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结识警长
清风永筑2019-05-02 14:174,359

  第一章 结识警长

  1934年深冬的哈尔滨,天特别的冷,鹅毛般的大血如期而至,飘落在这座极具欧洲风情的城市,像柳絮一般在空中飘舞,随风飞落在城市的房顶、公路旁、人行道上,一夜之间,积雪覆盖了城市的每个角落。

  在铁路街的一座低矮的平房里,一群赌徒兴奋的狂叫着,两个年约二十三四岁的年青人正在赌色子,顾鑫源大声叫着:“大……大……大大,”其它人大声的喊“小……小小小……,”古大锤紧张的问道:“哥……行不行啊,连着开了四把小了。” “我就不相信,我顾鑫源点就这么背……这把我敢说,一定是大”。

  庄家说道:“买定离手,买好没有?”顾鑫源下定了决心:“买好了,就买大了。”庄家开始用力的摇着色盅,一分钟后用力放下色盅,此刻,围在赌桌上的赌徒们紧紧的盯着台面,不约而同的喊着:“开……开……开。”

  庄家打开色盅报数道:“4……5……6,大”,顾鑫源高兴的大叫道:“发财了,发财了……”一边拿钱一边说:“大锤,别闲着,拿钱啊。”

  古大锤两眼冒着金光,用力掐了一下大腿,“哟,挺疼。”然后大把的将桌子上的钱装进口袋里。

  两个人离开赌场,古大锤兴奋的说:“哥,这么多年了,头一次见这么多钱,你看,足足有三百多块呢,嘿……真带劲儿。”

  顾鑫源把头一仰说道:“这算什么,以后跟着我,有的是大钱拿,跟你讲,我这名字不是白叫的,名字里面有三个金,知道什么意思吗?那是三座金山罩着呢,这点小钱,算什么?”

  “对,对,对哥说的对,哥这名字不光有金,而且还有水,水是什么呀?不就是财呀!命中注定,你就是财神爷下凡。”

  顾鑫源打了一下他的头说:“骂我呢是不是?什么财神爷下凡?你见过哪个财神爷是住筒子楼的?”。

  古大锤嘿嘿的笑着,片刻之后说道:“哥,咱现在有钱了 ,喝点去?”

  顾鑫源拍拍肚子说:“你别说,你这么一讲,我还真有点饿了,走!去喜来顺!”古大锤说:“哥,喜来顺可不近,天这么冷,拉车的早就收了……。”

  顾鑫源看了一下四周说道:“走,去贵新街……那有一家面馆的打卤面不错。”古大锤笑着说:“听哥的,你说好吃的地方,肯定差不了。”

  二人来到面馆,刚一坐下,顾鑫源大叫道:“老板,来两碗打卤面,要香菇茄丁的,哎……多放点肉,老子有钱。”

  “哎,好嘞,多放肉。“老板一边答应着,一边干着活,过了一会儿,说道:”二位,看这架势,今天没少赢吧?“古大锤拍着胸脯说:”那是当然,我们哥俩是谁呀,赢钱就赢大的,三瓜两枣的小钱,爷,没兴趣,白给都不要。”店老板赔着笑脸说:“那是,您二位从面相上看,是大富大贵之相,我掐指一算,您二位肯定会遇上贵人,到时候您二位要是大富大贵了,别忘记拉我一把,不求别的,您常赏脸,多来几趟,我就算是沾您的光了。”

  顾鑫源说:“借你吉言了,老板你是真会说话,难怪你这生意好,放眼这一片儿,就数你的生意红火。”

  店老板说:“那还不是全靠你们这些回头客,照应着……。”

  时间不长,热腾腾的打卤面端了上来,店老板说:“我这有新到的秋林红肠要不要?还有小肚也不错。”

  古大锤说:“要,要,一样来一盘。”

  “您二位,稍等,”说着,一溜小跑回到后厨。功夫不大两盘熟食端了上来。顾鑫源问:“大锤,咱哥俩这是有钱了,你打算干点什么,不能总这么赌下去吧?”

