离去的韩士林,秦安心下一阵无奈,这位家主也过于率性而为了,放着正事不管去追一个骗子,看来自己想的不错,韩士林的确没什么心机,前世对自己的苛刻也全部是为了韩玥着想,为人父母的这份苦心他能够理解。

  张钧对侍女私语几句,待侍女转身离去又回头问道:“玥儿小姐,这萆荔散是你炼制的吗?”

  “没有,不是玥儿炼制的!”韩玥诚挚地摇摇头。

  “不是?”张钧听后一惊,据他所知,韩家天赋最高将来最有可能晋升为丹师的只有眼前的韩玥,如果不是出自她手,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出还会有谁。

  正当众人僵滞在“是谁炼制的”这个问题上时,侍女再次从后厅引出一名老者,而看到这位老人时,秦安的眼神多了几分复杂之色,就像在看一位久违的故人般。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炼丹公会的首席丹师,也是秦安前世今生最尊敬的老人,整个岐城的人只知道老人姓阮,而秦安却知晓,老人还有一个非常朴实的名字,秋实。

  阮秋实正在炼丹房指导学徒,忽然听闻侍女说前台收到了七品萆荔散,震惊之余便赶了过来。

  没有人能比他更清楚七品萆荔散意味着什么,那预示着萆荔散的药方可能会得到进一步的改良。

  “老张,真是七品萆荔散?”

  阮秋实径直来到前台,纵横沧桑的老脸上透着几分激动。

  “的确是七品,阮老。”

  见阮秋实此等反应,张钧自然更加重视起来。

  阮秋实目光转向那包看似并不起眼的药散,只一眼就让他整个人怔在当场,如果说张钧鉴定需要试药的话,那么他根本无需多此一举。

  他最近反复尝试着炼制萆荔散,就是想将质地提升至更加上乘,但奈何药方所限,再加上年事已高做不到控火随心,所以一连数日下来,最理想的一次也只炼制出了六品萆荔散。

  而眼前这一包萆荔散,质地明显比他炼制的要好,再加上张钧已经试药,六品之上毋庸置疑。

  “老张,这药散出自何人之手?”短暂的震惊后,阮秋实激动问道。

  “是玥儿小姐带来的。”

  张钧指了指台前的韩玥和秦安,直到这个时候阮秋实才注意到二人,看到韩玥时,神色又慈祥了几分:“玥儿小姐,这萆荔散可是你炼制的?”

  “不是的!”韩玥曾受教于阮秋实,在她心里,阮秋实是长者,是导师,值得她一生去尊敬,面对这样一位长者问话,她赧颜指了指秦安:“是他炼制的!”

继续阅读:第005章 小试牛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丹师剑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