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儿时光景宛如昨(2)
景扬2019-05-06 21:553,379

  浙海关稽查队的杜万鹰正在和廖刚毅焦急谈论近来股市崩盘的事情,对于一个已经爬到了队长位置的杜万鹰来说,没有什么比权力来的更重要。他太迷恋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滋味。 被权力迷住心的他,渴望抓住任何一个机会。早在前些日子,他就打听好了,上海那边将来人,他托了好多人,终于摸到了一个关键人物,那就是柳秘书。这柳秘书是连接关键人物的重要棋子,可同时也是吞食钞票的恶鬼。可有什么办法,刘秘书哪怕真是个恶鬼,也已经阻止不了杜万鹰决定不择一切手段,填补股市亏掉的那部分钱。

  廖刚毅很了解自己的老上级杜万鹰:“大哥,你看这事情怎么办?这报纸上写的很清楚,股市崩盘。永晟营造厂的老板傅建成应该是要完蛋了,我们投给他的那一大笔钱,看来也是在股市里化为灰烬了。”

  杜万鹰暗自思索,其实他在此之前已经安排好了,如何最大程度上把这一次的损失降到最低,不仅能够把那该死的傅建成顺利干死,还能把票子捞回来。

  “我让你盯着的那件事,你办的怎么样了?”

  廖刚毅想起前几日,有个叫沈贵平的带着自己的二儿子过来,举报什么走私鸦片。当时的杜万鹰表现的很积极,他还夸赞了那个二儿子,夸他们很有正义感。

  “我去看过了。而且也按照我们那天商量好的计划,要那举报人沈贵平还继续给那帮人运送鸦片,到时候,我们给他们来个人赃俱获。那运送鸦片的沈贵平要不要抓呢?他相当于一个重要的线人。”

  杜万鹰冷笑:“你真以为我会放过举报人?”

  廖刚毅大惊:“大哥?”

  杜万鹰招呼廖刚毅过来,两个人耳语一番,廖刚毅只得点头。

  傅建成收到了杜万鹰的电报,很快就赶来了,如今的他,已经想尽任何办法,因为股市崩盘,大小银行皆不给他提供任何贷款业务。走投无路的他,得知杜万鹰有要事相商,而且一开口就承诺,事成之后,给付两万。两万啊,对如今的傅建成,那可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手下房效良说过,只要还有两万的资金在手,那么永晟营造厂就不会垮,就会有希望活下来,因为两万就可以参与天川公路的竞标。那田石秋势在必得,因此把自己竞标的价格标的很高,而永晟营造厂只要把报价降低,那么就一定会得标。

  带着一线生机,傅建成终于还是赶来了。

  杜万鹰丝毫不意外傅建成还敢来见自己:“所以说啊,从宁波走出来的商人中,我还是最钦佩傅老板,明知道我有可能只是在电报中是托词,让你回来是逼你还钱,傅老板却还是愿意放手一搏,这样的气魄和胆识,实在是叫杜某佩服啊!”

  傅建成强作镇定:“现在但凡有机会,我傅某人都要搏一搏。”

  杜万鹰笑道:“现在还真是有一个绝好的机会,就是不知道傅老板敢不敢干了?”

  傅建成好奇道:“什么机会?”

  杜万鹰附耳道:“明天就有一艘舢板船,将由宁波往上海运去,表面上看是小鱼干,其实底下是鸦片,如果那些鸦片能够收入我们囊中,你还愁解决不了你的困境?”

  傅建成点头,可又一想觉得不对劲:“杜队长的意思是?”

  杜万鹰阴恻恻笑,他顺手拿出了一把枪:“杀了那个船主,鸦片就是我们的了。”

  傅建成心惊肉跳,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要我杀人?”

  ……

  傅建成痛苦地坐在码头上,直到夜幕降临,宁波码头上的人们渐渐散去,他拿着一瓶酒一口一口灌着,又掏出怀里的枪看着,他也不知道怎么了,鬼使神差竟然信了杜万鹰的鬼话,那杜万鹰就是只秃鹫,不死人绝不吃肉。

  脑海中还满是杜万鹰给出的承诺,不要去管杀人犯不犯法,只要是在宁波的地盘上,他杜万鹰就是王法!再说,现在眼下又有什么办法呢?

  傅建成醉眼惺忪地瞧着眼前的这一切,这是多么熟悉的场景啊,他曾在这里出生,曾在这里长大,曾在这里留下了那么多的回忆……

  可是杜万鹰有一句话说的没错,现在是乱世,死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就能救下自己身边所有的人,那么为何不能干?

  沈贵平赶来时,傅建成已经微醉。

  “你来啦,贵平!”

