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血仇家恨铭记心
景扬2019-05-09 00:003,288

  沈其南背着傅函君走着,听到傅函君肚子饿的咕咕声,故意道:“还好我们剩了两个铜板,还能买烘山芋吃。”

  傅函君趴在沈其南的背上,想到此行离家出走,没有找到亲生母亲感到由衷的失落,泪珠儿便顺着脸庞落进了沈其南的衣衫里。

  傅函君几次想要吃烘山芋,一天奔波加之受到惊吓,肚子早就饿憋了。

  沈其西看她可怜,劝她:“你想吃就吃吧,别饿着。”

  傅函君赶紧要掰开往嘴里送,眼角的余光忽然发现沈其西吞咽了下口水,却并没有动那烘山芋。

  “你怎么不吃?”

  “我想等二哥和妈妈一起吃。”

  傅函君鼻子突地一酸,眼看就要落下泪,羡慕的很,心想要是自己也有这样的家人该多好。那可恨的顾月芹,凭什么总是欺负她?

  傅家已经乱成一锅粥,房效良没少挨傅建成训斥。

  “老房,以后再有这种消息就发电报给我!这次函君要是出什么事,我唯你是问!”

  房效良满头冷汗:“是,是,老爷!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傅建成想了想,已经排除了火车站,又打听到这孩子去过了他们打探到的地址,看来还在慈溪地界上,一定没有走远。现在只有借助警察局的势力了。

  “走,去警察局。”

  或许是太累了,傅函君今晚再也没有嫌弃大通铺的环境。心大的她也没有去多想,为什么今晚可以再次回到旅社。记得刚回来的时候,老板就喜滋滋地说,有个女人替她和沈家人的房钱都付了。陶馥云猜到有可能是昨晚睡在另一边的女客人发了善心,帮了他们一把,有机会再去报答吧!她今天把镯子卖了,换来了几个铜元,无论如何,她一定要带着几个孩子去上海。

  沈其南已经被她说服了,她不愿意先去买药,宁愿把钱省下来换成船票。陶馥云咳的厉害,为了怕影响到怀中的孩子和别人,只好把自己蒙在被子里。

  沈其南倍感自己无用,他少见的亲昵,把自己贴近妈妈:“娘,我现在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以后到了上海,不管是干什么,我都不会让娘和西瓜头受半点委屈。”

  陶馥云欣慰万分,泪水长流。

  那个给他们付了房钱的,确实是睡在隔壁的苏梅。世上的缘分是冥冥中注定的,该来的总会来。苏梅本以为走了财运,偷了沈家和傅函君的钱,暗自偷乐。却没想到,傅函君钱包里那半张照片把她打入了深渊……她颤抖着把怀里珍藏着的半张照片拿出来,终于拼成了一整张的照片。那是一家三口温馨和睦的照片,还是她当年催着傅建成拍的。可是后来,傅建成为了实现他的野心要娶顾月芹,请苏梅能够谅解他……

  谅解?这么多年了,苏梅是绝不会原谅他!一个嫌弃自己曾是舞女的男人,要他还有何用?

  苏梅的目光停在傅函君小时候的影像上,往事一幕幕划过,愧疚从心底深处蔓延。她当初真不该意气用事,把女儿留给傅建成,哪怕再苦再累,都应该把女儿留在自己的身边。

  “女儿啊,妈妈来了!”

  苏梅轻手轻脚来到了大通铺,趁着傅函君睡着,把钱包又重新塞进了她的怀里。她慈爱地看着已经长这么大的女儿,真恨不能立刻和她相认啊……

  也许是苏梅的动静有点大,也许是长期饿肚子的小其北睡眠很浅,他忽然扯着嗓子哇哇大哭起来。苏梅赶紧掀起被子,把自己遮挡起来。

  大通铺的人们受不了婴儿的哭声,大家纷纷抱怨。

  沈其南轻轻抱起了小其北:“娘,您好好休息下,我去男通铺那里照顾下老幺。”

  陶馥云点点头,紧接着她又猛然咳嗽了两声。

  咸鱼和大成在廖刚毅的逼迫下没辙,硬着头皮,挨个挨个在旅社里排查。

  “我跟你说,他们肯定不敢睡在旅社里!”咸鱼小声嚷嚷着,发泄自己的不满。大成也是很赞同咸鱼的想法,但他碍于廖刚毅是官面的人,没敢继续说。

  他们掀开了来福客栈的窗户,睡着的陶馥云转了下身,夜光下,陶馥云的脸清晰地呈现在他们的眼前,咸鱼被这突然的好运冲击的有点蒙,还是大成机警,他赶紧汇报给了廖刚毅。

  廖刚毅确认是陶馥云在这大通铺里后,他的眼神瞬间阴冷。

  “只要有这女人在,那其他几个小的就都跑不了!”

