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午夜凶徒06
江惊鸿2019-05-26 10:115,786

  江氏集团内

  江执北到了办公室看到桌子上的文件,拿起一旁的钢笔快速的在文件上签上名字,点开一旁的电话:“让徐丽丽来一下我的办公室。”

  门外传来了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这声音在门前停下。

  江执北手里拿着一支金属外壳的钢笔,放在手指间转动着。

  听到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丝弧度,转笔的手指停了下来,说道:“请进。”

  徐丽丽听到江执北批准的声音,便打开门,小心翼翼的说着:“董事长,你找我?”

  江执北抬头看了她一眼,原本上扬的嘴角,拉了下来,她的脖子上居然有跟那女人一模一样的青色胎记,都是贱女人,面目渐渐变得狰狞。

  徐丽丽看着江执北变化多端的表情,心中不由的有些害怕,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有些发抖:“董…董事长,有什么事吗?”

  江执北听到这话后,收敛起自己的表情:“昨天你说的文件我名字签好。”说完将文件拿了出来,递给徐丽丽。

  徐丽丽伸手接过文件:“好的董事长,我现在就把文件交给项目经理。”

  江执北缓缓的吐露出几个字:“还有,今晚不要在公司睡觉。”

  徐丽丽刚想离开听到江执北的话有些尴尬的看着他

  听起来好像很平常的一句话但是细想之后,就是细思极恐的事情。

  江执北,是怎么知道徐丽丽晚上没有回家?而是睡在公司的呢?

  江执北大概是看出了徐丽丽眼中的疑问:“怎么了?还有什么事?”

  徐丽丽摇了摇头回答道:“昨晚的事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完全都不知道危险其实正向她靠近。

  江执北点了点头,嘴角微微上扬:“很好,出去吧。”

  徐丽丽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董事长。”说完就从办公室退了出来。

  走出门口之后,徐丽丽长嘘了口气:“乎~”

  徐丽丽依旧还没有从刚刚的恐惧中走出来:“吓死了,不知道是谁跟总裁说的,哎以后这么好的资源都不用利用了,今晚还是早些回去吧。”

  徐丽丽将文件拿给项目经理后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原本黑屏的电脑突然跳出了一张图片。

  她直接被吓的当场尖叫了出来。

  当所有同事被她的声音惊吓到转身看她的时候,她又摆了摆手:“没事没事,你们继续。”

  到底是谁在她的电脑里发这样的东西,让她百思不得其解,抬手放在鼠标上,快速的删除掉这些内容:“赶紧删掉,晚上回家睡觉要做噩梦的。”

  徐丽丽立刻就把图片删除,继续忙活着手头上的事。

  而在另一边,警局内。

  依旧是一片祥和,怎么说呢?重案组A队的工作氛围真的可以说是好的没话说。

  秦樾这个人呢只要不触碰底线,他可以跟下属打成一片,虽然是头儿,可是跟刘彦,江落雁他们都没有什么阶级之分,这也是为什么队里的人都会喜欢这个头儿的原因。

  秦樾平时对于下属的管理也可以说是像橡皮筋一样,拉拉放放,一个有弹性的工作时间,对于下属来说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

  不过秦樾这个人,私底下跟工作起来的反差很大,没事情没案子的时候,他可以随意让下属闹,但是,如果是正在查案子,或者遇到一些棘手难办的案子,那么他就会化身成为工作狂,也会要求底下的人陪着他一起加班查案。

  眼睛瞥到A队里,只见刘彦坐在办公桌上,看着秦樾与江落雁,说着:“据说今天会来两个新同事,一个是刚从警校出来的,还有一个是刚考完升级试分配过来的,级别比头要高一级。”

  江落雁翻阅着这次案件的资料,随后说着:“那就是一个新人跟一个老人。”

  刘彦点了点头说着:“勉强可以这样说。”

  秦樾听到刘彦的话由刘彦的后面往前走,到了江落雁身边的椅子上坐下说着:“我也有听说,不过我们分局最近是不是特别缺人?怎么。”

  江落雁听到秦樾的话,猛的抬头,放下手头上的工作说着:“啊?还有什么部门是有加派新人的?”