  沈贵平微微有些不满:“建成,你这回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好让我去接你啊,走走走,回家去,我带你看看你嫂子,看看我的几个孩子。你都没有见过吧,你看看你,二十年了,你二十年没正经回来我们的小渔村了。”

  傅建成苦笑,当年的他和沈贵平一起穿着开裆裤长大,两个好兄弟,摸鱼摸虾,天黑了也不肯回家,后来娘要打他,贵平就为他挺身而出,说是他带着自己……怎么忽然,就各自长大了?

  也许是傅建成的异常,让沈贵平疑惑:“建成,你这是怎么啦,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傅建成摇摇头,尽量让自己清醒一些,安抚沈贵平道:“没什么事儿,我就是很多年没能回来。这些年,深感在外漂泊,世道艰辛。”

  “是啊,你可是我们整个村里最有出息的一个。现在是堂堂的大老板,而且还是上海营造厂的老板,再艰辛,你不是都熬过来了吗?”沈贵平的鼓励给了傅建成莫大的勇气。是啊,这些年,再艰辛不也是熬过来了吗,这样的世道,死一两个人又算得了什么呢?等到事情成功了,自己多做些善事就是了……

  傅建成最后一次逼着自己下狠心:“贵平,你觉得我做事情能不能成功?你信不信,只要我下定决心,我会成功的,而且我还会更成功!”

  沈贵平对自己这个发小能够重新振作起来,发自内心感到喜悦:“那是当然,我一直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事难得倒我们建成的!”

  傅建成忽然哈哈笑起来,两个人一起坐在了码头上,此时,海面上升起一轮残月,像是在预示着什么。沈贵平也是绝想不到,这竟然是他最后一次在人间见到月亮。

  傅建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负责运送鸦片的小船主,竟然就是昨晚还和他一起在码头上喝酒的好兄弟,沈贵平!

  心里有鬼的傅建成颤抖地将枪口对准了沈贵平:“你快走,现在就走!”

  沈贵平却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只是一场阴谋里的棋子,正直的他,站在岸上不肯动,他试图对眼前的傅建成解释什么,是啊,他想解释自己并不是帮凶,他是早就知道了这个鱼干下面满是鸦片,这样的鸦片要是真的落入那帮人的手里,那就是祸害了更多的家庭……

  傅建成怒吼:“你快走啊!别给我再站在这里!”

  或许是傅建成的神情,终于让沈贵平意识到了害怕,他慌忙往船上跑去,然而,一声枪响,躲在船上的沈其东亲眼看到了父亲的胸口汩汩流血,机警的他很快明白,父亲被人打死了,而打死他的,就是那正在狞笑着走过来的杜万鹰!

  他犹还记得父亲早晨和自己商量好了,只要参与浙海关的计划,就可以让咸鱼那帮人通通被抓起来,不必担心咸鱼的报复。

  “东子,你是我们沈家的长子,爹老了后,你就要承担起沈家的责任来!虽然我们是平头小百姓,但是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去做,不能当缩头乌龟!”

  此刻目睹父亲惨死的沈其东,根本没有机会去收敛父亲的尸体,只好猛地扎进了水里。

  他要去告诉家人,告诉娘亲和弟弟妹妹,爹死了!

  可怜陶馥云正面临着生产,这次生孩子,虽然很痛,但她心中充满期待,因为生下老幺,他们全家就要搬去上海了。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此刻已经离开了世界。丈夫清早去运输鱼干而已,然她的沈其平永远不能再回来看一眼她几乎是拼劲全力生下的老幺。此刻满脸喜悦的她抱着老幺,充满母爱地目光,像是这世上最美的一道光芒:“老幺啊,真想你爹赶紧回来,我们的小其北出生咯!”

  傅建成没料到杜万鹰竟然在检查完沈贵平的尸体后,把枪又对准了自己。杜万鹰是什么人,一个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和他傅建成又有什么分别?傅建成并不示弱,而是把手中的枪也对准了杜万鹰。

  气氛瞬间剑拨弩张。

  “大不了,我们两个同归于尽!”傅建成的内心是恐惧的,然而,他还是强撑着自己。

  “我本来想要给傅老板指条明路,结果你傅老板迟迟不肯动手,既然你已经看到我杀人了,我也不会留活口。”

  傅建成知道杜万鹰之所以没有立即开枪,还是介意自己手中的枪,这或许是自己活命的唯一机会:“杜队长,咱们其实是一条船上的人,实在没必要为了区区两万元兵戎相见。这两万元就当是我朝你借的,等我的营造厂稍有起色,我就立刻奉还!不仅如此,我知道杜队长胸怀大志,可是现在官场这么黑暗,每走一步都要花不少钱,只要你这次放我一马,我傅建成往后愿在银钱方面成为你的助力,让你在往后的仕途上青云直上。”

  这一番话着实诱人,杜万鹰思量再三,果真放过了傅建成,才狼虎豹握手言欢,达成共识。杜万鹰当然相信傅建成许下的诺言,因为傅建成的把柄此时正握在他的手中。

继续阅读:第三章 儿时光景宛如昨(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筑梦情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