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儿时光景宛如昨(3)
景扬2019-05-08 00:003,051

  此刻全然不知的母亲陶馥云,正抱着小其北温柔安抚着。门外忽然传来激烈的敲打声,大成正带着咸鱼气势嚣张地来到了沈家。他们根本不顾及生产后的陶馥云身体虚弱,身强力壮的大成狠狠抓住陶馥云吼道:“快说,那沈贵平把我们的货弄哪去了?”

  陶馥云惊恐万状,贵平啊,贵平,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招惹到了这两个人?

  沈其南和沈其西被咸鱼的手下控制住,倔强的沈其南无惧咸鱼等人的威吓,他知道大哥不在家,现在他就是家里的顶梁柱。

  “放开我娘!”

  咸鱼早就看这小子不顺眼了,狠狠给了沈其南一大嘴巴子:“给我老实点,要是不把货交出来,你们全家一个都跑不了!”

  疲于奔命的沈其东哪里想到家里此刻鸡飞狗跳,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的他,跌跌撞撞从门外冲了进来,没有防备的他正巧落入咸鱼手中,咸鱼嘿嘿乐,竟然还有人愿意主动送上门?

  “你小子,竟敢回来!说,你和你爹把我们的货藏哪里去了?”

  沈其东的脑海中瞬间出现父亲被人开枪打死的画面,一股悲愤涌上心头。

  “好!我说,你们的货被人抢了!”

  大成没料到这沈其东竟然答的还挺快,不疑有他,他一脚把沈其东踢到了墙角:“说,被谁抢去了?”

  家仇让沈其东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杜万鹰!”

  大成和咸鱼第一反应皆是觉得不可能,难道这小子是糊弄他们玩的?那堂堂海关大队长,会抢走他们的货?

  沈其东知道大成和咸鱼不会立刻相信,他不紧蹲下身子,掩面痛哭:“我爹死了!就是被他们杀的!”

  话音刚落,陶馥云应声倒地,贵平死了?死了?!孩他爸死了……

  沈其南和沈其西还有沈其东推开众人,扑向了地上的母亲。大家全都哭嚎起来,场面让人闻之不由得心碎,就连大成和咸鱼都有些看不过去,既然已经知道沈贵平死了,那些货又都在杜万鹰手里,冤有头债有主,那可是一大堆的货啊,绝不能便宜了杜万鹰。

  陶馥云幽幽转醒,毕竟是心性坚强的女人,多年被沈贵平宠爱,使她一度以为自己这一生都会风平浪静。却没料到,丈夫竟然惨死,先她一步。她抓着满脸泪痕的沈其东:“你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爹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沈其东赶紧跟母亲诉说原委。聪明的陶馥云发现了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杜万鹰知道了自己的儿子还活着,他们一定会杀人灭口的!

  “快走,赶紧走!我们保命要紧!”

  一家人匆忙收拾行李,就往外出逃。

  陶馥云分析得没错,那大成和咸鱼等人立刻就循着这根线,快速找到了杜万鹰,却被廖刚毅的一把枪吓得屁滚尿流,杜万鹰威胁的没错,那大成和咸鱼来找自己要货,简直是自投罗网。可他想要知道今天逃窜的人到底是谁?这可是他现在的一块心病。这两个怂货既然知道自己抢了他们的货,那么他们就一定知道是谁告诉的。

  果不其然,没费什么力气,大成和咸鱼就乖乖告知了,是沈贵平的大儿子沈其东。

  “除草要除根!如果你们两个把他们沈家剩下来的四条命结果了,我倒是会考虑下,把鸦片分你们两成。”

  大成和咸鱼互相看了一眼对方,各自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这杜万鹰是官面上的人,绝不能招惹,倘若能够找回两成,也总比没有一点强吧!

  几乎是同时,大成和咸鱼一起招呼手下:“走,快走!找人!”

  沈其东几次从噩梦中惊醒,他摸着自己腹部,那里旧伤未愈。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大成拔出匕首时,那把刀鲜红的多么刺眼,自己又是如何痛不欲生。

  “快,咸鱼,再去给他补一刀!”

