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午夜凶徒03
江惊鸿2019-05-01 15:114,170

  天色依旧昏暗无比,好在现场有几盏路灯照着,不然真的要派人守着到天亮了,不过案发现场时间过得越久,会让犯人留下来的证据越发的模糊不清,间接导致了办案的难度。

  只见几个人专业人士从警车上下来的双手都提着办案的工具,向着案发现场走去。

  “诶诶诶,等等。”众人转过头,只见一个少年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过来。

  “我说迟大法医,你姓迟,可是麻烦你,可不可以不要每次都慢半拍啊?”秦樾听到声音转身一看,略带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迟暮啥时候才能准时按点的跟随着大部队,而不是一个人紧赶慢赶过来?

  “这可真不能怪我,谁让这最近发生这么多命案,验尸都验不过来了,要不这样,你向上头申请一下,能不能再给法医一个编制?”听到秦樾的话迟暮表示自己也很无奈,谁不想跟着大部队呢?

  只是法医部就他这一个人,这个月的尸体又那么多,案件发生的又那么的频繁,不是他不愿意,而是根本抽不开时间,这个月他都不知道开了多少次夜车了,没有人安慰一下就算了,这个秦樾一开口就是在挖苦他,真的是比窦娥还冤。

  “我这刚刚赶好报告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居然还臭我?我也不想,谁让我爸姓迟。”迟暮面对秦樾的挖苦,他也不甘示弱的回了过去,又不是他手下凭啥被他怼不回嘴。

  “你…。”秦樾刚想说什么就被江落雁拦了下来,不然只怕还会争执不停:“算了头,先让他看看尸体吧。”

  “迟法医,你看看这具尸体跟之前的案子有何不同。”江落雁看着迟暮说着。

  “好。。我看看”迟暮听到江落雁的话后,决定不再跟秦樾争辩什么而是走到了女尸旁,蹲下身认真的检验着这具尸体,拿出工具箱里的塑胶手套戴在手上,检查了一下死者脖子上的勒痕,除了这道勒痕之外,肉眼看不出还有什么别的隐藏伤痕,而这个衣服也都是完好无损。

  拿出测量肝温的温度计给尸体检查肝温,以判断死亡时间:“按照肝温来看,死者是刚死没有多久,大概十点来多,死者身。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初步估计是被掐死的,还有这具尸体跟之前的很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秦樾听着迟暮的话,发表他的疑惑。

  “最近的案子,你忘了尸体死后被强。奸过吗?而且死者的衣服都是凌乱不堪的只有这个尸体不一样。”迟暮说着白了一眼秦樾,让他刚刚怼的那么爽,现在连这么门面的东西都不记得了,还督察呢,干脆回去守水塘好了。

  “那可不可能排除是同一个人所为呢?”秦樾看着尸体说着。

  “这凶手到底是同一个人呢,还是有别人模仿连环凶手作案呢,这个呢就要靠秦督察你,认真仔细的去调查,而我呢,只负责提供你们验尸报告,至于凶手到底是谁,这就要靠你们重案组的所有成员咯。”迟暮一连串的回答让秦樾直接无话可说,只能憋着这口气。

  江落雁看着眼前的尸体,有些若有所思,身边的秦樾看江落雁在那里发呆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于是伸手拉了拉她的袖口:“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呢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关于这件案子的事情。”

  江落雁转头看了一眼秦樾,点了点头,随后缓缓蹲下身,戴上手套,学着迟暮的样子观察着尸体。

  伸手检查着尸体脖子上的於痕,这个凶手的力气很大,而死者却毫无挣扎的痕迹除了这地上的防狼喷雾跟铁棍。

  片刻后,江落雁起身,缓缓的说着:“头儿,我觉得一定是我们的到来改变了凶手以往的犯案手法,而制止了凶手进一步的强。奸举动。”

  江落雁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就觉得凶手一系列的举动,可能不是随机寻找的目标,而是蓄谋已久:“死者在死之前报警说有人跟踪她,然后我们赶到的时候,她巳经断气,凶手也逃走了,头儿跟刘彦去追也没有追到。”

  江落雁继续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头儿我有一个大胆的假设,凶手可能是蓄谋已久有目的的行凶,可能曾经跟踪过死者一段时间,知道死者在这个时间段一直都是一个人无伴同行。”

  迟暮听着江落雁说的那些话,突然觉得自己可能有什么东西是他所遗漏的,没有注意到的点:“那我明白了,这尸体我先让人带回局里,我跟车回去,今晚要开夜车验尸。”

  迟暮让警员拿着尸体打包袋,将尸体装进袋子里,然后抬上车,他自己也跟车回局里,法证也在现场取证,将地上的背包,装进了证物袋里,拿到车里,坐车回到了局里。

  现场仅留下了江落雁跟秦樾 两人在等待着拿录像带的刘彦。

  很快刘彦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只见刘彦快步跑了过来。

  刘彦将录像带交给秦樾,又环顾了一下四周,刚刚的大部队呢?怎么都走了:“头儿,录像带拿回来了,现在回局里吗?不过那些人呢?都走了吗?”

  “他们在你回来之前取好证坐车回去了,现在我们也回去吧,对了查一下死者的名字顺便通知一下家人前来认尸。”秦樾说着看了一眼江落雁,江落雁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回去就打。”

  三个人上了警车也往警局走去,在车上的三个人各自思考着问题,车厢内静的可怕,刘彦开着车看着后座的秦樾跟江落雁,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在家里等了许久的云琪不知道怎么为什么就觉得心神不安,心绪不宁的,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即将会发生:“为什么云落现在还没有回来?以往这个点都应该到家了,不会出什么事吧?”