  沈其南被妹妹骚扰着,妹妹沈其西不敢一个人夜里上厕所。沈其南只好背着老幺陪着妹妹来到了后院,沈其西不好意思地解释:“二哥,我有点闹肚子,可能是那个烘山芋吃的,我要多蹲一会了。”

  沈其南安抚她:“没事的,妹妹。”

  就在这三个孩子在后院的功夫,咸鱼和大成已经麻利地把满满一桶油倒在了窗下,又悄悄把门从外面扣死。

  廖刚毅抽着烟,火光一闪一闪,像极了暗夜中的死神之眼。他抽完了最后一口,烟蒂被他快速弹进了油中。

  火光顿时冲天。

  苏梅第一个发现了着火,她拼命推着傅函君:“你快醒醒!”

  傅函君迷迷糊糊被她推着往前,门边已经有好几拨人在拍门,开始时候还有人能够喊出来:“救命啊,快开门,让我们出去!”

  可是,门扣被捆,根本没办法短时间內打开。

  于是人们一个接着一个倒下,陶馥云本就体弱,没有多久,就趴倒在地:“孩子……”

  沈其南看到火光,不顾一切飞奔过来,惊慌失措的他,用尽所有力气,扯开了门外的绳子:“娘,娘——”

  傅函君刚被苏梅用尽全力推到门口,就被开门的沈其南一把拉了出来。

  等到沈其南再准备奔进火海,便被随之赶来的店老板抓住:“小孩子不要命了,你不要再冲进去了!看到没有,这火这么大,我们要先灭火!快上啊,大家快上啊!灭火!”

  沈其南心急如焚,无助哭喊:“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救我娘——”

  他不顾老板反对,硬要挣脱老板的钳制,可是,老板生怕这孩子再进去就是送死……

  火渐渐灭了。

  沈其南背着弟弟,和沈其西挨个翻着那些死去的人们,终于找到了母亲。

  沈其西刚要嚎啕大哭,被沈其南用力捂住了嘴巴,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他看见咸鱼和大成正在不远处翻查着尸体。

  小小年纪的他已经什么都明白了,这场火就是他们放的!他们想要他们死!

  娘,我绝不会让你白死!

  “妹妹,我们走!”

  沈其西躲在沈其南的怀里,哭的快晕过去:“二哥,我要娘,我要娘——”

  沈其南紧紧抱住妹妹:“不哭,不准哭!你再哭,被那些坏人发现怎么办?我们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将来要为爹和娘讨回公道!”

  慈溪火车站上,沈其南便发下了这样的誓言。短短几天来,血仇家恨,给少年的心中留下了一辈子都难以磨灭的伤害。现在唯一能够支撑他的信念,就是代替爹和娘,代替大哥,把自己的亲妹妹和老幺带到上海。他死死攥着手中,母亲前晚郑重交给他保管的股契和卖镯子换来的铜元:“娘,我一定会回来的……”

  廖刚毅皱紧眉头,在一堆烧死的尸体中一一辨认着。咸鱼惊喜地发现了陶馥云的尸体:“哎,快来看,我找到大的了!”

  紧接着大成也在附近找到了四个烧的更惨地小孩子尸体。

  “我这边也找到了四个小孩子!”

  廖刚毅捂着鼻子,瓮声瓮气道:“这四个里,肯定有他们沈家的三个孩子。”

  咸鱼实在是受够了找人的痛苦,他赶紧附和:“对的,他们四个人是绝不会分离的!”

  廖刚毅阴狠地笑:“那就让他们永远不分离。”

  “走啊,可以交差拿货咯!”咸鱼开心地叫道,得意忘形的他丝毫没有愧疚之意。

  廖刚毅他们刚走,房效良便带人赶过来,匆忙确认了陶馥云的尸体,按照傅建成的指示,把陶馥云安葬在了沈贵平的墓里。沈贵平的墓也是傅建成安顿好的,也许是发自内心的愧疚,对于发小因自己而死,傅建成下决心,一定要照顾好沈家的孩子。可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沈家人的行踪。这次却意外因为女儿在慈溪医院抢救,遇到了苏梅被送来抢救,从店老板口中才得知还有一个女人在火堆里被烧死,那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所有描述的特征都和陶馥云一模一样。

  等到傅建成吩咐好房效良去料理陶馥云的后事时,再回头寻找苏梅,苏梅的位置已经空了。

  他顾不上眼前的苏梅了,女儿傅函君一氧化碳中毒,他必须要把女儿带到上海的医院接受治疗,否则女儿的抢救有效期有可能就被耽误。

  沈其南带着妹妹再次回到了火灾现场,却遍寻不见母亲的尸体。

  “二哥,为什么我们找不到娘的尸体?”

  沈其南握着妹妹的手,目光变得坚定而又温暖:“走吧,我们去上海!”

  宁波,再见,慈溪,再见,浙江,再见!我沈其南,一定会带着妹妹和弟弟,在上海开启新的人生。

继续阅读:第六章 十里洋场恍若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筑梦情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