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让我成为你的有可能
三叶2019-07-25 11:012,578

  《阿甘正传》里说,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题记

  柚子回到家后就给洛离打电话,陪她一起去看房子。

  房子不大,但装修不错,主要采用暖色调,采光也很好,像个温暖的寄居蟹的小家。

  房东人很好,在给洛离钥匙时,还贴心的准备了一些家用小物品给她。大到电热烧水壶,小到方形的保鲜盒,无不都是平时可以用到的实用小物品。洛离接过,连声道谢,将房东阿姨一路送到了门口。

  看着这个小小的两居室的房子,洛离的内心燃起一股安定感。

  她的童年其实并不美好。

  自从父亲离开家后,整个家庭都落寞了许多,少了欢笑少了温馨。

  为了生计,母亲带着洛离到处搬家,有那么一段时间甚至可以说居无定所。

  初三结束的那个暑假,她清楚火车候厅的温度,明白花园长椅的感觉,也熟悉一觉惊醒四下无人的夜。

  母亲总是很忙,白发从之前的寥寥几根到现在的大片大片,皱纹顺着眼角流淌,是岁月也是落寞。

  洛离早在父母离婚前的几年,就在他俩的吵架中懂得了父亲离开的原因。

  他爱上了别的女人。

  现在,他要去找她了,给她一个家,而不是维持现在他已无感情的家。

  她还是恨的,家庭所有的美好,被父亲的自私顷刻击碎,她所有的憧憬也被击的粉碎,片甲不留。

  每到晚上,人都是感性的动物,她都会回忆起之前的很多很多事,一些过往,像潮水一样袭来:父母为她过生日、考了一百分父母带她去游乐园――那时父母感情还很好。

  那天,太阳很大,一家三口手拉手步行去了游乐园,四月的天并不热,微风飘动洛离的发丝,露出小孩子独有的天真可爱。

  爸妈陪她玩过山车、香蕉船,欢呼和尖叫声,此起彼伏。

  但那天是真的开心,发自肺腑的开心。

  现在想想,倒有些怪罪当时的自己了,干嘛笑那么恣肆,多分给高中后的自己多好。

  上了高中,父亲已经完全缺失在了洛离的生活,每次家长会,都是母亲到场,好似母亲同时分演两角,既做父亲,又做母亲。

  天冷时提醒洛离加衣服的是她、熬着黑眼圈陪伴洛离挑灯夜读的是她、陪在生病的洛离身边悉心照顾的是她,单薄一人扛着煤气罐上下五楼的也是她,扯着嗓子将欺负洛离的同学赶走的也是她……

  对于生活的诘难,谁都无力苛责。可他,他的父亲去从未再出现,成人礼和毕业典礼上,到场的也只有母亲。

  爸爸,你可真是好狠的心啊……

  那种伤心与落寞带来的打击,就像一颗蓝莹纯洁的水晶,忽然从高空坠落,碎了一地,像极了一种花,星星点点的,满天星。

  快乐把时光缩短,遗憾又将岁月拉长。

  “我想过安定的生活,再不像小时候那种颠沛流离了。”洛离偏过头对柚子说。

  她看似无意的一句感叹,却瞬间让柚子红了眼眶。

  “不会了不会了,一定不会。”

  二人相视,从眼睛里看到了知己。

  一生漫漫,一瞬相逢,一程相伴,一朝分离。

  我们都是赶路人,一生会遇到形形色色许多人,他们在你的生命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或重要或简单,或亲密或疏远。一路中,有人来,有人走,离别虽然难过,但总要前行啊,我们都会在不断的分离中变成更加独立,更加强大的自己,最终在不远处的拐角遇到最好的自己。

  告别并不是要你铭记那一瞬间的悲伤,而是让你珍惜之前所以的美好与遗憾。至于那些过往,回忆会替我们珍藏。

  当长大之后,觉得疲惫,就去记忆里最安心的地方歇一歇。

  往事,大概会随着那群南飞的大雁穿过胭脂色的远空,渐渐褪去,了无痕迹。

  二人天南海北啥啥都聊,一直聊到傍晚。夕阳暖橙色的光照进来,她忽然很感谢这夕阳,掩盖住了洛离的脆弱也柔和了她眼角的落寞与泪珠。

  《飞行的鸟》和《人体内旅行》中说:“人类是所有动物中拥有最长青春期的动物,这个时期的很多记忆,会让我们永生铭记。”

  六月的城市已经进入雨季,一整夜耳边都是水声潺潺,好似人在溪边。窗外的叶子被洗刷的锃亮,清脆的鸟鸣声穿透早晨的薄雾……

  张湘宇刚一忙完当月的项目就赶到了洛离的住处,还细心的带了早餐。

  本来张湘宇是反对洛离自己一人出来租房子住的,女孩子一个人本就不安全,更何况自己是洛离的男朋友,更应该照顾好她。

  但从他进小区后的观察来看,这个小区的物业和安保都还不错,生疏面孔根本不让进入小区,刚刚自己也是经保安室好一番“盘问”,以及联系了洛离之后才被放进来了。

  看到房子也不错,张湘宇才算是放了心。

  在洛离喝粥的间隙中,张湘宇缓缓开口。

  “小离。”

  “嗯?”

  “我打算这周带你去见我爸妈,然后请你妈妈来S市,商量一些具体的事宜…就在七月份办婚礼吧。”

  ……

  “我想…尽快给你一个家。”

  洛离举勺子的动作忽然一滞,足足反应了好几秒钟,心头一暖,才说了一声:“好。”

  张湘宇笑着轻轻包住的洛离的另一只手,眼里有遮不住的真挚,他是真的爱眼前的这个女孩儿,他知道她渴望安定,那他就要给她一个家,是独属于她的避风港。

  洛离忽然有些感叹自己的幸运了。

  有的人浅薄,有的人金玉其表败絮其中。但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彩虹般绚烂的人,他,破晓而来,懂你的踌躇,解你的本心,还你光风霁月,予你一世心安。免你惊,免你哭,免你四下流离,免你无枝可栖。

  “那就是你啊。”洛离唇角勾起温柔又甜蜜的笑。

  一切进行的很顺利,也是第二次跟张湘宇回家见他的父母了,伯父伯母对洛离也甚是喜欢,看她的眼神中透着一股亲近的温暖。

  而洛母也坚持不让洛离和张湘宇去接她,一人来到了S市,见到二人后,笑容满面,早已没了之前的愁容。

  自从洛离工作后就让洛母辞掉了工厂劳累的工作,节假日为母亲安排天南海北的旅游,母亲身体素质好,也愿意各地跑跑、看看,在旅行中也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了驴友。

  可以说,现在的洛母,早已看不出岁月带给她的伤害了,甚至比前几年还要年轻许多。

  双方父母见面也聊的很融洽,张湘宇的父母还承诺自己一定会把洛离当亲生女儿看待,洛母自是开心。

  一顿饭下来,包间里,温馨的笑语不断。

  张湘宇和洛离瞬间就成了甜蜜的“未婚夫妇”了,她是他的未婚妻,他是她的未婚夫。

  未来的一切,他们都憧憬……

  “让蜡烛代替所有灯

  让音乐代替话语声

  此时无声胜有声

  如果要我开口

  只能说一句话

  让我成为你的有可能……”

  ――《有可能的夜晚》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我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