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唐家送礼
李贤2019-09-13 13:442,734

  雨打在叶蓁的身上,将她的衣服全部打湿,可她却像一具木偶一样,失魂落魄。

  叶家庄炊烟袅袅,却紧闭大门,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

  她回到叶家,叶三娘早就在门口等着了,看到叶蓁,三两步冲过去,揪住她的耳朵,大骂:“小贱蹄子,这么晚才回来,你去干嘛了?柴呢,有没有打柴回来?”

  叶蓁面无表情,就连耳朵被掐的乌青,也没有任何知觉,在她眼里,仿佛叶三娘就是一个毫无关系的人,做着一件毫无关系的事情。

  “好了好了,你别这样了,赶紧让这丫头去帮兰花,在这里吵吵闹闹干什么,难看不难看啊。”

  叶三娘的男人不满的屋子里走出来,拉了拉她的衣服。

  “哎,我说你是不是看中兰花那个小贱蹄子了,竟然帮她说话?”叶三娘不满的斜了一眼男人,“叶三儿,别以为我看不见你跟那小蹄子眉来眼去,要被我发现了,我就打断你第三条腿!”

  叶三缩了一下,继而梗着脖子,色厉内荏的吼道:“说什么呢,我还不是为了咱们能够早点去吃饭!”

  叶蓁没有理会吵闹的两人,她面无表情的走向柴房,看到正在劈柴的兰花。

  这个瘦弱的女人,最起码有一个盼头,而她连盼头都没有了。

  “蓁蓁,你怎么来了,你怎么了,怎么浑身湿透了?”兰花放下手中的锄头,跑过来,你用自己的身体去抱住叶蓁,“你这样是要生病的!”

  感觉到兰花的温度,叶蓁逐渐反应过来,她抱紧兰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她恨,她好恨,恨那些人杀死他的师父!

  “你怎么了?是不是婆婆打你了,打在哪里,我看看!”兰花摸着叶蓁的脸,声音柔弱。

  “耳朵……”

  看着兰花焦急的模样,叶蓁哽咽,想起师父临终前说的话,咬咬牙:“对啊,就是耳朵,好疼。”

  她知道,有些话,只能藏在肚子里,咽下去,也不能说出去。

  兰花摸着叶蓁红肿的耳朵,眼中带着怜悯,她嘴角喃喃,想讲些安慰性的话,最终全都化作叹息,她亦无可奈何。

  “在里面干什么呢,磨磨唧唧的,还不赶紧来做饭!”叶三娘朝柴房喊了一句,“都要饿死了。”

  “来了来了。”兰花回答后,转头对叶蓁说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坚强,要知道,你还有机会脱离这里,而我……没有了。”

  “我知道了。”叶蓁点头,她明白兰花的意思。

  哭永远不是办法,师父不能白死,明儿她就去竹屋,寻找蛛丝马迹,还有,那遥不可及的皇城,她也是去定了!

  翌日清晨,阳光明媚,照的竹林里光点斑驳,丝毫未见昨日的杀戮和血腥。

  大雨,冲散了血迹,但怎么也冲不散人心中的回忆。

  昨天的事情,叶蓁会牢牢记住,会记一辈子。

  她去坟头祭拜了师父,新坟潮湿,上面没有一株杂草,只有一根白帆,迎着风飒飒作响。

  它飘向摇曳的竹叶,飘向湛蓝的天空,飘向望不到尽头的北方。

  没有了人气儿的竹屋,就像没有灵魂的傀儡,除了孤独,就是孤独。

  叶蓁在里头翻找着,书桌、木床、桌子、柜子,一切都完整无缺。

  突然,眼睛被强光照射,叶蓁转头,看到墙角旮旯处,竟闪着金黄色的光。

  这是什么?

  她走过去,发现是一块纯金打造的令牌,上面飞凤绕云,腾云驾雾的模样,煞是好看。

  叶蓁红着眼睛,握紧令牌,她知道,这块令牌,绝对不是师父的,她的师父穷困潦倒,压根不会有这么贵重的东西。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这是杀人凶手的!

