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儿时光景宛如昨(4)
景扬2019-05-08 00:003,608

  虽然大成和咸鱼做了那样的保证,多疑的廖刚毅还是不太信任这俩,他恨不得把面前这几个废材的脑袋敲个遍,这帮做事极其不靠谱的家伙。

  “你们懂什么,必须把剩下的几个都找到,不然杜队长也不会专门派我过来了。”

  大成等人只好唯唯诺诺走远,去别处寻去。

  傅函君发觉那些人走远,立刻拽出自己的裙边,果然一片乌黑的爪印。大小姐的脾气顿时发作,愠怒道:“喂,你看看,这都弄脏了!我好心救你,你就这样报答我的吗?”

  心情差到极点的沈其南虽然知道自己理亏,可还是抑制不住不善的语气:“那你想怎样?要我赔给你一件吗?”

  傅函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一脸黑乎乎的小男生:“你,你,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我好心帮你,结果你却这样对我,看你躲躲藏藏,一定也不是什么好人!你等着,我去把他们叫回来,让他们带你走。”

  傅函君说走就走,不顾沈其南的阻挠,拎起小箱子刚要往前冲,突然,她又折回来,蹲在了沈其南的身后,死命拉着沈其南,要他挡住自己。

  一头雾水的沈其南瞧了瞧门口,果然有两个佣人模样的人,在仔细找人。

  沈其南小声道:“你刚不是说躲躲藏藏不是好人吗?”

  傅函君冷哼一声,并不作回答。

  沈其南继续刺激她:“你还告不告诉那些人了啊?”

  傅函君气得真想跺脚,为了自己的面子,死活不吭声。沈其南发现傅函君还挺嘴硬,于是,他假意站起来:“你不说话可不要怪我了啊!喂!你们是不是在找一个穿白衣的小姑娘?”

  傅函君简直要被气得晕倒,她只好抓住沈其南的衣角,小声说:“不去了!”

  佣人听到有人搭话,赶紧准备跑过来,沈其南举起手,指着出口方向:“她去了那边啦,你们去那边看看吧!”

  佣人千恩万谢,赶紧又往沈其南指的方向跑去。

  傅函君发觉警报解除,从沈其南身后冒出了脑袋,狠狠剜了一眼沈其南。她嘟起自己漂亮的小嘴:“趁火打劫,算什么男子汉!”

  沈其南诚心想要道歉:“抱歉弄脏了你的衣服,算我不对吧!也谢谢你帮助了我。”于是轻轻地替傅函君的衣裙上拍掉了脏痕。

  心软的傅函君顿时感觉很不好意思,她叫住了沈其南。

  沈其南疑惑,虽然道了歉,可是他的口气还是硬巴巴的。

  “又怎么了?”

  傅函君稍显犹疑:“那……那个,我看你也不像坏人,我刚到慈溪,人生地不熟的,可否请你帮我,和我一起去找一个人?”

  沈其南当即拒绝:“我也是刚到这里,对这里也很不熟悉,而且我还要陪我娘。”

  傅函君深怕沈其南继续拒绝自己,她急急地说:“我不会白让你帮忙的,我给你算工钱。”

  这一句算工钱,彻底伤害了此时正极度脆弱的沈其南,他不悦道:“你去找别人吧!”

  傅函君瞧着这空荡荡的候车室,感到害怕,她喂了好几声,沈其南自顾自往前走,她只好小跑起来,追上了走到车站外的沈其南。她楚楚可怜地眨着眼睛,结结巴巴道:“那,那你给我好歹找个地方住啊!”

  沈其南于心不忍,他打量着一身雪白的傅函君:“我给你挑的地方,会弄脏你的衣服,你会住吗?”

  傅函君咬牙道:“住!”

  到了大通铺,她就后悔了,这人挨着人,气味又那么难闻,仔细看去,墙上布满惨不忍睹的裂缝。要是有窗户就罢,可能空气流通就会好一点,可这分明是在闷罐头。四周黑黢黢的脏墙上留下各种可疑的痕迹。傅函君拼命忍着,此时此刻总比被人丢在荒郊野外来的强!可毕竟是千金大小姐,她哪里见过这样的环境,更别说还要挨着陌生人睡。

  傅函君一会儿坐起来,一会儿转个身,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她的反常举动引得周边人很不耐烦,一个叫苏梅的女人,蓬头垢面也难掩她那清秀的容貌。可此时,哪有人关注她的样貌,早被她那大嗓门给烦醒。

  “你这小丫头能不能小点声?”

  傅函君撇着嘴,委屈道:“对不起。”

  苏梅骂骂咧咧又重新躺下,傅函君心里各种不舒服,只好坐起来拿出钱包里的照片,那张照片只剩一半,她年轻的父亲正微笑着抱着幼小的自己。虽然她极力不承认照片会是母亲撕的,父亲说过,是母亲自己撕下来的,她是被母亲抛下的。她才不信,这一次来,她就要找到妈妈,找到自己的亲妈妈!妈妈,你在慈溪哪里呢?还好吗?