  云琪拿出手机给云落打电话,电话却都是无人接听。

  云琪只觉得心慌慌的,加上那一带最近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凶杀案,她开始害怕,云落会不会成为其中的受害者。

  铃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云琪看都没有看就把电话划开了,她以为是自己的妹妹打电话回来了:“喂!云落你没事吧?怎么现在才接我电话?人都哪里了?我去接你吧。”

  电话那头的江落雁声音响起,云琪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随后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不是云落的手机号码:“您好,请问你是云落的家属吗?”

  这个电话是找妹妹的?云琪狐疑一阵,随即开口:“我。我是。”

  江落雁确定对方是云落的亲属之后,就将来电的原因告知给她:“这里是警局,我们接到云落电话立马赶到现场的时候,她已经断气了,我们很抱歉。”

  “你,你说什么?”云琪完全无法接受这件事,前一秒还在跟她接电话的云落,下一秒就有人告知她,云落已经死了

  江落雁听电话那头没有响声,多少也都能猜出对方的心情,毕竟这种事发生在她的身上,她也是无法接受的“不知道你明天有没有时间来。认领一下尸体?”

  云琪,一时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她根本没有想过会出这样的事,如果早知道会是这样,她就该强硬一点去学校接云落,这样她也不会死。

  “你好云女士,还在吗?”江落雁听那头半天没有响声,便开口问了一句。

  “我在,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去警局认尸的。”云琪根本无法想象她是怎么样说出这一番话的。

  “好,那麻烦了云小姐。”江落雁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江落雁看了一眼秦樾,又看了一眼刘彦,作为警察也是有很多的无可奈何,尤其是发生命案的时候,有时候还是希望能多帮就多帮一点。

  而挂掉电话的云琪,早已经是满脸泪痕。

  她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无法想象前一秒还在电话里说着姐姐别担心,后一秒接到的就是她的死亡通知。

  “如果,如果我当初意志在坚定一点,那妹妹也不会出事,早知道我怎么样都要开车去:学校接她,明明知道不安全,却还是任她一个人走,是姐姐对不起你,云落,对不起,是姐姐没有照顾好你,辜负了父母所托,愧对他们。”云琪就这样哭着哭着睡着了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突然这个夜尤为的漫长跟可怕。

  而在毛湫滢的家里,却发生着这么一幕。

  云落漂浮在半空中,围绕着毛湫滢转来转去,思考着什么:“美女姐姐,我姐姐如果知道我的死讯一定会责怪自已为什么不坚持接我,我从小就是姐姐带大的,父母死的早,姐姐身兼父母双职,努力赚钱供我读书,可我却……我心疼姐姐,怕她太累才会不让她来接的……可是我不知道,我这个决定居然会害死自已

  ,没有了我,姐姐该怎么办。”说着云落慢慢的停了下来,停在了毛湫滢的面前,低头带着一丝愁云惨淡的表情看着毛湫滢。

  “你乖,会没事的,或者我有办法让你们见一面。”外人都说驱魔传人毛湫滢,冷酷无情,可又有谁知道,她其实也有温情柔软的一面,就看是对谁,对着这么可爱的鬼怪,又有谁忍心板着一张脸?只是因为她厌烦看着那些人的嘴脸,才会呈现出一副难以接近的样子。

  “美女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吗?”云落听着毛湫滢的话后,便立马破涕为笑。

  “是真的。”毛湫滢笑着点了点头。

  “可是,我已经是鬼了,姐姐怎么可能看得到我。”云落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就是自己已经是一缕魂魄又怎么可能跟姐姐见面。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交给我。”毛湫滢说着嘴角微微上扬。

  “那太感谢了,谢谢美女姐姐。”云落听到毛湫滢的话后,开心的在毛湫滢的头上飞来飞去。

  “你乖,明天吧,我带你去见你姐姐。”毛湫滢想了想明天应该是可以带云落去见她姐姐的

  只见云落听到这话后更加的兴奋了,对她来说能再见一次姐姐真的是一件很奢侈的事。

  “你现在先回到纸鹤里睡一觉,你才刚刚变成鬼魂,身体还很虚弱。”毛湫滢打开手心,里面是一个用黄符折成的千纸鹤,云落进入到千纸鹤里面,她就将千纸鹤放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瓶里

  除了装着云落的玻璃瓶之外,桌子上还摆放着大大小小不同的玻璃瓶,以便来分清楚谁是谁。

  “明天又有的忙了,今天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迎接明天的新挑战。”毛湫滢说着就听到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发出了声响。

  叮咚。你有新的消息请注意查收。

  毛湫瀅回到电脑桌前,打开邮件的界面,原来是她之前询问的有关于蛊毒方面资料的回复

  “这资料太详细了吧,先把他发来的文档下载存在电脑里。”毛湫滢说着点击下载,很快文档都下载好,她新建了一个文件夹专门放关于蛊毒的资料

  “这下搞定了,终于可以去洗澡了。”毛湫滢回房间拿上睡衣跑去卫生间。

  而警局的法医室那边则是。

  迟暮戴上白色手套,开始查验尸体。

  发现死者的手腕也有淤青,看来应该是死前造成的,不过他好像发现了什么。

  女死者的指甲缝里有一点类似于粉末的东西,拿来一旁的工具,从指甲缝里将东西刮出来,放在一旁的容器中,之前的几个死者,在指甲缝里也同样找到了这种类似于粉末的东西。“看来凶手是同一个人的可能性很大,而这个死者除了脖子之外别的地方就没有瘀痕,这个凶手力气真的很大,而且心思很缜密,越来越觉得江落雁之前说的话很对,说不定真是蓄谋已久的凶杀案,而不是临时起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冥王归来之死亡降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冥王归来之死亡降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