  秦樾拿过江落雁刚刚在看的资料,翻阅着,资料是看过看的,始终没有找到什么突破点,除了死者脖子上都是有一样的胎记。

  秦樾认真的看着资料,头也没有抬的说着:“不就是法医咯,迟到大王天天在那里说最近尸体太多他一个人忙不过来,所以上头就去别的局里调派了人手来协助他。”

  江落雁想着自己看了一整晚的录像带,好像都没有什么发现什么实质的东西,虽然没有实质的东西,但是至少还是看到是个男的,而且个子很高:“头儿,我们看了一晚上的监控都毫无收获,这次凶手实在太狡猾了,就算有监控的地方对他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把自已包裹的。非常严实根本看不出长什么。样,只能肯定是一个男人,而且身型比较壮实,身高在180左右。”

  可是后面想想,江落雁又很快的推翻了自己的想法,本以为是一个有用的证据,结果到头来还是无用功:“可是这样的男性特征实在太普遍了。”

  他真的很聪明。

  可是他的聪明用错了地方。

  江落雁与秦樾正在如火如荼的讨论着案子,刘彦反倒是觉得自己与这两人的气场格格不入,难道只有他,在想今天加入队的人到底是谁吗?

  刘彦正在想着,浑然不知正疾步的向A队走来的人。

  一个身着黑色西服,长发披肩的女子出现在门外。

  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响起。

  听到敲门声,秦樾立刻停止了跟江落雁的讨论,起身走到女子面前,问道:“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可以帮助你的?”

  女子没有看秦樾一眼,而是直径的迈了进来。

  江落雁看秦樾吃瘪的样子,跟一旁的刘彦开始交头接耳的说着:“看来头遇到对手了。”

  刘彦应和着江落雁,因为他也是这么觉得的,于是点了点头,说着:“嗯,我也是这样觉得的。”

  两个人的声音都很轻,轻到完全听不出一点的声音,仿佛两个人,是在做着眼神交流

  女子环顾了一下四周,目光最后锁定在了江落雁的身上,整个队里唯一的女性:“这里是重案组A队吧? ”

  江落雁听到声音抬头看了一眼女子,点了点头说着:“是啊,请问……”

  女子没有理会江落雁的问题,环顾了一下四周,点了点头,嘴角带着些许的笑意:“那就对了,你们现在的头是哪个?”

  江落雁指了指站在那里傻愣愣的秦樾:“就刚刚跟你说话的那个男的。”

  女子转身看到秦樾站在门口,随后转过来又看了看江落雁跟刘彦,开口说道:“我先来做自我介绍吧,相信你们也听说过, A队要来一个高级督察,我就是那个新调过来这里的督察,我叫季芊雪,你们可以叫我MadamJi。”

  秦樾听到季芊雪的话后,转过身,往办公室走了几步,走到江落雁身边,看着新来的高级督察:“你好,我姓秦,叫秦樾。”

  刘彦看着秦樾的样子突然想笑,不知道为什么。

  江落雁看着季芊雪说着:“你好,我姓江,叫江落雁。”

  刘彦笑了笑说着:“你好,我姓刘,叫刘彦。”

  季芊雪看了一眼秦樾伸手:“希望我们可以合作无间。”

  秦樾看着季芊雪伸来的手,愣了愣。

  随后伸手笑了笑说着:“恩,期待跟你以后的合作。”

  季芊雪之前也有一直在观察这件案子,根据新闻跟听来的一些东西,也有些许了解过这起案件,只是没有想到,自己来A队的第一件案件就是跟他们一起破这起案子:“听说最近你们都在查X高中门口的凶杀案?”

  季芊雪知道这个案子一直没有什么突破点,对于她来说也是一个考验,考验她的团队协作跟办案的能力。

  季芊雪随后又说着:“已经死了很多人了,你们有什么证据了吗?”