  她将令牌挂在胸口,微凉的触感让她的心沉静下来,为了师父,她必须要有出头之日!

  又去坟头上了香,叶蓁下山。

  叶家的门口热热闹闹的,里面还时不时传来几声欢乐的笑声。

  这是怎么回事?

  是什么人来叶家了?

  叶蓁走进去,看到叶三娘正在跟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攀谈着,两人说到什么,便哈哈大笑。

  华丽女人的身边,站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少年郎,看上去十分面熟,但叶蓁就是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三人看到她,立刻噤声,华丽女人的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不过消失的很快,但还是被叶蓁发现。

  “母亲,就是这位姑娘帮了儿子。”少年郎开口,这不听不要紧,一听,叶蓁就想起来了,这不就是昨天被揍的唐瑜么。

  她打量着唐瑜,直勾勾的,唐瑜有些害羞的低头。

  啧啧。

  果然,圣人说得对,人靠衣装马靠鞍,这个柔柔弱弱的胆小鬼,换了一套衣服,立刻变得人模狗样起来,还竟有翩翩美男的姿色。

  咳咳!

  华丽女人看不下去了,轻咳了一声,对着叶三娘笑道:“这位就是我家的小小恩公呀。”

  虽然她这么说,但是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叶蓁,全程只在跟叶三娘说话。

  叶三娘谄笑,给她续了杯茶:“是啊是啊,你别看她木讷的样子,可野了,还是叶萦好,懂礼数知分寸……”

  华丽女人微微一笑,她哪能看不出叶三娘的心思啊,打从他们刚一进来,她就盯着自己的儿子使劲瞅,片刻都没有离开过。

  像这种人家的女儿,给自己的儿子做丫头都没有资格。

  “三娘说的哪里话,既然我也向叶蓁小丫头道谢了,就不在三娘这里打搅了,先行告辞。”

  “哎……!”叶三娘还想挽留,但人家看都没有看一眼,带着唐瑜翩翩然走了。

  “什么人呐,太不知礼数了。”叶三娘恼羞成怒,不满的看着华丽女人的背影,转头发现叶蓁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恼火道,“走走走,还不赶紧干活!”

  “东西拿来。”叶蓁冷冷开口,眼睛看着桌子上的水果糕点,既然是向她道谢的,东西总得给她吧。

  “什么东西?死丫头,你怕不是脑子坏掉了吧,还不赶紧去喂猪!”叶三娘恶狠狠的瞪着叶蓁,心中还纳罕,什么时候,这个死丫头的胆子竟然这么大。

  叶蓁没有搭理叶三娘:“既然是向我道谢的,那东西自然得给我。”

  屋子里的叶萦听到叶蓁的话,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自己的母亲要求自己做一个淑女,给唐家太太看看,她才不愿呆在屋子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现眼见叶蓁竟然觊觎唐家送来的东西,三两下便冲了出来,指着瘦小女孩的鼻子就是破口大骂:“死丫头,这是唐家送来的,你也敢惦记?看我不收拾你!”

  说着,伸出双手,打算打叶蓁。

  “干什么干什么!”叶三娘连忙拦住叶萦,将她拽到自己身边,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看看你,整天打打骂骂的,哪里像一个好人家的姑娘?好不容易,咱们祈求叶府的人帮咱们摆平了王三那痞子的事情,你难道还想惹出残忍的罪名?”

  “可是娘亲,唐家送来这么好的东西,总不能白白给这个死丫头吧。”叶萦沉了沉语气,刮了一眼叶蓁,甩着手朝叶三娘撒娇道。

  “唐家送来的东西,中看不中用,要是真有心,就不会送这些糕点水果来了,这种东西,以后会多了去。”叶三娘不屑的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东西。

  叶蓁暗笑,你不稀罕我稀罕,你不要我要。

  想着,便拿起桌子上的东西,一溜烟儿的往自己的房间跑去。

  后面传来叶蓁和叶三娘气急败坏的声音,而叶蓁并不在乎,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继续阅读:第12章:比他更不要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会整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