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我最讨厌醉鬼了
李贤2019-09-13 13:452,759

  新娘子要出门了!

  叶蓁乐得自在,头一次看新娘,咧着嘴,脚步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

  “哎,等等,你别过去。”

  手臂被一个大力拽住,叶蓁转头,不悦的望着齐大娘,这是什么意思,她莫不是不想让她去吧。

  这人真是利用完就甩掉啊!

  叶蓁眼中带着失望,她好不容易拾回来的名声,终究是抵挡不住十多年的流言蜚语。

  也罢也罢!

  齐大娘被眼前的女孩子看的不好意思,摸摸鼻子,这明明是比自己还矮一个头的小姑娘啊,气势竟然比自己还强悍。

  于是笑着开口:“咱们换个衣服出去。”

  她看到叶蓁眼中的失落,到底是做母亲的,终究是狠不下心来。

  “好。”叶蓁眼中带着惊讶,乖乖的跟着齐大娘,挑了一件齐月小时候穿过的衣裳。

  别看齐月生养在农家的庄子里,但爹妈老子好歹有点能力,吃穿用度上虽比不上城里前呼后拥的小姐们,但也比一般人家要好太多了。

  衣服整箱整箱的,还都是轻纱绸缎。

  看着叶蓁穿上自己女儿的衣服,还梳起了两个发髻,齐大娘眼睛一亮,伸出手去捏了捏她的脸蛋,笑着说道:“看看这小丫头,长得真是俊俏。”

  齐月给自己插上最后一株珠花,转头望向叶蓁,眼中着实带着惊艳,她难得笑了,声音清脆透亮:“真没想到蓁蓁打扮起来这么好看。”

  “谢谢。”叶蓁尴尬一笑,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以前,大伙儿都是骂她扫把星,看见她恨不得拿起笤帚将她赶走,哪还会说这些褒奖的话呀。

  齐月看出叶蓁的不适应,出言相助:“好了好了,再说下去蓁蓁的脸皮都要红了,时候不早了,咱们出发吧。”

  听了她的话,众人才惊觉,现在已经是翌日清晨,天空早就露出了鱼肚白。

  “新娘子出门!”

  在喜娘的高声吆喝声中,齐月碎步挪出了房门,而叶蓁,也跟在身后,俨然成为送亲中的一份子。

  差不多晌午,他们便走到男方家,男方家热闹非凡,觥筹交错,见花轿来了,一股脑子的转向花轿。

  “快看,新娘子来了!”

  “新娘子,新娘子!”

  “二公子,咱们也去瞧瞧这新娘子吧。”酒桌上,小厮激动的看着低头喝酒的男子,这年头,村子里有这样排场的人家不多啊。

  “去什么去,一天到晚瞎凑热闹!”哪知男子“咚”得一声放下酒杯,不满的看着小厮,“难不成这齐家姑娘长得比春花楼的姑娘还美不成?”

  小厮一听,惊慌至极,不停的朝男子摇手,声音低沉且急促:“公子公子,我的好公子啊,这话可不能随便说,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清白姑娘,切莫污了新娘子的名声!”

  嗤!

  男子不屑冷笑,倒也不再说话,端起酒杯,一杯接一杯的喝着。

  要不是家里的呆子沉迷于读书,老头子也不会逼着他来了。

  无聊!

  跨过火盆,拜了天地,在喜娘的欢呼声中,叶蓁陪着齐月走进洞房。

  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的参与婚礼。

  女子嫁人,一如再一次投胎,其中酸甜苦辣,只能自己体会。

  “蓁蓁,帮我拿一块糕点。”盖着红盖头,齐月轻声开口,折腾了一夜,她连口水都没有喝上,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好不容易屋子里的人都出去了,只剩下叶蓁,怎么地她也要填饱肚子。

  “好嘞!”叶蓁爽快的跑到桌子旁,将盘子端了过来,“阿月姐,你瞧瞧,要吃什么。”

  “谢谢。”齐月挑了几块桂花糕,道了声谢,叶蓁就将盘子原模原样的放了回去。

  俗礼规定,女子嫁人当天,不能随意吃喝,有了叶蓁,齐月觉得甚是方便。

  只是,盘子刚落到桌子上,外面就响起了“叮叮咚咚”物品摔碎的声音,以及喜娘们的阻拦声。

  “二公子,你不能进去,里面是新娘子啊。”

  “新娘子?老子想看的就是新娘子,赶紧放老子进去!”