  ……

  沈其东摇摇头,尽力把这些画面从脑海中撇掉。他已经获救,如今躺在筱公馆下人房里,亏了自己的舍友大林哥的精心照顾。可现在不是他要报恩的时候,他必须要去上海,找到天文台,他们一家人在失散的火车上约好了,必须要在六月初六那天相见。

  爹……沈其东悲从心来,但他忍住了,杜万鹰的卑鄙险恶,使他一夜之间从少年变成了大人,懂得了什么是成熟,什么才可以自我保护。

  徐大林和他的老大筱鹤鸣都以为他失忆了,所以,当青帮的重要头目,也就是他的救命恩人问他叫什么名字时,他说他只记得自己叫厉东。厉害的厉!是的,他决计要让自己变得很厉害,很强大!这样才可以更好地保护好自己的家人。

  沈其南带着母亲和妹妹还有老幺,辗转在慈溪的旅馆中,终于用最后的两个铜元,为母亲和弟妹找到了落脚处,他已经顾不上挑三拣四,能有大通铺就很好了。陶馥云和沈其西此时旅途奔波,极度疲惫,也没有再过多追问沈其南要去哪里。这可怜的男孩子,自己独自来到了慈溪火车站。

  随便找了张大报纸,沈其南趁着有人刚走的空隙,便自己独占了一张长椅躺了下来。脑海里胡思乱想着,一会儿想到爹的惨死,一会又想到大哥为了掩护自己和母亲,挺身而出去引开大成和咸鱼……就在他昏昏欲睡之际。忽然,听到不远处大成的声音传来:“老头,看到一个女人带着仨孩子没有?”

  沈其南脸色瞬间惨白,要命,怎么那么快就被追过来了?

  一个身穿白衣服的小姑娘拎着个小皮包,从大成身边走过,一脸的心事重重。她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她已经受够了家里那个顾月芹,整天在爹面前一套,背后对自己又是另一副嘴脸!笑话,难道她没有自己的亲妈吗?为什么天天要在家里看着这个可恶女人的表演?

  傅函君小心地拿着手中的纸条,无比珍视,不要小看这几个字,这还是她费尽心思从父亲那里弄来的亲生母亲的住址。

  按照纸条上写的地址,没错,就是慈溪,这里就是慈溪火车站。傅函君的眼睛亮晶晶的,兴许是因为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朝思暮想的母亲。

  沈其南听着那边的动静越来越大,惊慌失措的他掀开报纸,正好瞧见傅函君站在自己的身边,当机立断,他立刻把傅函君拉到自己的身边。

  傅函君受惊,她刚要大声喊出来,耳后传来一个清透的小男孩声音:“麻烦你帮我一下,好吗?坐着别动,一会儿就好。”

  傅函君顿时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碰到恶人就好,可她也反应过来,凭什么她要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可是,她不能否认,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就感觉一种莫名的安心。

  但是她还是没有放下警惕:“我凭什么要帮你?”

  接着,她便看到大成和咸鱼两人为了找人,把整个车站弄得乌烟瘴气,一个老乞丐被大成狠狠踢开。她明白了,这个小男生一定是得罪了无赖。

  于是,她又坐了下来,用自己手中的小皮箱挡住了身后的沈其南。

  廖刚毅走进火车站,他受命杜万鹰,一定要找到沈家那几个人,无论如何必须灭口。加之他对咸鱼和大成的办事效率很不满意,于是他进来督促两人,同时,自己也环视了一遍火车站的候车室,只见到后面的座位上,一个小姑娘正低头研究着手中的纸条,再也不见任何可疑的人员。

  “奇怪,这家人去哪了?有人说,看见他们买了到慈溪的车票,那么就一定是在慈溪,可除了这里,现在这个点了,还能躲到哪里去?你们两个,待会在这附近的旅社再找找。”

  大成腆着脸过来:“哎哎!按我说,那家人的老大已经死了,其他几个又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找不着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呀!要不,把那两成货给……”

  那一句“老大死了”猛地戳进了沈其南的心里,他瞪圆了眼睛。

  廖刚毅冷哼,他不相信沈其东死的那么容易:“你们确定他死了?”

  大成努力加重了音量,以此证明自己所言不虚:“那当然,他肚子上挨了我一刀,我那一刀刺得可深了,再加上又从火车上滚落下去,肯定活不了。”

  沈其南把这几句话听得是真真切切,大哥死了……大哥死了……心痛,愤怒,集聚心头,他死死攥紧了傅函君的小白裙边。

  傅函君担心自己的裙子被弄脏,可是碍于不远处那两个恶人还在,不便发作,只好在心里暗暗发誓,待会一定要找这个小男生算账!

继续阅读:第四章 儿时光景宛如昨(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筑梦情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