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比他更不要脸
李贤2019-09-13 13:452,580

  “娘亲,为何咱们给叶家的谢礼只是糕点果子?”唐瑜扬起白净的脸庞,疑惑的问道。

  平常,娘亲给镇上的舅舅家,送的也比这一次要好得多呀。

  华丽女人摇曳着裙摆,低头慈爱的看着粉雕玉琢的少年郎,语气温柔:“阿瑜当真是傻,瞧你这恩公的模样,就知道叶家对她苛刻至极,金银财物送去,只能落到叶家那吃人不吐骨头的腰包里,但糕点果子就不一样,你的恩公需要,咱们就得投其所好。”

  唐瑜眼睛一亮,深深赞同华丽女人的话:“娘亲说的真有道理,金银玉器不如投其所好,恩公需要什么,咱们就送什么。”

  “对,这才是娘亲的好儿子。”华丽女人摸着唐瑜的肩膀,眼中一闪而逝不屑,叶家那种人家,他们肯赏脸,就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望着天色,她转头对少年郎道,“天色不早了,阿瑜还有功课要做,千万不要逗留在乡间田梗。”

  “是,儿子知道。”

  唐瑜低头,两人亦步亦趋,渐渐消失在天尽头。

  相较于唐家母子的闲情惬意,叶蓁真可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原因无它,就是那盒子糕点和果子,叶家虽不缺,但也好生折腾了她一把。

  不给她吃晚饭?

  哼!

  她不在乎。

  叶蓁望着身旁的糕点果子,小心翼翼的捻起一块,放入嘴中,嗯,丝滑中透着清凉,入口即化,果真是美味。

  她眯起眼睛,享受难得的美味,突然叶蓁想到师父,她师父年纪这么大,都没有吃过如此精致的糕点,想来未免有些心酸,眼泪也毫无知觉的滑了下来。

  怀中的令牌隐隐发热,硬嘎达一般的贴在她的身体上,她知道,自己得振作,为了师父,她得脱离叶家。

  “吱嘎”

  漏风的木门被推开,叶萦穿着碎花裙子走了进来,她嫌弃的看着坐在稻草上的叶蓁,捂住口鼻,又见糕点盒子里空空如也,尖声骂道:“你这个小贱蹄子,吃这么金贵的糕点,就不怕塞牙缝吗!”

  思绪被打断,叶蓁不悦,冷笑望着衣着光鲜的叶萦,剔了剔牙,似乎是故意恶心她:“你也说了这东西金贵,金贵的东西怎么会塞牙缝呢?哦,你没吃过,来来来,你要不要尝尝?入口即化爽滑味甘,哎呀,不好意思,我吃完了,你尝不到了哦。”

  听出叶蓁语气中的调侃和讽刺,叶萦愤怒,伸出双手就想甩出一巴掌,可惜对面的人儿早有防备,身体一转,反倒叫叶萦一个踉跄。

  “你!你这个小贱蹄子……敢躲?!”叶萦愤怒,拿起门旁边的扫把,就朝叶蓁打去。

  叶蓁一看,心中大呼不妙,立刻扯着嗓子大喊:“叶家叶萦杀人了,不得了了,她要杀人了!”

  这声音,成功将叶三娘和叶三儿吸引过来,叶三娘看着拿着扫把,被逼的气急败坏的叶萦,脸色一顿,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叶萦,你做什么?难道忘记我跟你说的话了吗!”

  叶萦转头,丢掉手中的扫把,冲到叶三娘的怀里,委屈的看着她:“娘,你凶我做什么?都是这小贱蹄子的错,娘,你快帮我打她啊!”

  叶三娘眼神阴鸷的望着叶蓁,一把拽过叶萦,低声说道:“你说什么呢,先回房,这里的事情,娘自会处理。”

  叶萦看着叶三娘阴沉的脸色,幸灾乐祸的朝叶蓁吐了吐舌头,欢快的跑回自己的房间。

  哼哼!

  这小贱蹄子,敢得罪本姑娘,这下有你好果子给你吃了!