  “哎哟喂,我的好公子,这可使不得呀,今天可是人家的大喜日子!”

  “闪开闪开,都给老子滚一边儿去!”

  随着酒醉的男子声音响起,叶蓁就听到重物砸到地上的声音,以及喜娘痛苦的“哎哟”声。

  “怎么回事,蓁蓁?这是什么情况?”齐月连忙开口。

  到底是未经风浪的女孩子,哪怕性格再淡定,现在也沉不住了。

  “好像是有人要闯洞房,喜娘他们正在拦着他。”叶蓁走到门口,矮着身子,朝门外望去。

  “闯洞房?”齐月声音微微拔高,语气带着愠怒,“现在还不是闹洞房的时候吧!”

  “是的。”就算是闹洞房,也就是象征性的做做样子,谁还会这么没品的硬闯?

  叶蓁心里嘀咕,只是,她的想法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就见房间的门被一个大力推开,身体就像断线的风筝,摔倒在地上。

  靠!

  叶蓁揉着屁股,心中暗搓搓的骂了一句脏话。

  哪个小人竟然暗中使坏,害得她中标摔倒!

  只听见一个响亮的打嗝声,出现在自己的上头。

  一个男子,醉红了脸,歪歪扭扭的走着蛇步,嘴里还大声嚷道:“新娘子呢?叫新娘子出来,老子要看看,是新娘子美,还是春花楼的姑娘美!”

  春花楼,这是乡间妇人们常骂的贱人窑子。

  这醉鬼当着阿月姐姐的面,叫嚷着,将她和花楼女人相比,不用说,叶蓁都知道,她现在的脸色是有多黑了。

  外面的人焦急的冲了进来,尤其是喜娘,瘸着腿,愁眉不展的盯着男子。

  “二公子,你行行好,不要闹了好不好。”

  她想靠近,可鉴于刚才的推攘,自己已经半残不残了,现在更是不敢过去了。

  “是啊,二公子,今天是我儿子的大喜日子啊!”

  男方的家人也不敢上前,只是劝慰,似乎这人有什么大来头。

  “没有你的新娘子,赶紧拿来滚哪儿去!”叶蓁起身,眯着眼睛,不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她可不管什么来头,在叶家庄,她是最大的,人人见她都要躲开避嫌,还不够大吗!

  众人见出口训斥的人竟是一个小不点,脸色倏地惨白。

  完了完了,今天这场喜宴怕是要被毁了。

  这小姑娘也完了,年纪轻轻,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这张里长家的纨绔子,这下不死也要褪一层皮了。

  “蓁蓁,过来!”喜娘朝她挤眉弄眼,声音很轻,叶蓁都没有听清楚

  男子反应过来,大声辱骂:“哪个不长眼的竟敢骂老子,活腻歪了吗?”

  众人缄默不语,都暗自为叶蓁担心。

  男子低下头,发现声音发出的方向竟是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丫头片子,嗤笑一声,不屑开口:“我还以为是谁呢,竟然是你这个臭丫头,嗯?还敢瞪我,看老子不给你一点厉害尝尝,让你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说着,一巴掌甩了过去。

  “我确实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不过,等你知道了,可以告诉我。”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众人觉得这个小丫头玩完的时候,叶蓁一手拽住男子的手腕,连带着他的身体,都扯了过来。

  “咚!”

  男子摔倒在地上,叶蓁左手按着他的手腕,双腿跨坐在他身上,另一只手“啪啪啪”的给了他几巴掌。

  敢让她摔倒,想挨揍了是吧!

  众人惊呆。

  “我好像没有说过,我最讨醉鬼和巴掌了。”

  叶蓁红唇轻启,眼中带着深意,看的醉酒男子背后一凉,渐渐清醒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会整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会整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