  江落雁摇了摇头,无奈的说着,语气里又带了点气愤:“太狡猾了,作案的时候把自已都蒙了起来我们根本无法知道他是谁。”

  季芊雪知道这个案件对民众的影响有多么的严重,毕竟死了这么多人,上头给的压力也大希望可以尽快破案:“上头对这件案子及其重视,因为死了太多人,这个对民众引起的恐慌度,丝毫不亚于当年的雨,夜。屠,夫。”

  江落雁听着季芊雪的话后若有所思,虽然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却让她茅塞顿开:“

  你刚刚说的话,倒是给了我点提示,当年那个案子的凶手,他的童年并不美好。”

  江落雁说着,走到自己的位置上,从抽屉里拿出之前查的一些资料,她发现,一般童年收到长时间虐待的人,他们长大了都会导致心里的偏差而犯法。

  用杀人,来达到自己的某种情感的宣泄。

  江落雁将资料拿给秦樾还有季芊雪一人一份:“我同时也了解了一些国外一些连环杀人凶手的资料,几乎每一个人,他们都拥有不幸福的童年,从而让他们的心态发生变化。”

  江落雁接着继续说着:“用杀人来发泄自已的情绪,来告诉别人他存在的价值。”

  随后江落雁便又想到,她之前在WX上看到的一个新闻:“之前有看到一个新闻,那个凶手杀人,是为了记载在史册,让所有人都记得他,如果屠一个区不够,他还会屠一个城。”

  刘彦听到江落雁说的话之后,皱了皱眉:“这都是什么变态心理。”

  江落雁有些无奈的说着:“是心理扭曲了,把仇恨发泄在无辜的人身上,从而在这里得到满足感。”

  秦樾托腮看着江落雁给的资料:“我们现在可以完全的肯定,这个凶手,是一个小时候被家人虐待,长大之后,把这些仇恨都报复在别人身上,从而达到精神上的快感。”

  秦樾真的是无法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想这些事情。

  但是做警察的,最要会的不就是从犯罪分子的角度解析整件事。

  他杀害高中生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又是怎么样的深仇大恨,可以让他狠下杀手,可江落雁也提过,死者的脖颈处都有青色的胎记。

  如果按照童年的遭遇来说。

  难道?

  犯罪人他以前就是被脖颈上有青色胎记的人欺负虐待的?

  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性。

  可是也不排除另一种追求刺激的可能性。

  秦樾想着随后说着:“如果是这种人,他追求的是刺激,如果杀高中生太过易如反掌,反而会让他转移目标,最近的案子都是杀高中生,学生没有反抗能力。”

  季芊雪秒懂了秦樾的意思,真不愧是高级督察,也是有几把刷子的:“你的意思是说,凶手可能会改变原本的杀人方法,去杀成年人。”

  秦樾点了点头:“很有这个可能,我觉得他的犯罪手法还会升,可能不仅仅是掐死之后再强轩。”

  案件讨论的正激烈的时候。

  一个声音突然出现,打断了他们的话题。

  一个身着蓝色运动衫的女子出现在了A队门口,一脸抱歉的看着众人,开口说这话也因为紧张变得有些口吃:“不,不好意思。”

  季芊雪转身抬头看着门口,微微蹙眉,难道她就是跟自己同天被分配来的新人:“你是?”

  女子一脸不好意思的做着自我介绍:“我是今天刚刚入职的新人,PC88990,唐夙华。”

  季芊雪的眼眸撇了她一眼随后说道:“你迟到了。”

  夙华见人有些生气,心中的恐惧感又加深了一点,害怕惹火了上司,吃不了兜着走:“不。。不好意思,我昨晚太兴奋了,所以睡过头。”

  江落雁,秦樾与刘彦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仿佛想到自己刚刚进入警队时的样子,也是兴奋一晚第二天迟到。

  季芊雪当然也有过这样因为兴奋而迟到的经历,既然是过来人,又怎么会为难新人:“下次不允许在犯。”

  唐夙华连忙点头示意:“知……知道了。”

  而在另外一边。

  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接二连三的从前面的马路走了过去。

  毛湫滢若有所思的在路上走着。

  丝毫没有注意到前面的人。

  于是撞在了一起。

  毛湫滢这撞到了一睹肉墙上,猛的后退了一步,伸手揉了揉额头:“疼,疼死我了,会不会毁容?本小姐还要……”

  毛湫滢刚想说什么,只见眼前的女子一脸歉意,自己也不好意思再说些什么了

  女子靠近了些看了看毛湫滢的额头问道:“你没事吧?”