  兰花缩在叶三娘的身后,担忧的看着叶蓁,从她的眼神中,叶蓁可以看出,她十分不赞同自己的做法,她在劝自己向叶三娘服软!

  可是!

  她凭什么服软?!

  师父死了,她留在叶家庄唯一的念想没了,哪怕被叶三娘赶出叶家,天为被地为床又有何妨!

  “你这个小贱蹄子,看我不打断你的腿!”见叶萦离开,叶三娘立刻暴怒,捡起地上的扫把,想要往叶蓁身上打去。

  这娘俩连骂人的语气都是一个调调。

  “娘,万万不可!”兰花一惊,跪在叶三娘脚下,眼泪汪汪的望着叶蓁,对她说道,“蓁蓁,你快点跟娘道个歉,赔个不是吧。”

  叶蓁沉默不语,倒是叶三儿悄悄瞥了兰花一眼,伸出手拦着叶三娘,低声劝慰道:“好了好了,你做什么,咱们都安分点,免得让邻里听见,影响了咱们闺女的前程。”

  叶三娘甩掉手中的扫把,瞪了一眼叶蓁,恶狠狠开口:“为了萦儿的前程,今天就放过你,别有下次,下次直接打断你的腿,扔你到深山中去!”

  临走前,她又剐了一眼叶三儿,“还有你,给我安分点!”

  叶三儿摸了摸鼻子,看着叶三娘肥胖的身躯抖了抖精神,伸出手就去扶兰花,语气还带着心疼:“怎么样,膝盖还疼不疼?”

  说着,打算去摸兰花的膝盖。

  兰花身体一转,躲过叶三儿的咸猪手,朝叶蓁使了一个眼色,便对叶三儿说道:“公公,兰花先回卧房了。”

  说着,便急匆匆的离开。

  叶蓁望着瘦削猥琐的叶三儿,以及弱小的兰花在自己的视线中越来越小,心中酸涩,兰花终于在狭小的缝隙当中,利用自己的优势,谋取利益。

  天色渐晚,叶蓁吃饱喝足,眯着眼睛,躺在干燥的稻草上,望着黑秋秋的屋顶,数着屋顶上的漏洞,渐渐陷入沉睡。

  梦境中,师父还健在,正数落着她贪嘴,真实的都让她不愿意醒来。

  晨露微凉,醒来后的叶蓁再一次被轰出去割猪草,这倒也无所谓,只是因为唐瑜的事情,她竟惹上了村子里读书的混小子们。

  望着眼前一二三个白面书生,直愣愣的站成一排,似乎等着她挑选,叶蓁抬头,皱眉,脸上带着不悦,盯着为首的少年郎,不耐烦的开口:“作甚?”

  少年郎插腰,瞪着叶蓁:“你说做什么?上次你帮了唐家那小子,害得我们回去后被爹妈老子打了一顿,还跪了一夜祠堂,你说,这笔账我该怎么跟你算?”

  “算?你说的算账就是拉一排人过来任我挑选?”叶蓁挑眉,眼中带着戏谑,目光从为首的少年郎开始,一个个打量过去,就像在市场挑选货物。

  为首的少年郎回神,他终于明白叶蓁的意思,脸色一红,恼羞成怒的瞪着眼前脏兮兮的女孩:“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你还是不是女孩子!”

  叶蓁“切”了一声,兀自背着竹篓子,朝他们吹了个口哨,用了句村妇们最喜欢说的话:“这有什么的,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我们之间的距离就只有一层纱。”

  那意思,明晃晃的就是,小心我赖上你们!

  少年郎们都是薄脸皮的,日日见惯了“之乎者也”,何时了解村妇们的话题?

  一时间怂做猢狲,一散而开。

  叶蓁勾起奸诈的笑容,心中乐开了花,对于不要脸的人,就得比他们更不要脸!

  灌木丛后,唐瑜痴痴的看着张扬明艳的少女,嘴里嘀咕着女孩说的原话,似乎下定决心,握紧双拳。

  男追女隔重山?

  那他翻山越岭也要将她带回家!

继续阅读:第13章:绞脸,树立威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会整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