  古大锤停顿了一下说:“哥呀,说实话,我也不想就这么赌下去,俗话说久赌神仙输,这个道理我懂,可是您看这世道,天下是日本人的,就咱哥俩,你说要背景没有背景,要房没房,要地没地,能干点什么?就是卖个烟,不都得上下打点不是?咱哥俩这点钱,说句不好听的话,全都打点完了,也剩不下多少,我看……还是算了吧。”

  顾鑫源听着他的话,沉默了良久,说道:“是呀,你说的对,可是……我们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古大锤说:“哥,别想这么多了,走一步看一步吧,以后什么样还不知道呢”!

  过了良久,古大锤说:“哥,俗话说,富贵险中求,现在这世道,大烟、假药那东西一本万利,随便弄点咱哥俩就能发财……。”

  顾鑫源说:“大锤,这个心思不能动啊,咱哥俩虽然混江湖这么久了,不管啥钱没有咱们不敢拿的,但是,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不能做,不能祸害咱中国人呐,现在……你看看,都满洲国了,咱中国人的家让日本人管着,咱们算什么呀?什么都不算,只是一群亡国奴,你说,都这个时候了,咱还祸害中国人,拍拍良心说,咱还算人嘛?”

  古大锤说:“哥,亡不亡国,和咱哥俩没关系呀!咱就是一个小混混,混的是日子,今朝有酒今朝醉,国家大事不是咱们该想的。”

  顾鑫源说:“大锤,你说的对,但是一点,坑咱自己人的事不能干,不为别人,就为了不让人戳咱脊梁骨。如果,你非要走这条路,我不拦着你,不耽误你赚钱,但是,咱哥们这交情……。”

  古大锤说:“哥,你别说了,钱,我可以不赚,但是咱哥俩交情不能断,你说,咱俩从十一岁开始,一起要饭,什么苦都吃了,什么罪都遭了,活到今天是老天可怜我们呐……。哥,你说的对,这种生意不能做,我……也就是说说,以后保证不再提这件事了。”

  顾鑫源说:“兄弟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自古盗亦有盗,缺德事可以做,但是,得分什么事,帮小鬼子坑咱中国人的事,打死也不能做,这个就是我唯一的底线,我也希望这是你的底线……。”

  古大锤说:“哥,你放心,以后……我听你的。你说往东,我就往东,你说往西,我就往西,你让我打狗,我绝对不骂鸡。”

  顾鑫源笑了,说道:“哪那么多废话,赶紧的,吃面。”

  古大锤嘿嘿的笑着,拿起筷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边吃边说:“哥,这家面馆真不错,这面好吃!”

  顾鑫源猛吃几口面说:“快点吃,吃完好回去睡觉,妈的,这身子板一天不如一天了,这才几点啊,就他妈的困成这熊样了。”

  两人走出面馆没多远,突然从后面传来一阵奔跑和喊叫的声音:“站住,妈的,站住……给老子站住……。”

  两人,回头看去,只见一群黑衣人正在追着一个穿大衣的男人,功夫不大,大衣男跑到他们身边,兄弟,帮帮我,有,有人追我……”

  顾鑫源说:“放心,这事交给我,咱虽说没啥大本事,但是,对付这几个小毛贼,就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话音刚落,黑衣人追了上来,挥舞着木棍便冲了过来,顾鑫源和古大锤冲了上去,身上被木棍打了好几下,顾鑫源忍着痛,冲着一个黑衣人迎面就是一拳,同时抬起膝盖猛的顶上去,夺下木棍猛击黑衣人的后脑,只见这个黑衣人重重的摔倒在地。顾鑫源挥舞着木棍向其它黑衣人冲去,专挑致命的部位打。

  这时一个黑衣人打红了眼,拔出匕首向顾鑫源刺来,顾鑫源一闪身,匕首划破了他的胳膊,顾鑫源感觉胳膊一凉,血流了出来。

  此刻古大锤从一个黑衣人手里夺下一把砍刀,左右劈砍着,时间不长,地上已经躺下了好几个人,自己的身上也溅上了不少的血。

  突然从后面又追来三个拿砍刀的人喊叫着冲了过来,大衣男说:“二位兄弟,快走,他们……他们后面还有二三十人呢!”

