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确认过眼神,是她要打的人
李贤2019-09-13 13:452,328

  妈妈!

  他被人打了!快救他!

  这是张武清醒后的第一想法。

  可到看坐在他身上的女孩子竟然这么小,思维就像被雷击了一样,他竟然被这么一个小不点给打了!

  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这真真是奇耻大辱!

  “臭丫头,你死定了!看我……”张武咬牙切齿,可话还没有说完,迎接他的又是一巴掌。

  他彻底懵了,脸上火辣辣的疼,提醒着他事实的残酷。

  叶蓁无奈的看着身下的男子,这人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非要来招惹她。

  “臭丫头,你要太过分了!”张武彻底爆发,他倏地起身,巴掌对着叶蓁的脸拍了过去。

  只是,叶蓁的速度比他更快,三两下就躲开了。

  唉!

  确认过眼神,果然是她要打的人。

  人想被她打,她拦都拦不住。

  连续被她扇了这么多个巴掌,还不知悔改,不知道巴掌是她专用的本领么?

  而张武因为用力过猛,又喝了好几坛子的酒,重心不稳,“啪”的一声,摔倒在地上。

  众人哄然大笑。

  要知道,村子里想看张家恶少出丑的,可不止一家两家。

  小厮端着酒坛子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自家二少毫无形象的摔倒在地上,众人像看猴一样的围着他,还指指点点,身前,还有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子在“咯咯”的笑。

  太丢人!

  他怎么这么命苦,摊上这么一个主子!

  一时间,都没有想到要去将人扶起来。

  “臭小子,皮痒痒了,还不赶紧过来扶老子!”一阵怒吼传到小厮的耳中,只见男子扭头,正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望着自己。

  “来了来了。”小厮连忙答应,恨不得现场找一个洞钻进去,现在是丢人丢到外婆家了!

  这事要是被里长大人知道,自己又要挨罚了。

  小厮心里有些责怪这位二少的任性妄为。

  醉酒男子被扶起来,一瘸一拐,他转过头,一张肿成猪头的脸,瞪着叶蓁,威胁道:“小丫头,你给我等着,等老子回来就收拾你!”

  说完,就跟着小厮灰溜溜的离开了。

  叶蓁摸着鼻子,无辜望着醉酒男的背影,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输人不输阵?

  嗯……

  小帅哥……不,小猪头有前途。

  等到醉酒男离开,新郎官家里的人将杂乱的东西整理好,也到了闹洞房的时候了。

  见过叶蓁的本事,众人对闹洞房也少了一丝兴趣,他们更感兴趣的是,这位打了里长家次子的小丫头,到底是何方神圣。

  “喜娘,这位小丫头是哪家的呀,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呀?”

  “是啊是啊,难不成是齐家的姑娘?”

  “齐家姑娘?不过看着脾气,倒也跟齐家相似哦。”后半句,这人说得很轻,眼神还偷偷的瞄了一眼叶蓁,生怕叶蓁听见,上来就给她两耳巴子。

  喜娘有些尴尬,自从见识了叶蓁的手段,她突然发现这个臭名远扬的小姑娘,脾气真的蛮好的。

  早上,她们这么针对她,她都没有给她们巴掌吃。

  叶蓁倒是不知道众人的心思,要是知道了,肯定哭笑不得。

  难道她就这么残暴?

  已经到了不讲道理,谁说一句话都挨揍的地步么?

  喜娘见叶蓁没有动怒,上前笑着解释:“这是蓁蓁,给新娘子绞脸上妆的姑娘。”

  她特地将姑娘二字念得重一些,省得某些妇人在小姑娘的面前说一些腌臜话,玷污了少女的纯洁。

  “蓁蓁?”

  众人晓得,这个凶悍的女孩子怕不是齐家的人了。

  “我们庄子,从没有叫蓁蓁的,除了那个扫把星,这小姑娘怎么跟那扫把星一个小字呢?”

  这时一旁的婆子开口了,她打量了娇俏可人的叶蓁,心中掂量,自家儿子什么时候才能娶上这么白净的媳妇儿。

  喜娘面如土色、欲言又止,众人听她这话,又出奇的安静,婆子总算反应过来,指着叶蓁,结结巴巴的开口:“你、你、你的意思不会是说,这个小丫头就是叶家那个扫把星?”

  哎哟喂!

  喜娘真的是被这婆子蠢到了,哪有人当着对方的面说这种话啊!

  特别是叶蓁还暴打了里长家的儿子!

  这可真是作孽哦。

  她叹了口气,希望这不会说话的婆子,不会被叶蓁打,要不然今天这场婚礼,可就真成了闹剧了。

  叶蓁没有作声,安安静静的站在喜娘的身边,只是脸上的笑容收敛。

  扫把星扫把星,一口一个扫把星,她到底给庄子里带来什么霉运了,这么说她?

  “好了好了,今天可是幸亏了蓁蓁,大家散了吧,各吃各的去啊。”喜娘敏锐的发现叶蓁气场变了,擦擦累出来的汗水,招呼着众人散去。

  新郎官家的二老也在场,只是他们没有离开。

  “二老还有什么事吗?还不赶紧在前头去招呼客人?”喜娘笑眯眯的看着两人,这可是衣食父母,待会儿她还指望新郎官家能再给点银裸子花花呢。

  “哼!”哪知新郎官的父亲冷哼一声,当着叶蓁的面斥责道,“喜娘,齐家是怎么回事?竟然送了这么一个东西过来,是存心找晦气吗?”

  不用说,喜娘也知道这位亲家公说的是谁,脸色瞬间不好。

  这事刚摆平,新郎官家又闹幺蛾子了,现在媒婆是越来越不好做了,还不如回家卖红薯。

  “亲家公,您看这事……”喜娘还没有将“能不能缓缓说”这几个字吐出来,就被叶蓁打断。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今天的麻烦还是我处理的,你不感激我倒罢了,却还指责我,是什么道理?”

  知恩图报可是人的美德!

  “好了好了,少说两句。”新郎官的母亲拽了一下自家那位,眼神歉意开口,“真不好意思,今天事情太多了,老头子脑子不好使了。”

  就是因为这话,新郎官的父亲炸毛了。

  “你说谁脑子不好使?我看是你脑子不好使!今天的事情说不准是这个扫把星带来的,要不是她,里长家的儿子就不会闹事,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丢人现眼的事情!”

  好了嘛,完了。

  喜娘和新郎官的母亲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带着深深的无奈,这真叫一波未起又起一波啊!

  她们更担心的是,叶蓁会不会一巴掌将这老头拍飞,毕竟,里长家的壮儿子,都被打得哭唧唧。

继续阅读:第16章:齐月休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会整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