  毛湫滢摇了摇头:“我,没事,你怎么样?”

  女子看了半响发现毛湫滢好像非常的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女子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熟悉的脸庞,又老了一眼毛湫滢:“我没事……诶,长得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毛湫滢听到这样的话,微微蹙眉,这搭讪的方式也未免太老土了吧?

  毛湫滢虽然这样想,却还是很有兴趣知道那个人是谁:“哦?是这样?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女子想了想说着:“她叫毛湫滢。”

  这下毛湫滢又再一次的懵逼了。

  眼前的女人认识自己?为什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难不成提前进入衰老期了?

  可能是因为这个职业的原因吧,毛湫滢不会相信任何人说的任何话,因为谁都无法确定,眼前的是人,还是鬼,连她自己也无法准确判断:“你是?”

  女子一句一句的说着:“我是沈珺婷啊”

  毛湫滢努力的在脑海里搜索着沈珺婷这三个字。

  突然想起来了,原来她就是沈珺婷自己高中时期的好朋友。

  沈珺婷看着毛湫滢则是觉得越看越像。

  毛湫滢在想到沈珺婷是谁之后便说着:“我就是毛湫滢啊,婷婷。”

  沈珺婷一愣,随后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毛湫滢:“你啊还是一祥漂亮。”

  从小就被漂亮两个字围绕着的毛湫滢,已经对这两个字异常的不感冒,可能是挺多的原因吧?越发的没感觉。

  毛湫滢只能官方说着:“哪有哪有。”

  沈珺婷笑着说:“还是这么谦虚,对了你现在是做哪一行?”

  只有毛湫滢自己知道,她真的不是因为谦虚。

  毛湫滢随后说着:“你说呢,生为毛家的后代,我当然是将老祖宗发扬光大。”

  毛湫滢看着沈珺婷问道:“不过你呢?你现在是做什么的?”

  沈珺婷说着:“玄学大师,跟你一样。”

  毛湫滢有点诧异,之前一直很怕鬼怪的人,如今居然也做了玄学大师。

  于是便开口调侃道:“同行见面分外眼红是吗?”

  沈珺婷知道毛湫滢是正宗茅山术出来的,自己自然是没法比的:“我怎么敢和你比啊,你们毛家,是正宗的驱魔家族,我,只不过是半路出家罢了。”

  毛湫滢耸了耸肩:“是混口饭吃,没有谁比不过谁。”

  沈珺婷看着一旁开了一间新的咖啡店,便想跟毛湫滢坐着好好聊聊:“怎么样,一起去喝杯咖啡?”

  不喜欢喝咖啡的毛湫滢直接拒绝了:“不了,我现在戒咖啡。”

  沈珺婷表示有些可惜:“那好吧,还是身体最重要。”

  毛湫滢想着自己好像还没有她的手机号码现在存一个好了:“要不留个联系方式,我改天找你出来吃饭。”

  沈珺婷拿过毛湫滢的手机在她电话簿里按着自己的电话号码,弄好了之后将手机还给了毛湫滢:“这是我的手机号。”

  毛湫滢接过手机,看了看手机号点了点头:“我记住了,那我先走了,改天见。”

  沈珺婷对着毛湫滢说着:“好,改天见,我请客。”

  沈珺婷看着毛湫滢离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邪笑:“呵。。正宗的驱魔家族,也不过如此罢了,毛湫滢,我会让你身败名裂,走着瞧,谁会笑到最后还不知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冥王归来之死亡降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