  顾鑫源和古大锤拉着大衣男一路狂跑,躲进一片贫民窟,紧接着,拿砍刀的人追了上来,很快发现了他们,举着刀便冲了过来,大衣男拔出枪对着三个拿刀人,连开三枪,枪响过后,三个拿刀的人倒在血泊之中,身体抽搐了几下,便死去了。

  古大锤说:“我说这位大哥,你有枪刚才怎么不用?还让人追成这个德性?”大衣男不好意思的说:“刚才……枪被冻住了,打不响,我放在贴身的地方……这才缓过来……”

  顾鑫源看着地上的尸体,感到了一丝害怕,颤微微的说:“我们杀人了……”,大衣男说:“没事,不用怕,我是警察,刚才侦察大烟膏贩子被发现了……。”说着,拿出了警官证,在他们眼前晃了一下,放进口袋里。

  顾鑫源说:“这位警官大哥,今天晚上的事你可要给我们作证啊!”

  大衣男说:“哎,你们救了我命,咱们就是兄弟了,跟我不用客气。“他看了一眼顾鑫源和古大锤的伤说:”走,我带你们去包扎一下,这里……过一会,南岗警署的人会来处理。“说着,带着他们来到西大直街上,步行了十几分钟,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便大步走了过去,打开车门说:”上去吧,“然后对司机说:”这两个人救了我的命,受了点伤,送他们去医院。“司机答应一声,启动车子直奔满铁医院而去。

  医院的急诊室里,靳雯丽给顾鑫源包扎着伤口,顾鑫源歪着脸看着靳雯丽说:“哟,哟,护士你轻着点………,你说……你这么漂亮,有人追吗?应该还没结婚吧……?”

  靳雯丽看着他的伤口说:“少废话,我结没结婚和你没关系吧?我看呐,你还是不痛!“说着,加重了一些手劲,顾鑫源痛的哇哇叫,不禁求饶道:”护士,护士,轻点……轻点,拜托了,我错了,我错了”

  靳雯丽,面带微笑说:“错了?真的错了?“顾鑫源说:”是,错了,真的错了。“靳雯丽调皮的说:”说说吧,你哪里错了。“顾鑫源说:”我……不该问……问……你结婚没有……不,不是……唉……我哪里都错了。”

  靳雯丽嘴上说着:“没诚意,不好玩”,但手上的力度却轻了不少。顾鑫源说:“你温柔起来真好看……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靳雯丽面带微笑的说:“这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疼。”顾鑫源说:“不,您误会了。”

  靳雯丽说:“误会,我没误会,你呀,不知道是真笨还是装笨,夸人也不接着夸,说一半就停……。“顾鑫源苦笑一下,摇摇头,心想:”我哪知道你好这口呀。”

  这时,穿大衣的男人,走了进来问道:“伤口处理好了吗?“靳雯丽说:”这个人马上就好“。大衣男说:”丽丽,这兄弟刚才救了我一命……,你动作轻着点。”

  靳雯丽说:“哟,这是你朋友啊,哎,怪我,都怪我,我真不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话,刚才下手就不那么轻了。”

  顾鑫源看向大衣男说:“这位警官,你认识的都是什么人?”

  大衣男说:“我来介绍一下,我姓钱,叫钱景辉,是警察厅刑事科的,是个警长,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这位大美女护士,是我邻居,我们一起长大的,她这人就这样,刀子嘴豆腐心,人倒不坏,只不过……有的时候比较二。”

  靳雯丽用力的掐了一下钱景辉,说:“有你这么介绍人的吗?谁二呀?你说……谁二?”

  顾鑫源和钱景辉相视笑了笑,然后说:“我叫顾鑫源,他叫古大锤,我们是孤儿,从小就混迹江湖,一晃十几年了,我们没啥本事,但是,找个人……打听点什么事的,我们哥们还算在行吧,再说,我们混了这么多年,朋友还是有那么一两个的,钱大哥以后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古大锤说:“对对,钱哥,我们哥俩别的不行,就是能打,刚才你也看到了,要不是他们人多,不是我吹,分分钟要了他们的命。”

  钱景辉说:“客套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以后麻烦二位兄弟的地方还多着呢,到时候还望二位兄弟不要推脱才是。”

  顾鑫源说:“钱哥你放心,只要您一句话,我们哥俩随叫随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城1935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