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齐月休夫
李贤2019-09-13 13:452,334

  头一次,叶蓁发现,原来人是可以这么固执的,她强忍着怒意,再一次开口:“我都说了,今天要不是我,阿月姐姐的婚礼就要被那人毁了,而现在,是你为了世俗的偏见揪住不放,是你在毁了这场婚礼!”

  “少给我强词夺理,要不是你,我家好好的喜宴,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老头不依不饶,摩拳擦掌,恨不得上前就给叶蓁一脚。

  齐月在屋子里听到外面的争吵声,她皱眉,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夫家竟然是这么个德行。

  又见自己好好的婚宴,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心中来气,一把掀开红盖头,打开房门,走到叶蓁的身边。

  “叶蓁说的没有错,今天多亏了她。”

  “新娘子,你怎么出来了?”喜娘惊恐的盯着齐月,迅速上前,想要将她推回去,“赶紧进去,赶紧进去,不能踏出房门的。”

  齐月轻轻将喜娘推开,杏眼微眯,盯着未来公公:“我现在踏出房门,不吉利了,是不是也要把我遣送回家?”

  “这、这、”老头看着齐月,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开口,等他反应过来,就对着齐月破口大骂,“你这个死蹄子,还没有进门,就想把我气死?老婆子,赶紧的,家法伺候,让她知道什么叫做规矩!”

  老头身边的妇人一脸难色的盯着老头,虽然拜了天地,齐月是他们家的人了,可现在到底是婚宴呀,要是闹这么一出,可叫阿月怎么活啊。

  于是,她规劝道:“老头子,现在是婚宴,是咱们儿子的大喜日子,不带这么闹的。”

  要是把人闹自杀了,可怎么使得!

  “闹?我这叫闹吗?只有趁着现在立下规矩,这女人才不会爬到男人的头上撒野,去,赶紧的,别逼我揍你。”老头开口,不满的瞪着老婆子。

  叶蓁无语,明明是自己引起的,为什么最后成了阿月姐姐立规矩?

  神一般的逻辑。

  “哎哟喂,亲家公,你就不要闹了,外面这么多宾客呢,多难看啊。”喜娘终于从中反应过来,齐家姑娘虽然有错,但也是亲家公不明事理逼出来的,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这场姻缘,可真就凉凉了。

  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是她们做媒婆的宗旨!

  “就是要当着宾客的面!”老头一步不让,见自己的婆娘还不去拿棍子,瞪了她一眼,跑进柴房,拿出一根婴儿手臂一样的棍子。

  “我天……”叶蓁见那棍子,脸色一变,警惕的站在齐月的身边,要是这老头敢打过来,她就一定会护着阿月姐姐。

  “慢着。”齐月见老头拿着棍子,想要打自己,立刻出声,像是服软,“你去把前面的宾客都叫进来。”

  老头一听,以为她想通了,立刻喜上眉梢,推着婆子:“赶紧去,叫人。”

  婆子无奈,见其中一人服软了,心里也高兴,只要别僵下去就行了。

  前院的人来了,新郎官看着掀了盖头的新娘,以及对峙的一方的父母,惊讶问道:“爹娘,你们这是干什么?”

  老头得意一笑,朝着新郎官说道:“今天,老子就教你怎么驯服婆娘,看着!”

  “爹,你干什么啊!”新郎官皱眉,立刻上前夺下棍子,对着众宾客说道,“大家吃饭喝酒去吧。”

  只是没人愿意走。

  刚看了场小姑娘狂揍纨绔子,现在又要出现公公暴打儿媳妇?

  今天这场婚宴,花头不少嘛。

  齐月见人也来的差不多了,扯下栏杆上的布料,咬破指头,高声喊道:“今天叫大家来现场,是想叫大家做一个证明,我,齐月,甲乙年间,因夫家不明事理,姻缘难以稳定,遂休夫!”

  休夫?!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特别是新郎官和喜娘。

  在东篱国,男子休妻倒是常见,女子休夫可是闻所未闻呐。

  就连叶蓁,也不由自主的望向齐月,眼中带着震惊。

  齐家这位姐姐,当真是泼辣至极啊。

  “阿月,你不要冲动,有什么话咱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说啊。”新郎官着急,这个新娘,可是他最中意的,也是他好说歹说,才说服了齐家婶子同意,现在怎么能说休就休?

  “没什么可商量的。”齐月开口,她面无表情,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进的信号。

  “阿月……”新郎官还想说什么,就被他爹一把拽过,打断,“你干什么?堂堂一个男人你难不成还想向这个娘们道歉不成?”

  紧接着,他抬头,怒视着齐月:“休弃可以,但不是你休夫,而是我们休妻!老婆子,拿纸笔来!”

  新郎官的娘为难的看着对峙的两人,她语气哀求的看着齐月:“媳妇,你还是跟你公公道个歉吧,女人家不像男人,要是被休弃了,哪还有脸面活下去啊。”

  “这就是我的事情了。”齐月冷笑,没有理会新郎官的娘,转头冷漠的看着老头和新郎官,“我只说一遍。”

  新郎官看着齐月灼灼的眼神,为难的低下头,良久,才沉声道:“好,你休夫。”

  “儿子,你做什么!”老头一把拽住新郎官,愤怒道,“咱们凭什么让这个小娘们,给我上去打,打到这女人服为止!”

  “爹!你做什么!”新郎官用力甩开老头的手,瞪大眼睛,用一种几乎是绝望的语气道,“这已经是你赶走的第四个媳妇了,你到底怎么样才肯满意?!”

  望着儿子歇斯底里的声音,他娘难过的擦了擦眼泪,转过头没有说话。

  老头震惊,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青年,脸色惨白,逐渐,他恢复过来,指着青年的鼻子,愤怒道:“你这个白眼狼,老子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这个龟孙子!你要是娶一个母老虎回家,咱们老两口可怎么办呀!”

  叶蓁听来听去,总算明白了,原来这家人娶媳妇,就是为自己打算的。

  至于儿子想找什么样的,压根就无所谓,他们只要听话好拿捏的。

  齐月见新郎官拿过笔和纸,推开,“不用了,就用这个吧。”

  她将带血书的布拿出来,塞给新郎官,绝美的脸庞上带着霜意:“从此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各自嫁娶。”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叶蓁瞧见不对,立刻小跑的跟了上去。

  “作孽,作孽,真是作孽!我们家怎么这么倒霉,遇到这么多腌臜女人!哎哟喂,老天劈死我吧!”老头仰天嚎叫。

  轰隆隆!

  空中闪过一丝惊雷,吓得老头瘫坐在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会整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会整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