  躺在隔壁的苏梅,悄默声息地偷走了傅函君的钱包和睡在另一侧陶馥云的钱袋子。

  陶馥云只顾着安抚经常哭闹的老幺,哪里能想到自己的钱袋早已被偷。她哀叹着孩子也是命苦,刚出生就被带着满世界仓皇逃跑,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以后到底该怎办?陶馥云忧心忡忡,沈其南在母亲身侧,也是欲言又止。陶馥云瞧出儿子有心事,追问沈其南很多次,沈其南不知如何告诉她关于大哥的消息,他觉得自己做不到,不忍心让虚弱的母亲过度担心。

  小小少年,此时流露出的坚强,使他的脸上有了成熟的痕迹:“我相信哥一定已经逃走了,他会来找我们的,只要我们都到了上海,我们就有家了,就可以团聚了!”

  陶馥云一时感慨,沈家经逢此大难,孩子们皆快速成长起来,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她顺手掏向自己的怀里,突然发觉不妙,自己钱袋里的钱呢?

  原来,那苏梅醒后,发现傅函君的钱包里有钱,起身悄悄离开时又发现陶馥云的钱袋,想着不拿白不拿,拿了就走。

  沈其南无奈,只好答应了傅函君,与傅函君一起去寻人。傅函君承诺给他两块钱做报酬,沈其南为了母亲和弟妹能够买到车票去往上海,便隐忍不发,跟着娇小姐傅函君走着。傅函君却是言语之中开始躲躲闪闪,她一个小丫头,能有多大心眼呢,可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她只好憋着气,瞒着沈其南,她的钱包丢了!

  沈其南却不疑有他,跟着傅函君打听了很久,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个孩子真找到了纸条上的地址。

  傅函君兴冲冲跑过去敲门,结果差点被那个房东阿姨抓去做丫环,闹半天,原来是有一个叫苏梅的女人租住在这里,可是因为欠钱交不起房租早就逃跑了,这个房东气了好多天,正愁没处撒火。傅函君和沈其南两个孩子正巧撞到了枪口上。傅函君这个小姑娘力气单薄,没两下就被肥实的女房东提溜了起来,沈其南一时心急,赶紧抓起手里的武器,什么鞋底子啊,什么小枝丫啊,什么小扫帚啊去攻击胖房东,然而都没有用,他惊恐的想,这女房东该不会是相扑高手吧?

  就在一筹莫展之际,沈其南忽然发现,不远处的篓子里有两条巨大的咸鱼干。他计上心来,抓着两条咸鱼干就又冲了过去……可还没咋滴,女房东突翻两眼睡倒在地……

  被松开禁锢的傅函君低着头,摸着自己的脖颈咳嗽不已,沈其南立刻发觉不对劲,这附近的村民不知啥时候,吆喝着冲了上来,大有要抓住两个小孩子严惩的意思。

  顾不上去弄清楚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沈其南抓住傅函君一顿撒丫子猛跑:“我说,你那个什么苏梅,到底是不是你的亲妈?”沈其南还不忘责备傅函君有这样恶贯满盈的亲妈。

  傅函君从小到现在,哪有过这么剧烈的运动过,很快就崴了脚。她吃痛,不肯起来,而身后的村民们依旧穷追不舍。没辙,即使内心里千万个不乐意,小小男子汉的沈其南还是蹲下了身子,背起了傅函君。

  “你真是个拖油瓶!”

  傅函君气不过:“我怎么啦?谁要你背啦……”

  可村民们眼看就要逼近,傅函君生怕沈其南放下她,赶紧闭住了嘴。

  兴许是沈其南身体素质好,以前没少在乡间野地里跑,两个孩子竟然跑着跑着把村民们甩开了。临近黄昏,眼前这条林间小道静谧下来。沈其南累到虚脱,他放下傅函君后,大口大口喘气。傅函君本想训他几句,瞧见他这样辛苦,也是不忍。

  她自顾自揉着肿痛的脚踝,想念家中温暖的大床。沈其南的脸忽然放大在傅函君的眼前,吓了傅函君一跳。沈其南伸出手:“来,给我说好的那两个大洋。”

  傅函君摇头:“没有!只有这两个铜板。”

  沈其南倒抽一口凉气:“铜板?我们当时说好的,是两块钱吧?你怎么出尔反尔呢?”

  傅函君终于说了实情,把自己钱包丢掉的事情说了出来。沈其南又是失望又是火大,这竹篮打水一场空,白忙一场,明天带家人去上海的计划再次落空。都怪眼前这个娇小姐!

  沈其南恨恨道:“你钱包丢了,为什么不早说?”

  傅函君委屈极了,她小声地说:“我以为见到妈妈就会有钱了。”

  “你以为,什么都是你以为!我们后会无期,再也不见!”沈其南转身就走,老天爷,怎么什么人都能让他遇上。

  傅函君终于嘤嘤哭了起来,沈其南听见哭声,忍不住回头,看见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孩正蜷着身子坐在荒草里,这四下原野,她一个人,还崴了脚又该怎么办?于是,沈其南复返,在傅函君的面前蹲了下来,粗声粗气道:“你上来吧!”

  傅函君赌气道:“我不要!我才不要再被你占一次便宜!”

  “行,那我真走!”沈其南简直要被气笑了,这娇小姐的脑洞到底怎么长的?他好心帮她,反倒说他要占她的便宜?

  傅函君瞅着沈其南真要走,赶紧像只八爪鱼,爬上了沈其南的背部,沈其南憋着笑。

  傅函君嘟着嘴:“别闹!不准笑!”

  沈其南乐了,这一笑,再也不感到背上的傅函君是个累赘了:“我就笑了,我就笑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继续阅读:第五章 血仇家恨铭记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筑梦情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